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54章 诡异寒潭

第154章 诡异寒潭

 热门推荐:
第154章 诡异寒潭-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沈浪自然也想不到骨一骨二几个家伙拍马屁拍得这么直接肉麻,正想骂两句,却听到他们齐刷刷称呼纳兰紫烟作“老板娘”,暗道要遭……

    谁知道想象中的“母老虎下山”的情形并没有发生……

    纳兰紫烟竟然只是轻哼了一声,走到鬼王边上拍了他一掌说道:“老鬼,你们耽误了我们这么久的时间,现在不用再继续折腾了吧,现在送我们上路……呸,送我们去哀伤沼泽吧!”

    鬼王有点受宠若惊的说道:“是是,来啊,将我的宝贝拿上来,本座要跟老板一起去哀伤沼泽了!”

    远处惊魂未定的一群小鬼立刻便是欢呼了一声,将一件物事抬了上来。

    此物呈古铜色,其上锈迹斑斑,但是刻画着许多古怪的文字,正是之前被沈浪劈开的那青铜古棺的棺材板。

    纳兰紫烟一张俏脸立刻布满了黑线,差点暴走。

    她一张脸憋得通红,冷声问道:“老鬼,你说的宝贝就是这玩意?你准备用这棺材板来抬我们?”

    鬼王看着她的面容吓了一跳,但是没有想明白到底哪里出错了。

    “这个……老板娘,我说的宝贝正是这块棺材板,此物乃是我在幽暗森林深处得到,防御力惊人,您看,当时老板那么厉害,一刀将青铜古棺劈断,这棺材板都没有断,这可是好东西。而且此物华贵高雅……”

    “砰!”

    纳兰紫烟差点发狂,一脚将那棺材板踢飞了起来,便见那棺材板咻的一下直接飞到了那阴风地穴,然后落入了阴风地穴之中。

    鬼王一愣,下一秒,干嚎了一声,哧溜一下飞了出去,想拿回那棺材板。

    可惜慢了一步,被那阴风地穴中的玄阴之气轰了出来。

    “呜呜呜……我的棺材板啊……我可爱的棺材板啊!”

    鬼王这一段时间受的委屈终于是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哭得那个伤心,简直地动山摇,孟姜女见了也会自愧不如。

    “够了!”沈浪终于是看不下去了:“你这棺材板充其量也就是灵级三四品的灵器而已,至于哭成这样?吗的,想用棺材板来抬我,她算是对你很好了,我刚刚是想一刀把你给劈了的。”

    “……”鬼王的哭声戛然而止。

    “你现在已经进阶玄武境,还有什么能跟这个相比的?何况我可是炼器师,区区三品四品灵器算得了什么?改天我给你们打造一整套装备,将你们武装到牙齿!”

    “我……我知道了,谢谢老板,我再也不敢了。”

    想到进阶玄武境,老鬼心里畅快多了,不过对那棺材板还是念念不忘,只是不敢再说出来了。

    沈浪突然盯着骨一看了两眼,直看得骨一心里发毛才说道:“老鬼,几只骨魔你是利用什么东西将他们的骨头淬炼到了这种地步的?”

    “桀桀桀!”鬼王立刻得意的笑了起来:“来啊,小的们,给老板弄一顶轿子来,本座要带老板去一个地方。”

    ……

    幽暗森林里面,一群鬼物抬着一座用藤条等编织而成的轿子正急速奔行。

    所到之处,阴气逼人,尘嚣四起。

    森林中的各种妖兽毒虫见之立刻远远躲开,不敢靠近。

    沈浪此时正躺在轿子上闭目休息。

    之前多次使用爆发秘技,又多次使用破妄银眸,最后更是为了鬼王进阶以自己的身体为媒介传输玄阴之气,已经让他疲惫到了极点。

    现在的他不但身体非常虚弱,而且灵力耗尽,识海枯歇……

    还好现在有了鬼王和四大骨魔作为助力,所以乘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休息。

    他躺在轿子上闭目养神,鬼王则化作了小小的一团黑球附在他的肩膀之上,替他护卫。

    至于纳兰紫烟和四只骨魔,就欢乐多了,此刻正在封天鼎内猜拳喝酒。

    封天鼎内的小片空间,此时已经换了一副模样。

    一个小小的木屋建造了起来,周围甚至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泥土,其上栽种了各种花花草草。

    这都是纳兰紫烟吩咐四只骨魔和鬼王折腾出来的。

    鬼王原本又砍伐了大树给自己建造了一个精美的棺材,还将棺材摆放在了纳兰紫烟的院落外边,结果被纳兰紫烟看到,几脚过去就给踩成了碎片,此后再也不敢弄什么棺材出来了。

    小小的院落草地上,摆放着几坛烈酒,还有一大堆的灵石,纳兰紫烟和四只骨魔围成了一圈。

    这烈酒乃是用特制的灵药制成,鬼喝了照样醉到找不着北。

    至于这灵石,这是沈浪分发给四只骨魔的,一只骨魔有一千块,作为短时间内修炼所用。

    纳兰紫烟出题,问骨四,天上有几个太阳?骨四回答一个;

    问骨三,天上几个月亮?骨三回答一个;

    问骨二,太阳和月亮哪一个大?骨二回答太阳大;

    轮到骨一了,纳兰紫烟问,天上几颗星星?

    骨一哼哧哼哧半天没有哼哧出来一个字。

    纳兰紫烟将一坛酒推了过去:“喝酒!”

    说着,顺手将骨一跟前的一堆灵石划拉了一堆到自己跟前。

    纳兰紫烟继续出题,问骨四,七翅蜈蚣有几颗脑袋,回答一颗;

    问骨三,七翅蜈蚣有几只眼睛,回答两只;

    问骨二,七翅蜈蚣有几根触须,回答两根;

    骨一突然明白过来,慌忙说道:“慢着!你不能问我七翅蜈蚣有多少条腿……”

    纳兰紫烟冷哼了一声道:“那我还有什么不能问的?”

    骨一歪着脑袋想了一会说道:“只要是数字的,就不能问。”

    纳兰紫烟冷笑一声问道:“七翅蜈蚣总共五十六条腿,走路时先迈哪条?”

    “……”骨一又将一坛烈酒吸了进去,而他面前的灵石又少了一堆。

    纳兰紫烟继续出题,问骨四:“我身高有多少?”

    骨四瞄了一眼纳兰紫烟,淡定答道:“一米七五。”

    问骨三:“我头发有多长?”

    骨三答:“二尺二。”

    ……

    纳兰紫烟看着骨一,冷笑连连:“我还有什么不能问的?”

    骨一歪着脑袋想了想说:“你不能问我头发有多少根,反正数字不能问,走路先迈那条腿也不能问。”

    纳兰紫烟点点头,问道:“我这么多头发,哪一根最粗?”

    “……”骨一跟前的灵石又少了一堆。

    刚刚到手的灵石还没有捂热,哗啦啦两下就少了一大半,骨一欲哭无泪。

    这时候,连闭目养神的沈浪也看不下去了,封天鼎内响起了他的声音道:“喂,那些灵石是我给他们修炼的,你这么欺负他们有点过分吧?”

    纳兰紫烟嘴角微翘笑道:“我只是看他们脑袋瓜子不够利索,帮你训练下他们脑袋而已。何况我很公平的,你没看到么,其他几个可没有怎么输过灵石,只有这个当初追杀你的时候最卖力,所以才输了一点点……安啦安啦,反正你发财了,多的是灵石,不在乎这一点点的。”

    “……”沈浪一阵无语。

    不管是人还是鬼,被女人记恨上了,都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骨一看着面前那所剩无几的灵石顿时哭了:“老板娘,最卖力的那个家伙已经被老板的法宝震成了飞灰了,不是我啊……”

    “我是说除了挂掉的那个之外,就属你最卖力,你敢否认?”纳兰紫烟满脸的杀气。

    骨一咕咚一声倒地不起,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吓的,还是醉的。

    ……

    “老板,就是这里了。”鬼王阴森森的声音突然响起。

    闭着眼睛不断推演九转生死玄功的沈浪双目猛然睁开,夜色之中,他的眼中有着道道雷霆闪电闪现。

    一群鬼物抬着沈浪风驰电掣赶路,足足过去了大半天,从中午走到了晚上,才赶到了此处。

    这是一座大山的山崖边。

    抬头望去,百米开外有着一条百丈高的瀑布,从峰顶倾泻而下,滚滚灌入山崖下的一条江流,轰隆隆炸响如雷鸣一般,四面八方水气蒙蒙,雾霭弥漫,飘渺无定。

    山崖下的江流,澎湃东去,如同一条张牙舞爪起伏狂翻的孽龙,不断的狰狞咆哮。

    沈浪的目光没有在右侧那瀑布上停留多久,却是朝着左侧远处的一线天投了过去。

    这一线天有一两处高高崖壁夹成的狭长石巷,宽不过二米,窄处仅半米,只能容一人通过。

    “你说的寒潭,便是在这一线天的另一头?”

    感受到从一线天内释放出来的寒气,沈浪面色有点凝重的说道。

    此时乃是深冬,但是幽暗森林并不是非常寒冷,而沈浪到了灵武境这境界,基本上已经是寒暑不侵,但是到了这一线天外边,却有了一种小时候赤膊走上雪地的那种感觉。

    冰寒彻骨!

    鬼王漂浮在空中,恭声说道:“是的,寒潭就是在在一线天的另一头,其内寒意袭人,诡异莫测。就算是我,也最多只能在其内呆上三个小时,这些小鬼是无法靠近一线天百丈的。”

    沈浪翻身跳了下去,一边往一线天走去一边说道:“让他们散了吧,你跟我进去即可。”

    这一线天果然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人行其中,仰望长空,天空仅存一线。

    一线天两边的石壁,乃是阴阳壁,阴壁是此峰的西崖,石壁坦露,寸草不生;

    阳壁是此峰的东崖,草长茂盛,生机盎然。

    沈浪运功抵御住冰冷寒气,走过了那一线天,来到了一处小小的寒潭边缘。

    这寒潭不过五十丈见方,水平如镜,周遭寸草不生,只有光溜溜的一些青石块。

    一股让人退避三舍的寒气从水面喷薄而来,让人心胆俱寒。

    按照鬼王的说法,他就是将四只骨魔放置在这寒潭之中三百余年,才将骨魔的骨架淬炼到了连沈浪镇狱刀功都难以砍断的地步。

    沈浪凝神看着那寒潭,突然下蹲,手掌触摸到了那平静的水面。

    “滋滋……”

    水汽弥漫中,沈浪的手掌迅速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晶!

    奇寒澈骨的感觉立刻席卷全身,让得沈浪禁不住打了个冷战,立刻将手缩了回来。

    这是一种连灵魂都能冰冻的寒意!

    那寒意甚至透过了手腕,想要往沈浪的识海侵入,端的是诡异到了极点。

    沈浪手腕轻轻一震,灵光闪烁间,那厚厚的冰晶立刻破碎成了数块,跌落到了地面。

    “如此奇寒,简直难以想象,我到了灵武境二重天的境界,竟然抵御起来都如此吃力!而且如此奇寒之下,这寒潭根本不曾结冰,连周围都没有一丝结冰的迹象……这水中有一股冰魄寒冰之意,并非天生,看来水底下恐怕有什么东西。”

    沈浪眼神一动,破妄银眸顿时运转开来,朝着那寒潭深处扫视过去……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