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80章 让你们见识下什么叫炼器

第180章 让你们见识下什么叫炼器

 热门推荐:
第180章 让你们见识下什么叫炼器-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看着沈浪老神在在的样子,天神学院的人一个个面色变得极其怪异起来。

    不少人都开始心里有点忐忑了。

    纳兰紫烟不管怎么说都是天神学院大姐大,不可能说胳膊肘往外拐就马上拐的,她要真的黑了天神学院,以后天神学院的老家伙也不可能放过她啊?

    先前她阻止宁宇峰两人出来,那两人不听,结果不是被骨魔一脚弄成了残废了?

    她跟沈浪一起回来,或许还知道沈浪的一些手段呢!

    孙庆自然也是能够想到这些东西的,问题是,除了骨魔这样的东西,孙庆是绝不相信沈浪还有其他手段的。

    更是万万不可能相信沈浪能制作飞行灵器……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再如何惊才绝艳,那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何况沈浪这么多年来被人叫废物,从来没有表现出来炼器的天份,怎么可能说变强就变强的?

    修为或许得到了某种天材地宝之后能够一夜之间变强。

    但是炼器这种东西,没有常年累月的练习和积累,没有一个名师指导,绝对不可能说变就能变成炼器大师的!

    何况,就天凤城这种小地方,也没有什么炼器大师能教得出来这样的徒弟啊?

    不管纳兰紫烟在顾忌什么,这一场赌局,天神学院绝对是赢定的了!

    “算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呵呵,没想到我纳兰紫烟在天神学院这么多年,临到头来,竟然没有一个人相信我的话……”纳兰紫烟叹了口气,独自一人往废墟外走去,身形落寞,让人心伤。

    沈浪目送着纳兰紫烟的背影离开,眨了眨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孙庆面色变幻了数下,却还是不肯为了纳兰紫烟一句话,而放弃这一切。

    何况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突然,珈蓝学院的两人中的一个有点奇怪的说道:“这材料,跟之前轻舞和双龙门使用的飞行灵器一模一样呢……”

    “……”

    孙庆心里咯噔一下,便看到沈浪一改那吊儿郎当的模样,盘腿做到了地上,还拿出来了一座熔炉。

    “井底之蛙,今天就让你们天神学院的人看看什么叫炼器吧。”沈浪晒笑一声。

    叮叮当当的声音立刻不断的响起,沈浪手法娴熟的开始操作了起来。

    天神学院的几个老家伙越看脸越白……

    沈浪能不能成功,这还不知道,但是沈浪表现出来的这种炼器手法之高明,两个学院绝对不可能有人能与之相比!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这些老家伙都是活了六七十岁的家伙了,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也正因为有这个眼光,所以看得那叫一个心惊肉跳!冷汗直流!

    等沈浪全部做完的时候,孙庆几人已经全身湿透,身体打摆子似的不断颤抖。

    看在天神学院的那群学生眼中,还以为他们觉得自己要赢了,太激动了……

    沈浪将手中锤子一丢,霍然起身道:“已经做好了,多谢天神学院的诸位导师还有同学了,实在抱歉,最近太缺钱了,不然不会找你们啊。”

    天神学院的一群学生差点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死到临头了还敢大放狂言,这破烂是飞行灵器?能带人飞起来?当我们是白痴啊!”

    “我靠,这要是能飞起来,估计也会将人摔成肉饼啊!”

    “太好笑了,几块木头和几块瑟银片一拼接,弄个翅膀模样就当作飞行灵器了?飞行灵器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这么简单了?”

    此时的孙庆,心头已经越来越慌乱,生怕地上那东西真能飞起来。

    而且重要的是,那玩意确确实实跟当初带着水轻舞等人飞出塔拉草原,到了祖格废墟外的那飞行灵器一模一样啊!

    孙庆颤抖着走了过去,将地上那蹲下身子开始检查地上那滑翔翼。

    “造型跟之前那飞行灵器一模一样,只不过就是更加粗糙了一点而已。”

    “瑟银片上有灵阵图,品阶似乎不低,虽然灵阵图被禁制封装了,但是可以看出来是风系的飞行灵阵图!”

    “天呐,如此纷繁复杂的风系灵阵图,这小子只用了这么一点时间就刻画出来了?”

    孙庆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扭头看向了之前检查的那名导师说道:“这瑟银片之上之前是否有刻画灵阵图?”

    那名导师感觉有点不妙,却还是坚定的摇摇头说道:“没有,只是简简单单的瑟银片,连灵盘都没有形成,怎么可能有灵阵图?”

    “噗通!”

    孙庆颓然的坐到了地上,一张老脸瞬间变得苍老了许多。

    天神学院的人吓了一大跳,副院长大人这是怎么了?难道说那东西真的……

    刚刚说话的那名导师蹬蹬蹬冲了出来,神念往那飞行灵器里面一探,一张脸顿时跨了下来:“真……真的是飞行灵器,这他吗怎么可能!”

    激动之下,他甚至爆了句粗口。

    孙庆被他的话惊醒了过来,一把就站了起来说道:“其内确实是刻画着风系飞行灵阵图,但是是否能飞行,这还是两说的事情,还不能就此断定这是飞行灵器!”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沈浪轻笑了一声,突然一扭头朝着一人招了招手道:“你过来,给他试一试。”

    原本正发愣的秦魂吓了一跳,转身就跑:“不不不,这不关我的事,你叫别人吧!”

    沈浪一个箭步,如离弦的箭一般,眨眼的工夫就到了秦魂的背后,照着秦魂后脑勺就是一拳,将他砸晕了过去。

    随后,他就在塔云学院一群人古怪的眼神中,将秦魂拎小鸡一样的拎了回来!

    “这……沈浪,这样不大好吧?”墨留声和周峰赶紧上前。

    他们怕沈浪公报私仇,直接把这秦魂给弄死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学生灭了导师,这要是传了出去可不大好办啊。

    “放心,死不了的,他要是挂了,我找谁测试去?”沈浪将秦魂塞到了那飞行灵器里面。

    然后拿出三块灵石安到了那飞行灵器上面的凹槽之中。

    随后,沈浪五指虚抓,一团水汽快速在他手中迷茫开来,一团水球被他抓着直接摔在了秦魂脸上。

    “啊!”

    秦魂打了个激灵,苏醒过来,顿时哀嚎起来:“沈浪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你不能你赶尽杀绝啊!”

    “好好掌控这飞行灵器,你能从这里飞到塔云学院去。你要是掌控不好,从半空摔下去摔成了肉饼,那可就怪不得我了……另外,一定要小心一点啊,这可是飞行灵器,弄坏了你要赔的。”

    沈浪阴森一笑,并指如剑对着那凹槽边缘的灵阵图轻轻一点!

    那灵阵图被激活,立刻运转起来。

    凹槽中的三块灵石光芒大作,随后,那滑翔翼之上一对光翼伸展开来,猛的一扇,狂风大作间,滑翔翼腾空而起,朝着塔云学院的方向飞去。

    空中秦魂那撕心裂肺的嚎叫之声,越来越远。

    天神学院的一群人,面如死灰……

    事实上,这种飞行灵器还不够级数,严格说来只能算是飞行法器,不过飞行法器又没有办法飞这么高。

    这种飞行灵器无法像普通飞行灵器一样,能让武者时左时右,时上时下,操纵自如。

    也无法用来在空中战斗。

    真正的飞行灵器沈浪自然是会制作的,问题是小小的天凤城根本找不到炼制飞行灵器的材料。

    就算找得到,他现在也未必买的起。

    真正的飞行灵器价值比高品阶的玄器价格都高了十倍还不止,完全是有市无价。

    沈浪其实是利用高级灵阵图,和滑翔翼取了个巧。

    这种飞行灵器虽然灵活度不高,但是滑翔翼却是将无法长期飞行的弊端给解决了。

    当这滑翔翼从天柱峰那种地方飞下来之后,大部分的时候,其实已经没有怎么消耗灵石上的灵气,主要却是借着风力来滑翔了。

    但是重要的并不是这飞行灵器的品阶如何……

    而是一开始天神学院等人就已经认定了一点:水轻舞等人乘坐的滑翔翼是飞行灵器。

    也正因为他们认定了那是飞行灵器,这才将矛头指向沈浪,认为沈浪作弊,将飞行灵器带进了试炼。

    所以,不管这玩意算不算飞行灵器,沈浪只要做出来了与水轻舞等人乘坐过的一模一样的东西,这就算成功了。

    现在沈浪不但制作出来了跟之前水轻舞乘坐的滑翔翼一模一样的东西,还让秦魂升上了高空,然后消失在了天边……

    一切已经清清楚楚的摆在了众人面前了。

    所有的人还看着空中秦魂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语。

    传说中的飞行灵器,如此简单的被一个少年制作了出来……

    不说天神学院了,就算是塔云学院的人也被震惊得呐呐说不出话来了。

    突然,苏恨鬼哭狼嚎似的的声音响彻天空:“哎呀,我们赢了!”

    林枫那种发现宝藏的声音旋即响起:“发大财了,咩哈哈哈!”

    两个学院的人大眼瞪小眼,好一会,才突然反应过来……

    “轰!”

    塔云学院这边欢声震天,一群学员相拥而泣,癫狂起舞!

    天神学院这边哭声震天,老的少的泪眼滂沱,凄凄惨惨。

    孤寂荒凉的祖格废墟迎来了史上最为热闹的一天。

    这一天,在这个废墟当中,两种决然相反的情绪同时爆发了出来,让人难以忘怀……

    “我的灵石,我的灵器,我的丹药啊……”

    孙庆眼睁睁的看着墨留声等人将他们的东西全部收走,老泪纵横。

    突然……

    “嘭!”

    一个身影带着惨叫飞了出去,将天神学院的一群人砸得人仰马翻。

    众人凝神一看,这才看清楚,原来是沈浪一脚把天神学院的一人踹飞了出去。

    孙庆大怒:“沈浪,你想干嘛!”

    “没想干嘛。”沈浪缓缓朝着天神学院的一群学生走去,一边悠悠说道:“您老忘性有点大啊,之前我好像说过,就冲你们那笑声,我要让天神学院的这一群人都抬着出去,我这人说话,一直都算话的。”

    “你你你……”孙庆只感觉一股寒气从心头冒了出来。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