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073章 不详的感觉

第1073章 不详的感觉

 热门推荐:
第1073章 不详的感觉-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当所有人都不说话的时候,白言哪壶不开提哪壶,顿时间把在场众人都给吓了一跳!

    便见欧阳碧浪铁青着脸,转了回来。£∝頂點小說,23

    他看着白言的样子,仿佛是要将白言活撕了一般!

    帝武镜强者岂是等闲?

    这欧阳碧浪只是心中不爽,也不见他如何作势,那如山岳一般的恐怖压力,便压得白言和附近的人汗如雨下,全身颤抖个不停!

    “师兄!”孙阳锋生怕他直接动手杀了白言,到时候被沈浪知道会很麻烦,赶紧拉住了欧阳碧浪。

    “这小姑娘说的也不错,既然这上面是三张阵图,那就先看看是什么样的阵图吧。”

    想到沈浪的恐怖,欧阳碧浪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怒气点点头说道:“也罢,那就看看这阵图吧……你们太清宗这么崇拜沈浪,那这三张阵图就给你们太清宗好了。”

    这话说起来好像是在施舍太清宗,但是施舍当中,却还带着威胁之意。

    摆明了对太清宗的人非常不满!

    太清宗一群人暗暗叫苦……

    暗金级势力,谁愿意被帝武镜强者惦记啊?

    而且现在太清宗的主力,还在这里镇守大地裂缝呢!

    这欧阳碧浪若是惦记着他们,下次遇到深渊恶魔冲击封印,或者魔道强者打永恒之树的主意,随便一句话,就把太清宗送上前线去送死,岂不冤枉?

    太清宗的人也有一种宰了白言的冲动了。

    什么时候多嘴不好,在这时候多嘴!

    之前得罪了沈浪,人家大度不跟你一般见识。

    但是欧阳碧浪没有沈浪那种气度啊!

    而且先前都已经被沈浪几句话噎得半死了,你去触这霉头,活得不耐烦了么?

    此时,欧阳碧浪已经抬起手来,要将其中一块玉简贴到额头上了……

    太清宗的人就好像在等待宣判死刑一样,心中别提多难受了;

    而如意佛宗的人,虽然都是佛门高僧,但却都是似笑非笑,面色古怪得很。

    沈浪当初封印紫楚国大地裂缝的事情,如意佛宗的人已经知道;

    沈浪在龙鳞神殿上随手破掉上古奇阵和封印,如意佛宗的人也知道!

    沈浪在阵法之道上的造诣,如意佛宗这些人最是清楚不过,此刻都准备看欧阳碧浪的笑话呢!

    那欧阳碧浪得意洋洋的将一枚玉简贴在了额头之上,正准备嘲笑两句呢……

    就在众人的目光当中,欧阳碧浪的笑容突然定格了。

    得意洋洋的笑容,就这么僵在了脸上。

    整个人都一动不动,保持着将玉简贴在额头上的姿态。

    一滴冷汗,从欧阳碧浪额头滴落了下来……

    好一会,欧阳碧浪的手刚了下来,在人群中找到了太清宗老祖风无翩。

    风无翩此时正胆战心惊呢,一看到欧阳碧浪看向了他,一张脸都跨了下来了……白言惹的祸啊,害惨了整个太清宗啊!

    你看,欧阳碧浪这老家伙果然想跟我们太清宗算账了!

    完了完了……

    风无翩脸上的冷汗也下来了。

    突然!

    欧阳碧浪轻轻一巴掌拍在了风无翩身上,客客气气的说道:“那个……无翩啊,你和你师尊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呢,我当年跟你师祖关系可是好的很呢,对吧?”

    “啊?哦!”风无翩愣住了,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

    欧阳碧浪这老怪物不是要找太清宗算账么,不应该是冷嘲热讽,甚至动点小手段镇压我们让我们出丑的么?

    怎么说话这么客气,而且还扯到我师尊师祖去了?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欧阳碧浪脸上堆起了笑容,从一个让太清宗的人吓得胆战心惊的老魔,变成了温厚慈祥的长者。

    他轻轻的拍打着风无翩的肩膀,就好像一个长者看到了好多年未见的老友后人,带着点感慨,带着点唏嘘,还带着点商量的语气说道“无翩啊,我们打个商量如何?”

    风无翩又开始抹汗:“什……什么商量?大人您有事情尽管吩咐就好了,风无翩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欧阳碧浪很满意风无翩的态度,脸上的笑变得更加灿烂了:“我刚刚不是说把这三张阵图给你们太清宗么?”

    “我的意思是说……要不这样,我拿出来三颗太玄丹,还有三部明心剑宗无上剑技,再加上十件四品以上皇器,跟你们交换这三张阵图如何?”

    “……”太清宗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画面转变得太快,快到太清宗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欧阳碧浪这厮不是想对付太清宗么?

    不是看不起沈浪那三张阵图,不屑于用这阵图,随手想要丢给太清宗么?

    竟然用这种语气,拿出来这么多宝贝,要与太清宗换这阵图?

    难道说那阵图……

    众人这一下都明白了!

    而一早就知道这种事情的如意佛宗一群和尚,则齐刷刷一起翻起了白眼。

    风无翩哆嗦着说道:“前辈不用跟我们换的,送给我们那句话毕竟是玩笑话嘛……”

    这风无翩也是老奸巨猾,那句话刚一说出口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又加上了一句:“直接再拓印一份就好了。”

    能让欧阳碧浪食言而肥,然后拿出来一大堆宝贝想赎回去,白痴都知道那三张阵图一定是惊天地泣鬼神了。

    风无翩提出了个最简单的法子,再拓印一份!

    欧阳碧浪摇摇头说道:“不行啊,我倒是想拓印,但是沈浪在上面加了禁制,不但无法拓印,而且阵图还是阶段性的显现……”

    “现在我神念看到的也只是一小部分,等布置阵法的时候使用掉这一小部分,其余的部分才会相继出现。”

    “要想得到这完整的阵法,唯有多位阵法大师一起动手,乘着布置的时候从头到尾研究一遍,才能凭借记忆记录下来组合起来。”

    “无翩啊,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欧阳碧浪嘴里又重复了这一句:“这些年我对你们太清宗也很是照顾,念在旧情上你也不能拒绝我的啊。”

    “我也不瞒你,这三张阵图乃是上古奇阵,是我连见都没有见过的,攻防一体的上古奇阵啊!”

    欧阳碧浪颤抖的声音,就连边上的孙阳锋也给吓住了。

    “你看,太玄丹还有功法,还有这些皇器,我都拿出来了。”欧阳碧浪知道打铁要趁热的道理。

    为了得到沈浪这阵图,这刚刚还不屑一顾的帝武镜强者,将“不要脸”演绎得淋漓尽致。

    在场所有人都石化了。

    ……

    当落魄谷这里闹哄哄的时候,沈浪已经与雪诗音朝着西荒深处而去了。

    西荒非常之大,大到许多人穷其一生都不能够探索百分之一。

    这里被大片大片的原始密林所覆盖,千年古木盘根错节,万年老藤缠叠缭绕。

    连绵起伏的大型山脉之中,无数的恐怖气息爆碾而出,危机四伏。

    沈浪嫌端木正的速度太慢,自己催动灵力带着雪诗音飞行。

    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往西荒深处推进了二十七万多里。

    到了这种位置,这恶劣的环境就彻彻底底的体现出来了。

    哪怕是雪诗音将准帝武镜五重天的气息外方,但依然下方不时的有强大的妖兽仰天咆哮,发出来威胁的声音。

    这些咆哮与怒啸的声音穿金裂石,撕裂云霄!

    而天空之上,也不断的开始出现一头头狰狞恐怖的大鸾,悍不畏死的扑向沈浪两人。

    这些上古大鸾双翅展开足有百米,双爪撕金裂玉,凶戾无边,摄人心魄。

    其中许多上古大鸾的力量,完全不输与人族皇武境中后期强者。

    但并未像普通妖族一般化形,灵智也并不是很高。

    不过这些个上古大鸾厉害是厉害了,想在沈浪面前逞威风还根本不够档次。

    刀光一起,血光绽现!

    不管袭击的大鸾多么强大,肉身多么坚固,无一例外的都是从中分开,一刀两半。

    也就在这大鸾身体被一分为二的瞬间,其凶煞妖晶已经被沈浪瞬间摄取。

    而当这妖禽跌落下来的时候,沈浪两人却早已经消失在了远处。

    沈浪两人所过之处,经常是鲜血横飞,羽毛乱飘,很有一种“鸡飞狗跳”的感觉。

    雪诗音就这么被沈浪牵着手迎风飞翔,听着沈浪哼着小曲,不时的发出来山涧清泉一般的笑声。

    这种以前做梦的时候才有的场景,让雪诗音感觉很满足,很惬意。

    若是可以,她希望时间就这么停止。

    两人牵手,直到永远……

    然而这种事情,也就是想一想了。

    叮当的事情,是雪诗音无法避开,也迈步过去的一道坎。

    怎样才能找回叮当,找回来之后又该如何面对,如何处理这中间乱麻一般的关系,这些事情不想则已,一想就让雪诗音感觉心情沉重。

    “但是,这就足够了呢……”

    雪诗音扭头看了一眼沈浪,眼中说不尽的情意,道不尽的爱恋。

    不过这一看,雪诗音却是微微一愣。

    刚刚哼着小曲的沈浪,此时表情异常的凝重。

    “怎么了?”雪诗音握着沈浪的手,紧了紧。

    沈浪谨慎的说道:“突然有一种非常不祥的感觉,这蛮荒充沛的生机当中,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死亡之气。”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