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711章 改变你的命运

第1711章 改变你的命运

 热门推荐:
第1711章 改变你的命运-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雪地之中,沈浪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半个小时之后,最后面的那一队马车,出现在了沈浪的身后。

    之前出现的那些武者,还有其他一些武者一起,差不多有近百个眼神锐利的武者,守护在马车四周。

    这些人,就连最差的丫鬟,竟然都有着王武镜的修为!

    而准帝武镜的强者,至少有十多人!

    普通的暗金级势力,是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多准帝武镜强者的。

    此刻,那欧阳忆水正站在一辆马车旁边,探头与马车之上说着话。

    时不时的还扭头看一眼这边的沈浪。

    不一会,欧阳忆水突然如同在雪地里面滑行一般,几个跨步就出现在了沈浪身前。

    他冲着沈浪一抱拳说道:“这位兄弟,之前你说自己是郎中……请问,对于息贲之症,你可有药物缓解?”

    “息贲之症么?”沈浪说道:“马车上的病人可是呼吸急促,气逆上奔?”

    欧阳忆水点了点头说道:“正是!”

    “此地距离都城还有五天路程,我们用过几个方子,都不见缓解,实在是……”

    准帝武镜四重天的强者,治疗不了肺积?

    沈浪心中轻笑了一下,知道这欧阳忆水也是在试探他。

    他看了一眼远处的马车说道:“具体要看看病人才知道。”

    “这个,有点不大方便……”欧阳忆水有点迟疑的说道:“你那里就有没有可缓解的药物么?”

    一股寒风从马车的方向吹来,沈浪嗅了嗅鼻子说道:“马车内的人,恐怕并不是息贲之症吧?”

    欧阳忆水眼神一动,微微戒备了起来:“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家小姐的病,是天运城大夫看的,难道是不是息贲之症,我们都不知道么?”

    沈浪摇摇头说道:“我闻到了一股非常细微的腥臭,你家小姐应该是中了毒才是,怎么会是息贲之症呢?”

    “你……”欧阳忆水大吃一惊,后退了一步。

    他右手紧握剑柄,青筋凸起,准帝武镜四重天的气势,一触即发!

    突然,马车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忆水大人,让他过来看看吧,小姐快撑不住了。”

    “啊?!好!”欧阳忆水朝着沈浪一躬身说道:“麻烦您了。”

    沈浪随着欧阳忆水,来到了马车旁。

    行走间的沈浪,双目一道光芒闪过,那些颤颤巍巍的蛟马立刻恢复了正常。

    所有蛟马都亲昵的看着沈浪,仿佛见到了亲人一般。

    欧阳忆水察觉到这一切,暗暗称奇。

    这时候,马车上两名面色阴冷的老者走出,谨慎小心的盯着沈浪。

    这两人,修为比欧阳忆水都高了一层,达到了准帝武镜五重天的地步了。

    他们的神识,锁定了沈浪。

    只要沈浪一有异动,恐怕第一时间便会用雷霆手段,将这威胁瞬间铲除!

    沈浪神色不变,跨不上了马车。

    马车内是两个妙龄少女。

    其中一名是丫鬟的打扮,修为也是不低。

    另一人,却如林黛玉一般,面色苍白,弱不禁风,斜倚在马车上。

    见沈浪进来,那女子带着歉意冲着沈浪微微一笑。

    “先生说我们家小姐是中了毒,可知是什么毒么?又该如何化解?”

    沈浪身后,一名老者森然问道。

    他的语气当中,满含着敌意。

    堂堂准帝武镜五重天强者,都无法化解的毒素,一个小小的江湖郎中,怎会知道?

    他们从沈浪说出来毒素的那一刻,就把沈浪当作了另一方的人了。

    如今把沈浪邀请到马车上来,可不是治病这么简单。

    沈浪看了一眼那卧床的妙龄女子,哑然失笑说道:“说到底,诸位还是在怀疑我么?”

    “请我来治病,却让我看一具傀儡……”

    “锵锵!”

    两声清脆的声响响起,一刀一剑,已经架在了沈浪的脖子上。

    两名准帝武镜五重天的老者,全身气势外方,轰然一声巨响,便将这马车炸得碎裂了开来!

    一群群强大的武者,神色冷然,一一围了过来,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其中一名老者冷冷说道:“阁下真是好眼光,连我的幻术都能轻易看穿。”

    “怎么,你们就这般看不起我蜃楼门,只派了你这么一人前来?”

    后面的欧阳忆水,此刻手握长剑,眼中也满是紧张。

    该来的,总会来。

    此人从一开始,就透着一种诡异,绝对不是普通角色啊!

    他们能够请来蜃楼门的强者,对方自然也能请来其他宗门的强者。

    到都城的这一路,果然是步步陷阱,危机四伏啊!

    沈浪还没有说话,眼前的幻象已经凭空消失。

    而那丫鬟,也朝后退了出去。

    沈浪神色不变,目光落在了后面车队中一个并不起眼的马车之上。

    他幽幽说道:“她中了‘碧鸠火蟾毒’,时间至少已经有十一年。”

    “这一路奔波,你们不断的使用自己的灵力压制毒素,现在已经到了极限了吧?”

    周围一群武者目眦欲裂。

    其中一名老者冷哼一声说道:“就算是公主殿下的毒素无法解除,你们也不可能得逞!”

    “现在,老夫就先杀了你这祸患!”

    “啧!”沈浪皱了皱眉说道:“我如果真的是你们的敌人,又何必出现在此地?”

    “以她的体质,毒素即将爆发,已经撑不了三天。”

    “三天之后,你们的所有努力,都将付诸流水。”

    “云水国的大权,也将被十四皇子握在掌中。”

    “现在能救她的,只有我一人。”

    “你!”两名老者和欧阳忆水又是大吃了一惊。

    欧阳忆水喘息着说道:“你……你连这些事情都清清楚楚,还敢说自己不是十四皇子的人?”

    “你接近我们,无非就是为了玉玺而来,我们又岂会上你的当!”

    “唉……”沈浪轻叹了一声,站起了身来。

    这一刻,周围所有强者全部呆住了。

    他们所有人,眼中都是骇然之色……每一个人,都发现,自己除了眼睛之外,全身竟然都无法动弹了!

    即便是传说中的帝武镜强者,也不可能有这种妖术啊?

    没有任何灵力波动,也不见沈浪做任何动作,就连准帝武镜五重天强者,都莫名其妙,就无法动弹!

    甚至,他们还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灵力的运转!

    灵力,明明还运转正常!

    并没有被禁制,没有被封印!

    怎么会有如此诡异的事情?

    下一秒,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不见沈浪动作,沈浪凭空便是出现在了另一个马车之上!

    瞬移……

    这是真正的瞬移!

    沈浪揭开了马车的帘子,躬身走了进去。

    就在那马车里面,一个与之前幻境中一模一样的女子,躺在床上,正静静的看着沈浪。

    她与其他人不同,她还能动弹。

    不过,病入膏肓的她,能不能动,已经不重要。

    这女子年龄十八岁左右,但一双眼睛,却是异常的深邃成熟。

    她静静的看着沈浪走入,却并没有一丝恐惧和或者不安。

    沈浪自然大方的坐在了床边,看着眼前的女子,淡淡说道:“这毒素,已经困扰了你十多年,让你这十多年来生不如死,为何你心中毫无恨意?”

    “你很早就知道下毒之人是谁,心中就一点都不恨那人么?”

    那女子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说道:“他,是我弟弟。”

    “如果不是我执意要回皇宫,他不会加大毒药的剂量。”

    “他只想要拿到皇位,逼我离开而已。”

    沈浪长叹了一声。

    善良的人,总是要遭受这种折磨。

    所以,好人总是在台下叹气,坏人却一直在台上唱戏。

    当年的巫临天,就是那么善良,不愿意伤害任何一个人,相信身边的所有朋友。

    重生之后的沈浪,杀伐决断,很长一段时间,是无法理解这种善良的。

    只不过,现在沈浪站在天道的身份,来看待这一切,却是有着不同的感悟。

    就像是之前遇到的许青一样。

    许青和他大哥许道林相比,就好像两个极端。

    一个呢,虽然像个执绔子弟,但内心善良,并无害人之心。

    哪怕是堕入魔道,在没有人提醒,没有人监督的情况之下,他依然坚守本心,没有丢失那一抹善良。

    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是许多人都不可能做到的,

    而另外一个呢,利益至上,无论兄弟姐妹还是师尊师兄弟,只要挡了他的路,都会下杀手。

    “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沈浪维系着这一方宇宙的平衡,是这一方宇宙的真正天道。

    但同时,他还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他静静的看着卧床的那女子,淡淡说道:“如果我是他派来杀你的,你死在我手里,会怪我么?会怪他么?”

    那女子缓缓摇了摇头说道:“人死如灯灭,怪与不怪又有何分别?”

    “如果你真是他派来杀我的,杀了我之后,请帮我转告他一句……希望他忘记这一切,好好的做一位帝王,善待云水国的子民。”

    沈浪又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是以前的我,一定会怒斥你愚蠢。”

    “许多人的灾难,都乃至于你们这种所谓的‘善良’。”

    “你从小到大,就认为人心中要有爱,不需要有恨,但如果你的爱感动不了你的十四皇弟,云水国在这样一个人的掌控之下,将会生灵涂炭,血雨腥风!”

    “你善待了自己的弟弟,却将云水国的子民,置于何地?”

    那女子眼中的眼泪,立刻便是滚落而下:“我……我不知道,我一直的努力。”

    “父皇让我带着玉玺回归,所以明知道是死路一条,我也回来了……”

    “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没有力量。”

    “我做不了杀伐决断的君王,我也无法对我的弟弟下杀手……”

    “我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我更无法改变云水国人民的命运,我只是一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女人。”

    “命运么?”沈浪抬起了头来。

    他的目光,洞穿了马车车顶,洞穿了层层空间,看到了鸿蒙宇宙中那千千万万的魔神。

    这些人的命运,如今都和他牵扯到了一起啊。

    低下了头来,沈浪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子,悠悠说道:“公主殿下,如果我给你改变命运的机会呢?”

    公主呆了一呆:“改变……命运的机会?”

    旋即,她苦笑了起来:“‘碧鸠火蟾毒’是没有解药的,没有人可以改变我的命运。”

    “哦……不,其实有一个人,是可以改变我的命运,但是……”

    她吃力的动了一动,从怀中拿出来了一个用木头雕塑起来的人像。

    这人像,正是沈浪的模样!

    看着那人像,公主的眼中,竟然是露出了一抹笑意。

    “唉……”沈浪静静的看着公主,轻叹了一声,一指点向了公主的额头。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