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章 战帝传承

第1章 战帝传承

 热门推荐:
第1章 战帝传承-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沈浪做了个很长很奇怪的梦。

    以至于从早上直到下午最后一堂炼器课,他都一直在沉睡当中。

    塔云学院在这一点上面表现得非常开通。

    大部分的导师看到是沈浪猪一样的睡在那里,除了个别摇头叹气一声外,其余的都选择了无视。

    谁让他是牛皮哄哄的天脉圣体呢?

    这种在远古时期号称“天生至尊”,修炼一日千里,几乎没有悬念就能够成为绝世强者的“天脉圣体”,在这个时代却完全成为了废物的代号。

    如今的沈浪的体质就是天脉圣体。

    一种听起来威风,但是事实上根本无法修炼,无法凝聚出丹海的体质。

    所以沈浪是否认真听课,就真的不重要了,何况他都这样睡了快十年了。

    塔云学院的“睡神”说的就是他了。

    然而,没有人能想到沈浪身处的凶险。

    就是在此刻,沈浪的识海之中,两团光团正在干涸的识海之中对峙。

    这两团光团……

    一团是来自地球的少年魂魄,如一盏明灯,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然而另一团,却比这一团大了无数倍,如星辰般璀璨夺目。

    这两者相比,实在不是一个等级的!

    “这是我的身体,滚出去!”沈浪虽然面对比自己灵魂强度大了无数倍的魂魄,面对随时可能被吞噬的危险,却仍然是从容淡定,连发出的声音都如古井不波。

    那强大如星辰般的灵魂光团一阵闪烁,化作了一名中年人,随手幻化出来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定定的看着沈浪。

    这人五官线条深刻硬朗,身材修长,双眼光华莹润,透出摄人心魄的光芒,周身上下洋溢着难以言说的强大。

    让那人稍稍一愣的是,沈浪也幻化成了自己原来的模样,黑衣长发,狂放不羁又带着几分沧桑与深沉,非常平静的与他对视起来。

    “不着急,一会我就会完全消失了,你我本为一体,先聊两句如何?”那中年人的声音非常有磁性,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听在人耳里,仿佛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下意识的会认为他说的任何话都是对的。

    然而这不是让沈浪感觉奇怪的地方,让他心底骇然的是,他竟然真的有一种感觉……感觉那中年人就是自己!

    这种感觉实在太过怪异了,明明自己就站在这里,却能感觉另外一个自己坐在对面!

    “荒唐!”沈浪轻斥一声道:“什么叫你我本一体?我是沈浪,阁下又是谁?”

    那中年人沉吟了一会轻笑了一声说道:“其实我在想,我该如何跟你解释。我知道你叫沈浪,从地球而来,其实……我也叫沈浪,只不过我的名字,知道的人不多他们更喜欢称呼我为……战帝。”

    沈浪大吃一惊,要知道,从地球穿越而来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十年,而且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人知道。

    但是对方却一口道破!

    而战帝这两个字,只要是星辰大陆的人,就几乎不可能有没有听说过这两个字的人!

    那是人族最神秘的圣地战神殿之主!

    从未有人见过其真面目,据说带领人族走上人间界巅峰的战帝!

    这人间界最为神秘最为强大的战帝,现在却是以灵魂状态存在于沈浪的识海之中,这么说……

    战帝已经陨落了?

    沈浪有着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老练,他眼神不变问道:“我对战帝的事情,不感兴趣。说出你的目的,然后,离开这里。”

    战帝站起身来,背负双手仰望天空,幽幽说道:“你我灵魂本为一体,你去了一个叫做地球的异空间,而我,在这里修炼近万年,为的就是等你回来。十年前你来到这里的时候,也便是我陨落之时。接下来,自然就是要融合在一起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沈浪冷哼一声说道:“说了这么多,目的还不是要吞噬我?何必拐那么多弯?”

    战帝淡淡一笑说道:“不是吞噬,是融合。其实你已经相信了,不是吗?你早就发现我的异常了,而且也知道我若是想吞噬你,不用费这么多话的。因为三魂六魄当中,你是主,我为次,我只是你为了探索天地大道分离出来一道魂魄而已。只有你能吞噬我,我根本无法吞噬你……”

    沈浪的梦很长,长到让他感觉像过了千年万年一般。

    当那无数的记忆和信息灌输到了他脑海之中的时候,他甚至能感觉到灵魂撕裂的痛苦……

    那记忆中,战帝带领无数的强者高手征战四方,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然而在这梦的尽头,时空如停滞了一般……

    一张巨大无比的人脸出现在了空中,几乎遮盖了整个天地,就这样俯视着苍生……

    毁天灭地的威压笼罩住了整个世界,无数生灵在这股威压之下匍匐在地,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

    “哈哈哈哈……我明白了!”

    战帝狂笑着腾空而起,身上强光爆起,整个天地都为之颤抖了起来。

    就在他自爆的这一刹那,无数的哭喊之声传入了他的耳朵,那些声音,似乎非常熟悉,又似乎非常陌生。

    这一切的事情,刚刚接受这记忆的沈浪一直处于一种旁观者的姿态。

    他“看着”这一切,却无法作出任何动作。

    但是看着自己自爆,那种悲壮的情绪刚刚在他心里蔓延开来的时候,他就忍不住破口大骂了:“圈圈个叉叉的,我刚刚还在奇怪,作为战帝的你怎么会陨落的呢?敢情你还是自杀的!你明白什么了?你明白了老子还没明白呢!”

    刚骂完,无尽强光已经充斥了整个世界。

    “蠢货!”

    沈浪条件反射般发出一声狂吼,把整个教室里面的人都吓得差点跳将起来。

    讲台上的木琴导师这一气简直是七窍生烟,一张俏脸涨红得几乎快要滴出血来了。

    “沈浪,你给老娘滚起来!敢骂我蠢货?活得不耐烦了你!”

    “咻——”

    一道划破空气的尖锐之声响起。

    沈浪微微抬起头来,刚睁开双眼,就看到一节物事破空而来。

    不过让他吃惊的是那东西在他视线当中显得无比清晰,明明速度极快的东西,竟然像是放慢了无数倍一样,不但清楚的看到了飞行的痕迹,甚至连上面的纹路裂痕都在他的目光之下无所遁形。

    就在一群同学等待看好戏的时候,沈浪突然动了。

    他漫不经心的用两个指头一夹,将那来势汹汹半尺来长的东西夹在了手里。

    似乎不是他接住了那东西,而是他的手一直就停在那里等着对方送过来一样。

    随后,他用一种平静的目光看向了讲台上的木琴。

    这个风姿绝世的女子看起来不过二十三四的年纪,黑发轻舞,长长的睫毛颤动,眼眸似迷蒙着水雾,红唇玉齿闪烁着晶莹的光泽,颈项纤秀,冰肌玉骨,精致的五官,绝色的容颜,曲线朦胧的玉体,让人感觉到无暇无垢,是如此的完美。

    唯一有点不大完美的是,此时的她就像一头发怒的母狮子一般,张牙舞爪随时要扑向沈浪这头猎物,想要将他撕成碎片。

    沈浪打量了一下木琴导师,知道要糟。

    又看了看台子上正被地火煅烧的物事,慌忙摇了摇头道:“炼制紫电金戟这种劣等兵器木琴导师您竟然用地火来煅烧,不怕直接给烧化么?难道您以为加入了水仙兰就能够抵抗地火的猛烈火力了么?啧啧,在灭妖岩当中加入赤霄魔根,还算有点创意,但是你加就加了,为什么却想用焚魂鬼木来中和这两者相冲的属性呢?”

    话音一落,满堂目瞪口呆,随即爆发出震天哄笑。

    “哟——这个废物还真是胆大妄为啊,骂了导师蠢货,现在竟然还胡说八道一通,难道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转移木琴导师的注意力?还没笨到死嘛!”

    “哈哈,是啊是啊,木琴导师可是要马上成为灵级炼器师的了,这货什么都不懂也敢乱说一气,我看他一会怎么自圆其说!”

    “木琴导师做事情最是专注,也最恨人打断她了,回头这货一定要被罚得四肢不全了!”

    班级里面五十多号人大部分人此时都是幸灾乐祸,看戏一般的看着沈浪,不断的交头接耳。

    沈浪那仅有的一胖一瘦两个死党果断的趴在桌子上装死了。

    双拳难敌四手啊。

    他上课睡觉,这真不算什么新闻了,若是不睡才是新闻。

    但木琴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聚精会神炼器的时候被他一声狂吼,差点手一抖直接把炉鼎给推翻了,如今他还要胡说八道,是可忍孰不可忍!

    然而,当原本怒气冲冲的她与沈浪的目光相遇时,却没来由的心中一震。

    这一刹那沈浪的双眸就如同宇宙黑洞般,充满了跟往日不一样的别样神采。

    让人看一眼都有点难以把持的迷失其中。

    面对这样的眼神,木琴瞬间生出了一种无力之感,先前准备好了的教训话语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怎么回事?这小子怎么可能有如此深邃的目光?以他那力武境二重天的修为,怎么可能一道眼神就能扰动我的心神?这绝不可能!我可是气武境八重天的高手!是了,一定是因为最近要参与灵级炼器师考核,所以有些心神不定。”

    想到这里,木琴恢复了镇定,柳眉一竖,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既然你连这几种材料都认了出来,那就说说我这样操作有什么不对吧?我这一番操作虽然看起来简单,但是足足用了九个公式,每一个都无懈可击,一旦成功,那就不是你说的那种普通兵器,而是灵器!灵器你明不明白?”

    在星辰大陆,法宝秘器一说,渊源流长。

    神话传说中诸天神灵大都有各自神器,威力绝伦。

    而人世之间,武道炼器之士以之初掌天地造化亦有莫大威力,厉害的可以御空而行,风驰电掣,更为强大的的甚至震天撼地,毁山断流。

    许多厉害法宝的出世,更是引得许多帝国和宗派势力的奋力争夺,掀起无数场腥风血雨。

    法宝秘器的类别分为普通兵器、灵器、玄器等一共九个等级,每一级又分一二三四五品。

    而炼器师,同样分为九级,普通炼器师,灵级炼器师,玄级炼器师……每一级也是分为一到五品。

    木琴现在是普通高阶炼器师,只要通过这一次的考核,就将晋升为灵级一品炼器师了,她怎么可能让一个最为差劲,成天只知道睡觉的废物学生来说三道四?

    “九个公式?您这是想把自己往死里整啊,弄个紫电金戟您还搞这么复杂……想要把这紫电金戟炼制成灵器很简单啊,材料上已经算过关了,加上这三个公式,最后按照这个结果刻画灵阵图,就可以了。”

    沈浪笑着说道,随后打了个哈欠,拿起桌子上的笔在纸上刷刷刷写出来了几道公式,一边往教室门口走去。

    “给老娘站住!你以为你胡说八道一通我就能放你走了么?我九个公式足足计算了半个月,你竟然跟我说三个公式,当我这炼器师是吃干饭的啊!”木琴看他悠哉悠哉往外走去,顿时勃然大怒。

    “导师说的对,不能让这个废物乱搞一通!开什么玩笑,敢在木琴导师跟前胡说八道,不能就这么饶了他!”

    “不错,废物就是废物,乱说一通然后就想跑路,简直岂有此理!”

    许多同学叫嚷了起来,眼中满是嘲弄和幸灾乐祸。

    沈浪耸耸肩一摊手道:“你在灭妖岩当中加入赤霄魔根,这就够吓人了,你还吃饱了撑的往里面加焚魂鬼木!在地火的煅烧之下……你看,现在炉鼎外边的火焰颜色已经成青红色了,最多不超过三十秒,这炉鼎就要爆炸了,我不走难道呆在这里看爆炸啊?”

    “爆……爆炸?”木琴一愣,下意识的看向了还在被地火煅烧的炉鼎。

    那炉鼎内的一切似乎都在按照着她预测的走向进行,并无任何异常。

    “木琴导师,沈浪这小子危言耸听,胡言乱语,你一定要处罚他才行!”

    “不错,不然以后谁都这样乱说一通,导师威严何在?”

    “我建议把他丢玄冰崖上去吹三天三夜罡风!”

    武道一班的同学都义愤填膺的叫唤起来,木琴皱着眉头看着马上就要出了教室门口的沈浪背影,便听到这厮嘴里念叨着什么:“十,九……四,三……”

    木琴的眼角没来由的狠狠一跳,转身看向了炉鼎,顿时面色大变!

    只见原来并无异常的炉鼎突然释放出来了一股狂猛的能量……

    而且那能量似乎还在不断提升当中,而炉鼎周围的火焰似乎受到了里面能量的影响,竟然完完全全化作了青色!

    “不好!”

    木琴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

    她再也来不及细想,当机立断双掌并排往那炉鼎推了出去。

    “惊涛掌,狂涛拍岸!”

    空中立刻出现了一阵波动,仿佛大海中巨浪来袭,所有人都感觉如同坐在了小船之上,而小船,正在浪尖上猛烈晃动!

    便听一声轻响,那半人多高的大鼎被木琴这一掌拍飞了出去,往教室外边的河流上落了下去。

    随后,“轰”的一声巨响,小河掀起了高高的巨浪,无数的鱼虾从天而落,景象极为的壮观。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