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214章 意外,纳兰紫烟的搅局

第214章 意外,纳兰紫烟的搅局

 热门推荐:
第214章 意外,纳兰紫烟的搅局-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在沈浪身上那一道强光爆发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

    但听一声炸雷般的爆响从那战台上传来,随后,叶绝心的惨叫传来,匕首坠地的叮叮当当声音不断响起。

    那一处战台上,烟尘弥漫,加上原先的暗影结界,周围的人们竟然是根本看不清楚里面到底如何了。

    “怎么样了?到底怎么样了?”

    “那鬼面人好像说他知道叶绝心有天蚕丝?”

    “他吗的,这个女人好阴毒啊,天蚕丝这种杀人不见血的东西都有,万一我们遇到,被那天蚕丝割了脑袋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啊!”

    “快看,灰尘散了!”

    众人浑身一震,立刻盯紧了那战台。

    便见灰尘缓缓散去,沈浪毫发无伤的出现在了战台上,唯一与先前不同的,是他的上衣被割裂开了无数个口子,情形实在非常搞笑。

    只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敢去笑他便是了。

    而在他的对面十多米处,叶绝心双手抓着匕首不断的颤抖着。

    “太强大了,真的太强大了,怎么可能这么强大的……他到底是谁?”

    叶绝心心头不断呢喃着,只感觉无论怎么努力怎么布局,在面前的这人跟前都是个笑话。

    沈浪被天蚕丝紧紧束缚,不但没有被割成碎片,反而将天蚕丝给绷断……

    而在她耗费大量神念控制下攻击的匕首,刹那间全部倒飞而出。

    还有几把甚至是擦着她的身体而过,差一点点就将她捅个透心凉!

    这个连真面目都还没有显示出来过的神秘鬼面人,就这样将叶绝心的心理防线全部摧毁!

    这一刻,她心头生出了一股无法言说的无力之感。

    那感觉当中,分明还夹杂着一种绝望般的恐惧。

    无可匹敌的绝望!

    “咔咔……”

    沈浪扭动了一下脖子,森然说道:“从叶雪那一场你应该看出来了,我虽然不喜欢打女人,但是遇到某一些女人,还是会动手的,而且毫不留情。”

    “嗤!”

    沈浪刚说完这句话,双脚突然离地几寸,鬼魅一般一晃,眨眼间就到了叶绝心的跟前!

    鬼王媲美玄武境五重天强者的速度,即便是叶绝心这种自以为速度是她最大优势的武者,也是远远不如。

    “好快!”叶绝心下意识的挥动匕首,想要阻拦沈浪。

    “砰砰!”

    她的手刚一挥动,正好迎上了沈浪两只拳头!

    沈浪的两只拳头带着狂猛雷力,瞬间轰在了叶绝心两只手的手腕之上!

    “唔!”

    叶绝心双手吃痛,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双手往外甩出,两只匕首刷的一下跌飞了出去。

    沈浪两只拳头轰出,不等收回,右手手肘往下一砸,狠狠的砸在了叶绝心胸前!

    不等叶绝心痛苦出声,沈浪双手狂风暴雨一般攻了过去。

    “砰砰砰!”

    每一拳都蕴含着狂猛雷力,打得叶绝心连连后退,却就是不跌倒!

    原本杀神一般的叶绝心完全没有了反抗之力。

    或者说,她也放弃了反抗。

    面对如此强大的人,反抗已经失去了效果。

    反抗甚至只可能带来更加疯狂的反击!

    在所有人眼中,强大,但是一直收敛的沈浪,这一刻终于让人见识到了他的疯狂。

    从一开始出现在这里,他几乎都很少真正的动手。

    被叶绝心猛攻的时候,他都是潇洒自若的格挡和躲闪。

    而且沉稳得几乎不带任何情绪!

    如古井深潭一般。

    这是第一次带着愤怒的情绪主动出手。

    一出手,就完全让人看傻了!

    只是看起来很简单的拳头,一拳接一拳,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每一拳都要让叶绝心吐一口血!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明明叶绝心已经无法反抗,双脚发软连站立都已经不能,但是沈浪那拳头上的力量,竟然除了破坏她的身体之外,还维持住了她的平衡,让她一直没有倒地!

    这种拳法的凶猛和诡异,让得看台上玄武境的皇龙宗强者都看傻了眼。

    “拳法诡异莫测铘罢了……但是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只有将力量掌控到了极点的人,才能做到这点!他要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一拳力量有多强横,攻击在对方身上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动静,如此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之下,还每一拳计算精确到这种地步,这鬼面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皇龙宗那几人眼中满是不可思议,情绪完全与看台上的天凤城各个势力的人融合在了一起,一边看,一边喘着粗气。

    “噗噗噗……”

    也不知道叶绝心吐了几口血。

    当最后这一口血喷出的时候,沈浪终于是停止了攻击。

    他阴沉着一张脸,左手卡住叶绝心的脖子,将她高高提了起来!

    叶绝心嘴角不住的溢血,双手无力的低垂下来,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

    “你们叶家想要赢得这一场赌局,这没有什么好说的。”沈浪冷冷说道:“但是在你叶绝心眼里,所有人都是蝼蚁,想杀便杀,想踩便踩!你真以为自己是死神是吧?”

    沈浪说着,右手一拳便轰在了叶绝心的腹部!

    “呜呜……”

    叶绝心眼中现出痛苦之色,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莫歌给我放手!你若敢杀她,我让你全家死绝!”看台上的叶萧正疯狂的大叫起来。

    然而看台上的沈浪根本当他是放屁,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自以为掌控着所有的一切,想杀谁就杀谁,可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被人死狗一样的提在手里?”

    沈浪说着,又是一拳轰出!

    叶绝心目光发散,嘴里大口大口的往外吐血,连动弹一下都不能。

    之前沈浪力量爆发,炸断天蚕丝,轰飞了空中的匕首之后,连续数十拳轰在了她的身上。

    这数十拳每一拳都是沈浪暴怒之下发出,除了狂猛的雷力之外,还激发了天妖之体的力量!

    如今叶绝心经脉破碎,灵力全部被打散,已经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

    甚至连反抗的心思,都已经泯灭。

    沈浪冷冷的瞥了一眼叶绝心,淡漠的说道:“你目光当中还有着不甘,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被你的匕首划中之后却没有中毒?是不是想知道我的鳞甲能挡住天蚕丝?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这天蚕丝的存在?”

    “哼,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本来可怜你不过是叶萧正杀人的工具,只想将你打下战台……但是你的强大和歹毒激怒了我!”

    沈浪幽幽说道:“能以你现在的修为将我逼到这种地步,说实话,我也佩服你,但也仅此而已。作为对手,我让你堂堂正正去死,就是这样。”

    沈浪说着,左手抓着叶绝心的脖子往空中高高抛起。

    随后,他右手五指一动,将地上的一把匕首摄了过来,那匕首上,一根几乎透明到难以觉察的丝线正释放着淡淡寒光。

    “用你的武器来杀你,你也可以瞑目了。”沈浪淡漠的说道。

    随后,他手腕猛的一震,那匕首上原本软绵绵垂下来的天蚕丝“刷”的一声,突然崩得笔直,如一把利剑一般朝着空中的叶绝心激刺而去!

    天蚕丝的目标,是叶绝心的喉咙!

    空中的叶绝心这一刻竟然罕见的看清楚了疾飞过来的天蚕丝,而且只感觉那速度非常的慢,以至于天蚕丝移动的轨迹都被她看得清清楚楚。

    但是,她连手指头动一下都不能……

    “绝心!”

    恍惚间,叶绝心听到了很少跟她说话的叶绝情的声音。

    “他说我是叶萧正的杀人工具……是啊,我跟绝情不就是他的杀人工具么?作为他的私生女,他只将我们当作杀人工具而已,何曾将我们当作人来看待过?”

    “真是好笑,活了二十四年,临到死的时候,竟然只有跟我一直是对头的绝情替我担心,替我惊呼……”

    “就是有点遗憾了,直到死,都没有看清楚这个家伙的真面目。”

    “这个在我有记忆以来,唯一触碰过我身子的男人……这个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男人……到底……是长得什么样呢?”

    叶绝心艰难的一扭头,正好对上了下方眼神冰冷看着她的沈浪。

    “这个家伙……冰冷的眼神之下……其实藏着似水柔情,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啊……”

    眼中一滴泪水悄然滑落,叶绝心闭上了双眼。

    这一刻,她心底竟然一点都没有怨恨沈浪的感觉。

    眼看着那天蚕丝散发着冰冷寒光,将要到达空中叶绝心的喉咙的时候,异变突起!

    “哗啦啦!”

    一条粗大的银色锁链突然从站台边缘冲天而起。

    “噗!”

    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这锁链猛然缠住了叶绝心的腰,然后将她扯了下去!

    几缕长长的头发飘散下来……

    那天蚕丝切断了叶绝心的几缕头发,却终于是在那锁链的干涉下没有洞穿她的脖子!

    一个一身劲装,同样带着个恶鬼面具的女子跳上了战台,将叶绝心接在了怀里。

    “你干什么?”沈浪有点不悦的问道。

    那带着恶鬼面具的女子嘿嘿一笑说道:“人家好歹是女人,你下手也没轻没重的……哦,她以前救过我的命,所以,我看就算了吧。”

    沈浪白眼一翻说道:“我是问你从哪里弄来个面具,出来干什么!不搅和一下我的事情你会死啊?”

    那女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就是不想搅和你的事情,所以带着面具啊……”

    “他吗的!”沈浪气得发狂:“你丰,乳,肥,臀,********的,还带着个银蛟锁链,天凤城的人谁不认识你啊,给我滚下去,不然我连你一起打!”

    “哇!”

    人群终于是反应了过来,银蛟锁链这招牌式的灵器整个天凤城就只有一个人有啊!

    而且看这魔鬼身材,傻瓜都能看出来了啊……

    果然,那女子冷哼了一声,将脸上的恶鬼面具拿了下来。

    却不正是纳兰紫烟那女人是谁?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