手机TXT小说网 > 纨绔仙医 > 第1054章 女剑仙和胆小鬼

第1054章 女剑仙和胆小鬼

 热门推荐:
第1054章 女剑仙和胆小鬼-纨绔仙医-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齐玉珍的心思,留在客厅里的四个小年轻是断然不可能知道的,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往那方面去想。∮

    凌云又拿起了他的炼神太虚石,抓在手里不停的把玩。

    曹珊珊百无聊赖,她目光扫过这栋别墅的家居摆设,心里想起了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也想起了照顾了她六七年的吴妈。

    吴妈是曹珊珊家的管家级保姆,洗衣做饭,接送曹珊珊上学放学,既照顾她,也负责监督曹珊珊的私生活,死板的很。

    可是现在,吴妈死了,跟曹珊珊返回曹家之后,被陈建癸一拳轰杀,死的很惨。

    而曹珊珊现在,却不能为吴妈报仇,陈建癸暂时不能杀,而曹家的仇人,也不仅仅是陈建癸,而是整个陈家。

    “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

    池小虹一手撑着蛇皮袋子,另一只手在那里数钱玩儿,已经数了三十七捆。

    池小青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想着心事,偶尔偷眼看看曹珊珊,最后目光落在了凌云的脸上。

    “现在你满意了?”

    凌云嘿嘿一笑,反问道:“难道你不满意?”

    池小青被凌云一句话噎的无话可说,只能瞪了他一眼,眼神很凌厉。

    凌云不屑,虚张声势而已。

    他转头看着数钱数的津津有味的池小虹,问道:“对吧,小虹妹妹?”

    池小虹无心他顾,随口道:“是啊是啊,姐姐。得了便宜再卖乖,是不对滴。五十二……”

    头也不抬。依然继续数。

    凌云灿烂而笑,这姐妹俩。真的是世间少有的修炼苗子。

    姐姐骄傲,坚毅,倔强;妹妹大胆,无畏,淡然。

    池小青做事要求尽善尽美,力求第一;池小虹则是处变不惊,随遇而安。

    两人性格天差地远,很不一样,但都是赤子之心。

    凌云仔细观察过这两姐妹的体质。她们的体质特殊至极,根本无法修炼内功,因此,如果修炼,根本不能走寻常修炼之路。

    只因她们两人乃是世间罕有的绝世剑体!

    拥有剑心,天生剑体,只能练剑!而且是心剑!

    曹珊珊不动声色,只是以为凌云在用滔天手段,当着她的面明目张胆的泡妞。其实曹珊珊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云哥泡妞,还用钱去泡?那得是多么下乘的手段?至少追她曹珊珊,凌云就没花一分钱。完全就是她倒贴的。

    那时候的凌云,跟现在可是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云哥要让女人喜欢,只靠随意中展露出来的魅力就足够了。

    秦冬雪有收池小虹做弟子的意思。可就连秦冬雪也不知道,她的剑法。包括凌云的九杀剑法,池小青和池小虹根本都修炼不了。

    只因那是人间的剑法。这两姐妹要修炼的剑法,只能来自天上,飞剑!

    驭剑之术!

    心念一动,剑飞千里,取人头颅的那种。

    两个女剑仙!

    这样的一对姐妹花,凌云当然要好好对待她们了,对她们再怎么好都不过分。

    不过,要打造这两个女剑仙,凌云没有炼气中期的境界,是不可能的,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情况下更不可能,所以他只能等。

    “一百二十七……没了,哇,一百二十七万呢!”

    池小虹数完了蛇皮袋子里的现金,满眼都是小星星,高兴的眉开眼笑。

    凌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心说唐猛这小子,竟然每天在后备箱里装这么多钱。

    池小虹毫不犹豫抓了一捆百元大钞,紧紧攥在自己手里,眨着大眼睛问凌云道:“凌云哥哥,我可不可以拿一万去花?”

    凌云笑嘻嘻道:“多拿点儿都行,随便花。”

    池小虹很开心,冲凌云眨了眨眼,果然又顺手抓了两捆。

    “放下!贪财鬼!”

    池小青实在是恼怒妹妹这么没心没肺,肆无忌惮的样子,妹妹冰雪聪明,明明什么都懂,为什么表现出这种样子?

    “切,小气鬼,又不是拿的你的钱……”池小虹不忿的嘀咕了一句,随手把刚抓的两捆钱丢掉。

    很显然,其实她根本不在乎这些钱。

    池小虹聪明绝顶乖巧伶俐,当然什么都懂,她这样做事,只是她的性格习惯,更是选择的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

    有凌云护着,池小青拿自己的妹妹没有办法,便懒得理她,干脆站了起来,气冲冲说了一句“我去帮妈妈做饭去。”

    然后便去了厨房。

    “嘻嘻,假装清高的美女终于走了!”

    池小虹古灵精怪的嘻嘻一笑,然后望着茶几上堆成山的现金,对凌云邀请道:“凌云哥哥,珊珊姐姐,我有扑克牌,不如咱们把这些钱分开,我们**吧?”

    “一分一万的,怎么样?”

    凌云瞬间目瞪口呆……曹珊珊也瞪大了眼睛,看着池小虹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小怪物。

    合着你数了半天的钱,就是要跟我们**啊?!

    凌云觉得很头疼,摇头叹气,把炼神太虚石往池小虹手里一塞,说道:“斗什么斗,拿着这个,我去厨房宰鱼去。”

    凌云要去厨房,曹珊珊也不坐在这里伤春悲秋了,她也盈盈起身,笑道:“我也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

    毕竟是自己的家,曹珊珊熟悉无比,她刚才逛了一圈,就已经发现,这一家三口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却对这里很多东西都没动过,她担心齐玉珍用不惯那高档豪华的厨房,于是决定过去。

    “阿姨,这两条鱼。我来帮您拾掇。”

    凌云来到厨房,直接说道。

    齐玉珍正在厨房里择菜。看到凌云高大的身影进来,丰满娇躯忍不住又是一颤。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炽烈情绪,又有卷土重来之势。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弄就行,你们只管等着吃饭……”

    齐玉珍不敢抬头,心慌意乱说道。

    “那多不好意思……”

    凌云说着话,直接过去洗手,然后回来蹲下身捞鱼,开始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

    ……

    下午六点半,丰盛的饭菜端上了餐桌。别墅里充满了诱人的香气。

    “你们要是饿了就先吃着,这个汤就做好了,我马上就过来。”

    齐玉珍在厨房里守着煲汤锅,冲着餐厅里喊道。

    曹珊珊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两**红酒,摆在了餐桌上,笑盈盈问凌云道:“大学生?要不要喝酒庆祝一下?”

    拿到了大学通知书,凌云自然又多了一个身份,那就是燕京大学的大学生。

    凌云坐在餐桌旁,看了一下曹珊珊。笑着说道:“这话我怎么听着那么别扭?恩,好像有些酸?”

    曹珊珊被逗得咯咯娇笑,白了凌云一眼道:“去你的!”

    凌云看着端菜过来的池小青,笑着问道:“同学。难得齐阿姨做了这么一桌子好菜,要不要喝点儿酒庆祝一下啊?”

    再过一个多月,大学开学以后。凌云和池小青,就都是燕京大学大一的学生了。喊同学没错。

    池小青微微有些脸红,臻首低垂道:“我们一家人。都不会喝酒。”

    她这么一说,曹珊珊忽然想了起来,在凯旋大酒店填报志愿的那晚,池小青和她一个包房里吃的饭,确实滴酒不沾,顿时有些懊恼。

    凌云一听,也不强求,刚想说不会喝就算了,可这时候齐玉珍端着汤锅来到了餐厅,她见凌云和曹珊珊想喝酒,先是愣了一下,在心里暗骂自己糊涂竟然忘了买酒,口中却笑道:“谁说的?不能喝多,还不能少喝点儿吗?今天这么高兴,咱们就喝点儿酒助助兴。”

    不喝酒的人请客,总是会忘了要酒。

    听说齐玉珍要喝酒,池小青姐妹俩无一例外的表现出了担忧神色。

    “妈,您一沾酒就醉……”

    “谁说的?!”

    齐玉珍打断道:“我听说这红酒跟葡萄汁儿差不多,根本不会醉人,妈今天高兴,更不会醉了。”

    这回轮到凌云和曹珊珊担忧了,两人对视了一眼。

    曹珊珊家里存放的红酒,那可是从法国的酒庄里专门空运来的,都是一等一的上好红酒,酒量好的当然没问题,可不会喝酒的……

    不醉?

    “开酒吧。做饭出了一身汗,我去换身衣服就来。”

    齐玉珍盛好了汤,然后解下围裙,说了一句,就回了卧室。

    回到卧室,关好房门,齐玉珍脸蛋儿有些发烫,她轻咬着嘴唇,来到阳台这里,对着晾着的几件衣服,微微发呆。

    这些年来她过的很简朴,衣服都很陈旧,也都很简单,夏天的更简单。

    一件雪白衬衣,一件蓝色t恤,一条牛仔裤,还有一条新买的淡紫色长裙。

    齐玉珍现在盯着的,正是那条淡紫色的长裙,今天刚洗,早已经晒干了。

    “会不会太露,太鲜艳了一点儿?”

    齐玉珍最终还是换上了那条长裙,长裙下摆到脚踝,只是稍微有些低胸。

    化妆?

    多少年都没有化妆了,连一件化妆品都没有。

    齐玉珍只是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擦干脸庞,对着镜子瞅了瞅,光滑娇嫩的脸蛋儿上,情不自禁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凌云用纯阳真气给齐玉珍治病之后,才过去二十来天的时间,齐玉珍不但百病全消,而且脸上的皱纹彻底消失了,越来越光滑娇嫩,头发也不再花白,已经变得漆黑浓密,闪耀着晶莹的光泽,身上的肌肤也重新变得娇嫩水润,一捏几乎能掐出水来!

    四十岁的年龄,原来看上去都有五十多岁,现在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返老还童,每天醒来都感觉自己年轻了一岁,这种感受,绝对比送给齐玉珍任何宝贝都令她心动!

    身体恢复年轻,生活不再忧愁。

    不管面对外人的时候怎么去维护自己做人的尊严,但能够住在这样的一栋别墅里,哪怕是吃糠咽菜,她也是愿意的。

    这本就是她在二十五岁之前,梦寐以求的生活。

    这跟人格无关,只要是正常人,谁不梦想有一天能过上好日子?

    以前做梦都不敢想,拼命努力都得不到,现在却是置身其中,一切如梦似幻。

    如果这是梦,齐玉珍不愿意醒来。

    从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到一个苦苦挣扎在贫困线上,为两个女儿挣学费累了一身病的苍老女人,十几年经历的艰辛和痛苦,只有她自己能明白!

    不可思议,好运来的太容易,那么齐玉珍愿意奉献一切。

    已经得到了,自然不需要再去付出努力,那么只能是奉献。

    镜子里的女人,成熟丰满,韵味儿十足,浑身上下展露出一种奇异的成熟魅力,虽然素面朝天,却眉目如画,清丽脱俗!

    能生出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齐玉珍的美貌,根本无需赘述。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齐玉珍有些迷醉,喃喃自语:“他真的很神奇。”

    说完,她如同少女一般展颜一笑,转身离开了卧室。

    “哇!妈妈,你终于把这件裙子穿上了,太惊艳了!”

    池小虹就坐在凌云身边,看着齐玉珍穿着淡紫色曳地长裙款款走来,忍不住张大了嘴巴惊叹!

    “阿姨好漂亮!连屋里的灯光都黯然失色了。”

    凌云也赞了一句,嘴上是拍马屁,心里却是真的感到惊艳。

    齐玉珍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成熟诱人的魅力,曹珊珊池小青身上是绝对没有的。

    “别取笑我了,实在是没有别的衣服了,才换上了这件儿,小青给我买的,艳了点儿。”

    齐玉珍被夸赞,心里自然高兴,可更多的却是不好意思。

    “小青的眼光真的很好。”

    曹珊珊也笑着赞了一句。

    齐玉珍坐在了凌云对面,笑着说道:“你们还没动筷子呢?都等不及了吧?快吃饭吧。”

    饭菜飘香,觥筹交错,红酒在杯中摇曳。

    一个小时以后。

    “完了,这家人真的不会喝酒啊……现在怎么办?”

    凌云和曹珊珊望着先后醉倒在餐桌上的母女三人,都傻了眼。

    “还能怎么办?扶她们回房休息呗,哎,早知道不把酒拿出来了。一杯红酒就醉了……”

    曹珊珊有点儿自责。

    “我没醉,我还能喝……”齐玉珍在说着醉话。

    曹珊珊给凌云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搀扶齐玉珍回房,凌云苦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他上前,扶着齐玉珍的肩膀,把她拥了起来,半搀半抱的,把她送回了卧房。

    凌云把齐玉珍轻轻放到了床上,然后直起身,转到床尾去帮她脱鞋。

    “好热。”

    齐玉珍呢喃了一句,竟自己抬腿踢掉了脱鞋,同时探手一撩,裙摆猛然间就滑落到了腰部。

    两条紧致诱人的雪白美腿,加上一截平坦光滑的小腹,就此展露在凌云的眼前。

    凌云大脑嗡的一声,热血上涌。

    他盯着那双美腿足足看了五秒钟,最后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很是艰难的把齐玉珍的裙摆盖了回去,动作轻柔,没有碰到齐玉珍分毫肌肤。

    凌云又给齐玉珍盖了一条薄毛毯,然后不动声色的退出了卧房。

    房门一掩上,躺在床上,始终闭着眼睛的齐玉珍,美眸微睁,脸色酡红,嘴角儿噙笑。

    “胆小鬼。”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