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372章 遇到熟人

第1372章 遇到熟人

 热门推荐:
第1372章 遇到熟人-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对于天清派几人的软弱,沈浪其实也知道内情。

    这一切都跟左问天有关。

    当年左问天在肉身崩溃之后,回去过天清派一次。

    那一次,他给天清派留下了信息,要天清派的人以后低调行事,守好天清派。

    天清派那些弟子将这厮当神来看待,自然对他的话言听计从。

    尤其是后面面临了几次灭之灾,差一就灰飞烟灭。

    若不是上一代战帝出面,这个世界现在就没有天清派了。

    左问天这厮胡搞乱搞,害得天清派苦不堪言,万年过去,现在天清派的人依然不受人待见。

    而这万年过去,以往霸道嚣张的天清派的人,都谨言慎行,早已不复当年雄姿了。

    沈浪若不遇见也还罢了。

    这一遇见,真是有恨铁不成钢啊。

    以他和左问天的师徒关系,天清派迟早要落到他的手中。

    沈浪为人向来护短,眼见着“自己人”如此被人欺负,却忍气吞声,像个忍者神龟似的,哪里能受得了?

    愤怒之下,沈浪真有把韩霜啸两人腿打断的想法了!

    就在秦宣和韩霜啸两人还在迟疑的时候……

    花有容突然上前两步道:“让我来打吧!”

    秦宣两人和周围众人都是一愣。

    便见花有容一步一步走向了君洛天!

    玄天宗一群人大怒,一个个死死盯住了花有容。

    “哼!”

    沈浪轻哼了一声。

    玄天宗一群人如遭雷击,双手捧着脑袋倒飞了出去!

    只剩下一个君洛天,带着恐惧看着一步步逼近的花有容。

    周围各大宗门的人,此时都不敢妄动了。

    从沈浪拗断萧青阳脖子就可以看出来了,他们这些人,跟这家伙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来这里参加考核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炼器师或者炼药师。

    在武力方面相对来并不是太强。

    去跟这种魔星对撼,那不是找死么?

    就这样,周围的人越退越远,只留下君洛天一个人在地上。

    君洛天眼睁睁的看着花有容走来,想对付花有容吧,一看到沈浪那眼神,立刻打消了出手的念头。

    他真的怕,怕沈浪像拗断萧青阳的脖子一样,拗断他的脖子……

    但是就这么一动不动,让花有容打断一条腿,作为玄天宗一个高阶炼器师,如何能承受得住如此侮辱?

    君洛天汗如雨下。

    死一般的寂静中,花有容的脚步声就像是死神追命的声音一般,响彻在周围各大宗门的人心头。

    突然!

    一个身影凭空出现在了君洛天跟前!

    这身影刚一出现,一股狂暴的劲气如同海啸一般,以这人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猛然炸开!

    花有容惊叫一声,突然眼前一花,人已经凭空回到了沈浪的身边。

    出现的这人阳刚之气十足,霸气狂放的中年人。

    沈浪森然道:“不想死的话,滚一边去,否则我连你一块打。”

    那人眼显厉色,仇恨的盯着沈浪道:“你杀了我的人!”

    “杀了我的人,你别想出得了这夜色城!”

    从沈浪出现到现在,只杀了一个人。

    那就是落尘宗的萧青阳。

    此人是突然偷袭沈浪,并想置沈浪于死地,才被沈浪拗断了脖子。

    沈浪眼睛微微一眯,抬起手来,手指轻轻向了那中年人道:“既然如此,那我连你一块杀了。”

    他连问这人姓名和来历的兴趣都没有。

    双方无关仇恨,甚至沈浪都还是第一次跟落尘宗打交道。

    但是萧青阳这种人,二话不,杀就杀。

    如果不是沈浪,而是其他人,此刻已经被萧青阳的“砂瀑冥狱”磨成飞灰了。

    沈浪看似嚣张,但对方若不是太过分,他也不可能轻易下杀手的。

    此刻,眼见着沈浪的手指轻轻抬起来,对面那人大惊之下,用尽全力撑开了一面水晶一般的大盾。

    “嗤!”

    周围的所有人,完全没有感受到天地间能量变动,也没有看到什么指风,就见那水晶一般的大盾上出现了一个圆圆的洞。

    随后……

    “噗!”

    那落尘宗的强者仰天便倒,一道虚影惊慌失措的冲天而起,转眼之间消失在了天边。

    那是……刚刚被杀这人的丹婴!

    而那水晶般的大盾,也是散落成了一地碎片。

    人们倒吸了一口冷气,便只见那落尘宗强者的额头,出现了一个诡异的血洞。

    鲜血,正从那诡异的血洞当中,汩汩流出……

    原本非常喧闹的夜色城南门,变得寂静无声。

    只剩下了一个个略显粗重的呼气声。

    而那落尘宗强者旁边的君洛天,亡魂皆冒,如同石雕。

    被杀掉的这人,君洛天认识。

    这是落尘宗老祖萧元。

    准帝武镜七重天强者!

    如此人物,在西荒缥缈域也是赫赫有名。

    竟然连对方一根手指头都抵挡不住……

    君洛天想想自己之前提着长剑杀过去的事情,心中寒气直冒!

    就在这诡异的气氛当中,没有沈浪的示意,花有容再次走向了君洛天。

    这女子也是让人刮目相看,换做是其他人,此时早已经软手软脚。

    她竟然又开始走向君洛天了。

    这一次跟前面不一样了,这一次君洛天直接闭上了眼睛。

    打断腿就打断腿吧,总比被直接干掉的好。

    想想萧元和萧青阳,连对方什么来历都不知道,跟对方过的话也才一两句,死得多惨多不值啊?

    所有人屏息凝气,就这么看着花有容走近君洛天。

    突然,花有容停了下来。

    而周围众人的目光,也看向了上方。

    一个气度不凡的青年带着几人落下了身形。

    那青年脸上挂着苦笑,带着歉意对花有容道:“姑娘,能不能看在在下的面子上,饶过我这不成才的弟弟一次?”

    此人一袭白袍,面若冠玉,举手投足之间,整个人散发出无比高贵和典雅的气息。

    他的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感觉,仿佛能够融化任何冰霜一般。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花有容感受到了对方身上高深莫测的气息,又看到了对方白袍上绣着的天星阁标志,顿时有不知所措了。

    她转过了身来,想看看沈浪的意思。

    就在后面,沈浪的眼神却是变得有古怪了起来。

    想不到,在天星阁这种地方,还能遇到熟人呢……

    这白衣青年,不正是在郁木洞福地六道轮回中他帮助我的君天羽么?

    五色旗白旗旗主白骆冰的大弟子,君天羽!

    站在君天羽身后的那人,正是在沈浪手中吃过大亏的尹天仇!

    此刻站在君洛天边上的君天羽,分明有着帝武镜的修为,看样子当初在郁木洞福地里面遇到的是分身了。

    而那尹天仇,如今的修为已经是准帝武镜二重天,天资果是非凡。

    “天星阁的老怪物,还真的跟五色旗牵扯到了一起了啊,君天羽和尹天仇的袍子上,竟然绣上了天星阁的标志,哼!”

    在心中冷笑了一声,沈浪面无表情道:“你是以那家伙兄长的身份来话,还是以天星阁的身份来话?”

    君天羽带着歉意微微一躬身道:“以君洛天兄长的身份……真的非常抱歉,我在弟弟张狂跋扈惯了,所以总是招惹是非。”

    “还请这位朋友能给我一个面子,就绕过他这一回吧?”

    有天星阁的身份,修为又是帝武镜之上,还如此客气。

    周围各大宗门的人,顿时一片哗然。

    与君天羽对视了一眼,沈浪心头暗暗称赞了一句:“好子,我浑身毫无破绽,竟然已经被他认出来了!”

    此刻的君天羽,眼神与当初在六道轮回里面,一模一样!

    这哪里是来求情的时候该有的眼神?

    这分明是在告诉沈浪:“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

    沈浪淡然一笑道:“我这人做事很简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既然你这么客气,我给你这个面子。”

    “但是,你若管不好自己弟弟,下次再撞到我手上,可就不是打断腿那么简单了。”

    君天羽大喜,微微一躬身道:“请阁下放心,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

    着,君天羽收起了笑容,环视四周,朗声道:“进入考核之后,天星阁的规矩大家应该都明白了,想乱下杀手也是不行的。”

    “但是在这夜色城中,天星阁对于诸位相互之间的恩怨情仇,采取的是不闻不问的态度。”

    “也就是,你们大可以在这里大杀一场,再进入天星山脉。”

    “进入之后,反而因为规矩,会令得你们缩手缩脚。”

    这带着杀气的话语,让得许多宗门的人脸色都变得有难看了。

    东南西北四荒而么多个宗门的人,汇聚一堂,当真是鱼龙混杂。

    哪一个宗派没有一两个仇人的呢?

    天星阁这种态度,岂不是让这夜色城转瞬之间就陷入混乱?

    天星阁试炼很残酷,他吗还没有开始试炼呢,这残酷就要显现出来了么?

    不过前面沈浪的出手震慑了所有人,此刻却是没有什么人敢乱话,更没有人敢轻易动手了。

    君天羽笑了笑又道:“我个人的意见,诸位还是以和为贵,好生相处。”

    “诸位乃是来自各地的炼器师和炼药师,真要比划,大可以在炼器或者炼药上分个高下。”

    “没有必要逞勇斗狠,大家对不对?”

    不等众人反应,君天羽指了一下沈浪又道:“再了,这位大人恐怕不会愿意看到乱七八糟的局面……大家若是乱战起来,惹得他不喜,那可就不大妙了呢。”

    在场各大宗门的人,心里咯噔一下,寒气直冒!

    君天羽了半天,终于到关键地方了!

    他明了一,就在这里,还有着一个如此恐怖的人物!

    此人杀就杀,喜怒无常。

    若是一个不心惹怒了他,恐怕还没有进入天星山脉,就团灭了!

    所有人都不吱声了。

    之前蠢蠢欲动,想要找机会对付仇敌的一些宗门,也打消了这念头了。

    沈浪瞪了一眼君天羽,心里也是感叹了一声:“好子,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想不到竟然敢把我当枪使!”

    “不过你也最好安分一,若敢把我的存在告诉你师尊或者天星阁,少不得我也要揍你一顿!”

    因为君天羽的出现,一场闹剧终于消停。

    在天星阁的人指挥下,各大宗门的人,开始有序的从南门进入天星山脉。

    沈浪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人群,心中冷笑了起来:“这一次,还真热闹呢。”

    “朱雀府和饕餮府的人都混了进来了。”

    “魔神殿的人混进来还勉强得过去,但是以天星阁的能耐,怎会连这些人当中有血族都发现不了?”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