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88章 长老令牌

第188章 长老令牌

 热门推荐:
第188章 长老令牌-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沈浪的话一出口,曾王府等五人此刻也都是面色有点尴尬了。

    理论上,在这个时候还能袒护沈浪的,就只有他们五人了。

    问题是他们是真挡不住凌辰啊!

    就算是再不服气,他们也不能不承认这一点的。

    若只是醉千杯,那自然是简单得多。

    但是来了个凌辰,那可就麻烦了。

    沈浪就算抓住时机揍了一通醉千杯,但是在凌辰这样的强者面前,还是有点……

    哪怕是醉千杯,似乎也主要是被沈浪那诡异拳法所遏制了,至始至终没有发出几招的。

    真要疯狂攻击过来,沈浪恐怕只能利用快捷的速度东躲西藏了。

    而且未必就真能躲得开。

    凌辰这厮可是玄武境五重天的修为,而且专修剑道,一柄“龙骨圣剑”也不知道杀过多少玄武境五重天强者了。

    他若是出手,在曾无命五人看来,沈浪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要命的是他们挡不住凌辰,还是要去挡。

    但是沈浪刚刚说的那句狂妄的话,他们就无法负责了……

    五大世家在了解了一点沈浪之后,作出了决定,才派他们到这里来,这才没来几天,若是沈浪还有他的家人就出事,五大世家都将成为一个笑话。

    重要的还不只是笑话不笑话,还在于曾无命等人看到了沈浪全新的一面。

    之前尹框几人传回去的信息远远不够精准,所以五大世家为了拉拢沈浪的事情,内部也是有过很大的分歧,甚至有人大打出手,闹得挺大。

    一句话,那就是五个世家当中都有人看不上沈浪,觉得他只是在炼器上有不小的成就,还不值当如此大张旗鼓的去拉拢甚至讨好他。

    如今沈浪以十六岁的年纪已经能与玄武境强者一战,这等惊才绝艳的资质,要出传回五大世家,保准没有任何人再对派出高手做保镖这种事情有任何异议的。

    如此人物真要是死在了邪风谷人的手下,五大世家的家主估计都得哭晕过去。

    而到时候,曾无命几个人,明显会作为失败者受到家族处罚。

    星辰大陆天才无数,但是想要找到这么一个人物,还能搭上线,能帮助其成长,拉近关系……哪里有那么容易?

    偏偏现在冒出来个凌辰!

    曾无命等人的修为却跟凌辰差了一截,在凌辰面前,他们保护不了沈浪,也保护不了沈浪的父母……

    而沈浪却已经说出了“你杀不了我”这种没脑子的话,这不是想要逼凌辰出手么?

    “这小子,虽然厉害,毕竟年纪太小,有点嫩了啊……”曾无命几人心里头都冒出了这个想法。

    然而让众人惊异的是,凌辰竟然没有发火。

    凌辰眼中异色一闪而过,竟然笑了起来说道:“就算我杀不了你,邪风谷也有人能杀你,邪风谷当中修为强过我的实在太多太多……哦,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想知道红尘他们现在是否还活着,此事与你有什么关系?我需要知道你所知道的一切。既然你已经牵扯到这个事情上来,于情于理你都需要将你所知道的事情告诉我,以洗脱你还沈家的嫌疑。你将此事了结,也不至于让你父亲和家人再担惊受怕。”

    他顿了顿又一脸郑重的说道:“若你不是幕后凶手,你这么做,也算是帮助我邪风谷,事后邪风谷必有重谢!”

    “哇!”

    周围的人立刻都惊叹了起来,似乎众人都没有想到,凌辰在被沈浪挑衅的时候,竟然还这么好说话。

    而且最后这一句话,明显是降低了姿态,有点示好的意思了!

    堂堂邪风谷刑堂堂主,只是名字都能让各大势力心惊肉跳的主,竟然如此跟沈浪说话,简直难以置信!

    沈浪有点意外的看了凌辰一样,咧嘴一笑道:“你们若是一早就这么说,何至于闹成这样?”

    他拿出一个袋子,往前方一丢说道:“里面可能有你想要找的东西。”

    那袋子噗的一声掉落到了台阶下面。

    一个铁卫统领立刻上前,将那袋子捡了起来。

    “大人,您看?”

    铁卫统领双手捧着袋子送到了凌辰跟前。

    “将袋子打开。”凌辰神色不变说道。

    “是!”

    铁卫统领立刻将那袋子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放到了地面。

    随着铁卫统领一件一件的将袋子里面的东西拿出,全场所有人的心都被抽紧了……

    铁卫统领拿出来的那些东西,全部都是灵器!

    而且那些灵器的手柄处,无一例外的用禁制秘法刻画着一个字:“邪!”

    “这些灵器全部都是邪风谷武者的灵器!”有人惊呼出声。

    原本忐忑不安的醉千杯大吼一声:“好啊,你杀了我邪风谷的弟子之后,将他们灵器收了起来,还敢拿出来?今天,你们沈家一个都跑不掉!沈浪,你死定了!”

    沈浪轻叹了一声说道:“邪风谷平时都是派你这种二货出来办事的么?你是本来就蠢,还是刚刚被我把脑子打坏了?我若是真杀了邪风谷的人,收了他们的灵器,我不藏得严严实实的,我还拿出来给你们看啊?我都怀疑你没长脑子。”

    “你!”

    醉千杯气得发狂,只是两只胳膊被两个师弟抓着,没办法乱动。

    “你什么你!给我闭嘴,这里没你的事!”沈浪嗤笑一声道。

    堂堂玄武境二重天强者,先是在聚宝阁被沈浪用言语冲撞,现在跑到沈家来,还被打得灰头土脸,醉千杯觉得这些事情他只要想上一想,都能让自己疯掉。

    就在这时,那铁卫统领突然全身一震,有点不可思议的全身颤抖了起来:“大人……这……这令牌……”

    只见他手中托着一块巴掌大小的令牌,那令牌呈蛟龙形状,通体紫红色,由众多稀罕金属熔炼混合而成,令牌表面,纹刻着许多神秘花纹,在阳光的照耀下,那些花纹如一簇簇缭绕在蛟龙周围的云彩,让得这蛟龙好似腾云驾雾一般,显得无比的奇妙。

    凌辰目光一缩:“长老令牌?呈上来!”

    那铁卫统领涨红着脸将那蛟龙形令牌捧到了凌辰面前。

    醉千杯这一次动静更大,疯狂大叫起来:“好啊,不知死活的小子,连邪风谷长老你都敢杀!杀了你还敢夺取令牌!你死定了!你这次死定了!你们沈家一个都活不了!”

    “师兄,此人一定要当场格杀!然后抽取其魂魄回去交给谷主!绝对不能放过他啊!”

    沈家的人顿时一个个面如土色。

    周围的人们震惊得体无完肤!

    先前说沈浪谋害邪风谷少谷主,已经够吓人的了,现在醉千杯竟然还说沈浪杀了邪风谷长老?

    凌辰接过那蛟龙形令牌,神念往令牌里面一探,目光又是一凝:“这气息……怎么跟沈浪如此相似?难道……”

    他屈指一点,点在了那蛟龙形令牌之上。

    令牌光芒大作,突然漂浮了起来,滴溜溜一转,随后化作一面巨大的蛟龙形盾牌,自动飞到了沈浪身边,放出了五面造型大小都一样的光盾围住了沈浪。

    一面实体的盾牌,五面虚化的盾牌,就是这样,绕着沈浪缓缓旋转。

    仿佛五条蛟龙腾云驾雾围绕着沈浪在飞行一般。

    在那巨大的盾牌之上,“邪风谷”三个金色大字闪闪发光。

    一群铁卫不约而同朝着沈浪单膝跪地,齐声道:“参见长老!”

    全场寂静,落针可闻。

    所有的人都傻眼了,连五大世家的曾无命几人,也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事情的发展实在是太过戏剧性了。

    原本与邪风谷醉千杯大打出手的沈浪,刚刚还被醉千杯认为是杀害长老的沈浪,转眼间怎么就变成了邪风谷的长老了呢?

    玄铁级势力的长老?

    才十六岁的长老?

    这玩笑开得太大了吧……

    这么说来,沈浪不但不可能是杀害邪风谷弟子的凶手,而且还是邪风谷倍受尊敬的长老?

    短短的时间内,在场的众人中许多人都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不大灵光了,发生的这些事情,一件接一件,让他们完全无法相信所看到的一切。

    “不可能!他不可能是邪风谷长老!我从来不知道供奉长老当中有他这么一位!而且那些灵器都是邪风谷弟子的本命灵器,现在其内的神念已经消逝,明显灵器的主人都已经死去!一定是他杀了我们邪风谷的人,然后夺取了灵器,夺取了令牌!”

    醉千杯状若疯狂的大叫了起来。

    他本来就快疯了,再一次的受到这种刺激,人已经陷入了癫狂状态。

    抓着醉千杯左手的那中年人轻叹一声,面色极其难看的说道:“师兄,就算是失落在了别人手中,也是根本无法使用的。若是长老身亡,令牌内的一缕神念也将消失无踪,而这令牌内的禁制会立刻启动,摧毁其内所有信息,并将细心发回宗内,随后,这一块令牌就会化为凡铁,失去灵光和效用。那令牌自动认主,而且其上释放出来的气息,与沈……沈长老的气息,是完全一致的……”

    “……”醉千杯完全呆住了。

    他也是邪风谷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事情?

    只不过,这一切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一点,而且之前脑袋一直处于混乱癫狂状态,压根就没有去细想。

    而且,打死他他也不敢相信沈浪会是邪风谷长老啊。

    他醉千杯在邪风谷也算是有点地位,算是一门执事,但是真要算起来,地位是远远比不得长老的。

    哪怕是没有实权的供奉长老也一样!

    更要命的是,这供奉长老还是个十六岁的小子!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他打得猪头一样的小子!

    这小子家里还有五个不比邪风谷差的世家的人当保镖……

    这种年纪,已经强大到这种份上,给他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百年发展,前途不可限量啊!

    把他醉千杯和这样一个人放一块,如果说非要灭掉一个的话……

    邪风谷绝对会毫不迟疑的将他醉千杯给直接斩杀的!

    “太欺负人了……你是长老你早说啊,至于这样防贼似的藏着掖着么?”

    醉千杯面色惨然,差点哭了。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