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503章 紫袍人现身血祖陵,万年前的隐秘

第1503章 紫袍人现身血祖陵,万年前的隐秘

 热门推荐:
第1503章 紫袍人现身血祖陵,万年前的隐秘-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出现在那画面之中的……

    是一个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如混沌一般的空间。

    就在这空间里面,一团巨大的血雾翻滚其中,就如同灭世的血龙一般。

    在那血雾的一侧,仿佛是在另一片空间里面,一个苍老到了极点的老者,手持一根骷髅头法杖,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苍老的脸上有着病态般的激动,嘴唇不断的哆嗦,却没有发出来什么声音。

    看模样,正是战神殿内记载着的巫祖!

    而在巫祖的旁边,另外一片空间当中,一位身上散发着滔天战意的中年男子,率领着数百名强者,正紧张的盯着那庞大的血雾。

    正是战神殿第一代战帝!

    那血雾的对面,三个人影如巍峨的高山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当先一人身穿紫袍,长发披肩,气度雍容。

    让人感觉诡异的是,这紫袍人脸上竟然带着个金色面具。

    那面具只是遮盖住了他的上半张脸,鼻尖以下都是倮露在外。

    看这模样和气度,与沈浪见的紫袍人,一般无二!

    这紫袍人身后一左一右各站着一人。

    右边一人那锦袍少年,赫然便是沈浪在郁木洞福地龙鳞神殿上,所见到的那神秘少年!

    左边一人一袭黑衣,满头白发,容貌英俊妖异,像极了莫歌!

    “他他他他们……”巴别塔看着这三人,惊恐万分,语无伦次起来。

    这厮明显认识那三人!

    沈浪扫了一眼巴别塔,目光又落到了紫袍人的身上。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那紫袍人右手还托着一个物事。

    那物事上一股雾气正不断旋转,形成了一个漩涡。

    透过那漩涡,隐隐约约看到里面好像是一座小鼎的东西。

    沈浪便是如同置身其中一般,控制着自己的目光拉近那漩涡,看得越来越清晰。

    “封天鼎!”

    “这是封天鼎真身!”

    就在沈浪吃惊的时候,那血雾一阵涌动,发出了一名女子求饶的声音说道:“大人,我并非蓄意残害人间界强者……”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被逼的啊!”

    “那魔头掌控了整个人间界,将人间界都给放入了囚笼……他先是让我臣服于他,后直接就想吞噬我,以增强他的力量,是我见机早这才逃了出来!”

    “我制造血族之乱,吞噬人间界诸多强者的力量,为的只不过是想冲破这囚笼,去往上界而已!”

    “求大人饶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沈浪眼角猛然一跳:“怎么……像是艾丽丝的声音?”

    “血祖竟然是女的?”

    长久以来,沈浪与人间界各方强者一样,先入为主,都认为血祖乃是一名男子。

    而且还是那种白发苍苍,至邪至恶的老怪物。

    但是这声音,不但是一名女子的声音,而且……还非常的年轻!

    这时候,另一边的巫祖声音颤抖的说道:“大人,血祖之事,我最是清楚不过。”

    “她确实是被逼无奈,最后甚至散去力量,只留下元神藏入了此地,这才躲过一难。”

    “我这些年来,一直在阻止她加害进入这血祖陵的各方强者,希望大人能绕她一命。”

    巫祖,竟然替血祖说情……

    边上画圈圈的巴别塔脱口而出:“这老家伙和血祖必定有一腿!”

    沈浪狠狠一瞪,巴别塔吓得李恩阔勾下了头来,继续画圈圈。

    那画面中……

    紫袍人终于说话了。

    只见他嘴唇一张,露出了一排整齐的牙齿说道:“血祖之事不必再多说,我自有主张。”

    “只可惜你也被他骗了这么多年……”

    “这……”巫祖惊诧莫名。

    而血祖化作的那巨大血雾,听到这话,却是不断的颤抖了起来。

    可惜在紫袍人面前,他根本不敢逃跑,也不敢有其他动作。

    别说紫袍人了,就算是边上那两位,恐怕只需要喷一口气,都能灭杀她千百遍了!

    这就像是,蝼蚁与神魔的区别!

    在这人间界叱咤风云的她,面对如此存在,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罢了,有因即有果,你视人命如草芥,为一己之私利残害人间界众多强者,我本该将你打得魂飞魄散不入轮回,但看在这位巫族长老的份上,暂且留你一命。”

    紫袍人淡然说道:“你不是说想要躲开那人的追杀么?”

    “我在这里给你加上一道封印,可保你万全。”

    “但你若是仍然执迷不悟,连我都无法改变你的命运!”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那紫袍人说着左手轻挥,一道光华如匹练般从他的手中发出,一闪而没消失在了空中。

    “长老,这么多年,辛苦你了,你这一族为人间界做的所有事情,感天动地……”

    紫袍人声音柔和,语气缓慢的对巫祖说道:“你们的苦难也到尽头了,我这便送你出去吧。”

    巫祖刹那之间老泪纵横,站在虚空哭泣了起来:“苍天可鉴,我巫族在盘古神族的教导下才懂得了巫法,才能参透天地间大道……”

    “这无数年来绝无争霸世界之心,只为让这个世界留下恢复平静,只为了均衡。”

    “有大人这一句话,巫族再多苦难也是值得啊!”

    他话锋一转说道:“佛家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恳请大人给我一个机会,我想在此地监守血祖,以免她再作出傻事……”

    另一边的老一代战帝,同样朗声说道:“我愿与巫祖一起,在此地镇守!”

    后面一群战神殿强者,齐声说道:“誓死追随战帝!”

    “这个世界有你们,就不应该被毁灭,愿意倾尽全力去守护的人,都值得尊敬。”一声悠悠轻叹从那紫袍人影口中发出。

    他对着巫祖和战帝轻轻一点。

    两滴晶莹剔透、翠绿色的水滴、飘向了巫祖和战帝。

    “生命灵液!”

    看到这一幕的沈浪,心中惊叫起来。

    这生命灵液,比沈浪得到的,精纯凝练了许多倍。

    便见那生命灵液缓缓飘向了巫祖和战帝。

    一股磅礴的生命气息席卷整个空间。

    血祖化作的血雾,疯狂的翻涌了起来,跃跃欲试。

    看样子,她也感受到了这绿色中的逆天生命之能了。

    可惜在紫袍人面前,她不敢造次。

    只见那绿色液体飘到了巫祖和战帝的身边,立刻没入了两人的额头。

    就在巴别塔震惊的目光当中,巫祖原本如风中之烛的苍老身躯,立刻变了一副模样。

    他脸上的皱纹开始消散,枯瘦如鬼爪的双手开始伸出血肉,变得丰-润饱-满起来。

    眨眼间的工夫,这看上一眼就让人不忍再看的老人,便是变作了一个玉面朱唇气宇不凡的青年!

    生死人肉白骨,天地造化玄奇如斯!

    而另一边的战帝,在这生命灵液的滋养之下,气势也是达到了巅峰!

    “呜……”恐怖如血祖,此时也被惊呆了。

    她修炼的“血神图录”,对应的是创造法则。

    她甚至可以创造出来血族这样一个变态的种族。

    但是想将虚弱到了极点的巫祖,硬生生提升到巅峰状态,这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这时候,巫族长老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脚,涕泪交加说道:“生命灵液,想不到大人竟然有盘古神族的生命灵液……”

    “难道大人也来自盘古神族吗?”

    这已经变了一副模样的巫祖,哭得惊天动地,撕心裂肺。

    从那哭声,那每一个字里行间,能让人感受到无数年来的沧桑,痛苦,委屈,甚至灵魂撕裂一般的绝望……

    而最后,则是苦尽甘来的欢心雀跃!

    这该要多少年,经历多少事情,经历多少绝望和等待,最后才能有如此的哭泣声音啊?

    空中那紫袍人和另外两人,静静的看着巫祖,都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紫袍人才说道:“巫族为人间界所做的一切,以后会为人所知的。”

    “真正的护卫人间界的种族,不是所谓的龙族,却是盘古族最初教化的蛮夷巫族,有一天,会有人将这一切公布于世的。”

    “你们应该得到所有生灵种族的尊重与崇敬。”

    巫祖止住了哭泣,朝着紫袍人深深一鞠躬说道:“今日大人之恩赐,晚辈无以为报……”

    “刚刚您说血祖其实欺骗了我多年,我也不愿意深究了。”

    “不管怎么样,当初她救过巫族,否则在其他万族的围剿之下,巫族恐怕早已经灰飞烟灭了。”

    “她也是……我一生中唯一爱过的女人。”

    “她走到今天这一步,与我有着很大的关系。”

    “我愿意在此监督她,直到她洗心革面……”

    巴别塔立刻叫唤了起来:“你看,我说了他们有一腿吧?”

    沈浪气坏了,一巴掌拍过去,把巴别塔拍进了地底。

    突然……

    那锦袍少年笑了起来说道:“大哥,这老头好迂腐啊,被人骗了还替人说好话。”

    那紫袍人也不多说,轻轻点了一点头:“也罢,那么你们就留在这里吧,万年后自然有人进来带你们出去。”

    随后,他转过了身来,看向了沈浪的方向,冲着沈浪咧嘴一笑!

    沈浪大吃一惊!

    这不是不死大帝的一段记忆吗?

    怎么好像跨越了时空一般,竟然被这紫袍人发现了?

    天底下竟然有如此大神通之人!

    简直不可想象!

    “两生花开,帝王星现;乾坤倒转,天下大乱。呵呵,有点意思……”

    天空中传来一声轻吟,紫袍人和后面两人同时消失在了虚空。

    而当他们一消失,血祖化作的那滔天血雾,突然之间似乎恢复了自由,瞬间爆裂开来弥漫在了整个空间。

    那画面当中,全是滚滚血雾,伸手不见五指。

    “擎天!你不是说我是你最爱的女人么?”

    血祖的声音从那血雾当中传了出来:“如今你得到如此造化,不分一点给我,似乎说不过去吧……”

    “是你和战帝主动交出来,还是让我动手抢呢?”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