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96章 借邪风谷的“刀”一用

第196章 借邪风谷的“刀”一用

 热门推荐:
第196章 借邪风谷的“刀”一用-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怎么回事?城主府顶楼的大钟没有大事是不可能敲响的,为什么突然之间钟声会响起?”

    “城主现在就在沈家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这是怎么了,感觉有大事发生啊?”

    就在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的时候……

    “当!”

    第二下钟声又响了起来。

    “岂有此理,到底是谁敲响了警钟!”叶萧正阴沉着脸走了出来。

    这时,一个铁卫带着一名中年人从远处匆匆走来。

    来人正是叶萧正的左臂右膀之一,擅长谋划的冯海!

    叶萧正眼睛一亮,赶紧上前:“老冯,发生了什么事情?谁这么大胆擅自敲响了钟?”

    冯海两步上前,面如土色说道:“大人,大事不好!许家的人在几个高手的带领下,摧枯拉朽一般杀进了城主府,现在城主府的力量已经被他们控制大半,许道林在城主府演武场上要将天凤城会武提前召开,那钟声正是被他敲响!”

    “什么!”叶萧正大吃一惊:“这里是邪风谷势力范围,他们怎么敢如此大胆!许家哪里来的高手能冲击城主府的?”

    冯海看来一眼邪风谷的人,颤颤巍巍说道:“杀进城主府的人里面,有人认出来,其中两个灵武境高手是皇龙宗的人……所以府中很多高手不敢抵抗……”

    “这不可能!”叶萧正狂吼一声。

    “有什么不可能?许家想要取代你叶萧正掌控天凤城而已,没有皇龙宗那边的人暗中许可,他们怎么敢这么做?”

    沈浪漠然的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又是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沈浪轻轻挥了挥手:“让他们出去吧,好戏即将上演。不过诸位记住了,关于沈家发生的事情,还是希望大家不要传出去,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他话音刚落,一个身影立刻冲了出来,声色俱厉说道:“谁敢把发生在沈家的事情传出去,就是跟邪风谷作对,沈长老的话,希望诸位不要忘记了!”

    看到醉千杯那副样子,所有的人都把脑袋勾了下来,不敢与之对视,心里面却是笑开了花。

    最不愿意让这里的事情传出去的,当然就是被沈浪打得灰头土脸的醉千杯了。

    不过这厮明显脑袋打坏了。

    这种话你应该让你的同门来说啊,自己跑这里大叫,这不是让人看笑话么?

    凌辰和邪风谷的一群人看着还在前面张牙舞爪的醉千杯,有点无语。

    心里再一次的生出了将他一剑劈成两半的想法。

    要不是这个混蛋乱来,至于让他把剑莲这种稀有宝物给献出去么?

    虽然献出剑莲有很大一部分意思是为了拉拢沈浪,也是给雪叮当面子,但是当时形势到了那种地步,怎么说都带着一点被逼迫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于一个让人畏而远之的刑堂堂主来说,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铁卫的封锁解除之后,叶萧正带着一群人最先离开。

    随后,这里的其他势力的人也都是一一告辞,往自己家族急速冲去……城主府被人攻击,意味着天凤城可能要换主,这对于天凤城内任何一个家族或者势力,都是影响极大的。

    这个时候,站队显得极为重要。

    一个不慎,就可能大祸临头。

    ……

    等各大势力的人走完,只剩下了沈家和邪风谷的人。

    沈浩轩和大长老两人走到了沈浪的身边,低声问沈浪怎么办?

    从沈浪的那句话听来,他是一定知道这些事情的,沈浩轩几人虽然心里忐忑,而且对他已经非常畏惧,却又不能不问个明白。

    沈浪瞥了他们一眼,淡然说道:“不想沈家出事,那就好好约束沈家的人,半步都不要离开沈家。”

    “咕咚。”

    沈浩轩咽了口唾沫,眼角连跳几下。

    他马上一个转身,厉声说道:“你们都听到了吧?所有沈家的人,立刻全部回到自己家中,不得随意离开沈家!若发现有人私自离开,定严惩不贷!”

    大长老马上赶鸭子似的将沈家的人全赶跑了,只留下了几个老家伙在这里。

    “铁卫听令,守住沈家,一有风吹草动立刻禀报。”凌辰大手一挥,铁卫立刻行动了起来。

    然后沈浪等人和邪风谷的人立刻全部进了里屋当中。

    这时候,逸红尘才逮住机会将关于许道林和宇文化及的那些事情,全部传音告诉了凌辰。

    让得凌辰面色大变:“这种事情,你怎么不早说!”

    逸红尘尴尬万分,他倒是想说,这不一直没找到机会么?

    而且他也不知道事情发展会这么快啊!

    这才刚赶到天凤城没一会,都没来得及调查,许道林已经动手了。

    沈浪嘿嘿一笑说道:“这也怪不得他,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许道林动作会这么快。这个时候,我所料不差的话,邪风谷那边谷主和一群长老可能还在扯皮当中。”

    “那……沈长老的意思是?”凌辰皱眉问道。

    虽然沈浪的年纪比他小很多,但是自从见识过沈浪的手段,面对沈浪的这种气度,他实在无法将对方当作一个少年来对待。

    隐隐间,凌辰早已经将沈浪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位置了。

    沈浪目光一扫,发现不只是邪风谷的人,沈浩轩和几个长老都眼巴巴的看着他呢。

    “此事涉及到皇龙宗,说白了就是皇龙宗内宇文化及的势力和叶萧正后台势力之间的利益争夺……宇文化及先下手为强,或许叶萧正的后台都还不知道这些事情呢。邪风谷夹在这个事情当中,非常敏感。如果少谷主真的已经被许道林谋害,以我对谷主性格的了解,就算长老会不允许,他也会带领高手前来将许道林斩杀当场的。”

    说到这里,沈浪微微一顿道:“问题是,第一,少谷主有惊无险,被我救了下来;第二,你们就算真有杀许道林之心,也拿不出来证据。没有证据的话,宇文化及会反咬一口,邪风谷虽然未必会怕他,但是麻烦也会不少。到时候皇龙宗那边要是护着他,你们只会吃亏,不管怎么说,邪风谷是皇龙宗的下属势力。”

    邪风谷的人全神贯注的听着沈浪说话,一个个眼中意味极其复杂。

    凌辰面色阴沉说道:“长老的顾虑,也是我的顾虑。邪风谷离天凤城不远,谷主若是派人前来,一定是赶得及的,我纵然修为不及宇文化及,却也可以与他周旋周旋……让一个拿邪风谷当棋子,然后差一点杀了红尘的势力占据天凤城,邪风谷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但是……”

    他说着说着,眉头越皱越深。

    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实在太多了,尤其涉及到了皇龙宗。

    而逸红尘等人现在活得好好的,在这种情况下,谷主能不能下得了决心冒着得罪宇文化及的风险将许家灭了,这实在是不好说。

    就算谷主想这么干,长老们恐怕也不会让他这么干的。

    不过沈浪一早就想着借刀杀人了,一早就想着让邪风谷的人来牵制住宇文化及了,怎么可能让他们就此退缩?

    沈浪的力量不足以抵挡宇文化及,但是他被许道林阴了一记,不但被许道林把害逸红尘的帽子戴到了他的身上,更是差点让沈家和他的亲人陷入危机,以他的性子,断不可能当作没事的样子,就在这里看戏的。

    他既然刻意给许道林制造了条件,还将自己回到天凤城的事情隐瞒了下来,为的就是给对方最后一击,在最后的时刻将许道林的事情破坏得干干净净!

    若是失去了邪风谷的牵制,沈浪面对宇文化及,目前来说,只有一个“逃”字!

    实在到了危急时刻,只能让左问天出手击杀此人。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但是左问天也是个定时炸弹,能不用,还是不用为妙。

    除了这一手,就算曾无命等人愿意出手,玄武境三重天的修为,与宇文化及那玄武境巅峰的修为也实在相差太远。

    根本不是一个级数的,也起不了太大作用。

    只要没有人能够制衡得了宇文化及,这一场,许道林就赢定了。

    而许家,从此之后,也将成为天凤城之主。

    但是邪风谷这一把刀,现在就放在这里……

    沈浪微微一笑道:“邪风谷可以什么都不做,但是什么都不做的代价和后果,要远远大于做一点的后果。”

    “愿闻其详!”凌辰眼睛一亮。

    沈浪点了点头道:“请问凌堂主对叶萧正在皇龙宗的后台了解多少?邪风谷与他的关系怎么样?”

    “叶萧正的一位长辈在皇龙宗,修为上比宇文化及略弱,地位也是稍微弱上一点点……天凤城本身是邪风谷的,但是那前辈通过手段强行将天凤城交到了叶萧正手中,我们邪风谷……要说没有怨言,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天凤城城主府虽然是我们的附庸势力,但是他们在邪风谷并不怎么受待见。”凌辰沉吟了一会才说道。

    沈浪眉毛一挑说道:“如果两者旗鼓相当,那么邪风谷就必须要做一个决定或者说选择了。选择依靠宇文化及,还是选择依靠叶萧正那边的势力。”

    “这……”凌辰愕然不语。

    邪风谷完全可以坐视不理,为何必须要做一个选择呢?

    逸红尘一直在旁边静静的听着,这时候突然带着怒气说道:“邪风谷的人,绝对是可能去抱宇文化及那老匹夫的大腿!许道林敢这么嚣张的将我们堵在哈兰山谷围杀,绝对是这老匹夫示意的,否则他没有这个胆子!而且长老之前也说了,他们是为了许家成为玄铁级势力做准备。”

    凌辰没有说话,他所站的角度跟逸红尘来说,还是不大一样的。

    他需要站在谷主和长老会的位置去想这一切。

    沈浪瞄了一眼凌辰,心头一乐:“看来得给你下一点猛药了。”

    他嘴角微微一翘说道:“站在我自己的立场,我是希望你们出手的;站在邪风谷供奉长老的立场,我同样希望你们出手。因为邪风谷现在不出手,过两天,还是可能难以避免的跟许家一战。”

    “此话从何说起?”凌辰目光一凛问道。

    “魔铁矿脉。”沈浪吐出了四个字。

    “我明白了!”逸红尘霍然起身:“辰叔,我们要听沈长老的!”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