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49章 瓮中捉鳖,到底谁是鳖?

第149章 瓮中捉鳖,到底谁是鳖?

 热门推荐:
第149章 瓮中捉鳖,到底谁是鳖?-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鬼王得意的话语还未说完,沈浪的人影却是已经诡异的消失在了当场。

    一座不怎么起眼的小鼎浮在了他原先站立的地方上空。

    “无耻的人类,竟然躲入法宝之中!”

    鬼王化作了一团黑雾现身出来骂骂咧咧道:“太无耻了,太狡猾了!太不要脸了!有本事不要藏头露尾!光明正大出来跟本座打!”

    “靠,说小爷不要脸?之前是哪个二货藏头露尾的?滚一边去,小爷先喝杯茶,睡一觉休息休息再说,不要打扰小爷啊,否则灭了你丫的!”封天鼎内传出了沈浪慵懒的声音。

    沈浪的话音刚落,纳兰紫烟的声音也响起来了:“好了,不要理会那不人不鬼的老东西了,来,我们先喝杯茶,这是一百五十多年的云雾茶呢,具有宁神的功效。”

    “什么叫不人不鬼,老子就是鬼!老子是鬼王,不是东西!”鬼王咆哮了起来。

    “咯咯!我就是说你不是东西,”纳兰紫烟娇笑了起来。

    “……”

    鬼王气得七窍生烟,绕着封天鼎越转越快,带起了一圈雾气,石屑翻飞。

    但是这厮狡猾谨慎得很,绕来绕去,就是不动手。

    “没道理啊……一个灵武境的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法宝,能将自己给装进去的?这小子可是有肉身的人类,并不是本座这种魂体啊!”

    “这玩意有古怪,不能碰!本座可是玉器,不能去跟瓷器碰!”

    “就算要碰,也要等一会外面的小鬼进来,让那些小鬼瓷器去碰。”

    这厮谨慎小心得很,在没有弄清楚小鼎到底是何宝物的情况之下,他竟然连碰都不碰,甚至连攻击试探一下都不肯……

    “吗的,竟然学老子躲起来,实在太无耻了!太不要脸了!好,既然你不出来,老子继续干正事!”

    这老鬼也光棍,看沈浪不敢出来,竟然直接又飞回了原先停留青铜古棺的地方。

    那一处地方乃是幽暗森林的阴气最盛的地穴,叫做“阴风地穴”,其上还刻画着强大的法阵,用来助鬼王进阶。

    谁知道鬼王刚刚盘腿坐下没一会,就在他身上黑烟直冒,将要进入修炼状态的时候……

    封天鼎轻轻一颤动,沈浪跳了出来,挟着狂暴雷霆的一刀撕裂了空气,朝着他斩了过去:“老鬼,我休息好了,我们继续玩!”

    “混蛋,你还敢出来!”

    鬼王大怒,腾空而起,一只巨大的鬼爪朝着沈浪的刀气抓了过来。

    “轰!”

    那巨大的鬼爪与那刀光同时磨灭,一道飓风凭空而起,卷起了无数砂石。

    而鬼王在空中一个旋转,又失去了踪影。

    “小子,给本座死吧!”

    那一颗绿色鬼珠从沈浪背后再一次的打了过来,破空之声甚至盖过了外面攻击结界的声响。

    沈浪双手持刀,手中单刀化为虚影!

    “咻!”

    刀光如飓风般狂卷而出,速度奇快,绝世锋芒,精准无比的斩在了那绿色珠子正中间。

    风雷潮汐之声爆起,沈浪腾腾腾后退了三步,晃动了下发麻的手臂说道:“哎呀,打累了,你先忙,我休息休息。”

    说着,他身影一晃动,再一次的进了封天鼎。

    “嘛了个巴子的,老子第一次看到比老子还不要脸的人!”

    鬼王气得直想吐血,好几次忍不住想往那封天鼎抓去,最后又非常不甘心的收了回来。

    直到此刻,这老鬼都还是如此的谨慎小心!

    如此反反复复,鬼王要是隐匿身形,沈浪就进封天鼎。

    鬼王要是想回到那阴风地穴恢复或者继续开始尝试进阶,沈浪就出来捣乱。

    打得鬼王直想哭……

    这还不够要命,要命的是随着这一次次的出来,沈浪已经摸到了他致命的弱点!

    不知道多少次捣乱之后,沈浪再一次的与那鬼珠对轰了一记,被震退了几步,立刻又躲入了封天鼎。

    不过这一次沈浪却跟往常不大一样了……

    “怎么了,受伤了么?说了让你不要激怒那老鬼了,毕竟他的修为放在那里呢。”纳兰紫烟有点担心的说道。

    沈浪摇摇头说道:“没受伤,就是气血有点翻腾而已……奇怪了,这老鬼的力量好像在流失……”

    “怎么可能?这里可是他的地盘,而且是幽暗森林中阴气最重的地方。幽暗森林里面虽然灵气稀薄,但是此地对于鬼王这种鬼物来说,应当是最适合进阶或者大战的地方。”纳兰紫烟奇怪说道。

    沈浪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那光幕,光幕之上空无一人,只有狂风不断刮过。

    “先前我查到了,这老鬼确实在用一种鬼道秘术进阶,而用这种秘术进阶的话,进阶前后都是非常的虚弱……但是这老鬼却表现出来了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姿态,这不正常。”沈浪摸了下下巴说道:“现在他的力量减弱得越来越快,而且这老鬼越来越急躁狂暴,已经三次直接现出身形来跟我硬撼了……”

    “你的意思是说,他之前是使用了某种手段强行控制住了自己的修为,所以表现出来与以往一般模样,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现在快已经控制不住了?”

    “我所料不差的话,应该就是如此。”

    “哈哈,那不更好,我们就在这里等待,等着他虚弱到了极点,再出去宰了他……呃,也不行,这老鬼来无影去无踪的,就算真的虚弱到了极点,想要杀他也是不大可能啊……”

    “呵呵,那可未必。”沈浪嘴角微微一翘笑道:“好了,看我手段吧,结界要破了。”

    “啊,不是吧?结界要破了?要破了你还这么开心?”纳兰紫烟吃了一惊。

    要是这结界一破,万千鬼物涌了进来,加上那五只罗刹鬼,可比之前棘手多了啊!

    就在这时,轰然一声巨响传来,那巨大的结界猛然晃动了一下,终于破开了一个缺口。

    五只罗刹鬼欢呼一声,带领一批鬼物潮水一般涌了进来!

    “咿哈哈哈,我们进来了!”

    几只罗刹鬼开心得差点要哭了。

    不容易啊,鬼王当初集合了众鬼的力量才布置出来的结界,最后没挡住敌人,却挡住了自己。

    在外面折腾了半天,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好不容易才打开了这结界,能不开心吗?

    “小的们,把那小鼎抬起来,丢到深渊熔岩中去,烧死他们!”其中一只罗刹鬼吩咐道。

    那罗刹鬼的话音刚落,封天鼎上光芒一闪,沈浪的身形冒了出来。

    几只罗刹鬼一愣,没想明白这那小子怎么还敢出来,便见沈浪一个冲刺,眨眼之间已经跑到了结界的一处边缘处,手掌再一次的贴住了结界。

    “他想跑,小的们上啊,宰了他!重重有赏!”

    一只罗刹鬼大喝一声,立刻便有大群鬼物如浓云一般朝着沈浪罩了过去。

    “跑你妹啊!”

    沈浪嗤笑了一声,旋即,那结界再一次的爆发出来了强光,无数条电流一般的银线密密麻麻显现到了结界之上。

    下一刻,还在疯狂涌入的一群鬼物惨叫连连,被弹飞了出去。

    那强行打开的结界缺口突然之间又封闭了起来!

    整个结界又恢复了原状!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大批量的鬼物被阻拦在了结界外面,只有五只罗刹鬼带领下的最前面一批鬼物闯了进来。

    “好了,这下你们都出不去了。”沈浪非常“友善”的冲着五只罗刹鬼挥了挥手。

    顿时间,五只罗刹鬼泪流满面。

    “吗了个巴子的,这个小子是故意放我们进来的!他破阵的时候,就已经留了后手了!我们被瓮中捉鳖了啊!”

    “完了,现在我们几个在里面,绝大部分的鬼怪在外面,想要再破掉这结界恐怕难度加大了几倍了!”

    “笨蛋,你懂个毛,你不知道鬼王大人也在里面吗?只要鬼王大人在里面,他跟我们联手,破这结界还不是易如反掌?”

    “等一下,等一下,你们都错了,你们把事情弄反了!现在是我们在追杀那小子,而不是那小子在追杀我们,我们为什么要跑?该跑的是他才对啊!”

    “老四说的对啊,瓮中捉鳖,他才是鳖!”

    下面五只罗刹鬼叽叽喳喳,而虚空之上,鬼王正在默默的独自垂泪。

    刚刚那结界的缺口一破,恍惚了一下的他以最快的速度飞了过去,想要从那结界中逃出去……

    没想到刚刚跑到那结界边上,那缺口就再一次的被沈浪给关闭了!

    如今他全身的力量正不断的流失,继续这样下去,不用两三个小时,他的力量就会变成跟灵武境一二重天差不多的样子了……

    这人类小子刀功霸道惊人,雷力之强骇人听闻,而且好像用之不尽……若是自己变成了灵武境一二重天的样子,那时候恐怕连他随手一刀都接不住啊!

    只不过速度慢了一点点,就这么着,成了“瓮中之鳖”!

    在幽暗森林叱咤风云的鬼王大人,成了瓮中之鳖!

    鬼王此时很想找一处无人的地方,好好的痛哭一场。

    “我早就知道,强行封印魂火无法持续太长时间,但是我他吗也没有想到这小子能支持这么长时间——而且竟然还这么不要脸的躲到那小鼎里面跟我玩捉猫猫啊!”

    “想我堂堂鬼王,幽暗森林的主宰,在这里呼风唤雨,想不到这条老命现在都要交代在这里啊,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出来的结界,竟然把我自己困在了这里……他吗的,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变态到了这种地步!”

    “冷静,冷静!还没有到绝路,还有办法!乘着力量还未完全丧失还没有到达最虚弱的时候,冲入他的身体,夺舍!”

    “我早已经感觉到了,这小子修为虽然强横,刀功霸道无匹,但是灵魂远远不能与我相比,只要进入了他的身体,我有九成的把握夺舍过来!好,就这么干!”

    鬼王露出身形,鬼珠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砸向了沈浪,顿时将沈浪逼进了封天鼎。

    一将沈浪逼入了封天鼎,鬼王立刻催动了分神往那阴风地穴飞了过去,装模作样的盘腿坐下,做修炼状。

    而他的本尊,却悄无声息的躲到了封天鼎的边缘,只等沈浪一出来,就立刻附体夺舍……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