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125章 入血池,净化

第1125章 入血池,净化

 热门推荐:
第1125章 入血池,净化-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当沈浪还在感受“苦痛之源”释放的气息的时候,一个稍稍有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冷不丁看到站在血池边上的这一个女子,沈浪顿时便是吃了一惊!

    南宫剑秋!

    暗影楼大小姐南宫剑秋!

    当初第一次遇到南宫剑秋的时候,是沈浪去哀伤沼泽采集七星海棠的时候。

    那时候南宫剑秋和暗影楼的人,正被无数鳄鱼围攻,陷入了绝境;

    第二次遇到南宫剑秋的时候,南宫剑秋和叶绝心等人被魔道困在了地底;

    没想到这第三次遇到她,她竟然就在血池旁边!

    这位大小姐也是多灾多难,什么事情都能遇上。

    你说暗影楼是搞暗杀的,遇到危险那很正常。

    但是月光林地深藏在蛮荒当中,离紫楚国都数十万里远,而血族对付永恒之树的事情,就连很多传说级宗门都是在沈浪发出讯息之后才知晓……

    怎么连这种事情,她都能摊上?

    以她玄武境的这种修为,跑到这种地方来,这是吃饱了撑的还是吃错药了?

    沈浪心里连连苦笑,跟在那两个血族身后,走出了通道。

    此时,南宫剑秋和暗影楼的三人站在血池边上,一个个都是神色木然。

    他们身上衣裳破碎,全身都是伤痕,头发乱糟糟跟鸡窝似的,身上同样挂满了锁链,其中手腕上的锁链直接嵌入了皮肉当中,触目惊心。

    看样子,这一段时间他们的日子很不好受。

    “你,站到那边上去!”

    后面一名血族推了一把沈浪。

    沈浪踉踉跄跄走了过去,站到了南宫剑秋身旁。

    此刻站在血池边上的,足有三十人之多,各族人都有。

    而在他们的后面,一尊尊血族强者气息澎湃,交错叠加,形成了一股无上威压笼罩了整个区域。

    让人完全生不出了一种反抗的感觉。

    南宫剑秋木然的看着下方的血池,对于边上又多了个异族,并没有如何注意。

    虽然同是天涯沦落人,但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命运再也无法改变。

    大家都是同一个下场,不管是一起,还是分先后,已经没有什么区别。

    恐怖也好,绝望也罢,或许跳下血池再出来之后,自己已经不是自己,所有的一切也都会忘记了吧……

    南宫剑秋定定的看着下方的血池,双目暗淡无光。

    再也不复当年大小姐英姿焕发的模样了。

    下方的血池,不过五十丈方圆。

    但是无数的霹雳,正疯狂的震响着,一道道的银蛇游走其上,一丝丝凶杀与不祥的气息,向外释放,让人窒息。

    古怪的却是,如此邪恶的血池,却偏偏让人感觉到有着大道神通,蕴含其中!

    其无上天威,压迫天地!

    一会让人感觉像是张开血盆大口太古凶兽,要将人吞噬进去;

    一会却又让人感觉像是神灵张开了双手,在迎接信奉他的众生到来;

    一会让人恐惧得全身颤抖,感觉虽生犹死;

    一会却又让人感觉想要下跪膜拜,永世皈依……

    黑暗与光明,就这般交织在一起。

    给人一种诡异的矛盾之感。

    周围有着许多帝武镜中期的血族强者坐镇,沈浪紧守心神,不敢有丝毫动作。

    只能催动天地之势朝着那血池探了下去。

    然而哪怕是连帝武镜强者都难以琢磨的天地之势,到了那血池表面,却再也无法寸进!

    这血池之内仿佛另成空间,其上的规则之意阻挡了沈浪天地之势的前行……

    “连天地之势都被这规则之意所阻隔,那么神念就更加无法难以进入其中了,如此说来,倒是可以做点小动作了。”

    沈浪收回了天地之势,双目空洞,静静等待。

    过了足足半个小时之后,下方的血池突然如同大海掀起了风暴,疯狂涌动了起来!

    三十余人就这么从血池之内凭空冒了出来,全身不沾一点水,腾空而起。

    “把他们带下去吧,下一批。”

    封闭的空间内,响起了一个威严无比,至高无上,如同君主帝王俯视蝼蚁般的声音。

    便见一队气息巍峨庞大的血族踏空而出,带着刚刚冒出来的那一群人往出口离去。

    “下去吧!”

    后面一群血族上前,将沈浪和南宫剑秋等人直接推了下去。

    这一刻,沈浪微微一偏头,正好看见了南宫剑秋眼角一滴泪水流下……

    随后,扑通的声音接连响起,沈浪已经落入血池,直往池底摔落了下去。

    往下沉了百余米,最后才固定了下来。

    一进入这血池,沈浪立刻就感受到了这血池的古怪。

    这所谓的血池中的血水,根本就不是水。

    而是凝聚成了实质的能量。

    是凝聚成了液态,蕴含着规则的至纯血能!

    沉浸在这血池当中,人还可以正常呼吸,也能看清楚附近两三米的区域。

    但是一落到血池当中,肉眼可见的一条条血丝立刻将人团团束缚,几乎包成粽子的模样。

    除了这肉眼可见的血丝,沈浪通过天书的感应,还知道,这血能当中的一丝丝规则之意正在侵入自己的身体。

    那血能当中的规则之意,就如同是当初沈浪用破妄银眸所观察到的一样,侵入人或者亡灵的身体之后,立刻如同附骨之疽一般攀附在灵魂和灵力之上。

    任你修为超绝,神通广大,遭遇到这种带着规则之意的能量,都只能饮恨当场!

    然而沈浪并不在乎。

    他的灵魂在封天鼎的光芒笼罩当中,就如同处于另外一个时空一般,根本不受任何影响。

    至于混沌神体,想要被侵蚀,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血能一侵入沈浪身体,太极图立刻运转起来,长鲸吸水一般的将那些带着规则之意的血能吞噬而进!

    沈浪看了一眼前方的南宫剑秋,又将目光投向了下方。

    他身上的天书虽然无法吸收另一种天书上的规则之意,但是却是感应得清清楚楚……那所谓的“苦痛之源”,就在脚下不远处!

    然而往下看去,只能看到一片混沌。

    而神念,在这血池当中也是完全受到了限制。

    以沈浪如今神念的强度,竟然只能释放出去不到一米的距离,然后就如同遇到了一堵看不到的墙壁,被反弹了回来!

    “原来如此!”

    沈浪大喜过望:“果然是苦痛之源上的规则干扰了空间,让得这血池自成一片空间。”

    “从血池当中无法感受到外面的一切,从外面自然也就无法感受到血池当中的一切了。”

    “虽然这次不能将苦痛之源直接带走,不过……”

    “血族实在太好客了,小爷前几天才屠了你们罗刹城,今天就送上如此大礼,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沈浪猛崔太极图,将侵入身体中那些蕴含着规则之意的血能,吸收殆尽。

    这些血能被吸收,沈浪虽然还是被外面的血丝缠得紧紧的,但却已经能够动弹了。

    沈浪就这样,如同章鱼一般,往南宫剑秋那边移动了过去。

    “……”

    南宫剑秋原本木然而绝望的眼睛,立刻一动。

    那羽木族的亡灵,之前双目明明空洞,与其他亡灵并无区别。

    怎么现在变了一副模样,而且竟然挣脱了束缚,往自己这边靠近了过来?

    这怎么可能!

    南宫剑秋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但是立刻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弹!

    “你想干什么?滚!滚一边去!”

    南宫剑秋说不出来话,只能死命的瞪大着眼睛,用神念传达这种意念。

    原本心中空荡荡,只余下了绝望的南宫剑秋,看到沈浪章鱼一样的靠近自己,心底萌发出来了恐惧简直难以言喻!

    这真的怪不了她,换做其他任何人都一样。

    哪怕到了这种地步,马上就要“死”去,但是看到了陌生而无法理解的事物,人的心底还是会萌发出来恐惧的。

    尤其是此时南宫剑秋一动也无法动弹!

    沈浪一边吸收血能一边靠近南宫剑秋,不一会就贴近了南宫剑秋。

    两人你瞪我我瞪你,像斗鸡似的……

    “大小姐,好久不见。”沈浪的神念凝聚成丝,传了一道弱弱的声音过去。

    他本来想开个玩笑,吓一吓南宫剑秋,但是想到还要查看苦痛之源,只好作罢。

    “你……你是谁?你认识我?”南宫剑秋一愣,在沈浪脸上来回扫视了一番,确认自己根本不认识有这样的羽木族人。

    沈浪嘴角一翘笑道:“大小姐贵人多忘事,天阙城一别,才不过两年多的时间,这么快你就忘记了么?”

    “我这帅气的面容,难道就没有在你的梦里出现过么?”

    “出现你个大头鬼!你到底是谁?本小姐既不认识羽木族的人,也不认识亡灵!想让我梦到你,下辈子再说!”南宫剑秋冷冷说道。

    “做杀手的,真的就没一点幽默感么?”沈浪苦笑一声说道:“不开玩笑了,大小姐,是我……沈浪。”

    “沈浪……哪个沈浪?”南宫剑秋愣了一愣。

    沈浪白眼一翻说道:“大小姐这话真打击我自尊心啊,想当初在哀伤沼泽‘讹’了你三朵暗影妖花,你还想着宰了我呢,想不到时过境迁你竟然连我名字都忘记了,真让人伤心啊。”

    南宫剑秋呆了一呆,旋即双目瞪得滚圆:“沈浪!”

    “正是区区在下。”沈浪微微一颔首。

    “沈浪,是你?真的是你!”南宫剑秋眼中泪水狂涌。

    人说“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是所谓的人生四大喜事。

    但是这种喜事,与南宫剑秋在如此绝境当中看到沈浪相比,那简直是天壤之别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血池特意,让南宫剑秋说不出话来,而且也无法动弹……

    恐怕她现在已经一蹦三尺高,叫得全天下都知道了。

    沈浪笑嘻嘻的看着南宫剑秋,以为后者会说出来一句求救的话。

    没想到南宫剑秋泪水一流,嘴里冷不丁冒出来这么一句:“沈浪你现在是活的还是死的……”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