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284章 看不清楚未来

第1284章 看不清楚未来

 热门推荐:
第1284章 看不清楚未来-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魔神殿一干强者怒目而视。

    不过鬼尊夜幽冥哪里将这些货色放在眼里?

    夜幽冥又是怪笑一声说道:“契约上写的明明白白:将血族驱逐出去之后,月光城、罗刹城这两座城池留给我们,剩下的流沙城、修罗城和冰峰城给你们魔神殿。”

    “同时,月光城与其余四座主城联通的缓和地带,比如苍白之谷,都要交给我们掌控,魔神殿的人不得入内。”

    “不但契约上写的明明白白的,而且还有东皇和风灵作证。”

    “怎么?你们魔神殿想要毁约么?”

    此时千真万确,魔神殿一群人也是知道的,顿时便被夜幽冥问得哑口无言。

    沈浪笑了笑说道:“毁约这种事情,我们魔神殿当然是做不出来的,也不屑去做。”

    “只不过,契约上确实写的明明白白……将血族驱逐出去之后!现在双方的力量依然还在追杀血族,五座主城的范围之内,血族的漏网之鱼其实还是不少的呢。”

    “不错不错!”魔神殿一群人纷纷附和。

    沈浪又道:“这样吧,给出五天的时间如何?五天这时间之内,双方联手,将血族斩尽杀绝之后,我们会按照计划,退出此地。”

    “然后你们守内层,我们魔神殿守外围,大家联手布置出来大阵防御,之后再找永恒之树,如何?”

    鬼尊夜幽冥沉吟片刻,答应了一声:“可以!”

    魔神殿一群人立刻带着感激看向了沈浪……一句话就为魔神殿争取了五天时间,果然不愧是让人闻之色变的“小煞星”啊!

    沈浪两人在这唱双簧,把魔神殿的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其实多出来五天,又有何用?

    苦痛之源塔上的好东西被蓝梦灵搜刮了,五座主城之内血族又能留下多少好东西?

    对于魔神殿的人来说,争上一争,不过只是面子上好看而已。

    沈浪见双方再无异议,身体腾空而起,朗声说道:“五天之后,朱雀府的人都去修罗城汇合。”

    这声音就像是从天际落下,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虽然声音听起来并不如何大,但整个瘟疫之地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达到了帝武镜九重天境界的沈浪,举手投足、说笑言语间,自有一股威严。

    “戾!”

    一只巨大的火焰鹤飞了过来,将沈浪和蓝梦灵驮在了背上。

    这是翼族首领火霓裳的本体。

    “大人,您和公主殿下现在要去哪里?让霓裳驮你们去吧?”火霓裳发出来清脆悦耳的声音。

    她也和朱雀府的人一样,称呼蓝梦灵为公主殿下,而不是府主。

    沈浪微微一笑说道:“不必劳烦霓裳首领了,我和蓝儿去月光湖看看。”

    不等蓝梦灵说话,沈浪虚空跨步,已经朝着月光城南面走去。

    蓝梦灵扫了一眼周围注意这里的人,背负着双手,姿态优雅的跟了过去。

    月光湖在月光城外四百多里外的丛林当中。

    这里没有遭受血族的腐蚀,依旧保持着原有的纯洁和平静。

    放眼望去,水面波澄如镜,月下闪闪生光,安宁而静谧。

    “好美的地方,这就是传说中永恒之树成长的月光湖么?”蓝梦灵禁不住感叹了一声。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哪怕是帝武镜末期强者这种坚韧的心性,也都还是轻易被搅动了。

    沈浪在湖边的青石上坐了下来,叹息了一声说道:“整个月光林地都已经被血族腐蚀成了瘟疫之地,因为血族将此地当作了他们的后花园,这一片区域还能保持完整。”

    蓝梦灵眉毛一扬:“你如何知道?”

    沈浪淡淡说道:“杀了那么多血族帝武镜强者,这点事情岂会不知?”

    “瘟疫之地的大战,总算是告一段落了。但血族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迟早会集聚了力量卷土重来……也不知道这瘟疫之地,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月光林地的样子呢?”

    “什么时候,这世界才会没有战争,相亲相爱的人可以一直在一起,直到永远?”

    蓝梦灵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低下了头来。

    作为魔神殿朱雀府府主的她,哪里会去考虑战争或者死亡的这些个事情?

    为了寻找元力碎片用来建造祭坛,迎接魔主分身回归;

    为了收服各种种族或者势力……

    数千年来,毁在她手中的大宗派也不在少数。

    一早就身居高位,掌控无数人生死的她,哪里会去考虑这样的事情?

    很多时候,西荒当中的腥风血雨,还是她亲手掀起的呢……

    某种意义上来说,朱雀府还有她,其实也不过是魔神殿的杀戮机器,或者战争机器而已。

    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是鼓足了勇气,蓝梦灵悠悠说道:“贪念和浴望不仅仅是战争的起源,也是一切罪恶的根源……而这一切,都来源于人本身。”

    “任何一个世界,只要有人存在,就不可能有绝对意义上的和平。”

    “身处乱世当中的我们,唯有让自己的力量进一步强大,再强大,才能面对战争的残忍。”

    “当力量强大到了一定地步,哪怕是在神魔之战当中,相爱的人,依然可以在一起。”

    说话的时候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但是说完之后,蓝梦灵还是飞快的瞟了一眼沈浪,仿佛有点担心沈浪会不认同她的说法。

    沈浪双手枕在脑后,躺了下来,二郎腿一翘一翘,轻声说道:“强大的力量确实可以守护许多东西,但却未必能赢得了爱情。”

    “作为朱雀一族公主的你,真的不在乎这种永无止境一般的战争么?真的愿意生活在这样一个地方么?你真的不在乎死亡么?”

    “我不知道朱雀一族离去的原因,但若不是因为天地动荡,朱雀一族又怎会突然之间消失无踪?”

    “若是让你选择,你是愿意和你的亲人朋友,身处大战的漩涡,杀戮连连;还是更愿意像现在一样,在这月光湖边上吹吹风,聊聊天,或者闭上眼睛睡上一觉?”

    蓝梦灵再次沉默了。

    经历无数次大战的她,从未去想过这种事情。

    甚至于,如果不是因为和沈浪在一起,就算是这月光湖再美丽,也未必就能留住她的脚步。

    但是现在坐在这湖边,与他在一起,享受安宁寂静和甜美……似乎,在梦里,在内心深处,也是一直期待的啊!

    孤独了万年,征战了万年,她从来没有去想过在乎不在乎战争。

    也从来没有想过,生活在什么样的地方。

    或者说,选择什么样的一种生活。

    进入了魔神殿,哪怕权势滔天,修为绝世,又有何权利去要求甚至主宰自己的命运?

    进了魔神殿,任何一位强大的存在,也不过是魔主的奴隶或者傀儡而已。

    奴隶和傀儡,是没有资格去操心自己命运的。

    更不可能掌控得了自己的命运……

    想到这里,蓝梦灵莫名的感觉到了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

    突然之间,她很想做一个凡人。

    与那个人坐在这里,头搭在他的肩膀上,与他一起吹吹风,唱唱歌。

    “我真的不在乎战争,不害怕战争么?不畏惧死亡么?”

    蓝梦灵突然感觉心被狠狠刺痛,疼得撕心裂肺。

    以前的她,是真的不在乎这一切的。

    哪怕是,死亡。

    她就像是一个人偶一样的活着。

    心中唯一的一点希望,就是找到朱雀一族。

    而找到朱雀一族,也是唯一一个支撑着她活下来的理由。

    但是……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想要看到某一个人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觉得活在这个世界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也开始害怕战争,害怕某一个人死在这战争当中了?

    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为某一个人担惊受怕,想用自己的羽翼去庇护他,去守护他?

    这么说起来,其实她也是非常害怕战争的啊……

    至少,她害怕那个人被卷入到这战争当中,而她,却无能为力。

    蓝梦灵已经知道,她越来越在乎沈浪,越来越在乎沈浪说的每一句话了。

    她永远都忘不了,在郁木洞福地门口,当分身被血皇拉达奥斯捏碎前的一刹那。

    那一刹那,沈浪双目通红,状若疯狂,以区区准帝武镜的修为,就挥刀砍向血皇拉达奥斯,摆出了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蓝梦灵说不清楚,沈浪到底是为了叮当,还是为了她。

    或者两者都有。

    但是最后死亡的那一刻,沈浪双目流血的看着她……那眼中的恨意和留恋,她是绝对不会弄错的。

    这个在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就已经吸引了她的家伙,在那一刻,其实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她心底,再也无法忘怀了吧?

    这是一个可以为了自己所爱之人,不在乎形神俱灭的人;

    这也是一个能为了一群不相识的异族,出生入死的人;

    反过来,带着朱雀府坐镇西荒,在西荒四处征战的自己,却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妖女……

    如今魔神殿将要出世,君临天下。

    朱雀府也将在西荒再次掀起腥风血雨,而他,却坐在自己身旁,感叹战争。

    这一切,何其荒诞?

    就算是打败了血族又如何?

    魔神殿啊,其实是比血族更加庞大,更加恐怖的势力啊!

    身边这个家伙,行事乖张,杀伐决断,被魔神殿的强者都当作了魔头来看待……但其实是一个善良得让人想哭的人儿啊。

    这样的一个人,因为她故意为之,才做了朱雀府左使。

    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在魔神殿长期待下去呢?

    在魔神殿这个邪恶蔓延的地方,他能坚持多久?

    是不是到了那一天,自己和他就要走向敌对?

    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走到了那一步,像是对付血族一样的对付魔神殿……

    那时候,自己该怎么做?

    失去了族人的她,完全无法反抗魔神殿这个庞然大物。

    更加无法反抗,真真正正、至高无上的魔神——魔主!

    那么,她该如何面对他?

    如何保护他?

    想着这些东西,蓝梦灵感觉很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数千年来古井不波的心境完全乱套,心魔蠢蠢欲动,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你怎么了?脸色为何如此之差?”

    沈浪见蓝梦灵面色不好,坐了起来问道。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