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01章 死不了

第101章 死不了

 热门推荐:
第101章 死不了-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水轻舞身体猛的一晃,差点直接摔入那滚滚河流之中。

    她伸手将沈浪抱起,右脚猛的在那水龙上一踩,往岸边飞跃了回来。

    沈浪又闭上了双眼,默运九转生死玄功,继续修复受损的经脉。

    “你醒醒,你不要死啊,你快醒醒……”

    水轻舞眼见着他眼睛又闭合了起来,心里没来由的一慌,抱着他一边跑,一边使劲的晃动起来,声音还带着哭腔。

    她不晃动也还罢了,这一晃动,沈浪嘴里噗噗噗就往外吐血,直把她吓得面无血色!

    “咳咳!”沈浪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睁开了双眼。

    “我……我靠,你给我住手!”沈浪强忍着剧痛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胸口骨头断了好几根,你再摇下去,非给你摇死不可!”

    “啊……你醒了……好好,我不摇了!不摇了!”水轻舞大喜过望,慌忙停止了摇动,不过脚下速度却是不减,飞快的抱着他往塔云学院冲去。

    “嗯,我胸口骨头断裂得差不多了,现在全身无法动弹,一会回去后记得帮我先将骨接上再说,我先睡一会了。”沈浪虚弱的说道,但是语气仍然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听在水轻舞耳里却是无比的怪异,因为这语气听起来好像不是在说自己的事情一样,情绪连一丝都未曾波动。

    “不,你不要睡啊,千万不能睡,你一定要撑住啊……”

    “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以为你是一个比较文静稳重的女孩子,没想到废话也是这么的多……我是用龟息诀暂时陷入沉睡,好尽快恢复过来,你想哪去了?放心,我命硬得很,还死不了……”沈浪没好气的说道。

    ……

    独门独院的一处屋子里面,水轻舞全身湿透,狼狈无比,不过她却没有拾掇一下自己,而是盘腿坐在沈浪背后,正双掌抵住沈浪后背输入灵力替他疗伤。

    而在前面,彩银坐在床沿上正一颗颗丹药不要钱的往沈浪的嘴里塞。

    在这方面,水家终于是显露出来了土豪的霸气——咱不差钱!

    断骨虽然已经接上,但是沈浪受的伤实在太重,流血也太多,直到现在都没有苏醒过来,而且气息微弱得有点吓人。

    要不是水轻舞对他的话深信不疑,知道他使用了龟息类的功法闭住了全身毛孔,认为他说死不了就一定死不了,早就出去找人帮忙了。

    不过怪异的是,沈浪的恶鬼面具直到此时,都还没有摘下来……

    “小姐,你也休息一会吧,他之前使用奇功闭住了全身毛孔,也早已经止住了血,现在断骨已经接上,醒来是迟早的事情了,你不用太过担心了……”

    彩银一边说,一边偷偷的瞄着水轻舞。

    小姐现在的面容有点吓人,全身湿透,头发凌乱……如此狼狈不堪,这哪里还像是之前那个轰动整个帝都的美人啊……

    而且她现在脸色尤其吓人,让人畏而远之,与以前那种云淡风清的样子有着天壤之别。

    彩银跟随她多年,从来不曾看到过她会有这样一副模样……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面前这鬼面人。

    虽然这鬼面人也曾经救了彩银,彩银也为他着急,但是,不至于如此的啊……

    “嗯。”水轻舞轻声应道。

    一团美丽的灵光在屋子里面旋转了起来,随后遁入了她的身体,她将双手收了回来。

    “让我来吧!”

    彩银赶紧站了起来,扶着沈浪躺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沈浪突然动了一动,双腿蹬了一下直接伸直了,脑袋也歪向了一旁。

    “怎么……怎么会这样?”彩银大吃一惊,探头下去想要看个究竟。

    就在她的头靠近沈浪的时候,沈浪恶鬼面具后面的一双眼睛突然睁了开来!

    “哎呀!你没死啊?吓死我了!”

    彩银尖叫一声,往后一跳,双手连连拍着胸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啧!怎么一开口就咒我死呢,这么没礼貌?”沈浪不满的说道。

    “那你刚刚双腿一挺脑袋一歪是什么意思,我还以为你……”彩银嘟着嘴说道。

    沈浪白眼一翻,努力的坐了起来道:“断骨接上了后我伸展下腿脚嘛,刚刚脑袋一直歪在另一边,脖子疼,所以歪回来一下……人家休息一会不行啊?”

    “你这人……吓死我了!”彩银心有余悸的拍拍小胸脯,又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你现在怎么样了,没事吧?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怎么比上次伤的还要重?”水轻舞幽幽的声音从沈浪身后响起。

    随后,一双玉手伸了过来,扶住了沈浪的肩膀,帮助他靠着墙壁坐了下来。

    沈浪一边喘着粗气说道:“这次大意了,有点活该啊……嘴里怎么有种怪味……你们刚刚给我塞了多少丹药?”

    “呃,有昊元丹,乾元造化金丹,苏合香丸,灵神镇心丸,天山雪莲丸,万年断续寒玉膏,活死人玄丹……”彩银在那里抓着手指头数了起来。

    “……”沈浪一阵无语,好一会才说道:“丹药倒是挺不错,不过给我塞这么多丹药不怕直接药死我啊?”

    “这个,反正你都那副模样了,死马当活马医喽……”彩银耸了耸肩道。

    沈浪:“……”

    “对……对不起……你到底遭遇了什么样的敌人,怎么会……”水轻舞扭扭妮妮道。

    “我的命都是你救的,哪里来的对不起?”沈浪打断了她的话说道。

    “也没有多大的事,简单点说,就是遇到了上次杀的那些妖尸的幕后操纵者,顺便抢了他一个东西,随后被他追杀,惹火了我之后,用禁忌功法将他给打残了……呃,同样的,我也被自己掌控不住的攻击给弄残了。再然后呢,我落下悬崖之后,守在下方偷袭那厮,废了他一只手臂,但是那厮脑袋有病,双脚乱蹬,踢中了我胸口。灵武境五六重天的家伙的攻击,扛不下来,所以你们看到了,我骨头断的差不多了。”

    “……”水轻舞跟彩银面面相觑。

    听起来似乎简简单单平淡如水,不过与他经历过妖尸之乱的两人……却是可以听得出来其中的惊心动魄和腥风血雨。

    三天后……

    屋外大雨初歇,不过仍然是雷电交加。

    盘腿坐在床上的沈浪睁开了双眼。

    他的气息仍然非常虚弱,但是却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就算是有一大堆灵丹妙药疗伤,短短的三天要从一个重伤垂死的状况变成现在这样,都是一个不大可能的事情。

    而沈浪却还是做到了,因为他体内有着那神秘绿液化作的能量。

    沈浪定定的看着床前的木桌,将这一次发生的事情一一回忆了一遍。

    这一次受到的最大伤害还是来自与那一招“幽冥魔劫”,还有最后黑色斗篷性命攸关之下踢出来的那一脚。

    幽冥魔劫不但让其重创,同时还将他防护力最强的那件内甲损坏殆尽。

    之后偷袭那黑色斗篷的时候,沈浪身在空中,又没有了内甲的防护,硬生生承受住了这一脚,双手差点折断,胸口骨头更是断裂了许多根。

    最后重伤之下导致他全身瘫痪,难以动弹,这才不得不使用龟息诀闭住气息在凤河之中飘飘浮浮。

    还好他体内那绿液的能量还未完全消逝,总算在危机之时护住了他的心脉,但是经此一役,那一滴绿液化作的能量终于是损耗殆尽,再也没有一点剩下了。

    要说这一次最大的损失,恐怕就是这一点了。

    要知道,那绿液化作的能量可不仅仅是能救命,而且一直以来都在不断的洗练经脉,易经伐髓的,不过就是短短的一些时日,已经让沈浪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不过说道收获,这一次也是极大了。

    重创那黑色斗篷就不说了,就算最后不死,短时间内那厮绝对翻不出浪花来了。

    九仙灵芝到手,足够沈浪炼制出来几颗稀有的玄级丹药了。

    “这次收获,还真不少呢……”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