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233章 生与死的距离

第233章 生与死的距离

 热门推荐:
第233章 生与死的距离-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沈浪的镇狱刀功第一式斩下,刀光撕裂夜空,惊雷爆炸一般的声音震耳欲聋。

    一股恐怖的劲气涟漪,陡然自天水刃和宇文化及头上的火焰莲花接触之巅,暴涌了出来。

    即便是在黑夜之中,这圈劲气涟漪都能用肉眼看得清清楚楚,可见两者之间能量撞击的力量之强大。

    “镇狱刀功第二式,群魔乱舞!”

    “镇狱刀功第三式,魔威如狱!”

    低喝声和雷暴之声不断的从战圈中传出,沈浪在空中不断游走,西面八方,一刀一刀往宇文化及身上招呼了过去。到的最后,竟然是只能隐约间看见他模糊的身影,和雷力纵横的那一把长刀的轨迹了。

    然而面对他的狂攻,那宇文化及身上不断冒出来巨大的火焰莲花,不管是沈浪攻击在什么位置,那火焰炼化都能瞬间绽放出来,每一次都将沈浪狂猛的攻击拦截住。

    镇狱刀功挟着雷霆之力,如此疯狂的攻击一接触到那火焰莲花,都会被狠狠的弹射回去!

    长刀不断的斩下,一道道蕴含着凌厉劲风的刀光,与那火焰莲花撞击,不断的爆发出清脆的实质金铁相碰声响,一道道急速扩散而出的劲气涟渏,让人清楚的知道这两者碰撞之后能量撞击的恐怖。

    “当,当,当,当……”

    随着沈浪这般眼花缭乱的攻击,金铁相交的清脆响声不断响起。

    而那宇文化及的身躯越涨越大,眼看着就要挣脱那幽冥狼王的束缚了!

    “打完,收工,老楚该你了!”

    沈浪不断挥刀,突然停下了手来,暴喝一声,随后身形猛然拔高!

    “哈哈哈,好了!”

    下一秒,楚倾城身形骤降,双手一扬,三面小小的血色旗子顿时插在了宇文化及周围。

    “呼啦啦!”

    那三面小小的旗子迎风而涨,变得与人一般高,血红色的旗子如匹练一般猛然朝着宇文化及缠了过去,将他和幽冥狼王一起缠了个结结实实!

    楚倾城白衣飘飘悬浮在空中,双手快速结印,一道道印诀打出,便见那三面旗子将宇文化及和那幽冥狼王越缠越紧!

    “小畜生,我饶不了你们!”

    宇文化及疯狂喊叫,只剩下脑袋露在外面的他满脸狰狞,恐怖之极。

    随后,他全身的力量更是疯狂反应起来,想要将那幽冥狼王和困住他的旗子炸开!

    “这老鬼真强,快走!”楚倾城大叫一声,冲向了双塔寺。

    沈浪怪笑一声,化作了一道黑影也朝着双塔寺而去。

    两人如同约好了一般,跑得光棍无比,跑得干净利落。

    困住宇文化及的幽冥狼王顿时傻眼了……

    “这就走了?吗的,说好的合作呢?说好的身体呢……不带这么无耻的啊!”

    “沈浪,你竟敢算计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幽冥狼王凄厉的声音在天凤城上空来回游荡,诉说着委屈与不甘。

    狼性凶残狡诈,幽冥狼王在算计沈浪,沈浪这种心细如发,计算力惊人,连最为细微的细节都能琢磨到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

    攻得破宇文化及的防御的话固然好,先杀宇文化及,再对付幽冥狼王。

    但是现在他使尽全力攻击,仍然攻不破对方的防御。

    而楚倾城的法宝已经无法困住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拼死挣扎,随时都可能突破束缚,再不跑那就是傻子了。

    除非凌辰没有被重创,能赶过来,使用冥王三绝剑斩杀宇文化及。

    否则的话,现在的沈浪各种能使用出来的刀功剑法,都杀不了宇文化及。

    ……

    就在沈浪跟楚倾城飞出去几十米的一刹那,轰然一声巨响,那三面旗子炸成了粉碎,漫天飞舞。

    幽冥狼王断成了几节,抛飞了出去,生死不知。

    宇文化及,脱困而出!

    “我说过,你们一定要死,一定要死!”

    宇文化及疯狂的厉叫在天凤城上空如炸雷般响起,下一刻,宇文化及脚下那已经损毁的石屋猛然炸裂开来,身影一闪,他已经冲天而起。

    已经飞出了几十米的沈浪和楚倾城回头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

    两人正准备全力逃跑,突然……

    “哗啦啦!”

    一条粗大的银色锁链从一堵矮墙上如箭一般射出,猛然一下紧紧缠住了宇文化及的右脚!

    “走啊!”

    纳兰紫烟凄厉的尖叫一声,双腿深陷地面,双手猛然抓住锁链往下一扯,竟是将宇文化及的身形扯下去了一点!

    “纳兰,快放手啊!”

    看到这一幕的沈浪亡魂皆冒,身形猛然一转,往回冲了过来。

    “贱人!找死!”

    恨极了沈浪的宇文化及再一次被人阻拦,杀意狂飙之下,右脚猛然一用力!

    “砰砰砰!”

    那缠住宇文化及右脚的整条银色锁链瞬间炸裂成了碎片,而抓在纳兰紫烟手中的那一节银色锁链断裂之后弯曲成了s型,猛然一下,狠狠的砸在了纳兰紫烟的胸膛之上!

    “噗!”

    纳兰紫烟鲜血狂喷,身形如炮弹一般朝着后方抛飞了出去。

    “不!”

    这一幕,看在了沈浪眼里,仿佛定格了,成为了一幕永远无法忘却的画面……

    沈浪的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如玻璃一般破碎了。

    这一刻,整个天地似乎都安静了下来。

    楚倾城愤怒的暴喝,鬼王一声一声“老板娘”的呼唤,沈浪已经全部听不到。

    沈浪悬浮在空中,双目空洞,看着纳兰紫烟的身影缓缓远去……

    最后一刹那,两人目光相遇,纳兰紫烟眼中一滴泪水流下,随后眼眸中的光芒缓缓逝去,双目终于是缓缓合上。

    “有一种爱,明明是深爱,却不知道怎么表达;有一种爱,明知要放弃,却不甘心就此离开;有一种爱,明知等待也是枉然,却仍然傻傻的独自寂寞;有一种爱,明知会死去,却依然奋不顾身……”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怎么去选择,而是别无选择。其实,因为你的存在,我非常害怕死……真的不想死……我怕死了之后,再也看不到你了……”

    “世界上最无可奈何的事情,不是我无能为力,而是当你注意到我的时候,我却要离你而去了……沈浪,在以后的日子里,你可会想起有这么一个女人曾经深爱过你?”

    “你不知道吧,当年你在凤凰山脉经历血与火的历练的时候,我就看到你了,就一直在关注你,你不是在找一个暗中帮助过你的女人吗,我知道,你一直没有找到……只是你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我才想要用追杀你的方式引起你的注意,你真是个傻瓜!”

    纳兰紫烟最后的意念凝聚不散,游走在虚空之中。

    声音如梦呓一般在沈浪的心头响起。

    沈浪左手伸了出去,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前方却是空荡荡一无所有。

    “好难受啊,说不出来的难受,撕心裂肺般感觉……为什么如此的熟悉……”

    “啊!”

    沈浪双手保住脑袋,脸上露出了痛不欲生的表情。

    纳兰紫烟巧笑倩兮的身影缓缓从沈浪的心头浮现出来,往事历历在目。

    凤凰山脉她追杀得沈浪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你的命,是我的,你一定要死在我的手里!”

    “吗的,你不穿衣服追我五十里地,老子回头看一眼就算耍流氓啊!我要想耍流氓那天晚上看到你洗澡不就耍了么?”

    “去死!”

    “你说死就死啊,多没面子!”

    ……

    万丈深渊上空,右手手掌骨头尽碎的纳兰紫烟,用左手搂住了沈浪的脖子,将头深深的埋在他的胸前呢喃:“这样……也很好……”

    从塔拉草原回来的路上。

    “小混蛋,在不在?”封天鼎内的纳兰紫烟问了一声。

    飞行在空中的沈浪白眼一翻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最讨厌跟人说话的时候要先问一句:在不在?”

    “哼……我是说,你教我的那几首歌里面,我还是最喜欢那一首……”

    “妹妹你坐船头?”

    “滚蛋!我是说那首《自由行走的花》,啦啦啦啦啦……我是自由行走的花,可曾,在梦中遇见彼此熟悉的脸……”

    “唱得还不赖,有业余的水准了。”

    “业余的水准?有多高?”

    “反正很高就是了,你放心好了。”

    “吗的!”

    一幕幕画面从沈浪的眼前闪过,恍若就发生在昨日。

    就在沈浪发呆的这一会,不远处红影一闪,雪叮当快速飞至,将还在空中的纳兰紫烟抱在了怀里。

    “紫烟姐姐!”

    雪叮当尖叫了一声,身上的铃铛发出了一圈圈光芒帮她卸掉了纳兰紫烟身上剩下的狂猛力道,随后,她手腕一翻,拿出了一颗通体碧绿的丹丸塞到了纳兰紫烟嘴里。

    “紫烟姐姐,你一定要撑住啊!”

    雪叮当眼眶中盈满了泪水,抱住纳兰紫烟落到了地面,扶住对方坐正,双掌抵住了纳兰紫烟后背,全身灵力源源不断的灌输了进去。

    另一边,楚倾城突然猛然一拳砸向了自己胸膛,鲜血喷飞之下,一声龙吟震得整个天凤城摇摇欲坠!

    最后,在楚倾城的背后,一条五爪金龙腾空而起,龙吟之声连绵不绝,惊天动地!

    那巨龙怒目圆瞪,一爪就将刚刚飞上空中想要杀向沈浪的宇文化及紧紧抓住!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