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07章 血族隐秘

第107章 血族隐秘

 热门推荐:
第107章 血族隐秘-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沈浪怎么也没有料到,在凤凰山脉竟然会出现玄武境强者,而且一出现就是三个。

    不免开始有点郁闷了。

    若是别人看到这一切的话,或许还会怀疑是不是用的飞行灵器。

    但是沈浪已经传承了战帝记忆,他的眼光那可是战帝的眼光!

    何况飞行灵器幻化的光翼不论何种颜色或者形状,都是非常透明薄弱,而玄武境强者灵力化翼所展现出来的翅膀虽然还是光翼,但是灵力异常凝练,有若实质。

    而且这三人气息强横目光深邃,或静如幽兰,或凌厉如剑芒,或沉稳如磐石,都有各自特别的气质。

    所以沈浪这一瞧,立刻感觉悲剧了……

    “这阵法虽然能躲过这三人的查探,但是并非防御阵法,若是他们怀疑这小妞藏在附近,然后使用大面积的攻击法术,恐怕……祈祷,吗的,只能祈祷他们出手不要太厉害了,靠!”

    就在沈浪眉头紧锁,脑海里面还在想着各种对策的时候,前方那三人中中间那人突然说道:“那血族少女翅膀已经被我废掉,根本无法飞行,这一路走来失血过多,不可能跑太远的,为何到了这里竟然就气息全无?难道有人敢插手我们皇龙宗的事情?”

    “皇龙宗的人?他们怎么跑这里来了……”沈浪若有所思。

    这时候便听到另一人说道:“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人敢管我们皇龙宗的事情……想要将她那血族独有的气息掩藏,除非她直接跳入水中。”

    最后那人摇头说道:“她若是想要藏在水中,在前面的时候一早就跳入凤河了,又何必拖到现在?我怀疑我们追踪气息的时候出了岔子,给追丢了。哼,我一早就说了,不要对那小妞太过仁慈,你们非不听!如今踪迹全无,如何是好?”

    中间那人叹了口气说道:“现在说这些又有何用?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活的血族,又不是要一具尸体,真要抬一具尸体回去,宗主非扒了我们的皮不可。”

    他沉默了一会,又道:“这样吧,我们三人在此分开,我往前,你们一左一右,呈扇形查探。哼,一个无法飞行的血族,而且修为不过是灵武境初期,难道还能从我们手掌心逃走不成?”

    “好!”

    其中两人翅膀一动,眨眼间没了人影。

    中间那人却往沈浪两人呆过的那石洞落了下来。

    “这附近有凌乱足迹,还有血腥味,看样子不久前曾经来过这里了……”

    此人须发皆白,鹤发童颜,穿着一身灰袍,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感,眼睛扫视间,满是威严。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这老者突然笑道:“我是故意支开两位师弟的,因为想单独跟你说几句话,你在寻找血祖陵,我们也在寻找,以血族现在的能力,即便是找到了血祖陵,也根本无法打开,我们希望你能跟我们有一个好的合作,互惠互利,合作共赢。”

    隐匿阵法中的银发少女吃了一惊,刚想要站起身来,却被沈浪一个爆栗子打了回去。

    “笨蛋,他在诈你!”沈浪神念传音道。

    “好痛……”银发少女嘟着小嘴,摸着额头。

    沈浪瞪了她一眼,暗道:“这童颜巨。乳不知道到底是以前从未走出血族领地,涉世未深?还是说是真的有点傻不愣登?以她的脑袋和修为,能在三个玄武境强者手中逃脱,还真是老天无眼啊……”

    且说外面那老者说完这话之后,目光闪动,静默了一会,突然之间大手一挥!

    一股狂风顿时席卷了那山洞,无数山石哗啦啦滚落而下。

    随后他的衣袍无风自动,一圈肉眼可见的波纹向着四周荡漾开来。

    附近的草木皆是仿佛被风吹过一般,向外摇摆开来。

    然而即便是这样,山林里面仍然是没有一丁点的动静。

    “奇怪了,难道那少女只在此地逗留了一会?”

    那老者皱着眉喃喃自语道,随后他踌躇了一会,身后翅膀一展飞上了空中失去了踪影。

    “啊,终于走了,吓死我了!”银发少女紧张得拍了拍胸脯说道。

    此时她穿着沈浪那宽松的袍子,胸口露出了一大片雪白,来回晃动,看得沈浪直喊阿弥陀佛。

    “公子,我们可以出去了吗?”

    银发少女见沈浪翻白眼,便怯怯的问道。

    沈浪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不想被抓的话……不想死的话,乖乖的坐在那里等待!”

    “可是好无聊哦……”银发少女嘟囔了一句。

    沈浪差点暴走,这是什么人啊,性命攸关之下还在想这种事情!

    无聊难受一点,还是被人抓去解剖难受一点啊?

    你是无聊了,老子不比你更无聊吗,本来好好的在修炼,想要将九仙灵芝炼成丹药,你突然半道杀出!

    这次能逃掉也就罢了,要是逃不掉,老子跟你一起倒霉!

    “罢了,算我倒霉,我也不多说了,有没有灵石?丹药?灵器?拿出来,当作我救你的报酬吧,我总不能白干啊……”沈浪板着脸把手伸了出去。

    向这样一个美女要报酬的事情,能做的出来的真不多,不过沈浪刚好就是一个。

    谁知道他不说则以,一说这话,那银发少女就扭扭妮妮起来,老半天才说道:“公子,我们血族很穷呢……”

    “能有多穷?”沈浪冷笑道。

    “就是……就是穷到……公子手上的须弥戒我这都是第二次见到,第一次是在族中长老那看到过一次,第二次就是公子这里了……”

    “……”

    沈浪无语了,敢情英雄救美都是赔本生意啊。

    银发少女似乎没看到沈浪颓丧的模样,靠近了他一点说道:“公子,我们还不能出去吗?我肚子饿了呢……”

    “忍着!”沈浪没好气的说道:“那老鬼铁定还在外面,你想出去送死啊?”

    “不会吧?”

    银发少女吓了一跳,全身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将那袍子裹紧了一点,好像谁想脱她衣服似的。

    不过话说回来,她长得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看到就想脱光她的人恐怕一抓一大片。

    银发少女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外边,似乎在等待着那老者再一次的出现。

    沈浪的思绪却立刻活跃了起来。

    作为战神殿之主的战帝,对血族了解得太多太多了。

    其实何止是血族,整个大陆的种族几乎也没有他不知道不清楚的事情。

    在外界人的眼中,血族如今只剩下了空空的一个架子,唯一让人惊惧的,也就是远古时期的传说了。

    现在几乎没有谁会去关注这已经没落的荒古种族。

    但是沈浪却是知道,传承已久的战神殿,还有妖族万妖府,魂族千魂殿等等,都从远古时期就不断的派出绝世强者在查找血祖的下落。

    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血祖在当年轰动整个大陆的一战中陨落了!

    种种迹象表明,血祖那老不死的,还活在世上!

    只要这邪道之祖还活着,整个人间界的万族强者,就绝对会提心吊胆啊……

    至于传说中血祖的陵墓更是在数千年前就已经被战神殿查到踪迹,只是一直未有太大进展而已。

    三百多年前,大陆上有一个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天地异变,九星连珠,人间界将会大乱,血祖陵将会现世。

    血祖陵现世之时,便是九星连珠完成之时。

    届时天地之间至阴之气大盛,阳气衰歇,邪魔作祟,整个星辰大陆都会大乱,杀戮不断,战争不停。

    不过什么狗屁的九星连珠,现在从来没有谁见过,所以星辰大陆的人根本没有将这个当一回事。

    反而大部分人和宗派都盯住了“血祖陵”!

    血祖是谁啊,那是创造了血族的始祖,一身修为惊天动地,在远古时期,是被当作邪神的存在。

    传说中,埋葬血祖的地方,隐藏着血族强大的秘密,更有着无数震惊世界的强大异宝,得一可开宗立派,得二可成一方霸主。

    贪欲让人忘记了血祖的强大和邪恶,只让他们记住了血祖陵中可能存在的莫须有的宝物。

    所以那传言流传开来之后,整个大陆都沸腾了。

    无数个种族和宗派,都开始不断的打听血祖陵的事情。

    只不过直到十年前战帝陨落之时,强大如战神殿,乃至统领妖族的万妖府,都还没有确定血祖陵的位置,更不用说那些个大大小小的宗派了。

    想到这里,沈浪转身问道:“传说中,血祖陵是在不断的移动之中,根本没有人知道其具体位置,皇龙宗的追杀你,难道说你知道血祖陵的事情?”

    银发少女扑闪着两只大眼睛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是跟随叔父来到西荒雪域的。”

    “是么?”沈浪淡淡一笑,也没有多问。

    皇龙宗好歹也是个灵铜级势力,紫楚国三大灵铜级势力之首,总不至于为了寻找血祖陵见到一个血族就死命的追吧?

    难不成他们会认为抓一个血族就能知道血祖陵的下落了?

    这银发少女眼神躲躲闪闪,压根是没有说实话。

    不过这也怪不得她,这等关系身家性命和种族存亡的事情,要是随便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说了出来,那反而不对劲了。

    另一方面,沈浪也有自知之明,就算战帝真与他融为了一体,那又如何呢?

    战帝毕竟已经陨落,战神殿的事情也与他沈浪无关了。

    人间界的大事自然会有战神殿的强者去做,他沈浪现在不过是区区一个连灵武境都还没有到的小菜鸟而已。

    真要看到了血祖陵,那应该是有多远跑多远的。

    因为根本连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在各大势力的强者的眼中,他沈浪根本不过是蝼蚁一般角色,再深究此事并无益处。

    不过他不问了,那银发少女反而有点局促不安起来了。

    “公子,不是我故意骗你,我是不想让厄运降临到你身上而已,我是一个不祥之人……”银发少女说完,紧闭双唇,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不祥之人?原来你是血族圣女?”沈浪若有所思道。

    “啊!”银发少女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直接就跳了起来:“你、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