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015章 帝器烂大街?好大的口气

第1015章 帝器烂大街?好大的口气

 热门推荐:
第1015章 帝器烂大街?好大的口气-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江陌城这老家伙煽风点火的本领极高。

    但让人奇怪的是,他不是帮别人煽风点火。

    他是疯狂的给自己身上烧的火煽风!

    给别人煽风点火,那是阴险狡诈,损人利己。

    给自己煽风点火,在烧死别人之前,自己基本上也挂了……

    一群人还在空中呢,还没进玄道宗呢,他就把自己推到了玄道宗的对立面了!

    玄道宗的人这时候也醒悟了过来了……

    这他吗的是狗屁的贵客啊,这根本是瘟神啊!

    玄道宗招你惹你了?

    器元宗招你惹你了?

    一上来就要置人于死地啊!

    若是沈浪在这里,管你什么炼器大师,早就一脚踹飞出去了!

    本来一直在微笑着的诸葛仙儿,此刻依然还在笑,但是眼中已经没有了笑意。

    她淡淡说道:“大师的口气还真不小,刚来玄道宗,就口口声声说隐老他们不配成为炼器师,还准备把隐前辈等人的炼器师给注销了……”

    “晚辈倒是很想问一句,大师您有多大的能耐,就敢说这种话呢?”

    诸葛仙儿这句话是明知故问。

    因为这里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江陌城乃是准帝二品炼器大师。

    炼器师的等阶极为森严,就算是到达了某个程度,没有权威的炼器师工会考核,也是没有资格称作这种品阶的炼器大师的。

    一旦确定了某一个品阶,那就是终身的荣誉!

    要受到各种势力,各方强者的尊敬的!

    准帝二品炼器大师,这是连传说级宗门,都要恭敬对待的炼器大师!

    哪怕他无门无派,都没有什么人敢去招惹!

    江陌城微微一愣,旋即傲然说道:“老夫乃是准帝二品炼器大师,老夫亲手炼制过不下十件二品帝器,你认为老夫有多大能耐呢?”

    诸葛仙儿轻笑一声说道:“原来如此,不过如此。”

    “……”江陌城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姑娘,你说什么?”

    诸葛仙儿说道:“真的很抱歉,晚辈对炼器之道一窍不通,所以之前我还以为准帝二品炼器大师很厉害呢,没想到前辈只会炼制二品帝器,而且只炼制过不下十件二品帝器。”

    “帝器这种东西,在我们玄道宗这里,其实是烂大街的货色。”

    这话一出,江陌城眼前一黑,差点直接一头栽下去!

    就连怜若水,此刻也对诸葛仙儿的印象有点改变了,觉得诸葛仙儿狂妄无边,无知无畏了。

    这叫什么话?

    帝器是什么东西?

    烂大街?

    就算是在传说级宗门当中,都没有人敢说这种话!

    完全是吹牛不上税嘛!

    “胡言乱语,胡说八道,胡搅蛮缠!你这种小辈,没资格跟我说话!”江陌城指着诸葛仙儿咆哮了起来:“你这不是侮辱我,你是在侮辱所有炼器大师!”

    “帝器烂大街?我老头子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狂妄的话!果然是无知者无畏……既然如此,那就让我老头子看看,你们玄道宗有几件帝器!?”

    江陌城这一次真的是气坏了,一张老脸都变得通红,胡子一跳一跳的,拐杖抬了起来,随时都想要揍人了。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让他生气的后辈!

    简直不知死活!

    然而这气恼没有延续多久……

    就在江陌城气得发狂的时候,诸葛仙儿轻轻一挥手。

    隐山寒和古玥几人,都冷着脸拿出了手中的帝器!

    而玄道宗其他那些山峰当中,一道道强横的气息,也是冲天而起。

    那是炎魔七将军等人,将手中神兵的气息催发了出来!

    二品帝器?

    这里每一道气息,都在三品四品以上!

    别人分不清楚,江陌城这种炼器大师怎么可能弄错?

    “……”江陌城张大着嘴吧,半响没有合上。

    就在这时!

    松多峰那边,沈沫然身穿紫煞天狐铠甲缓缓升空,圣器的气息毫不遮掩的释放而出。

    在她的周围,赤霞涌动,宝曦翩飞,明明只是玄武境初阶,却让人有一种绝世强者降临的感觉!

    “圣器……”江陌城彻底傻眼了。

    这下好了,刚刚还在说帝器呢,现在连圣器都出来了!

    而且,似乎还是品阶极高的圣器!

    诸葛仙儿静静的看着江陌城,眼神平静,古井不波。

    乱世来临,显露一下实力已经不算什么显摆,而应该是示威了。

    如今的玄道宗,已经有了炎魔之王等准帝武镜强者;

    还有着魔神殿朱雀府作为后台;

    只要不是元力碎片这种逆天之物,就算是沈沫然的圣器公布于众,也不可能有人敢打这里的主意!

    反而可能因为沈沫然身上这种圣器的显露,而震慑群魔!

    若不是江陌城咄咄逼人,以诸葛仙儿的脾性,本来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此时,江陌城的脸被打得啪啪响,就连他身后那两位准帝武镜强者,都是额头布满了黑线,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两名准帝武镜强者的神色当真是复杂到了极点……堂堂准帝武镜三重天强者,而且还因为跟炼器大师江陌城关系非常好,所以江陌城亲手为他们炼制了本命神兵。

    但是,他们引以为傲的本命神兵,竟然比不上玄道宗这些王武镜或者皇武境初阶的武者!

    这让人情何以堪啊?

    至于江枫,这厮一张脸都扭曲得不成样子了。

    炫耀手中神兵利器这种事情,以前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

    但是现在玄道宗的人做了,他却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种情况之下,江枫看到他太爷爷吃瘪,他也是无计可施,根本说不出来其他什么话反击了。

    除非拿出几件更高品阶的圣器,否则,江陌城这炼器大师的脸面,就丢了个干干净净了。

    偏偏这脸还是自己送上去让人打的,这让江陌城和江枫都有一种想吐血的冲动。

    怜若水深吸了一口气,赶紧过来打圆场:“仙儿妹妹,江大师说注销炼器师品阶的事情,不过是一时气话,当不得真的,你们也不要生气。”

    “我呢,这一次是代表着聚宝阁来与沈浪谈合作的,而江大师是因为听说沈浪在炼器之道上颇有成就,所以特意随我一起来,想要看看这位武道和炼器之道都精通的绝世天才。”

    “绝无恶意,绝无恶意……”

    诸葛仙儿微微一笑,一挥手,让所有人都将神兵收起。

    玄道宗之内那一道道恐怖的气息,顿时间都消失不见。

    这时候,玄道宗宗主苏文轩也出来打圆场说道:“仙儿,都是一场误会,几位前辈远道而来玄道宗作客,这样逗留在空中也不是办法,还是先请大家下去,我们摆下宴席好好招待诸位贵客吧?”

    如今沈浪不在玄道宗,玄道宗之内也没有准帝武镜强者,诸葛仙儿也不想逼迫得太紧,便借坡下驴说道:“全凭宗主做主。”

    紧张的气氛,终于是缓和了一点点。

    双方也都有所克制了。

    否则来作客的,和主人在家门口打起来,面子上谁都不好看。

    一行人立刻飞落了下来,落到了玄青峰大殿前方。

    而这时候的江枫,开始左顾右盼想要找玄道宗的事了。

    江枫的身上带着一种非常明显的骄傲与高贵,仿佛生来就高人一等,而玄道宗这些土包子压根就不值得他多看一眼。

    但是刚刚祖孙俩,被玄道宗这种小宗门的人将了一军,脸被抽得啪啪作响。

    不找回来这场子,以后怎么出去混啊?

    江枫阴险凶狠四下一扫……

    不扫则以,这一扫,江枫是又喜又气又怒!

    他看到了玄青峰大殿外的亭子里面,一男一女正自顾自的喝酒划拳!

    “吗了个蛋的啊……聚宝阁雪域的掌控者,加上我太爷爷这种级数的炼器大师到来,这群废物当中竟然有人敢无视我们,还在一旁猜拳玩闹?”

    “而且刚刚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惊动他们?”

    “这他吗的是完全无视我们的存在啊……玄道宗的这群废物,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江枫刚刚被气得够呛,憋了一肚子火,此刻一见这场景,心头怒火立刻发疯一般的往上攀升!

    而这时候,亭子里面的纳兰紫烟和沈剑锋正喝的开心呢。

    就在江枫心底狂叫,一张脸变得无比狰狞的时候……

    沈剑锋说话了:“紫嫣姐,还是别猜拳了吧,我灵石都快输光了……要不你去找骨一骨二他们玩玩?刚刚那位炼器大师闹的挺大呢,我也看看热闹去?”

    纳兰紫烟拿眼一瞪说道:“你少废话啊,这一把输了的话,你就把那块护身符拿出来给我瞧瞧!”

    “什么狗屁的炼器大师,吃饱了撑的还敢来招惹我们玄道宗,简直不知死活!”

    沈剑锋快哭了:“我就知道你是盯上了这玩意了……我不是说过了吗,那东西在我识海里面,我压根无法催动啊,似乎都跟我的灵魂绑定了。”

    “而且,深渊领主这种东西,就算是堂弟也不是说逮就能逮的嘛……你就饶了我吧,下次再喝行不行?”

    纳兰紫烟不依:“啧,一个不知所谓的糟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所谓的炼器大师,在那小混蛋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你要拿不出来,那你告诉我,给你东西的那老家伙在哪里?”

    沈剑锋一口酒差点喷了出去:“这我怎么知道呢?我就见过他一面,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那边江枫听到这里,终于爆发了……

    在堂堂准第二品炼器大师面前,竟然如此抬高沈浪?

    这意思是说他太爷爷也根本不如沈浪?

    还骂他太爷爷是“糟老头子”?

    玄道宗这群废物太狂妄了,太不知死活了!

    “放肆!”江枫手指哆嗦着,指着亭子里面的纳兰紫烟两人暴喝一声:“你们玄道宗,当真是狂妄无知到了极点!在我太爷爷来到的时候,竟然安排人在这里喝酒猜拳!”

    “你们好大的胆子!”

    “你们是故意在挑衅是么?”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