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纨绔仙医 > 第1649章 离奇命运(求月票)

第1649章 离奇命运(求月票)

 热门推荐:
第1649章 离奇命运(求月票)-纨绔仙医-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经过刚才的一番对话,凌云和秦秋月已经达成了一致,宁灵雨身上确实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毫无疑问,这两人都是宁灵雨最亲的人,一个是她的亲生母亲,另一个则是和她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

    但是,这俩人却都不是凡人,他们的心智都万分强大,并没有因为确认此事而变得惊慌失措,六神无主。

    在他们看来,宁灵雨只不过是“生病”了,需要他们的救治和帮助。

    生病这种事太常见了,每个人都会生病,不止是身体上的,还有大脑和精神上的,全世界的精神病院里,关着的精神病人多了去了,数不胜数。

    难就难在,宁灵雨的问题还真不是身体上的,恰好是脑子里,精神上的。

    目前,至少有一点,凌云和秦秋月都可以确认,宁灵雨的问题,还只是体现在对亲情的疏离,对待周围的人和事物的态度,在性情上发生了一些变化,但并没有展现出危险性和攻击性。

    当然,在这一点上,夜星辰是个例外。

    幸好,一切才刚刚开始,所以凌云才会说,还有足够的时间。

    对宁灵雨出现问题的缘由,凌云现在已经有了十分明晰的判断,就是来自于宁灵雨的四九小天劫。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那一场天道馈赠,馈赠下来的绝对不止是那些金色仙灵气和紫色仙灵气。

    凌云走到了湖心亭的栏杆前,负手而立,眼睛注视着西边昆仑山方向,目光深远。

    “妈,宁伯伯起灵那天,您让灵雨一个人去了昆仑山宁家,却故意拦下我不让我去,就是为了今天跟我说这些吧?”

    既然话都已经说开了,秦秋月也没有表现出无法接受的样子,凌云便不再藏着掖着,干脆把话说透。

    “不错。”

    秦秋月也跟着走了过来,站在了凌云身边,她点头道:“其实在天峰悬崖上守灵的那些天,我和灵雨日夜相处,自然也问了她这半年来的经历,她也是有问必答,跟我讲述的很详细,后来经过冬雪和你的印证,倒也没有一句谎话。”

    说话间,秦秋月的脸上泛起一丝无奈的苦笑,两个孩子,儿子是捡来的,闺女是亲生的,都是她一手养大,眼看着他们一天天成长,这十八年来,日子过得虽然普通平凡,却很是踏实安心。

    秦秋月隐居清水市,过去的十八年,她心中最担忧的事情,只有两个。

    一个是凌云注定活不过二十岁;另一个就是宁灵雨要面对十八年之约。

    也就是说,两个孩子,一个注定会死,一个注定会走。

    所以她不传两人武功,不讲自己的身份背景,只想让这两个孩子,像普通老百姓的孩子那样,开开心心的度过每一天,直到他们接受命运的安排。

    谁知今年春节刚过不久,家中风云突变。

    先是凌云,他被废掉的阳跷脉竟然神奇的好了,然后性格大变,逆天崛起!

    凌云崛起的太过迅猛,这让他周围所有认识他,接触他的人,都震撼不已,惊叹连连。

    但秦秋月是何等人物,她不但是凌云的母亲,还是一名先天高手。

    自打凌云和宁灵雨共同回家一次之后,她就一直在暗中密切关注凌云,当然也是为了保护他,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

    在那短短几天当中,秦秋月有无尽的欣喜,也有无法诉说的悲伤,她曾一度认为,自己一手养大的那个儿子,没了。

    坦白说,那时候的凌云在秦秋月的眼中,跟现在的宁灵雨在她的眼中,都是性情大变,没有任何区别。

    当然,还是有明显区别的,那时候的凌云是失去了过往记忆,他用的手段是极力掩饰和表演;现在的宁灵雨是拥有所有记忆,整个人是如此真实,却跟以前判若两人!

    但对一个母亲来说,同样的经历,在自己的儿子和女儿身上,在短短半年之内竟发生了两次!

    这是她现在表现的足够淡定的最大原因。

    半年前,秦秋月不知道凌云身上发生了什么,她更无力改变,于是只能认命,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无论如何,看到阳跷脉痊愈后的凌云,变得龙精虎猛,霸道无敌,不能活过二十岁的担忧尽去,这是给秦秋月最大的安慰。

    至少“凌云”能很好的活下去。

    过去的这半年,每当秦秋月想起此事,她都会用这句话来安慰自己。

    半年后,也就是今天,也就是现在。

    凌云更加强大,甚至成了妖孽般的逆天存在,他已经不再掩饰,不再表演,因为他十八岁之前的所有记忆,又都回来了!

    这更让秦秋月震撼,匪夷所思,莫名其妙。

    毫无疑问,这是自己一手养大的那个儿子。

    可是,儿子是回来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却又开始变得陌生了起来。

    这是什么命运?!

    秦秋月心中叹息,任她从小痴迷玄学,喜好研究风水堪舆,命理相术,五行八卦等等这些,却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些离奇事情。

    回首过往,她自己的命运已经足够坎坷,堪称曲折离奇,可她的这一对儿女,一个是捡来的,一个是亲生的,两个孩子如今都已经立于当世绝巅,妖孽般优秀,可是……

    这俩孩子真的不让自己省心啊!

    “妈,您在想什么?”

    凌云也在沉思,忽然发现秦秋月半天没说话了,顿时扭头问道。

    “哦,没什么。”

    秦秋月警醒,她微微摇头,尽量把心中的繁杂思绪全部抛开,从容说道:“以灵雨现在的实力,我们已经无需担心她会受到敌人的伤害。她毕竟姓宁,也已经十八岁了,让她去宁家一趟,既是认祖归宗,也算是了了宁家和秦家的十八年之约。”

    凌云瞬间就听明白了,宁灵雨的问题,秦秋月知道自己无力解决,但她也在暗中努力,想要利用血脉亲情,去影响现在的宁灵雨。

    这是她唯一能为宁灵雨做的事情。

    凌云很震撼,这一刻,他甚至能感受到秦秋月身上散发出的母爱的光辉!

    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

    “妈,有件事,原本我已经不打算问您了,不过既然话说到这里,我还是想跟您问个清楚。”

    秦秋月微微一笑:“傻孩子,跟我有什么遮遮掩掩的,想问什么直接问就是。”

    凌云不好意思挠了挠头,一咬牙说道:“您怀着灵雨的时候,直到生下她,那期间,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比如,对您来说,一些难以理解的异象什么的?”

    “还真有。”

    秦秋月不假思索说道:“不过并不多,只有两件事。”

    “第一个就是刚怀上她的时候,那时是在宁家,狄小真赶了去,她一见到我面,不由分说就拍了我一掌。”

    凌云仔细观察,注意到秦秋月说起狄小真的时候,面色淡然,表情平静,仿佛是在说一个无关之人一般。

    “云儿,你不用这么看着我,给你宁伯伯守灵七天之后,过去的那些事情,对我来说已经是过眼云烟。”

    这就是现在秦秋月的心境!

    “其实那一掌,狄小真在愤怒之下,已经是全力出手,她境界超出我太多,我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结果却是,我不但活下来了,而且伤愈之后,连丹田都没有受到损伤,至今依旧好好的。”

    凌云目光闪动:“那第二件事呢?”

    “另一件事,就是我生她的时候,那天清水市下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暴雨,整整下了一天。”

    凌云笑道:“这个我知道,这是灵雨名字的来历。”

    谁知秦秋月却是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如果只是下雨,那她应该叫宁雨才对,怎么会叫做灵雨。”

    “呃……”

    凌云瞠目结舌了!

    “您的意思是说,那场雨……是……”

    秦秋月笑道:“是灵雨,那一天,那一场大暴雨开始落下的时候,天地灵气充满了清水市,浓到了化不开!”

    “而我,也遇到了难产,几番生死,历尽千辛万苦生下灵雨的时候,婴儿啼哭,正好雨停!”

    凌云如遭雷击!

    秦秋月说的这两件事,蕴含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

    简言之,胎儿护母,伴随灵雨降生!

    凌云心说早就知道会有异象,怪不得宁灵雨会是天生灵体,更怪不得……

    一个小小的清水市,在十八年后,会同时出现那么多适合修真的天才少年!

    凌云一瞬间就想到了自己的仙医门七十二弟子,那些家伙要么十八岁,要么略大一些。

    难道这些人,在出生的时候,或者出生之后的婴儿时期,都得到了那场暴雨的洗礼?

    甚至,往更深处想,凌云都觉得自己的脑洞不够用了。

    人皇笔被李家祖上的盗墓者得到,最终却辗转到了清水市,才被他无意所得。

    地皇书明明是神农氏之物,神农鼎却被埋没于神农架药谷之中,可是地皇书却在清水市的阴阳锁龙大阵之内!

    如果是命运的安排,这命运也太神奇了一些;如果是上古大能的布局,这布局也太恐怖了一些。

    震撼之余,凌云也在暗中庆幸,幸亏今晚跟母亲把话说开,才能问出这个问题,得到了这么重要的信息。

    “哦,对了,应该还有一件事,不知道算不算。”

    …………

    第一更!

    谢谢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