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084章 把我的灵魂拿去

第1084章 把我的灵魂拿去

 热门推荐:
第1084章 把我的灵魂拿去-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月清浅站起身来,走到了窗前,叹了口气喃喃说道:“刚刚妖犀提议杀掉他的时候,为什么我心里会咯噔一下?”

    “我专注刀道千万年,杀伐决断,斩断七情六欲,面对这么一个与我没有任何干系的人,却会犹豫了起来?”

    “这样一个人,若是成长起来,必成大患,为什么我竟然会犹豫?会为了杀他而不安?”

    “当我答应说杀他的时候,为什么我却感觉不到自己身上有一丝的杀意?就好像……我在敷衍他们似的?”

    “刚刚血族米洛斯和欧克斯要杀他的时候,我根本不是因为他从血皇手下救了我们,而是惊慌之下下意识出手的!”

    “说因为他救了我才出手,根本就是一个借口!”

    月清浅越想脑袋越乱,握着窗沿的手微一用力,砰然一声,窗沿直接被她捏成了灰烬。

    也就在这个时候。

    在她的脑海里面,一身黑衣手提长刀的沈浪,与一袭白袍风姿绝世的战帝,突然之间,就这么重合在了一起……

    “不可能!”

    月清浅被脑海里面冒出来的这么个画面,吓了一大跳!

    这种事情毫无来由,莫名其妙!

    而且这两人,完全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两人!

    “不可能的,那个混蛋大战魔神殿的时候选择的是自爆,利用自爆的力量将战神殿送入了时空裂缝,这根本就是魂飞魄散了……就算是灵魂印记还在,没有百十万年又怎么可能回得来?”

    “就算他回来了,又与我何干!”

    “我在他眼里,算得了什么?”

    月清浅想到这里,一股无名火又冒了出来。

    每一次想到战帝,心绪就会大乱,乱成一团。

    又气又怒又忧伤……

    “战帝乃是战神殿之主,而这小子却是魔神殿的人,并且与魔神殿大小姐雪叮当是情侣的关系,和朱雀府蓝梦灵也有说不清楚的关系……这样两个人,是不可能放到一块的。”

    “但是为什么……我修炼这么多年,心智坚若铁石,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情可以撼动,为什么除了战帝之外,又出现了这么一个明明非常陌生的小子,让我心绪大乱?”

    月清浅的心绪变得混乱不堪,多年修炼铸造的稳固心境,竟然开始有心魔入侵的感觉了!

    到了这等级数,最可怕的已经不是天劫,而是心魔入侵。

    一旦沦陷,万劫不复!

    很多强者就是因为千年万年修为难以寸进,心里不平衡,难受,最后被心魔入侵。

    他们没有被更强大的敌人击倒,最后被心魔入侵后,非疯即狂,毁在了自己的手上……

    “呼!”

    身形一晃,月清浅盘腿坐在了榻上,然后闭上了双眼。

    “他既然已经来到这里,那就绝对跑不了,必须要找个机会,将他擒住!”

    “我倒要看看,他凭什么能够搅动我的心绪!”

    “我也要弄个清楚,他是不是真与战帝有什么关系?”

    “可恶的战帝,死都不死得干脆点!”

    “这该死的混蛋,直到死,我都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第一次见面问他叫什么名字,他竟然告诉我,他叫战帝!他一定会成为战帝……不,为什么停不下来?不能再想这些事情了!”

    月清浅凝神守一,手指捏了几个印诀,强行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

    偌大一个山谷,被摧残得完全不成样子了。

    这里,是羽晨风和血族亲王大战的山谷。

    山谷终于归复平静,但是崩塌的山谷,已经彻底成为了废墟。

    羽晨风化作的苍天大树,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态,扎根于这废墟当中。

    大树底下,羽晨风半躺在一位修罗族的修雅怀里。

    除了羽晨风还在笑外,所有的人都在哭。

    无声的哭。

    每一个人都死命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声音,生怕惊动羽晨风。

    破空之声突然传来……

    背着不死天刀的沈浪,浑身鲜血淋漓,如同血人一般,从空中踏步而下。

    “什么人!”

    “滚!”

    一位石人族强者和一位翼族强者同时出手,从沈浪左右两侧狂攻而至!

    人们对于血族深恶痛绝,一看到血人一般的沈浪,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血族强者。

    那石人族强者拳头被闪烁着灵光的岩石包裹,大如簸箕,虽然修为被封印,但是一拳轰出依然有着摧山破岳的威势;

    而那翼族强者,两只翅膀完全化作了两把无坚不摧的利刃,在空中留下两条真空轨迹,朝着沈浪脖颈绞杀而来!

    “噗,噗!”

    两声轻响,石人族强者和翼族强者的攻击,轰在了沈浪跟前。

    这两位强者修为被禁锢,实力不足全盛时期万一。

    何况他们面对的,是沈浪。

    沈浪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在他的周身,却仿佛有着一层看不见的护盾,将这两人的攻击挡了下来。

    两人的攻击,轰在这护盾之上,如泥牛入海,没有了消息。

    其余众强者大惊,气息暴涨之下,就准备同时出手!

    这时候,羽晨风的一句话,让得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你来了……”羽晨风笑得更加开心了,仿佛是在等一个远方的客人,终于等到了。

    “我来了。”沈浪缓缓走近,蹲了下来。

    “你来了,我却要走了。”羽晨风想要抬起手来,想要与沈浪我杀,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沈浪眉头紧锁:“我会想办法救你。”

    羽晨风笑着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行了,羽晨风,其实已经死了。两名血族帝武镜强者……我杀了他们,但是我的魂魄也被震成了碎片。为了等你,我用秘法收拢了灵魂,支撑到了现在。”

    “晨风……”沈浪双目通红,再也说不出来话。

    羽晨风依然在笑:“昨天我又梦到了你,梦到你已经来到蛮荒了,所以我坚持了下来。”

    “把的灵魂拿去,把我的力量拿去。我的记忆中,有我这一生当中对自然大道的所有领悟,而我的力量,也还未消散。”

    “除了我自己外,我还为你准备了两个帝武镜的血族亲王,你看……”

    羽晨风抬起了头来,看着上方的树冠。

    树冠上,两个血族亲王已经死去,但是被这大树的枝桠完全包裹成了圆球。

    他们的力量,在这大树的影响之下,并未消散。

    圆球之上,血气流转,骇人之极。

    羽晨风又说道:“我在梦中看到过,你可以吸取别人的力量……”

    “你现在已经很强大,但是还远远不够。”

    “刚刚那一场风暴,多方强者交战,就是为了你么……很好,真的很好,在这样一场风暴当中,若是换做我,我是活不下来的。”

    “我亲爱的兄弟,拿走我的灵魂和力量,替我活下去吧。”

    沈浪紧咬牙关:“你不需要这么做的……”

    羽晨风洒脱的笑了笑说道:“不要伤心,我是永恒之树的孩子,只要永恒之树还在,我们的灵魂印记还在,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

    “只要灵魂印记在,很多年后,羽晨风就会回来。”

    “我知道,对于你们人族来说,除非修为突破到帝武镜巅峰这种境界的至强者,其他人是无法保留灵魂印记的。”

    “我们羽木族很弱,但是我们每一个人在出生之后,就有了自己的灵魂印记,都保存完好……或许这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礼物吧。”

    “不要为我伤心,死亡对于我们羽木族来说,只是经历一次轮回。”

    “我看不到后面的事情了,也什么都做不了了。你代替我走下去,代替我做这些事情吧。”

    沈浪感觉难受之极:“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这是何苦!”

    “时间,你我都已经没有时间了。”羽晨风有点吃力的说道:“带给这个世界的威胁,并不仅仅是血族,当年永恒之树将根须向着地下生长而去,朝着整个世界蔓延而去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一点。”

    “盘古神族没有将真相告诉我们,但是永恒之树发现了,我也发现了。这个世界真正的敌人,并不是血祖,而是比血祖更为可怕的东西。”

    “血祖顶多就是威胁我们这一个人间界,但是终极恐惧,却是可能毁灭亿万个人间界。”

    “我们,都没有时间了。”

    “再给我五千年,我会强大到有足够的自信来应对这一切。但是不可能有这五千年了……甚至五十年都不可能有。”

    “其实,我真的很想,再活五千年啊……”

    “沈浪,替我活下去吧,我经常在梦里梦见你,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你是人族,但我一直感觉你就是我羽木族的兄弟。每一次梦到你,我的痛苦和烦恼就会变少,我就会很开心……”

    “我在梦里看到了很多可能,这种可能就像是永恒之树的根须,向着四面八方生长而去……有一个方向,是正确的,那个方向,有你的身影。”

    周围,都是压抑的哭声。

    沈浪握住了羽晨风的手。

    他知道羽晨风说的是对的。

    羽晨风的灵魂,已经完全破碎了。

    或者说,现在与沈浪说话的,其实并不是羽晨风的灵魂,而只是他留在这人世间的最后一缕魂念。

    羽晨风真正的灵魂,是后面这一棵大树。

    一棵随时可能要崩碎的大树……

    这一棵大树看似完整,但就像是羽晨风说的一样,他的灵魂,是用秘法收拢了起来。

    就好像,是短时间内将碎片缝在了一块。

    无法持久,也无法再合为一体。

    连灵魂都已经彻底溃散的话,就算是生命灵液,也救不回羽晨风的命了……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