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615章 左问天是我徒弟

第1615章 左问天是我徒弟

 热门推荐:
第1615章 左问天是我徒弟-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西荒缥缈域四海国,天清派。

    天清派确实很热闹,热闹得有点不像话。

    方圆千里的宗门,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天上地下,所有人都杀气腾腾,正疯狂攻击着天清派护宗大阵。

    看这些人的服饰装扮,怕是至少有十多个宗门势力。

    领头的五人,至少已经达到了帝武镜六重天。

    在这些围攻天清派的宗门当中,竟然有五个以上的传说级宗门!

    天清派之内,数万的天清派弟子仰望着天空,眼中全是悲愤。

    乱世之中,邪魔作祟。

    这些个平素自称正道的宗门,竟然也被人挑拨着跑来想灭掉天清派了。

    以往的时候,有战神殿震慑,那些与天清派有仇的宗门,并不敢轻举妄动。

    但现在世界乱成了一锅粥,魔神殿横空出世,和血族打得不可开交。

    而战神殿至始至终都没有怎么露面,四方大帝又全部汇聚在了古魔绝地之外。

    这些宗门压抑了许久的仇恨,终于在此时爆。

    现在他们围攻天清派,已经没有哪一方势力或者哪一位强者管的了了。

    天清派内,长须飘飘的天清派太上长老风飘摇,仰天长叹一声:“果然是天要亡我天清派么?”

    “天清派万年多的历史,就要在我的手中结束么?”

    周围的天清派强者一个个面若死灰。

    天清派现在的力量,顶多就是能跟一个末流的传说级宗门相比。

    面对五个传说级宗门和十二个暗金级势力的围攻,他们就算能撑上一两天,却又哪里还有生机?

    战神殿不见踪影,四方大帝就算是想管上一管,怕也是鞭长莫及啊!

    “哈哈哈哈哈!”

    虚空之上,一个疯狂的声音大笑了起来:“风飘摇,当年战帝布下的大阵,撑不了一天了。”

    “这一次,我看你还有何话可说!”

    风飘摇须皆张,怒喝一声说道:“宇子鹤!”

    “其他这些宗门与我天清派都有一些因果仇怨,你血炼魔宗与我天清派无冤无仇,为何要攻打我们天清派?”

    宇子鹤冷笑连连:“天清派和我血炼魔宗无冤无仇?”

    “当年我血炼魔宗和皓月宗争夺四海国矿脉,左问天横插一杆,打伤了我血炼魔宗的人,这叫无冤无仇?”

    “哼,以前有战神殿在,我们不敢轻易动你们。”

    “这次,你们天清派死到临头,看你们还如何猖狂!”

    说着,那宇子鹤一扭头,轻喝一声说道:“欧阳兄,东方兄,集中全力攻击这大阵吧?”

    “我快已经等不及了,哈哈哈哈哈!”

    另一边的几个帝武镜强者并未答话,一个个都是阴沉着脸,朝着那大阵狂轰不断。

    大阵上的护盾明灭不断,光芒闪烁,眼见着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沈浪站在虚空,静静的看着下方的一切。

    颜小夕站在他身后,低垂着头,恭恭敬敬。

    “下去吧。”

    沈浪淡淡一声,一步跨出,瞬间出现在了天清派大阵上空。

    “什么人!”

    周围各方势力的人吃了一惊,身形一动,闪了开来,将沈浪和颜小夕团团围住。

    宇子鹤袖袍一甩,出现在了沈浪对面,冷声说道:“哪里来的野小子,敢插手我血炼魔宗的事!”

    “活得不耐烦了么?”

    沈浪直接无视宇子鹤,扫了其他几个宗门的领头人说道:“人间界面临危难,堂堂传说级宗门、暗金级宗门,这个时候不出一点力气,却在这里对天清派大打出手,不觉得可笑么?”

    “再大的仇怨,过去了这万年,也总该平淡一点了吧?”

    那几个宗门的领头人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

    宇子鹤被直接无视,顿时大怒,手中那奇型兵刃光芒大作,就准备对沈浪出手!

    沈浪斜了一眼宇子鹤,冷冷说道:“你想杀我?”

    宇子鹤眉眼一挑说道:“任何人敢插手天清派的事,就是死路一条!”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来自哪里,敢跟我血炼魔宗作对,我便会让你灰飞烟灭!”

    周围一群强者眼神微微一动,都没有说话。

    这宇子鹤乃是魔道凶人,有他去试探这年轻人的底细,各大宗门的人求之不得。

    “垃圾。”沈浪淡淡说道。

    全场都安静了。

    敢骂帝武镜六重天的宇子鹤垃圾的,缥缈域,恐怕真的找不出来一两人啊。

    宇子鹤不怒反笑:“你说什么?”

    沈浪也跟着笑了起来:“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你是垃圾。”

    “谅你也不敢!”宇子鹤身上的帝武镜威压,翻翻滚滚,笼罩而出。

    沈浪淡淡说道:“我的意思是,在场的诸位,全部都是垃圾。”

    “马上给我滚!”

    虚空之中,数万的强者全都呆住了。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野小子啊,竟然敢对这么多帝武镜强者说这种话?

    他知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传说级宗门的强者?

    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时候,下方一个女子的尖叫声响了起来:“是那位前辈,是天星阁那给我们一缕刀意的那位前辈!”

    怜秀儿的声音。

    当初在天星阁那,沈浪遇到了天清派的花有容,白英俊和怜秀儿。

    最后帮了他们一把后,还给了他们一人一道本命刀意。

    天清派的人一听这话,立刻齐声欢呼了起来。

    “你是在找死!”

    宇子鹤怒喝一声,手中那奇型兵刃,瞬间化作了一道流光朝着沈浪疾飞而来!

    虚空之中,狂风大作,尖啸连连。

    一群强者立刻朝后退出,令得沈浪周围空旷了起来。

    沈浪一动不动,根本没将那急逼近的奇型兵刃放在眼里。

    那奇型兵刃刷的一下,便是斩落在了沈浪跟前的虚空之中,仿佛嵌套在了空间壁障之上。

    旋即……

    “咔!”

    光芒大作的奇型兵刃,化作了飞灰,飘散了开来。

    所有人都呆住了,所有人的眼中,全是难以置信!

    堂堂帝武镜六重天强者,愤怒之下的一击,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结束了?

    宇子鹤手中的本命神兵,祭练了万年不止,就这么崩碎了?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段?

    还是说大家看到的,是幻觉?

    是中了幻术?

    宇子鹤惊恐万分,转身就逃!

    “呼!”

    就在人们的目光当中,疾飞出去的宇子鹤,莫名其妙冲到了沈浪跟前!

    “不……不可能!”

    不论是上方的各大宗门,还是下方天清派的人,再一次的呆若木鸡!

    能够操控空间的人,至少是要掌握空间领域才行的。

    如果眼前这年轻人掌握了空间领域,岂不是说他是一位大帝?

    “我没让你走,你也敢走?”

    沈浪冷冷看了一眼宇子鹤,眼中一抹毫光遁出,打在了宇子鹤身上。

    那宇子鹤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身躯便是直接石化,然后寸寸龟裂,化作了灰尘,漫天飘洒。

    只是一道眼神,便灭杀掉了帝武镜六重天强者!

    所有宗门的人,汗如雨下,惊恐万分!

    这时候,人群中,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恭恭敬敬说道:“小人萧悟,是血剑堂大长老,见过大人。”

    “左问天当年之事,害得我万花谷太上长老等强者陨落,最后也直接导致我万花谷被仇敌攻打,死伤无数。”

    “所以,我等认为现在是他们血债血偿的时候了。”

    “这才率领一干强者攻打天清派。”

    “如果前辈觉得我等做错了,我等撤军便是。”

    沈浪冷哼一声说道:“当年之事尚未弄清,所有事情推到左问天身上,似乎不大厚道吧?”

    “你想用道理来压我?”

    萧悟低垂着头说道:“小人不敢,这个世界实力为尊,大人只要一句话,我等一句话不说,立刻转身走人!”

    “不过,这毕竟是我们和天清派的恩怨,大人作为一个外人,小人觉得还是不要插手比较好。”

    “外人么?”沈浪咧嘴一笑说道:“左问天是我徒弟,你们说我是不是外人?”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