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60章 破阵,危机再现

第160章 破阵,危机再现

 热门推荐:
第160章 破阵,危机再现-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当所有闪电鳄被杀光,然后全部被沈浪收了起来的时候,果然如他所说,周围再没有了闪电鳄继续冲来。

    暗影楼的一群人几乎完全失去了战力。

    一整天不间断的激烈战斗让他们透支了所有力量,此刻别说沈浪了,随便进来一个灵武境武者都能将他们斩杀一空了。

    沈浪趁势向这一批人以市面价格五倍的高价兜售了一批回气丹,这些人才终于恢复了一点点了。

    “如先生所言,那邪灵乃是在我们进入这大阵的时候,就已经附身在大小姐身上,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们身在大阵内,他想要杀我们并不是很难的。”暗影楼的首领之一徐子阳问道。

    “难道那些闪电鳄真的是被这邪灵驱使的吗?但是那么多的闪电鳄怎么可能被这邪灵操纵呢,而且他也出不去这大阵啊?”另一名首领萧正坐在沈浪旁边也急切的问道。

    南宫剑秋冷冷说道:“这些后面再说也不迟,我关心的是阁下既然已经拿了契约,什么时候帮我们破阵,走出这阴阳颠倒奇门阵呢?”

    沈浪摇摇头道:“这种上古奇阵,哪里是说破就破的,以我们这一群人的力量,根本做不到。”

    “什么!”南宫剑秋等人全傻眼了。

    破不掉?

    破不掉你还言之凿凿说送我们出去?

    破不掉收我们三朵暗影妖花!

    南宫剑秋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这么多年了,她没有这么被人耍过,这么被人气过……

    沈浪却似乎根本没有看到这一切,大口大口的正往嘴里灌酒。

    恶鬼面具虽然还带着,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喝酒。

    那酒坛中的酒仿佛被一股力量控制,化作了一道水柱一滴不漏的被他全部吸了进去。

    喝了这一坛酒,沈浪才看了眼面色不善的南宫剑秋说道:“确实破不了啊,你以为这种上古大阵那么容易破的啊?但是虽然破不了,我还是有办法带你们出去的。”

    “什么意思?”暗影楼的人一愣。

    南宫剑秋气不打一处来:“你说话一气说完会死啊,有你这么说话大喘气的么?”

    “呃,我以为你们都能明白一点阵法的奥妙呢,谁知道你们全是一些阵法盲呢?”

    吃饱喝足后,沈浪拍拍肚皮非常满意的站了起来说道:“阴阳颠倒奇门阵乃是上古奇阵,是困阵,而非杀阵,否则你们现在恐怕早已经化作飞灰。”

    见暗影楼的人竖着耳朵倾听,沈浪又道:“任何一种困阵,都分生门死门,这意思很简单,任何一种困阵都有留下一线生机,也就是至少有一道生门,从这生门自然就可以在不需要破开此阵的情况下走出这大阵了。唉,没文化,真可怕。”

    暗影楼的人面面相觑,都是呐呐说不出话来。

    作为神秘的杀手组织中的成员,他们从小就要经受各种训练,学习各种知识,在学识见识方面比普通武者实在高了太多。

    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被人当作了没文化……

    暗影楼的首领徐子阳起身恭敬的朝着沈浪弯腰施礼说道:“先生教训的是,这一番,就有劳先生了。”

    “哼!”南宫剑秋冷哼一声,把脸扭到了一旁。

    沈浪点点头说道:“既然已经吃饱喝足,你们也恢复了一点了,这就走吧,真是麻烦啊,估计得花三个小时才能走得出去。”

    他说着,一马当先,往西面走去。

    “三个小时?”暗影楼的人又是一惊。

    这倒不是吃惊时间太长,而是吃惊沈浪竟然将走出阴阳颠倒奇门阵的时间都算得如此精准!

    这种大阵的话,除非是布置阵法之人,外人就算能破阵,能出阵,但是又有谁能确定自己什么时候能破掉,什么时候能走出去呢?

    生门死门的事情其实暗影楼的人都知道,只是仓促间并未想起而已,问题是就算知道,想要找到生门,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啊?

    那也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啊?

    能确定自己可以破阵,还能确定时间,这说明此人绝对是个阵法大家啊!

    一群暗影楼的人对沈浪立刻都是肃然起敬。

    “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修为如此强大,但是似乎年纪又不大,他的手段……实在太惊人了。”暗影楼的人心中都冒出来了这样一个念头。

    漫天大雾之中,沈浪就是这样走在前头,身后是四只骨魔,再往后是一群暗影楼的人,不断的在阴阳颠倒奇门阵中绕来绕去。

    他们走的非常之慢,沈浪走着走着还时不时的停下来推演计算一番。

    时间就是这样一点点的过去,众人却是发现这大阵中的大雾越来越稀薄,能见度越来越高,顿时都是喜出望外。

    “喂,你之前到底是怎么知道那邪灵附身在我身上的?又是怎么将其击杀的?”

    南宫剑秋走着走着终于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沈浪晒笑道:“我觉得你的问法有问题,你问的这种东西都是我的私人**,你认为我会告诉你么?”

    破妄银眸这种事情,连纳兰紫烟和鬼王这几个家伙都不知道,沈浪怎么会跟这种陌生人去说?

    南宫剑秋为之气结,沈浪又道:“一个颇具规模的大阵当中,一般都会设置阵灵,有阵灵在,大阵不至于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崩溃,那邪灵,自然就是这阴阳颠倒奇门阵的阵灵了。”

    “可能这大阵存在的时间比较久了,那阵灵不断的吞噬困死在这里的妖兽或者武者的灵魂,慢慢的就转化成了怨灵。怨灵这种东西可以说是魂体类生物当中的另类,是一种完全由负面情绪和破碎灵魂构成的怪物,它们永远飘荡在同一个地方,不断的散发出死气和怨恨,任何生物在它们眼中都是敌人。”

    “这邪灵就是这大阵的阵灵转化而来,成了怨灵,只不过跟其他怨灵的区别就在于,他已经有了灵智。”

    南宫剑秋皱眉说道:“这邪灵有没有灵智跟附在我身上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要附在我身上?他有何目的?为什么他不选择别人?”

    沈浪头也不回的说道:“当一个怨灵有了灵智之后,就不会再甘愿被困在一个地方千年万年了,你们的进入,带给了他离开这大阵的机会。”

    “但既然是阵灵,那怎么可能离开得了这大阵呢?”南宫剑秋不解道。

    “阵灵当然不行,但是他若是夺舍你,然后从生门离开,这却是可以做到的。”沈浪悠悠说道:“你的修为虽然是这一批人当中最厉害的,但是你的意志却是这一群人当中最差的,所以你才成为了他的目标。”

    南宫剑秋满脸绯红,极不甘心的说道:“你认识我才多久?就敢妄下断语说我意志力差?”

    暗影楼的人一个个耷拉着脑袋不说话,嘴角带着苦笑。

    “作为杀手,从小就要经受残酷的非人般的训练,而你,作为暗楼楼主的女儿,未必就吃过这么多的苦……从大战的时候你被保护在中间位置就看得出来。何况,你还是至阴之体,换了我是邪灵也会选择你的身体……呃,跑题了,我们还是说邪灵吧。那邪灵附身在你身上,但是想要完全占有你的身体……这个说法怎么怪怪的,反正就是那么个意思,他就必须等到你神念消耗一空,在身心最为疲惫的时候下手……”

    “所以他就操纵那些闪电鳄疯狂的进攻我们,但是又不一次杀了我们?但是一个大阵内的邪灵,又是怎么控制外面的闪电鳄的?他强大到了这种地步了吗?”南宫剑秋还是没有想明白。

    沈浪有点无奈,女人的好奇心果然是很可怕的一种东西,不刨根问底誓不罢休啊。

    “他当然无法操纵大阵外的妖兽,但是他深知闪电鳄的习性,只要将这大阵中的血气散发出去,闪电鳄自然就能源源不断的朝着这里而来了。当这些妖兽进入大阵之后,通过操纵着这大阵,邪灵随时可以屏蔽或者引导血气,也可以轻易遮蔽那些妖兽的视线,这个时候,才真正有了操纵的手段了……之前那一群闪电鳄聚集之后不进攻,那就是因为邪灵被我击杀,他们已经找不到你们具体位置的缘故。”

    “好了,该说的我也说完了,要不是看在你们买回气丹的时候出手大方,我才懒得跟你们说这些事情。”沈浪打了个哈欠说道。

    “明明是这个混蛋自己要价高,竟然还说我们大方,敢讽刺我们……”南宫剑秋眨巴着一双美目不再说话。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变得极为开阔,一道方方正正的光幕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生门!生门找到了!”南宫剑秋第一个喊叫了起来。

    “也许是死门也不一定。”沈浪直接给她浇了一桶冷水。

    “……”暗影楼的人又是一阵苦笑。

    “开个玩笑,诸位,时间已经不早,这就都出去吧。”沈浪说着,收起了四只骨魔,第一个走进了那生门。

    便见一团光芒闪耀起来,他的身影立刻消失在了那生门当中。

    ……

    沈浪算无遗策,那是因为能通过各种蛛丝马迹,各种信息推理出各种结果,琢磨出来真实。

    但是毕竟他无法预测未来。

    比如这一次,就算是沈浪这种角色,也万万想不到在大阵外还有人守株待兔一样的守着自己。

    沈浪一穿过那生门脱离了“阴阳颠倒奇门阵”,脚还未站稳,天空之上一只巨大的手掌带着一种恐怖的威压,直接席卷过来!

    那手掌大入山岳,并不像宇文化及的光掌一般乃是能量凝聚,而是白皙如玉,丰润修长,完全是实体!

    就如同一个巨人的手掌一般,巨大无比,可撼天地!

    一股沉闷压抑的气息,从那手掌之上涌现,给人一种深幽不可测,历经无数岁月打磨的沧桑古老意味。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沈浪怪叫一声……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