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纨绔仙医 > 第891章君子报仇,怒惩恶少

第891章君子报仇,怒惩恶少

 热门推荐:
第891章君子报仇,怒惩恶少-纨绔仙医-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唐猛真是喝醉了,一身的酒糟气,但这小子有一个很奇葩的特点,就是不管喝的多么难受,肚子里再怎么翻江倒海,他愣是咬着牙坚持着不吐!

    用他的话说,吃到他肚子里的东西,谁也别想让他再吐出来!

    唐猛解决醉酒的办法,醒酒药或者是醒酒汤自然是必须的,除此之外,就是不停的喝水,一趟趟的跑厕所,越跑越清醒。

    这小子刚到家,就喝了一肚子的浓茶水,正准备跑厕所呢,冷不丁就接到了阿兵的电话,听说平凡诊所和服装店被人炸了,他的酒当时就醒了一半儿,也不跑厕所了,蹬蹬蹬冲出门去下楼,开着他的悍马就冲过来了,比唐天豪来的还快!

    唐猛赶到了现场,看到凌云的平凡诊所和服装店断壁残垣,火光冲天的样,直接就气炸了肺,冷汗热汗一出,酒意又醒了三分!

    凌云的平凡诊所从选址到装修,从办理各种证件到开业,可以说是唐猛亲手把它给办起来的,这里面倾注了他的心血和精力,更是凌云一步步逆天发展起来的见证,现在说毁就毁了,唐猛恨不得抓到凶手之后,将之千刀万剐!

    现在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唐猛看到罪魁祸首竟然是勾俊发和谢俊彦,那还不跟他们新帐旧账一起算个明白?!

    断肢之仇,这股子怒气,他已经足足憋了三个月了!

    唐猛怒气冲天,他一语不发,大踏步向前,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种惊人的杀气!

    路过一名荷枪实弹的刑警身旁的时候,这小子劈手一夺,猛地就把那刑警手中的枪给硬夺了过来!

    “哗啦!”唐猛熟练的子弹上膛,杀气更盛!

    “草你吗的傻,老子今天崩了你们!”唐猛怒喝狂骂,身形狂冲,端着枪就要瞄准!

    唐猛的怒气和杀机,凌云心里是有数的,不过,现场这么多公安部门的领导和刑警,他也不允许唐猛信手胡来,因为那样的话,唐猛势必会惹出大乱子不可!

    凌云微微皱眉,刚想上前阻拦,就听到唐天豪略带怒气的声音响起:“唐猛!”

    唐天豪知道自己儿子心里的苦衷吗?知道!唐天豪想替自己的儿子报仇吗?想!

    要不是顾忌自己现在的身份,要不是为了照顾清水市的大局,唐天豪绝对不会等到今天,他早就会在暗地里动手,把这个仇帮儿子给报了!

    但他现在是清水市的公安局长,一切行为,必须遵照法律,按照规章制度办事。

    唐天豪和唐猛父子情深,他根本无需多说,只喊了唐猛的名字,唐猛就身形一滞,脚步放缓了下来。

    “还给你!”

    唐猛暴喝一声,看也不看,把手中的冲锋枪往身后一抛,那名被夺走枪的警察双手接住。

    唐猛一边向前,一边低头在地上寻找着什么,不远处,他看到了一块被炸飞了的砖头,抢上前去,一弯腰就捡了起来。

    唐天豪脸色凝重,刚想再次开口喊住唐猛,耳边却传来了凌云的声音:“唐叔叔,您不用管了,由他去吧。”

    唐天豪张了张嘴,终究是没有喊出来,他干脆扭头看向了别处,大声的吩咐身边的人,命令他们加强警戒。

    血仇自然要用血来偿,唐天豪只等收场的时候,随便给唐猛安一个罪名,把他带回警局,“关上”两天也就是了。

    这时候,那些跪在地上痛哭的家属,已经知道凌云抓来的两人,正是实施爆炸案的凶手了,他们不顾身边的警察阻拦,发了疯,拼了命的冲了上来,劈头盖脸的,对着谢俊彦和勾俊发就是一阵猛打猛踹!

    “你们,你们还我女儿的命来!还我女儿的命来!我的女儿,她今年才十九岁啊!”

    女儿惨死,死无全尸,一个母亲哭到了晕厥,嗓子都哭哑了。

    “打,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他们为我的孩子报仇!”

    这是一名伤心的父亲,他势若疯虎,拼命的推开阻拦他的两名警察,对着这俩恶少就是一阵猛踹!

    他的女儿刚刚大学毕业,找了一份会计的工作,收入不错,还相当稳定,现在正谈婚论嫁,就因为晚上突下暴雨,留在服装店里住了一晚,却没想到竟是永别!

    两个如花的少女,年纪轻轻的就丧失了生命,化作了焦黑的尸骨,哪个做家长的看了也受不了!

    “闪开,让我来!”唐猛拿着板砖冲了过来,血红的双目中射出彻骨的仇恨,声音冷漠的不带一丝情感。

    “唐……唐猛,你,你想做什么?!”

    脸上鲜血长流,裤子早已被磨烂了,又被打的鼻青脸肿,上衣被撕扯的七零八落的谢俊彦和勾俊发,看到唐猛手里拿着的板砖,他们吓得不寒而栗!

    “问我想做什么?先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你们做的恶事!”

    唐猛一步步上前,用右手中的板砖,分别对着冒烟的平凡诊所和服装店,又对着不远处的两堆焦黑尸骨指了指,咬牙切齿说道:

    “那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平凡诊所怎么得罪你们了?”

    “这家服装店又怎么得罪你们了?!你们平白无故的,把它们炸了算怎么回事?!”

    “两条鲜活的人命,你们竟然把她们活活炸死!引爆炸弹的时候,难道你们就不想想,这么大的店里面,可能会有人吗?!”

    “你们难道就不怕,她们的冤魂会来找你们,索你们的命吗?!”

    唐猛连声质问,已经在谢俊彦的身边蹲了下来,他手里的板砖,对着谢俊彦的脑袋,毫不客气的砸下!

    “啪!”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呼,谢俊彦的脑袋直接被开瓢,血花四溅!

    “谢俊彦,你还记得三个月前,是怎么把我打的头破血流的吗?!”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唐猛当然用不着谢俊彦回答,他说一句,心中就畅快一分,左手一伸,猛地按住了谢俊彦的右手!

    唐猛右手板砖高高举过头顶,谢俊彦拼命挣扎,奈何被凌云拖死狗似的拖了一路,身上早已没有了半分力气,再也挣扎不开。

    “住手!”

    就在这时,一声焦急的大喝传来,谢振庭和勾连城,终于赶到了现场!

    这两个人离开了凯旋大酒店之后,一出了酒店大门,就各自打起了电话,可他们的儿子的电话却都关机,根本打不通。

    两人情知不妙,立即给自己的亲朋好友,以及各自的下属打电话,发动所有的人,要不顾一切的,就算挖地三尺,也要在他们的儿子铸成大错之前,把他们给找到!

    只是可惜,谢俊彦和勾俊发实在是太聪明了,藏的也太严实了,他们既然要做出这么惊人的大案子,又怎么可能会被别人找到?

    谢振庭和勾连城分头行动,各自派人,去他们的儿子平常爱去的地方,到处找了个遍,足足找了四个多小时,却毫无结果。

    最后两人以为,都过了午夜十二点了,清水市还是风平浪静,也许他们的儿子还没有回到清水,于是,就自欺欺人的认为,或许今晚能平安度过,等天亮了,再发动所有人去寻找他们的儿子。

    可谁曾想,还不等两人分开,他们就听到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听到爆炸之后,他们的反应,和凌云几乎一模一样,本能的就知道,出事了!

    谢振庭职位所在,很快,他就接到了下边打来的电话,说是古峰路和清溪路的十字路口出事了,凌云的诊所和服装店被炸!

    两人一听,大脑同时就是嗡的一声,二话不说,拼命的坐车赶来,恰好看到唐猛抡起砖头的一幕!

    父子连心,谢振庭本能的就觉得,地上躺着的就是自己的儿子,他当然大喊住手。

    等两人冲进警戒线,来到唐猛身边一看,果不其然,地上躺着的那两个凄惨无比的少年,正是他们的儿子!

    “小……小唐,有……有话好好说,你,你这是干什么?!”

    谢振庭和勾连城是何等样人,他们到现场一看,立即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形势比人强,他该装糊涂还是得装糊涂,无论如何,得先保住自己的儿子一条命再说,他现在宁愿谢俊彦被警察带走,然后走法律程序,也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活活打死!

    唐猛冷笑,手中砖头依旧高举,淡淡道:“我干什么?你仔细看着不就知道了?”

    不等说完,右手板砖再次迅猛砸落,“啪”的一声,谢俊彦的手腕咔嚓一声脆响,血肉模糊,筋断骨折!

    “啊!”谢振庭没想到唐猛说动手就动手,他来不及阻拦,猛地眼睛一闭,替儿子发出了一声惨呼!

    “还有三下!”唐猛往另一边挪了两步,又按住了谢俊彦的另一只手。

    “唐天豪,你身为公安局长,竟敢纵子行凶?!”

    谢振庭眼看儿子被砸断了手臂,他心痛如绞,扭头不顾一切的冲着远处的唐天豪怒吼,身形却向自己的儿子扑了过去。

    谢振庭以为,无论如何,自己现在还是堂堂的清水市副市长,唐猛绝不可能对他动手。

    可他想错了,不等他扑到谢俊彦身上,他的身体,就被受害者的亲属给拉住了。

    唐天豪冷冷的声音恰巧传了过来:“谢振庭,你很快就知道,到底是谁在纵子行凶了!”

    “啪!”“咔嚓!”“啪!”“咔嚓!”……

    伴随着一声声砸落的声音,以及谢俊彦杀猪似的惨嚎,唐猛终于大仇得报!

    谢俊彦四肢全断,死去活来,到最后彻底昏厥了过去,身上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唐猛被溅了一身血,他仿佛变作了嗜血的狂魔,站起身来,走向勾俊发。

    “还有你!”()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