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纨绔仙医 > 第1122章 明理之人

第1122章 明理之人

 热门推荐:
第1122章 明理之人-纨绔仙医-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天才秒記住愛♂去小?說網,。

    凌云花费了这么大力气,通过莫无道窥探天机,好不容易才查找到凌啸的一点儿下落,当然要尽快把他救来才行,刻不容缓。

    因为,如果莫无道方向算得准,测字测的对的话,那么凌啸现在的处境,肯定极为危险!

    凌啸肯定是落在敌人手中了!

    凌烈略一沉吟,点点头说道:“着急是着急,不过,这件事情,咱们还是得仔细商议一下,然后再开始行动。”

    “在你们到来之前,我已经让整个院子里的人都离开了,现在这里就我们几个人,咱们现在就去我屋里,好好商议一番。”

    凌云来到凌家祖宅这么久,早已用神识打探清楚,确实,现在凌家祖宅,除了他们这几个人之外,竟是再无他人。

    看来凌烈老爷子心里也很明白,凌啸的下落至关重要,他对谁都不放心,早就把别人都打发走了。

    包括凌震,凌岳,也都被他赶走了,更何况别人了。

    凌云点点头,跟着凌烈,拔腿就要往外走。

    可就在这时,董若兰突然开口说道:“父亲,我想我想跟凌云单独说几句话。”

    凌烈刚好走到门口,闻言身形一顿,他缓缓扭过头,看向凌云,那眼神很明白,在问凌云的意思。

    凌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听到凌烈传音入密说道:“云儿,爷爷知道今天这个场面对咱们三人都很尴尬,不过,爷爷有几句不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给你听。”

    凌云直接传音说道:“爷爷有话,但说无妨。”

    凌烈正色说道:“云儿,若兰当年既然嫁给了你父亲,不管怎么说,都是你父亲明媒正娶的妻子,而且。这些年来,我知道她过的其实很苦。”

    顿了顿,凌烈似乎犹豫了一下,又沉重说道:“如果爷爷所料不差的话。自从确认若兰怀上了小雪之后,你父亲就再也没有碰过她一次。”

    “若兰她,其实她也是个苦命人啊!是我们凌家,对不起她!”

    说完这一句,凌烈直接转身。大步离去。

    凌烈刚才这一番话,自然都是使用传音入密,只说给凌云一个人听的,别人不可能听到。

    凌云听了却是很震撼!

    尤其是对凌烈的最后一句,自打董若兰怀上凌雪之后,父亲竟然再也没有碰过她一次!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凌烈这话,肯定假不了reads;。

    十八年啊!

    十八年是什么概念?董若兰今年肯定不过四十岁,从二十岁左右嫁给凌啸,从怀上凌雪之后。竟然守了十八年的活寡!

    一个女人,从二十岁到四十岁,正是最美好的年龄,她有丈夫,有正常的需求,却如此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八年!

    凌啸对殷青璇,是何等的深情?而相对应的,他对董若兰,又是何等的残忍?

    甚至,凌啸对他自己。又是何等的残酷?!

    凌云心里开始可怜起身后这个美丽端庄,柔弱的普通女子。

    就这一会儿工夫,凌烈已经带着莫无道,崔老。爱德华三人,离开了第三重院落,径直去了自己的小院。

    凌云缓缓转过身来,望着正在擦拭茶几上的血迹的董若兰,心中一阵唏嘘。

    这个女人,真的很无辜。

    “凌云你先坐。我收拾一下这些血迹。”

    看到凌云转过身来了,董若兰微微有些慌乱说道。

    “董阿姨,您先不用忙了,有什么话,您直接跟我说就行。”

    凌云却也不坐下,而是直接说道。

    董若兰身体一滞,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她抬起头来,深深地看了凌云一眼。

    “你和你父亲年轻的时候,长的真像。”

    这是董若兰的开场白,然后她又立即说道:“你父亲,和你和你母亲的事情,我都知道。”

    说到凌云的母亲的时候,董若兰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

    “想必当年的往事,你现在也都知道了。你父亲是人间少有的正人君子,他当初娶我的时候,就已经跟我把话说的很清楚了,他跟我说过,今生今世,只爱你母亲一人。”

    “但是我还是愿意嫁给他。”

    董若兰把这句话说的很重,然后脸色微红,说道:“你们凌家对我们董家有大恩,我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见过你父亲几次,那时候,他是京城的天之骄子,是整个京城最受瞩目的人物。”

    不用说,董若兰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就对凌啸情根深种,难以自拔了。

    凌云是后辈,接下来的话,董若兰当然不可能对着他说出来,但凌云却自然明白。

    “哎,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又提这些做什么。”

    董若兰似乎有些恍惚,她幽幽一叹,自嘲了一句,又说道:“我今天留你下来,是有别的事情要说reads;。”

    凌云不语,洗耳恭听。

    “凌云,现在你认祖归宗,其实我早有预感,你肯定有认祖归宗的那一天,我也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

    “你是他和殷青璇的儿子,你很强大,很有本事,是你父母的骄傲,更是凌家的骄傲!”

    “我也知道,我现在这个身份,十分的尴尬,所以,我现在并不奢求什么。”

    “但是,我和你父亲,也有一个孩子,就是刚才你在照片上见过的,她叫凌雪。”

    “凌云,如果你真有本事,能把你父亲找来,能把你母亲救出来,能带领凌家上下,抵挡住当年那些人的进攻”

    “那么,到你母亲来的那一天,我会主动退出,会选择和你父亲离婚。”

    “可是凌雪是无辜的,作为一个母亲,我希望她能过的幸福快乐,我希望你能好好待她。”

    “我只有这一个请求,你可以答应我吗?”

    凌云从头到尾听完董若兰的话,始终一语不发,心中却在震撼。心说这女人真是明白事理,早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想的明明白白了。

    董若兰见凌云没有说话,以为凌云不答应。她心中一急,脱口而出道:“凌云,凌雪毕竟和你是同一个父亲”

    凌云突然展颜一笑,红口白牙,笑的很灿烂。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着董若兰笑。

    “董阿姨。您说的这是哪里话呢?我今天过来,可不是要听您说这些的,而是来找我父亲的下落的。”

    “我父亲和我母亲,还有您的事情,那是你们这些长辈之间的事情,应该由你们三个人自己处理,我作为一个晚辈,根本就没有插嘴的份儿。”

    “至于凌雪,那是我的亲妹妹,不用您说。我自然会保护她一生一世,保证不会让别人欺负她一点儿!”

    最后,凌云把亲妹妹这三个字咬的很重,就是在确切告诉董若兰,对于凌雪,他不但会好好待她,还要像亲妹妹那样去疼她。

    还用董若兰专门交代吗?当初凌云从钓龟岛上返,在那艘船上第一次遇到凌雪,就在心里拿她当亲妹妹看待了。

    说完之后,凌云又是灿烂一笑。左脸颊上的酒窝轻轻颤动,问道:“董阿姨,您还有别的事情吗?”

    董若兰被凌云的一番话,说的眼眶湿润。那眼泪如同断线珠子一般就滚落了下来。

    凌云这孩子很懂事啊!

    每一句都说到她的心坎里去了。

    “好好好。”

    董若兰抹了一把脸上的热泪,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才说道:“阿姨真想不到,你是一个这么懂事的孩子,那我就放心了reads;。”

    话不说不透,事不言不明。一旦把话说开,天大的尴尬,都自然消除。

    从董若兰见到凌云开始,两人之间那一堵无形的尴尬之墙,让两人都无法说话,但是现在,那堵墙彻底没了。

    “阿姨您放心,我一定能把我父亲救来!而且,我不会让凌雪妹妹再呆在神鹰组做事,才十七岁,就整天在外面东奔西跑的,咱们凌家犯不上,而且也不安全。”

    凌云说着话,意念一动,把一株何首乌拿了出来,这是他从神农架带出来的最后一株何首乌。

    “董阿姨,这是一株何首乌,有两千多年的生长年份,只要吃一点儿,就能让白发变黑,您看我爷爷就是这种情况。”

    “初次见面,这是我孝敬您的礼物。”

    凌云逆天修炼,心肠很硬,但那是对敌人,对自己人,他的心很软。

    尤其是像董若兰这样明事理的人,简直就是凌云的软肋,他见不得这样的人受苦。

    如果董若兰不是这样的人,不是今天这样的表现,哪怕她见到凌云之后,表现的稍微不满或者怨恨,拿出凌啸妻子的身份来说三道四,凌云都能直接大嘴巴抽她。

    可董若兰完全不是,从头到尾,她做的都十分得体,让凌云很满意。

    好人,体面的女人,同时也是一个可怜人,苦命的人,却又是一个明事理的女人。

    对凌云来说,这就足够了。

    父亲的事情,他相信父亲会自己解决,一切用不着他指手画脚。

    这就是凌云的处事原则。

    “不不不,这礼物太贵重了,阿姨不能要”

    董若兰在凌家呆了十八年,听说那一株何首乌长了两千多年的年份,自然明白那是多么贵重的宝贝,连忙拒绝。

    凌云灿烂一笑:“又不是给外人您收着吧,我去见我爷爷去了。”

    说完,凌云转身离去。

    董若兰怔怔的望着凌云的背影,任由脸上的泪水肆意流淌。

    而凌烈的小院里,始终在竖着耳朵偷听的凌老爷子,脸上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一下,本文章采集来源于&119;&119;&119;&46;&121;&117;&110;&108;&97;&105;&103;&101;&46;&99;&111;&109;》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