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95章 大戏开始上演

第195章 大戏开始上演

 热门推荐:
第195章 大戏开始上演-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好个楚倾城,你果然隐藏了修为!卑鄙!”龙峰谨慎小心了起来。

    虽然楚倾城被许多人当作天才,但是毕竟只有气武境八重天左右的修为,与龙峰相比还是相差不止一截的。

    但是刚才那一剑,龙峰却是吃了个暗亏,而且明显落了下风!

    “你看看你,本公子好心好意问候你,你最起码也得说句人话表示敬意吧?什么时候隐藏修为也变得卑鄙了?在这鹅毛大雪的春天,你难道没有从我的语气里感受到一点点的温暖么?敞开裤,裆去迎接新的一天吧,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有朝一日你会感谢我为你指了一条明路的。”

    “吗的,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龙峰耐着性子听了半天,一句没听懂,气得半死。

    楚倾城咧嘴一笑,用最简短的一句话给他解释了一遍:“滚!”

    “你你你……”

    龙峰气得发狂,手指指着楚倾城“你”了半天没“你”出什么东东来。

    楚倾城一出现,大街上的人至少跑了三分之一。

    他一开口,又跑了三分之一,只有藏香阁里面的女子们站在二楼不断的冲着他抛媚眼,送飞吻。

    藏香阁门口,许道林咳嗽了一声,示意两个许家的人过去将云清扶了起来。

    他捏住云清脉搏查看了一番,才悠悠说道:“让人全身酥麻难以动弹,灵力也难以运转,眼球变绿,肤色发青,云清师兄中的应该是森罗断魂烟。”

    龙峰踏前一步,朝着浪不群伸出了右手:“解药拿来!”

    浪不群有点畏惧的拿出了那个小瓶,刚要往前一送,突然手一抖,砰的一声,小瓶子砸碎在了地上!

    “你……你不能怪我,你太吓人了,我这一颗小心脏都噗通噗通乱跳呢!”浪不群说着,躲到了楚倾城身后。

    龙峰气得七窍生烟,想骂人吧,从小的教育没给教给他太多经典脏话。

    想打人吧,好像未必打得过楚倾城。

    让他有点进退两难了……

    “算了师兄,我们回去吧,森罗断魂烟没有太大危害,无非就是让一般武者半个小时内丧失行动能力而已,过了半个小时云清师兄自然便会恢复的了。”许道林平静的说道。

    楚倾城刷的一下,打开了手中折扇,摇了两下,很是潇洒。

    大冬天的,很多人嘴里呵出来的气都飘飘渺渺,他仍然是手不离扇……这装比的境界实在已经到了化境,边上尹框几人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们走!”

    龙峰冷喝一声,带着许道林一群人大怒离去。

    楚倾城淡漠的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小浪说的对,许道林此人果然不一般,呵呵,真有意思啊!看来,这就要开始了……”

    下一刻,他皱着眉头看了眼双塔寺的方向喃喃自语道:“小浪虽然算无遗策,但是未必算得到有这么多老家伙跑到天凤城来了,而我现在第二层封印都没有解开,恐怕难以帮的上他的忙了,嘿,寂寞啊!”

    “楚大哥,什么老家伙?什么封印?你在说什么呢?刚刚你应该逮住龙峰那厮,将他痛揍一顿才是,怎么放他们走了?”

    曾醉墨靠了过来,一把就挽住了楚倾城的手臂。

    “我也想揍他,不一定打得过啊,有什么办法?”楚倾城不着痕迹的挣脱开来,然后往街道另一边走去。

    “老楚你去哪?怎么找你啊?”尹框嘿嘿一笑问道。

    “没什么事就不要找我,有事了更不要找我。我要去小浪家里,沫然肯定等我很久了,我要找我的春天去……”

    楚倾城摆摆手说道。

    尹框几人大汗:“沈浪家在这个方向,你往相反的方向跑干嘛?你的病怎么还没好?”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楚倾城眨巴下眼睛,潇洒的转了回来,随意的看了眼被浪不群和彩银扶住的邓剑尘说道:“你看,这小伙就病得不轻。好好的一个小伙,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你跟云清什么仇什么怨,怎么挨了两记‘血手印’?唉,蹂躏了你一番,一百块金币都不给你,他好坏啊!”

    众人吓了一大跳:“啥?剑尘中的是血手印?云清那混蛋竟然这么阴狠!”

    “这个……我读书少老楚你不要骗我,没有那么严重吧?我感觉不是血手印啊?云清出招的时候我没看到出现血手印或者血腥气息的。”邓剑尘哆哆嗦嗦说道。

    楚倾城给他嘴里塞了一颗丹药,然后对着他身上拍打了数下,打得他连喊救命,这才说道:“那是因为云清那厮学艺不到家而已……还好他没有学到家,不然你就半残废了。”

    “那现在怎么样,现在没问题了吗?”浪不群问道。

    “现在问题不大了,是床上躺一个月吧,去抓几只寒璃兽来炖汤喝,坚持喝一个月将血气散掉就能下床了……耶,怎么激动的晕过去了,至于这么高兴吗?”楚倾城有点惊疑的说道。

    彩银怜悯的看了一眼邓剑尘,叹了口气说道:“之前他为了救我家小姐,喝了巨人药剂,已经在床上躺了一个月了,这才刚刚能下床,你又说……”

    “哦,看来剑尘今年运道有点问题……啊,我要寻找我的春天去!”楚倾城摇着纸扇往沈浪家走去。

    就在他离开,大街上围观的人散开的时候……

    另一条街道上,许道林背负着双手站在角落里正在听一个老者的汇报。

    “邪风谷来的果然够快,没有让我失望啊,沈家现在已经被铁卫全部封锁起来了,旦夕之间看样子就要灭亡……不过这种小家族,灭亡与否对大局没有多少影响,接下来,就轮到城主府了。龙师兄,半个小时云清师兄身上的毒就会自动解除,就要劳烦二位带人去城主府走上一遭了。”

    “不用客气,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城主府交给我们吧。等我将城主府的力量瓦解之后,会立刻传出信号,你就按照计划,将城主府召开的天凤城会武提前召开吧,半天时间,天凤城就能彻底的掌控在我们的手上了。”龙峰冷冷说道。

    许道林沉默了一会又道:“天凤城地下室中的那魔道武者修为至少有灵武境六重天左右……”

    “放心,我已经安排了三位师弟前去,瓮中捉鳖手到擒来!”

    “不过现在天凤城里面却是有邪风谷的人,而且有确切信息表明邪风谷刑堂堂主凌辰也到了沈家。”许道林面色阴沉的说道。

    龙峰不以为意的说道:“邪风谷的人只要不是蠢货,看到了我们皇龙宗的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们不敢插手的。何况凌辰的到来只是为了查逸红尘的事情,如今沈浪已死,逸红尘等人早就被大灰撕成碎片,就这一件事情够让他们焦头烂耳的了,哪里还有空暇管天凤城的事情?”

    “恩,师兄说的对,是我想的太多了……这一场大戏马上就要上演,我们几个主角,一会就要上场了。”

    “嘿嘿嘿嘿……”

    两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的阴笑了起来。

    许道林的失算,在于沈浪这一个不确定性因素。

    在他们掌握的消息中,沈浪早已经身亡,和纳兰紫烟死在了那深渊当中。

    而且许道林派人守住了塔拉草原出口这么多天,也没有看到过沈浪的踪迹。

    而沈浪在两个学院的试炼中大闹之后,一边嘱咐墨留声将塔云学院的人全部约束住,除了沈浪的几个朋友外,所有人都全部被带回了塔云学院,没有一个人能离开,其中就有许道林的弟弟许青等人。

    天神学院这边,同样也有许家,或者与许家关系比较好的家族的人。

    但是沈浪略施小计,照样将天神学院给紧紧控制了起来。

    他让墨留声几个老家伙将天神学院那些老鬼输掉的一些好东西拿了出来,以此要挟天神学院的几个老家伙,控制住下面一群学生和导师。

    有这些老家伙控制,两三天之内,沈浪在祖格废墟发生的事情,是不可能传回天凤城的。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沈浪一早就预料到了许道林将会在近日实行他的阴谋,所以可以留给他机会,让他继续下去。

    若是沈浪没有死的消息传了出去,许道林肯定会改变计划,势必延伸出来更多难以预见的变化。

    沈浪预见了许多事情,所以一早就开始有所防范。

    所以,就在许道林开展他的计划的时候,被他完全忽视的沈家不但没有灭亡,反而热闹得紧。

    这个时候,天凤城城主府杀声大作。

    而沈家,所有人都是开开心心,觥筹交错。

    当然,现在的沈浪看起来似乎并不怎么开心,他板着一张脸坐在椅子上,把屋子里面气氛弄得怪异得很。

    在他的正前方,沈剑锋嘴角溢血,还在不断的咳嗽,小红正皱着眉头给他擦脸。

    而沈剑锋的父亲沈浩轩涕泪滂沱,正在沈浩天边上说着什么,沈刀锋站在一旁,脑袋耷拉下来,挤出了个双下巴。

    水轻舞和雪叮当几人,一个个沉默不语,正研究着手中的茶杯,好像那普普通通的茶杯是古董一般。

    “你打自己一拳,是什么意思?”沈浪淡淡问道。

    沈剑锋面色苍白胸膛急剧起伏,声音却是很平稳的说道:“这一拳,是替我父亲还你的,我知道他做的有点过分,但是我改变不了什么。这些天,我来给二叔按摩捶背,不是为了讨好你,二叔病了之后,我就经常来看他,这没有有错吧?”

    “我知道你这些年受了很多委屈,被人看不起被人欺负……但是作为堂兄的我,可曾对你说过一句难听的话?可曾真正动手打过你?”

    “我去看医生治病……那是我个人**,你二话不说就将此事传播出去,那时候我是挺想揍你的——为了这件事情我就算真的揍了你也无话可说吧?”

    “刀锋经常带人欺负你,那是他的不对,但是他年纪大不了你几个月,以前的时候那也是小孩子的打闹,你又何必一直耿耿于怀?”

    沈剑锋说完了这些话,似乎将心里积压了很久的东西都掏了出来,重重的舒了一口气看着沈浪不再说话。

    沈浪沉默了一会才说道:“那你想我怎么做?”

    “我只想你原谅我父亲,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如果你不想他继续当沈家的族长,我会劝他将权利交出来。另外……”沈剑锋说道这里,顿了一顿,面色一红道:“我想让你带我修炼。”

    “这个兔崽子!”沈浩轩气得半死:“老子嘱咐他说的话他一句都没说,就这么轻描淡写两句话!还说让我交出族长的位置?”

    “浪儿,剑锋是你堂兄,也是我跟你爹看着长大的,这几年你爹生病之后他帮了我们家很多的,所以……”罗蝶起欲言又止。

    沈浪看了一眼她,又看了一眼自己父亲,微微点了点头。

    也就是这随意的一下点头,沈家的命运立刻就此改变。

    忐忑不安的沈家人终于可以长嘘一口气了,悬在他们心头的一块巨石终于消失。

    天堂与地狱,只在沈浪一念之间。

    就在这时……

    “当!”

    沉闷的钟声突然从远处传来,沈家的人和宾客们立刻涌出了屋子,走到了院子里面。

    一个个面露骇然之色,朝着城主府的方向看去……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