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205章 先灭血族,再除万妖府!

第1205章 先灭血族,再除万妖府!

 热门推荐:
第1205章 先灭血族,再除万妖府!-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风婆婆这一句话简简单单,却是霸气十足!

    这一句话只向外表达了一个意思……

    没有打到你血族大本营去,那是懒得管你们这些烂事。⊙頂頂點小說,23

    敢跑到这里来撒野,来一个,弄死一个!

    就算是这帝武镜九重天巅峰强者,也就是一个死字!

    “杀的好!”

    魔神殿的人立刻齐声高呼了起来。

    之前被血族和万妖府整的半死不活那一股怨气,终于是得以发-泄了。

    万妖府那边,金翅大鹏王长身而起。

    她的脸上,分明挂着一滴冷汗……

    “鬼尊大人,这老太婆修为到底达到了何等地步?血族帝武镜九重天强者竟然连一丝反抗都没有,便被其轰得神魂俱灭了?”

    大殿里面的万妖府和千魂殿强者,一个个也是面露惊恐之色,紧紧盯着虚空中的一团鬼雾。

    那被风婆婆一拐杖戳死的家伙,众人都未见过,但绝对是不弱于米洛斯和欧克斯两大巨头的强者!

    如此一位血族强者,偷偷摸摸摸到翠霞山去看沈浪进阶,顷刻之间就被风婆婆给弄死了,死得那叫一个干脆……

    这不动声色的老太婆,也太可怕了!

    那鬼雾当中立刻传出来夜幽冥的怪笑声:“这老太婆确实是深藏不露,之前我捏碎劫云的时候被他拍了一巴掌,结果也是心神震动,差点吐血呢。”

    “否则哪里会那么容易就离开的?”

    在场众强者大吃一惊:“什么?”

    夜幽冥又道:“我若估计不错的话,她应该是刚刚进阶大帝武境二重天不久。”

    “而我是刚刚进阶大帝武境一重天,差距……不可以道里计啊。”

    向来不怎么服人的鬼尊夜幽冥,竟然承认自己的远远落后于风婆婆,在场一众强者脸色又是一变!

    夜幽冥有点不甘心的又说道:“想当年,我与她的修为不过伯仲之间,没想到在我在郁木洞福地中得到了幽冥地火,潜心修炼万载,最终冲破到大帝武境的时候,她竟然已经是大帝武境二重天……”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尤其是这老太婆在空间规则的领悟方面,得到了朱雀一族的帮助,大帝之下,恐难有敌手了。”

    “若不是因为她顾忌着沈浪的安危,我们恐怕也没那么容易离开的。”

    “你们之前没去招惹她,是非常明智的。”

    万妖府和千魂殿等一群强者,一个个都是冷汗直流。

    若不是金翅大鹏王月清浅阻止这些人,他们恐怕早就对沈浪出手了。

    在这些人想对沈浪出手的时候,他们都是认为月清浅能够牵制住这老太婆的。

    现在想想看,这一厢情愿的想法还真够让人后怕的!

    金翅大鹏王月清浅又坐了下来,幽幽说道:“鬼尊大人之前吃过那小子的亏?”

    这有点像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不过夜幽冥了解月清浅的性子,倒也没有怎么在意,呵呵一笑说道:“这小子可不简单呐,你们也看到了,就这样还整不死他,这气运和力量和不是一般的强。”

    “此人不但心狠手辣,胆大包天,而且做事果断,冷酷无情。偏又胆色过人,心思缜密,狡猾如狐……”

    “你们都听好了,以后不要轻易去招惹此人!”

    “这……”在场众强者面面相觑。

    夜幽冥对沈浪的评价,已经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了。

    这个时候就说不去招惹此人了,那让这小子再发展一段时间,岂不是看到他就得转身跑路了?

    而且这小子就在几天前,还是准帝武镜的修为。

    而在场众强者,哪一个不是修炼了几千甚至上万年?

    不比较则以,一比较,一群老家伙都有种想吐血的感觉。

    夜幽冥也是用心良苦,生怕这些家伙去找沈浪的事,所以先打了个预防针。

    这时,月清浅又问道:“被那老太婆轰杀的血族强者,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就连我之前,都是一无所觉,血族的力量隐藏得够深啊。”

    鬼尊夜幽冥淡淡说道:“瘟疫之地西南面一百五十万-里处,隐藏着一大批血族,被风灵轰杀的那厮,正是来自那边。”

    “魔神殿有援兵赶到,万妖府和千魂殿这边也有援兵赶到,血族,自然也有更强大的力量到来。”

    “只不过,那一批血族驻扎在瘟疫之地外面一动不动……看样子血族内部勾心斗角严重,他们是想看着米洛斯和欧克斯倒霉,最后再出来收拾烂摊子吧。”

    一位千魂殿强者走了出来,恭恭敬敬说道:“那么,鬼尊大人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如何应付魔神殿和血族呢?”

    夜幽冥冷冷瞧了一眼那千魂殿强者,轻哼一声说道:“应付魔神殿?为什么要应付魔神殿?”

    众人都是愣了一愣。

    魔神殿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么?

    之前在罗刹城不是将魔神殿打得差点全军覆没了么?

    你不是还跑去整了沈浪一通,差点把人家害的魂飞魄散了么?

    不想法子应付魔神殿,难道让他们打上门来,火烧眉毛了,再去想办法应对啊?

    鬼尊夜幽冥冷哼一声说道:“魔神殿,是一定要打的,但绝对不是在瘟疫之地。”

    “你们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不就是为了驱逐血族,保护好永恒之树么?”

    “从这一点上来说,魔神殿与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若是被血族得逞,永恒之树被毁,至阴之气将难以压制,整个世界便会加速走上灭亡。”

    “我所料不差的话,魔神殿很可能会先提出结盟的意思,与我们暂时停战。”

    “不会吧?”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以魔神殿那种‘老子天下第一’的狂傲霸道,他们怎么可能先提出结盟,要求停战呢?”

    夜幽冥怪笑一声,没有再说话。

    在夜幽冥看来,没有沈浪的魔神殿,基本上确实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的。

    但沈浪现在就在魔神殿,而且瞧这架势,还得到了风灵的照顾,能让八十余位帝武镜强者为他布置渡劫大阵,地位绝对不一般。

    沈浪既然有着主导这瘟疫之地魔神殿的力量,为了照顾万妖府和千魂殿,必定就会在魔神殿被打惨,想要狗急跳墙的时候,阻止魔神殿,护住万妖府和千魂殿的。

    不过这些话,夜幽冥就无法说出口了。

    他不说话,一干强者立刻都是议论纷纷了起来。

    而战神殿那罗王和龙王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是暗暗点了点头:“这老鬼果然厉害,刚一来到瘟疫之地,仅仅靠着这么一点信息,就能猜出来魔神殿会要求结盟!就算是我们两人,若不是之前有帝君传音,也万万想不到这种事情啊!”

    月清浅迟疑了一下又说道:“鬼尊大人的意思,我们现在该如何呢?”

    夜幽冥淡淡说道:“等待,等魔神殿那边吱声。”

    “之后本尊会亲自出手对付血族,将那几只魔骨血裔全部斩杀了。”

    “乘着血族并未出现大帝武境强者,先将他们赶出月光城,由我们来占据月光城!”

    “否则,一旦被他们找到永恒之树,万事皆休!”

    ……

    因为沈浪把整座翠霞山都给整没了,朱雀府只好将大本营移走。

    寒铁大殿也被放在了翠霞山南面的地狼山山顶。

    朱雀府一群强者带领着十多万异族武者一起动手,很快就把地狼山开辟成了固若金汤的城池。

    当一切都稳定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天。

    沈浪从那天坑里面出来后,这三天的时间,一直都在闭关当中。

    而这个时候,一座远距离传送阵已经被魔神殿强者搭建成功。

    魔神殿总部那边,黑龙魔君派来的强者相继赶到。

    加上魔神殿这边有帝武镜末期巅峰的东皇,还有已经大帝武境的风婆婆,魔神殿这边开始蠢蠢欲动。

    从罗刹城那边逃出来的魔神殿强者,此时也惨兮兮的回到魔神殿这边。

    各大魔将府出去的时候足足有一百八十余位强者,回来的,却仅仅只有四十五人。

    魔神殿从未有过如此大败!

    赶到的一位天罡地煞的统领怒不可遏,差一点就带人扑向血族了。

    最后还是被朱雀府的人拉住,这才没有乱来。

    不过,当侥幸逃脱的那一群人,与通过传送门赶到的人汇拢在一起之后……

    魔神殿这里立刻就分开了两个派别。

    主战派和保守派。

    主战派这一群人,自然便是全军覆没吃了个大亏的这些个魔将府了;

    这群人以前嚣张跋扈惯了,合成吃过如此大的亏?

    一个个都是叫嚣着要复仇,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先灭血族,再除万妖府!

    而保守派,则坚持要等到沈浪或者两位天罡地煞天王出关。

    不愿意贸贸然毫无计划的再来一场乱战。

    朱雀府、烛龙府、饕餮府和凤凰府,自然是属于保守派了。

    除了这四个魔将府之外,保守派这边还有玄武府、勾陈府和九婴府。

    相对其余的那几十个魔将府,这一方只有六个魔将府,看起来真是势单力孤,有点上不了台面了。

    但实际情况是,这一方站着风婆婆、东皇,还有天罡地煞。

    气势之强,其实是彻底的压过了喊打喊杀的那一方了。

    虽然还是有许多魔将府的人时不时的叫嚣几句,但总算没有像之前那样针尖对麦芒,差一点打上一场内战了。

    一天过去……

    沈浪没有出现。

    两天过去……

    沈浪还是没有出现。

    第三天到来的时候,压抑的主战派一方终于是忍不住了!

    “叫沈浪出来!”

    “我们要去月光城大开杀戒!”

    “灭了血族,再杀万妖府千魂殿,以血还血!”

    “天罡地煞两位统领在此,我们凭什么还要等沈浪,凭什么还要听沈浪的?”

    “杀杀杀!”

    朱雀府的寒铁大殿,几乎都差点被掀掉了顶盖!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