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356章 再次离开

第1356章 再次离开

 热门推荐:
第1356章 再次离开-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当沈浪上来的时候,所有的哄笑声、喧闹声,都消失无踪。

    慕容不败看着这个微微仰着头,淡漠的看着自己的青年,突然有一种自己老了的感觉。

    在慕容天也就是沈浪小的时候,他也是见过几次的。

    一时之间,慕容不败完全无法将那印象中的孩童,与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青年画上等号。

    此时的沈浪气息内敛,如木如石,简简单单的负手站在他的前方。

    看起来平淡无奇的沈浪,却偏偏在出现的时候完全吸引了慕容不败的目光。

    没有巅峰强者那种如同山岳一般的威压,没有咄咄逼人唯我独尊的气概。

    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从慕容不败的心头升起。

    仿佛在一刹那之间,玄道宗那些人全部消失不见了。

    整个天地,似乎都只剩下了一个沈浪。

    这沈浪,就仿佛是一个天地!

    慕容不败的气势瞬间跌落到了谷底,呐呐说道:“沈浪,没有人来玄道宗撒野,我只是听命于长老会,来这里通知你的。”

    “你该不会已经忘记,自己也是慕容世家的一份子了吧?”

    沈浪缓缓摇了摇头说道:“那真不好意思,我还真忘记了呢。”

    “”慕容不败一阵无语,偏偏又没有生气的胆气。

    在一个后辈面前如此憋屈,这让慕容不败有种想死的感觉。

    他已经在后悔,后悔接下这个任务了。

    这时候,沈浪又说道:“不过你放心,有三件事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嗯?”慕容不败一愣。

    沈浪淡然说道:“慕容极为了变得强大不择手段,吞噬我武魂,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慕容极和慕容想置我于死地,派人追杀我,我也绝对不会忘记的;”

    “慕容世家对这一切不闻不问,我当然也不会忘记。”

    说到这里,沈浪轻哼了一声:“好了,都滚吧。”

    “去告诉慕容世家那些老家伙,我会抽空去慕容世家的。”

    “再派什么人来玄道宗撒野,我会打断他们的腿。”

    慕容不败汗如雨下,早已准备好的一大堆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此时的沈浪就如同掌控天下的帝王一样,就算是没有展现出来任何的气息,依然让他抬不起头来。

    就算是面对慕容世家的大长老,慕容不败都没有过如此的感觉!

    微微一点头,慕容不败转过了身来,就准备带着慕容宁风几人离开。

    这一转过身来,慕容不败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去!

    只见那边沈剑锋和四只骨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九条蛟龙打晕,正往蛮荒当中拖去!

    而那杀气凛然的古老战车,已经被炎魔之王拆成了碎片,此刻炎魔之王正流着哈喇子蹲在那抚摸着一块块战车的材料,嘴里还念叨着:“这玩意很硬,一定很值钱!”

    “你你你们!”慕容不败气怒欲狂。

    就在这时,慕容宁风一把冲了过来,捂住了他的嘴,拉着他就跑!

    慕容宁风还没有忘记转过身来打声招呼:“堂弟我们这就去了啊,多谢这几天的招待哈!”

    沈浪满面春风的挥了挥手,如同送别亲人一般说道:“堂哥客气了,下次再来哈!”

    慕容宁风在空中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下。

    鬼才愿意再来!

    再来被你打断腿么?

    或者被你丢到封印之柱那听陆天****夜夜的哀嚎么?

    老子这一辈子,就算是去九幽冥狱,也不会再来玄道宗这个鬼地方了!

    慕容宁风和慕容不败,逃也似的离开了这带给他们噩梦的玄道宗。

    而这边,沈剑锋和四只骨魔,还有阿多拉三人,正因为红烧还是清蒸还是烧烤闹得不可开交。

    阿多拉在蛟龙头颅旁边比划着说道:“先在这蛟龙脖颈捅上一刀,那滚烫的鲜血可以让我喝上三天三夜!”

    沈剑锋不同意:“说你蠢你还不乐意,如果是我,我就打开一个小小的口子来放血,然后喝个痛快之后再把伤口用灵药愈合,过上些时日等这蛟龙恢复之后,再在其他部位打开个口子,继续放血。”

    “如此一来,我就能长期喝到新鲜的血液。”

    “而且将他们交给孢子人和药王谷,让他们经常喂一些灵草灵果,可以让这蛟龙的鲜血蕴含更强大的力量,变得更加鲜美。”

    阿多拉三人连连点头,然后都是一愣:“吗的,到底我们是血族,还是沈剑锋是血族?”

    骨一连连摇头说道:“你们这样太残忍了”

    已经苏醒的九条蛟龙眼泪汪汪,连连点头。

    终于有一个替他们说话的了,感动。

    骨一继续说道:“鲜血被你们放光了肉质还能鲜美吗?听我的,在这九条蛟龙身上先割下一块肉来,一半红烧一半清蒸。”

    “等他恢复得差不多了之后,我们再到其他部位,再割下一块肉来这样至少能吃几年。”

    九条蛟龙眼珠乱转,差点又昏了过去。

    骨二轻轻的敲打了一下一条蛟龙的脑袋说道:“我喜欢吃猪头肉哦不,我是说蛟龙龙头。”

    骨三双手抱在胸前,一年冷酷的说道:“耳朵和舌头是我的,谁跟我抢我跟谁急!”

    骨四嗤笑一声说道:“一群白痴不懂的享受,蛟龙最值钱最好吃的地方你们都没想到么?”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到了骨四身上,骨四晒然一笑说道:“当然是蛟龙鞭了?吃啥补啥,阿多拉你的病有救了。”

    阿多拉呆了一呆,然后一张脸涨得通红。

    “滚你的蛋!”

    阿多拉一脚踹出,把骨四踹到了蛮荒当中,砸毁了一大片的森林。

    骨二骨三骨四冲上来想替骨一报仇,却被阿多拉拧着脖子全丢了出去。

    帝武镜初期的他们,在帝武镜八重天的阿多拉面前,还没有嚣张的资格。

    玄道宗一群人哄然大笑。

    这时候,赤炎风冲上去,一巴掌一个,直接把沈剑锋和骨魔他们扇飞了出去。

    他一把抓着那九条蛟龙的尾巴,将九条蛟龙都拖到了诸葛仙儿跟前。

    九条蛟龙此刻都已经苏醒过来,全身瑟瑟发抖,再也没有一丁点凶兽应该有的气势。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灵智高很多时候也不一定就是好事。

    没有谁愿意躺在边上,听别人商量到底是烤着吃好还是清蒸好。

    撇开那几个无耻的吃货不说

    无论是赤炎风身上释放出来的神兽麒麟气息,还是北冥极天宗那一群强者身上毁灭性的雷霆气息,或者端木邪兄弟身上散发出来的尸气和死气,都能轻而易举让他们灰飞烟灭。

    至于一直云淡风轻的沈浪,身上明明没有流露出来任何骇人的气息,却偏偏让他们胆战心惊,完全不敢靠近。

    他们清楚的知道,这人,绝对是此地最可怕的。

    只需要他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念,修炼了数千年的他们,便会刹那间魂飞魄散!

    诸葛仙儿看着这九条蛟龙,展颜一笑说道:“九条上古异种蛟龙,九种属性,九九归一慕容世家这一份大礼还真不错呢。”

    另一边,当初被几坛烈火醉莲酒骗得留下来的炼器大师江陌城,躺在炎魔之王迪纳罗斯身边撒泼打滚:“你他吗的叫炎魔之王啊?你他吗的就是个败家子啊!”

    “好好的一辆上古战车,被你拆成了这样,你他吗的有病啊!”

    “老子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啊!”

    被尊称为炼器大师的江陌城,脏话连篇,连哭带喊。

    饶是炎魔之王心智坚定,听着这声音也是寒毛直竖,找到个机会哧溜一下跑了个没影。

    不过那些被他拆掉的碎片,倒是留了下来。

    器元宗隐山寒等几个老祖立刻飞了上来,把那些东西全装了起来,一副生怕别人抢的样子。

    江陌城整理了一下衣裳,换了一副模样,大摇大摆走了下来。

    似乎彻底忘记自己刚刚撒泼打滚的姿态了。

    这边诸葛仙儿笑着连连摇头。

    突然,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诸葛仙儿的笑意缓缓消失,看向了沈浪说道:“大哥这就准备离开了么?”

    这女子多智近妖,只是一个眼神,已经知道沈浪的决定。

    场上顿时一片寂静。

    沈浪微微一点头说道:“还有一些事情要我去做,也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我也去!”三声轻喝同时响起。

    三名女子对视了一眼,顿时都是红起了脸。

    艾丽丝,纳兰紫烟,还有水轻舞。

    而下方的唐依依,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没有足够的勇气把心底的话说出来。

    沈浪定定的看了一眼飞上来的三人,皱了皱眉说道:“艾丽丝跟我一起吧。”

    纳兰紫烟委屈得直想掉泪:“你凭什么她可以跟你去,我就不行?”

    水轻舞抿了抿嘴,满腔情意全在眼中。

    这些日子,她们都想与沈浪独处,但沈浪却一直在修炼。

    终于有点时间了,沈浪却又要离开了

    突然,脑海里面响起了雪诗音的声音。

    沈浪皱了皱眉,让雪诗音出了封天鼎。

    雪诗音嫣然一笑说道:“让她们一起吧,路上我也好歹有个伴呢?”

    沈浪白眼一翻说道:“我去做的事情风险极大,以我现在的修为,也未必就能全身而退,你以为是去旅游啊?”

    雪诗音冲着纳兰紫烟三人眉毛一挑:“你们害怕么?”

    三女挺了挺胸:“有什么好怕的?”

    艾丽丝和水轻舞同时一扫纳兰紫烟那呼之欲出的山峦,都有点气馁的撇了撇嘴。

    雪诗音又说道:“带着她们一起吧,这段时间你心情太差,只有她们的笑声才能让你开心一点。”

    自从当日跟蓝梦灵“恩断义绝”之后,沈浪笑的时间明显比以前少了很多。

    “走吧。”沈浪也不再啰嗦:“炎风,送我们一程吧。”

    “吼!”

    如山一般的黑麒麟冲天而起,将沈浪等人驮在了背上。

    那原本就服服帖帖的九条蛟龙,还有玄道宗内那些个妖兽,顿时间全部伏在了地上,瑟瑟发抖。

    沈浪站在麒麟背上,目光投向了诸葛仙儿:“仙儿,玄道宗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你了。”

    诸葛仙儿微微一点头:“大哥尽管放心,我会守护好玄道宗。”

    下方所有人齐声暴喝:“我们会守护好玄道宗!”

    沈浪微微一点头,拿出来一坛酒:“我敬大家一杯!”

    说是一杯,沈浪却是把一坛酒都喝了下去。

    玄道宗热血的男儿们,全部拿出酒来,一饮而尽!

    抬起头望一望,天与地两茫茫。

    心中会有一种思念,叫做家乡

    浑身带着伤,风雨里我独自闯,只怪岁月流转年少太轻狂。

    举起了手中的酒啊,今生就做朋友。

    就算天高地厚,咱也要一起走。

    时间像流水,就像黄河水在流,多少时光就一去不再头。

    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把每个黑暗的地方全部都照亮。

    坦荡是光,像男儿的的胸膛。

    有无穷的力量,如此的坚强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