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8章 多情自古空余恨

第18章 多情自古空余恨

 热门推荐:
第18章 多情自古空余恨-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沈浪当然听不到司马衍等人的议论。

    不过他对这“御雷神诀”是知道一点点的,“御雷神诀”确实是来自玄铁级宗派玄道宗,是玄道宗最为厉害的功法。

    说起来,战帝的记忆当中,跟玄道宗还有着不解之缘呢。

    玄道宗创派始祖还得到过战帝的指点,这御雷神诀,当初战帝还亲自与玄道宗始祖研究过的。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再说了,说出去也没有人信……

    这个世界的势力分为青木级、玄铁级、灵铜级等等,如金字塔一般层层压迫约束,沈浪所在的家族和其他的楚家萧家等几个家都是号称天凤城“四大家族”,其实这几个家族连青木级势力都没有达到,也就是几个不入流的家族而已。

    天凤城的天凤府,也就是城主府才是青木级势力,而这四大家族便是依附于城主府而生存。

    至于为什么区区青木级的势力能掌控天凤城这么大一个城市,很多人就讳莫如深了,据说天凤城城主叶萧正是从紫楚国护国宗派皇龙宗出来的,在那边有关系,所以才有机会掌控天凤城。

    青木级势力之上,才是玄铁级势力,而司马衍等人之所以震惊,并不仅仅是因为玄道宗是玄铁级势力的缘故,而是因为这玄道宗在数十年以前其实是跟皇龙宗并列的灵铜级势力之一!

    只不过据说被其他几大灵铜级宗派排挤,最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结果生生被打落下来了一个等级。

    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就算玄道宗遇到了什么变故变成了玄铁级势力,其以前灵铜级势力时候的底蕴是还在的。

    而其宗内最强功法“御雷神诀”向来不外传,非精英弟子是不可能得到传授的。

    但是沈浪以力武境九重天的修为,用御雷神诀轰出一拳,摧枯拉朽般就让得沈剑锋的层层防御如纸糊的一般,直接溃散,这可不像是初窥这雷系功法的样子。

    怎么看都像是将这御雷神诀修炼到了很高的层次了……

    塔云学院虽然因为依附于帝都的珈蓝学院,地位超然,但是说白了,其实也就是青木级势力,并不比城主府强多少的样子。

    但是沈浪竟然跟以前是灵铜级势力的玄道宗牵上了关系,这被司马衍等人知道了,就有了别样的意味了……

    “他若真是跟玄道宗有关系,那么,沈剑锋的父亲要是不承认沈剑锋之前答应过的灵田的话……说不得老夫这许久不动的身子骨也要动一动,让他乖乖的交出灵田了……”司马衍苦笑着说道。

    其他两人没有说话,却都是同时笑了起来。

    在他们的目光中,沈浪已经穿过了人群往食堂走去了。

    沈浪可不知道发生了这些事情,不过他也并不怎么在乎了。

    事实上真要说起来,他所知的功法中比“御雷神诀”强的也有不少,但是那些功法各有隐秘,还有的来路不明,其后的势力都是非常庞大,有的势力那是跺一跺脚,都可能让星辰大陆震动的,还是不要拿出来用的好,以免招惹祸端。

    相对而言,玄道宗是一个玄铁级势力,而且这几十年来据说受到过重挫,一直在休养生息,非常的低调。

    修炼这种宗派的功法,只要不要太过招摇,问题有应该不大。

    何况玄道宗远在紫楚帝国西北面,靠近云峰国的位置,离这里至少是数万里之遥呢。

    而另一方面,这雷力可是天地间至刚至阳的力量,雷系功法强大无比,而且有很大的发展前途,所以御雷神诀他是一定要好好修炼一番的。

    何况,他还指望着修炼之后,拿九天雷力来锻体呢。

    “喂,你到底说还是不说?为什么在梦里叫我的名字,还让我……让我脱衣服?”雪叮当加快脚步赶上了沈浪轻轻拉了下沈浪的衣角问道。

    沈浪叹了口气说道:“有什么好说的,我就是梦到跟你一起去猎杀妖兽,你被妖兽伤到了,我为你包扎伤口啊。”

    “哼!”雪叮当气急:“哼,你以为我会信么?”

    “事实就是这样,你信与不信都是这样,我无所谓啊。”沈浪耸了耸肩说道。

    雪叮当鼻子一皱哼了一声说道:“哟呵,翅膀长硬了啊,敢这么跟我说话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沈浪身体一僵,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雪叮当说道:“叮当,你这么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我能不能反过来问你一件事?”

    雪叮当微微一愣,眉毛一扬说道:“什么事,你说,但是要我知道的才行。”

    “我就是想问一下,你修为强横,在塔云学院名头大的很,你若是想收保护费,除了老楚那种变态之外,整个塔云学院的学生谁敢不交?为什么你只向我一个人要保护费?”沈浪定定的说道。

    “叮铃铃……”雪叮当身上的铃铛晃动了起来,惊慌之色从其眼中一闪而过。

    “你……你问这个做什么?”雪叮当稍稍有点慌乱的说道:“你不要想太多了啊,我是答应了你姐姐沈沫然要保护你的,所以只找你收保护费啊!我总不能白干的吧?”

    捕捉到了她眼角的慌乱,沈浪心头狠狠的一痛,脸上却没有表示出来。

    他轻轻一笑说道:“那就好了,我明白了。今天我跟沈剑锋的对战你已经看到了,虽然我没什么能耐,但是在学院里面自保却已经是足够,以后就别找我收保护费了吧?”

    “你说什么啊……你……你……”雪叮当万万没想到沈浪突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方寸大乱,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沈浪决然的转过了身去一边走一边咬着牙说道:“我的意思是,你答应我姐姐的事情已经做到了,以后的话,我……不再需要你的保护了,谢谢。”

    他说着,加快了脚步没一会就消失在了远处。

    雪叮当定定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半天没有动弹一下,年久,才狠狠的一跺脚说道:“你……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以为自己修为提升了一点就了不起了啊!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那一拳几乎已经把体内的灵力全部消耗殆尽了?还说不需要我保护……谁稀罕保护你!”

    她一边恨恨说着,眼里一圈雾气弥漫了起来。

    “人家是女孩子……难道要我跟你说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么……你这个混蛋!”雪叮当用低得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说道,然后走到大树底下坐下,双手抱着膝盖,将头埋了下去……

    她不知道的是,走到了远处的沈浪心情其实也跟她一样难受。

    沈浪内心矛盾之极,雪叮当跟他在一起这么久,就算是木头人,也都能感受到人家的情意了,但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以前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个废物,没有自信,根本不敢跟她接触,两人在一块,他连话都不说。

    而现在的他,修为强大了许多,而且有了战帝的记忆,加上那太极图武魂,修炼绝对是一日千里……

    甚至现在修为虽然不高,却是有了强者的气势了……

    这时候的他本该开开心心,主动去追雪叮当才是。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雪叮当,他非常开心,又非常难受,哪种痛彻心扉、生不如死的感觉折磨得他痛不欲生……

    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尤其是战帝的魂魄被他融合了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除非修炼到了非常强大的地步,否则根本无法保护他,既然这样,那就离开这里,离开她,躲得远远的吧……”沈浪暗暗想到。

    他不是不自信,实在是无法自信。

    战帝自爆的时候,虽然那些记忆被抹除掉了,但是他是能听到周围那哀痛欲绝的哭声的。

    这个混蛋,他挂的这么彻底,却让自己的亲人如此哀伤……

    连他这么强大的力量,都无法保护自己的亲人,现在的沈浪又怎么能自以为是?

    在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之前,远离雪叮当,等到强大了,再回来吧……

    非要等到发生了,再来后悔,又有何用?

    一朝缘尽红颜逝,花落人亡两不知!

    这世界上永远存在着一些无奈,而这些无奈,你可能永远也无法改变。

    “咔……咔……”脚掌踩在枯枝上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沈浪微一抬头,心头顿时一惊,霍然转身,撒开脚丫子就跑。

    昏暗的天空中一柄火焰幻化的巨锤毫不客气的砸了下来,轰然一声巨响,火焰碎裂成了一片片四散开来,便听得沈浪惨叫一声,直接就被那一锤给砸趴下了!

    “臭小子,见到了老娘还敢跑!”木琴导师扛着一把巨锤战神一般缓缓走来。

    此时的她身穿紫色短裙,一双长腿没有一丁点赘肉,性感逼人,只是肩膀上扛着的那把火红色大锤实在是太过吓人了一点,怎么看也不应该是这种尤物拿的东西。

    沈浪哼哼唧唧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可不是不想反抗,实在是之前御雷神诀那一拳已经将他体内的灵力耗费殆尽,此刻的他真想跑都没那个力气了。

    “我靠,你有没有搞错,三天没去上课我也让林枫给我请假了,我不就是没去见你吗,犯得着用大炮……不是,用烈火锤来轰吗!”狼狈不堪的沈浪气得直跳脚。

    木琴看着灰头土脸头上还有几片树叶的他强忍住笑说道:“看你现在活蹦乱跳那就表示我的做法是正确的,你以为我会乱出手么?你跟沈剑锋打擂台的事情我虽然没见,也已经知道得清清楚楚,一记烈火锤还不能把你怎么样的——不要转移话题!”

    她气呼呼机关枪似的说道:“说吧,那天炼制紫电金戟的时候,你那公式是哪里来的?为什么算定了会爆炸而且时间那么精确?你以前对炼器根本没有一点兴趣,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我好歹也是灵级三品炼器师了,在你眼里竟然跟三岁小孩一样?”

    沈浪把头上的几片树叶拿掉,没好气的说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以前成绩不是太差的,好歹能及格的吧?后来嘛,我在凤凰山脉中捡到了一本古书,里面记载了许多炼器法门,我闲着没事就看看,看着看着就懂得这么多了呗。”

    “古书?拿给我看看!”木琴似信非信说道。

    “拿不了,在家里。”

    “带我去拿,塔云学院离天凤城没多远。”

    “丢了。”

    “到底是在家里还是丢了!”

    “在家里丢了。”

    “……”

    “淑女动口不动手,话说你拿着烈火锤往上举是什么意思?我跟你说……我是吓大的!我……卧槽救命啊!”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