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032章 结个伴,一同前往如何?

第1032章 结个伴,一同前往如何?

 热门推荐:
第1032章 结个伴,一同前往如何?-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沈剑锋一只手提着田昊的领子,另一只手用力一握拳头。

    拳头爆出来一阵清脆响声,就像炒豆子似的。

    这让他觉得自己很高大很有种。

    直到那拳头怎么捏都不再响的时候,沈剑锋才又说道:“我想说的是……总有一天,我会跟我堂弟一样强大的!”

    说完,这家伙冷哼一声,丢下田昊转身就走。

    田昊眨了眨眼,很想问一句:“你想变得跟沈浪强大,这跟你和楚倾城装碧的事情有什么关系?这跟你打我有什么关系?这跟老子有什么关系?你就算变得强大,依然是个二货好吧?”

    不过这话他没有敢说出来,他怕问了之后沈剑锋又回来再揍他一顿。

    现在的沈剑锋修为越来越强大,别说田昊现在这副熊样,就算是伤势全好,也接不了他几招。

    田昊白挨了顿揍,只能认了。

    这时候,燕七屁颠屁颠跑了过来,拉长着脸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姿态说道:“唉,怎么说你才好呢?剑锋现在修为突飞猛进,最近心情也不大好,你招惹谁不好,去招惹他?”

    田昊差点被气哭了:“你吗了个蛋的,我什么时候去招惹过他?这不是被你陷害的吗?”

    燕七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没有陷害过你的啊?你上次不是说他是二货么,我只是在跟他讲道理摆事实……做人一定要诚实,这是我爷爷教我的,你爷爷没有教过你么?”

    “你爷爷太不像话了,回头我教教他去!”

    “……”田昊有种想死的感觉,外面都认为他跟燕七是一对有着过命交情的好朋友。

    但其实田昊是绝对不承认这一点的。

    宁跟明白人打一架,不跟煞--笔说句话,这是众师兄弟对燕七的评价,田昊深以为然。

    “你先把我背回去,我伤口被他打得都裂开了,我他吗的上辈子欠你的,一天没个正事尽给我招灾……总有一天我会死在你手上,吗的。”田昊骂骂咧咧让燕七将他背了起来。

    燕七背起了田昊,转过头来又冒出一句:“我得去教教你爷爷去,太不像话了。”

    “你爷爷的!赶紧走!”田昊怒吼道。

    ……

    悬崖边上,沈沫然缓缓走到楚倾城身边:“刚刚在自言自语什么呢?”

    楚倾城转过身来,定定的看着沈沫然,突然说道:“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我突然有所明悟……要珍惜当下。”

    “若晴天和日,就静赏闲云。若雨落敲窗,就且听风声。若流年有爱,就心随花开……沫然,我陪你去修炼吧?”

    沈沫然身上的忧郁瞬间化开,如花开灿烂:“嗯。”

    当沈沫然转过身去的时候,楚倾城眼中流露出来一丝哀伤,心中默默说道:“沫然,我的终点在地狱,但是在这个路上,你温暖过我的岁月,我答应你……还你一生一世。”

    而这个时候,玄道宗外,一辆造型普通,但是气息峥嵘的战车落到了山门前。

    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掀开了帘子,水家大小姐水轻舞,盈盈步下战车。

    她刚一下来,战车里面立刻涌出来了好几个人影。

    其中两人,赫然便是当年沈浪在塔云学院的死党,林枫和苏恨!

    在这两人身后的,是浪不群和邓剑尘两人。

    “玄道宗……这就是玄道宗了呢,不知道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帝都那一次,哼,还挺威风的嘛?”

    水轻舞幽幽说着,眼中满是期待。

    她却是不知道,沈浪刚刚离开玄道宗没有一会,两人……擦肩而过。

    ……

    黑色的巨鸟背上,沈浪站直得如同标枪一般。

    他没有催动护体罡气抵挡狂风,就这么任由这冷冽的狂风吹在脸上,刮面如刀。

    长发飞舞间,沈浪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他其实是很想对纳兰紫烟说一句,让纳兰紫烟跟着他一起走的。

    一个男人,只要不是冷血之人,不论多坚强,都是需要一个女人陪伴的。

    哪怕是有这女人在一旁倾听,这旅程,也不至于太过孤独和寂寞。

    沈浪是战帝,但沈浪也不是战帝。

    就像沈浪说的一样,以前的“他”是神,而自己只是个凡人。

    但是让纳兰紫烟一起去这话,最终没有说出来。

    纳兰紫烟知道他第二天就要离开,但并没有像以前一般找过来,说要跟他一起走。

    或许,她也有自己的安排吧……

    比如,留在玄道宗心无旁骛的修炼。

    就在这时……

    沈浪眉眼一抬!

    而端木正化作的巨鸟在空中发出刺耳的声音,来了个急刹车!

    “老板,你看!”

    大鸟的嘴里发出端木正那沙哑难听的声音。

    沈浪哪里需要他提醒,早就已经看清楚了前方虚空,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白衣人了……

    那是女扮男装的雪诗音!

    此时的雪诗音穿一身白袍,手中还像楚倾城那样拿着一把折扇,头发往后束起,彻彻底底就是一个洒脱不羁的英俊“男子”!

    她双目星闪,如梦如幻里透着三分调皮之意。

    那勾魂夺魄的魅力,恐怕是没有几个女子能够抵挡得住的!

    雪诗音手中的折扇轻轻一拍,笑着往前走了两步说道:“这位兄台可是要去蛮荒?”

    “在下也是去蛮荒,不若结个伴,一同前往如何?”

    沈浪静静的看着雪诗音。

    在他的眼中,雪诗音慢慢的又与雪叮当重合了……

    沈浪静静的看了一会,笑了起来,在虚空两步跨出就走到了雪诗音的身边,牵住了她的手。

    “走吧。”

    轻轻的两个字,胜过千言万语。

    端木正化作的巨鸟翅膀一扇,飞到了两人脚下,载着这两人飞向了蛮荒。

    你说你手中有斩愁的剑,为何不把情丝一刀两断?

    ……

    蛮荒,断魂山脉。

    断魂山脉离玄道宗已经有两万五千多里。

    虽然还只能算是西荒外围,但这山脉的凶险闻名天下,让人谈之色变。。

    整条断魂山脉,绵延数四万多里,全部被恐怖的瘴气所笼罩。

    没有王武镜的修为,基本上进去之后都是死路一条。

    就算是王武镜强者,其实也支撑不了太久。

    而其内妖兽长年累月生存在这瘴气当中,几乎都发生了变异,带有特别的毒性,而且凶猛异常,极其嗜血。

    断魂山脉,刀断刀,魂断魂。

    瘴气升空,连接九天之上的恐怖罡风,哪怕是能够腾云驾雾的王武镜强者,想要直接越过,也绝无可能。

    唯有老老实实从瘴气其中穿过。

    这瘴气腐蚀武者的灵力护罩,任何进入其中的武者,灵力的消耗都是非常之大。

    若是一个不慎迷了路,就很有可能活活被困死在其中!

    许多来蛮荒的王武镜强者,宁愿绕上几万里,也不大愿意穿过这里。

    此时残阳如血,映得千里浮云乱闪霞光,赤红一片。

    在这残阳之下,被惨兮兮的瘴气所笼罩的断魂山脉,越发的瘆人。

    但就是这样一个环境之下,一片林间空地中,一团篝火正缓缓的升腾着。

    在这篝火的周围,有着七人围成了一圈,正在篝火上烤肉。

    这几人也是艺高人胆大,周围甚至连临时防护阵法都没有布置出来,就这么一个个沐浴在这飘飘渺渺的瘴气当中。

    只见这几人都是身穿一种造型相似的银甲,那银甲之上,有着一张张符文流转,都释放出来了一道道颜色各异的护体神光,护住了他们全身。

    那瘴气一接触这护体神光,立刻便被排斥开来,完全无法接近,显得颇为神异。

    不仅如此,这几人丝毫不在乎这烤肉的香气,是否会引来强大妖兽,动作都是毫无顾忌。

    一群人就在这样一个地方,很是放松的一边烤肉一边喝酒,并不时的议论着。

    在这一片空地周围的一棵棵大树,都长得怪模怪样,树干曲里拐弯,朝着四面八方延展而去,仿佛是妖怪化成的一般,从上到下透着诡异。

    这些造型千奇百怪的巨树,枝叶遮天蔽日,罕有阳光能够透射进来。

    虽然是傍晚时分,但已经与晚上并无太大区别。

    丛林当中阴暗潮湿,瘴气袅袅蒸腾,明明在地表,却让人有一种仿佛是在深渊地底一般的感觉。

    “叶锋师兄,我们在这一代巡视了十三天了,还有两天,就可以回去换班了吧?”

    七人中看起来岁数最小的一个女子问了一声。

    这女子看相貌很是年轻,似乎才不过十**岁的样子,但是一身修为却是极为强横,竟然已经在王武镜五重天左右!

    而篝火旁的其余人,释放出来的气息更是浩浩荡荡,远远超过了这女子!

    难怪这一群人不怎么在乎这断魂山脉恶劣的环境了。

    除了他们身上穿着特制的铠甲之外,每一个人的修为都是极为强横!

    其中一男一女,更是已经到了皇武境的境界!

    而这样一队人马,竟然好像是作为巡逻兵的存在?

    那被称作叶锋师兄的青年男子微微一点头:“是啊,两天后我们就可以回去了,换申师兄他们那一队来了。”

    “白言,这段时间你的表现……可不大好啊?”

    “我们太清宗和如意佛宗一起镇守蛮荒这一处大地裂缝,这是救万民于水火的大事情,但你却百般不愿,提不起精神来。”

    之前说话的那女子白言似乎有点害怕这叶锋师兄,怯怯的说道:“我……我不是不愿意啊,但是凭什么其他人就可以在蛮荒的其他地方,只有我们和其他四队被安排在断魂山脉啊?”

    “在这种地方,每天好像生活在深渊当中,想洗个澡都找不到地方。而且,所有的妖兽都恶心得很……就今天我们就遇到了三波那种仿佛是鼻涕的软泥怪了,我一看到那些东西,就寒毛直竖……”

    “你!”叶锋见白言这般辩驳,更加不悦的说道:“作为一名武者,任何残酷的环境都应该能够生存!”

    “断魂山脉算什么?我们太清宗老祖,当年还曾经跟随传说级宗门的强者下过真正的黑暗深渊,并且呆足一年的时间呢!”

    “我们被派往大地裂缝外围的断魂山脉巡视,除了巡视之外,这也是一种历练!”

    “就在这十三天的时间里面,在场的人除了你之外,都有所突破!”

    “只有你的修为,毫无寸进!”

    叶锋越说越大声,吓得那白言再也不敢答话,躲到一名青年女子身后去了。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