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38章 死里逃生

第138章 死里逃生

 热门推荐:
第138章 死里逃生-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命运,果然是个很奇怪的东西。”

    轻叹了一声,沈浪心念一动,将封天鼎召唤了出来。

    毒雾弥漫的虚空之中,一道白雾瞬间裹挟住了沈浪两人,随后两人便消失不见,只剩下了小小的封天鼎滴溜溜直转。

    ……

    封天鼎内,沈浪搂着纳兰紫烟,静静的站在雾气当中,一动不动。

    “好了,没事了。”

    好一会,沈浪才淡淡说道,搂着纳兰紫烟腰部的手下意识的动了一下。

    “不用安慰我,我知道我们死定了,但是我不后悔……”纳兰紫烟将头深深的埋在沈浪胸口说道。

    “真的没事了。”沈浪有点哭笑不得。

    “别闹。”然而纳兰紫烟搂住他胳膊的手却更加用力了,死活不肯松开。

    “啧!”

    沈浪有点无语了,搂着纳兰紫烟的左手顺着她那滑不溜丢的腰身往下一移,在纳兰紫烟那丰满而又富有弹性的****上捏了一把!

    “啊!”

    纳兰紫烟惊叫一声,松开手往后退出两步,顺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沈浪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沈浪也给扇愣了,没想到她动作如此之快,反应如此之激烈。

    “下流!呜呜呜……好痛!”

    沈浪没喊痛,纳兰紫烟却是痛得直掉眼泪了——因为动作幅度太大,牵动了被折断的右手了!

    原本手臂被许道林打断之后,纳兰紫烟就差点痛得晕了过去,之后因为关心沈浪的安危,才撑了下来。

    再然后两人摔落悬崖,纳兰紫烟觉得两人死定了,几乎将这种痛感给忘记了。

    此时左手一巴掌扇出,右手的剧痛立刻传遍了全身,直痛得她全身直哆嗦了起来,冷汗直流。

    沈浪有点神色复杂的看了眼纳兰紫烟,二话不说,上前两步,一指点在了纳兰紫烟身上。

    “你……”

    纳兰紫烟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身体一歪,瘫倒在了沈浪怀里,晕了过去。

    “唉……”

    心情复杂的看了眼怀中的纳兰紫烟,沈浪忍不住叹息了一声,然后将纳兰紫烟的身体放平在了地上。

    这女人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光彩夺目,任何时候任何场合出现,都是能将所有目光集聚在她的身上。

    想不到竟然会为了他沈浪,而折断右手,狼狈凄惨到这种地步……

    而更让人想不明白的是,之前两人的关系是极为恶劣的。

    而且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是七八年的事情了。

    说起来沈浪对她其实是有不小的怨念的。

    当年看到了她洗澡之后,被追杀了无数遍,而且当时双方修为差距极大,若不是沈浪脑袋灵光,恐怕……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差了,这种日子,也实在是太难熬了。

    而罪魁祸首,就是纳兰紫烟。

    曾几何时,沈浪对纳兰紫烟是恨得牙痒痒,私底下意淫过无数次将她打晕了,然后蹂躏一万遍啊一万遍的。

    但是现在纳兰紫烟确实晕了,看在沈浪的眼里,却实在是有点惊心动魄了。

    不但生不出来哪怕一丁点的龌龊念头,反而心里莫名其妙的疼的要命。

    这实在是古怪到了极点了……

    沈浪托起纳兰紫烟的右臂,一股柔和的灵力传了进去,然后变换了数种手法,将她的断骨接了起来。

    他撕了一块布,又拿出几根金属。将纳兰紫烟的手臂绑好之后,立刻将一股强横的雷力缓缓灌输进了她的身体。

    在纳兰紫烟身体轻轻颤动了一会之后,那凶猛的雷力在她身上游走了一遍,将许道林打入她体内的暗影之力尽数驱除了出去。

    “她手臂受伤太重了,这断骨即便是接上,恐怕也无法完全痊愈。就算痊愈,恐怕对以后的修炼会有很大影响……”

    沈浪坐在一旁,皱着眉头思索了起来。

    生命之能是万万不敢拿出来渡入纳兰紫烟体内的,但是除了此物,现在沈浪身上的各种丹药,并没有哪一种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医好她的伤,并且做到不存留什么后遗症的。

    而他此时同样是重伤之身,本身修为也并不足以帮助她修复如此重的伤势。

    “对了,我怎么忘记九仙灵芝了!”

    沈浪脑中灵光一闪,记起了将九仙灵芝,眼神立刻亮了起来。

    此物虽然比不得那生命灵液,但也算是这大陆中一等一的异宝了。

    即便不能说生死人肉白骨,但是医治这种伤势却是问题不大。

    而且此物炼制成丹药之后,修炼之人若得一丸服之,即可通经舒脉,固本培元,受用无穷。

    从叶萧正冒险跟魔道武者勾结,打这九仙灵芝的主意好几年,就可见一斑了。

    手中戒指白芒一闪,沈浪将九仙灵芝拿了出来。

    同时拿出来的,还有其他多种灵草灵果和药鼎。

    “只要一个多小时,就能将这九仙灵芝炼制成丹药,便宜这妞了。”

    沈浪立刻开始专心致志的忙碌了起来。

    当药鼎周围的阵法布置完整之后,沈浪几道法诀打入了药鼎,那药鼎内立刻升腾起来了一股青黄火焰。

    他脸色凝重的望着药鼎中急速升腾的青黄火焰,直等到那火焰熊熊燃烧了将近五分钟时间后,他才将面前的几株灵草丢入了药鼎之中,

    ……

    沈浪这一次的炼丹没有之前那般轻松随意,实在是此刻他也是重伤未愈,因为着急将九仙灵芝炼制出来丹药医治纳兰紫烟,所以不顾一切的开始炼制丹药。

    换做别人,先是挨了玄武境巅峰强者一掌“血手印”,可能半条命都已经去掉了。

    后来逃跑途中又被幽冥狼王多次伤到,再挨上许道林那厮一拳,然后被龙峰两枪扎中……

    此时此刻,还能够行动,都算是个奇迹了。

    他竟然还开始做炼丹这种需要专心致志,而且步骤繁琐,消耗神念又大的事情。

    若不是体内有生命之能运转,断不可能做到这一切的。

    ……

    一个小时之后,九仙灵芝已经完全化作了精纯的液体,与其他灵材融合在了一起。

    即将成丹的时候,纳兰紫烟苏醒了过来。

    “这里是哪里?你在做什么?”

    纳兰紫烟醒来一看,发现自己体内那四处乱窜的暗影能量已经被驱除,右手的断骨也已经被接上,而且被沈浪用几根布条围在她的脖子上把手腕吊了起来。

    不知道沈浪用了什么手法,她的手臂竟然不是很疼痛了,纳兰紫烟不禁好奇的四处打量了起来。

    此时,沈浪背对着她,正双手上下飞舞,不断的往药鼎之中打入印诀。

    炼丹终于是到了最后收尾的时候了,关键时刻,大意不得,哪里有空去回答她的话。

    纳兰紫烟见沈浪不吱声,便冷哼了一声,站了起来。

    她走到沈浪边上,看看封天鼎空间内那无穷无尽的白色雾气,和其上美丽的星星点点,只觉得一切如虚似幻,恍若梦中。

    再看着沈浪手法越来越快,脸上汗水直流,心里有千万个疑问想要问出来……

    明明之前两人坠入万丈悬崖,怎么会莫名其妙就进入到这种奇妙的地方来呢?

    但是看着沈浪那专注的神情,硬生生将所有的话语吞了回去。

    她绕着沈浪走了几圈,眼中惊异之色越来越盛。

    “这个家伙竟然会炼丹!而且此处奇香扑鼻,他的手法复杂繁琐,炼制的丹药似乎品阶非常高啊……没想到这小混蛋竟然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是啊,从八年前开始,在凤凰山脉遇到他之后,我就一直偷偷的跟着他,几乎是看着他长大的,但是真正要说了解他,又能了解多少呢?”

    “这个臭小子,虽然这十年来在凤凰山脉斩杀妖兽,不断经历着血与火的洗礼,但是本身修为一直因为天脉圣体的缘故停滞不前。然而之前他不但一刀劈了灵武境六重天高手,更是独面六级幽冥狼王和一群高手围攻,而不露败像……难道说他的天脉圣体已经找到了办法解决?就算能解决了,也没道理夸张到这种地步啊?”

    “一年不见,想不到他竟然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纳兰紫烟看着沈浪全神贯注的炼丹,眼中露出了丝丝柔情。

    就在这时,“呼”的一声,那药鼎中的火焰突然熄灭,药鼎之中光芒大作,十多颗光点从药鼎之中飞了出来,仿佛有灵智一般,竟然带着尖啸开始朝着四面八方飞跑!

    “皇……皇丹!”纳兰紫烟大吃一惊。

    只有到了传说中的皇级丹药的地步,丹药才可能产生些许灵智,然后知道逃遁啊!

    可是眼前这个小混蛋她可是熟悉无比,怎么可能会炼制出来皇级丹药呢?

    而且皇级丹药炼制成功之时,会引发天地异象,同时引来丹雷,但是沈浪炼丹的时候并未出现任何异状啊?

    “想跑?”

    就在纳兰紫烟惊骇不已的时候,沈浪轻喝一声,双手在空中一转,匹练一般的光带立刻从他双掌之中发出,四散飞出,瞬间将飞出去的那十二颗丹药紧紧缠住,抓了回来。

    “蹬蹬蹬!”

    纳兰紫烟几步跑到了沈浪跟前,难以置信说道:“不是吧,小混蛋你竟然真的炼制出来皇级丹药?”

    “皇级丹药?哪有那么简单!”沈浪面上现出疲惫之色说道:“这是玄级五品丹药,还差一点才能到皇级丹药。哼,我倒是想炼制成皇级丹药,但是神念强度不够,力有未逮。再说了,皇级丹药会引发丹雷,我现在这种身体状况遇到那丹雷,不是找死么?”

    他这么一说,纳兰紫烟才反应了过来。

    她定睛一看,只见沈浪面色颓败,眼神涣散,胸口两个枪口虽然已经止住了流血,但是皮肉爆开,触目惊心;

    而沈浪的左肩膀处,衣裳破碎,露出了一个漆黑如墨的拳印。

    那拳印之上还有着丝丝黑气冉冉升起,恶臭难闻!

    “你吃错药啦?受这么重的伤你还去炼丹?这丹药再厉害,那也应该先运功疗伤控制好了伤势再说啊!”纳兰紫烟冷喝一声道:“你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了?能杀了灵武境强者,所以根本不将这伤势放在眼里?”

    沈浪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斜着头问道:“你不是一直对我恨之入骨,想杀我而后快么?之前扑过来的时候不应该是给我补上一刀的么,怎么反而替我挡了那一拳?这可不是你一贯的作风啊……”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