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256章 不死天刀

第256章 不死天刀

 热门推荐:
第256章 不死天刀-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这老婆子……竟然隐藏这么深啊,我们跟他相交两千多年,到现在才知道,这玩意竟然是十大天器之一的昊天镜仿制品!”鲨吻咽了口唾沫想到。

    “干!我要是当年知道这东西是天器的仿制品,何至于被她虐得那么惨?”上官非也心有余悸的想到。

    天器,乃是这个世界的能铸造出来的最为强大的法宝秘器。

    任何一件出世都能让得这个世界风起云涌,掀起惊涛骇浪。

    任何一件天器,都具有无上威能,挥动间,虚空破灭,无数强者灰飞烟灭,有着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

    这是需要至少五名以上人间界炼器师的巅峰——巨匠联合在一起,才可能锻造出来的法宝秘器。

    除了五名强大的巨匠级别炼器师外,还需要许多的人力物力辅助,花费上百年的时间才有可能锻造成功。

    而十大天器,更是直接打破了每一个级别的兵器只有五品的界限。

    是远超五品天器的超然存在!

    如果非要用品阶来计算,很可能是六品,七品甚至八品了。

    这是无限接近于仙器的存在了。

    传说中这十大天器,就是在上界与人间界的逆行通道尚未关闭的时候,由上界大能与人间界的强者联手,才锻造出来的。

    所谓的天器仿制品,其实就是使用品阶比较低一点的类似材料,模仿那天器的功能锻造出来的东西。

    虽然名声上不大好听,不过任何一件成型的仿制品,确确实实都是威力极大的。

    南宫燕拿出来的这一面紫铜镜,就是这样一件仿制品。

    此物名为翎花紫铜镜,或许威力不及十大天器之一的昊天镜万一,不过在花间派也是立下了赫赫战功。

    南宫燕虽然修为并非花间派第一,但是当初花间派的敌人最为忌惮的就是她。

    因为她手中有翎花紫铜镜。

    不过许多人都只知道这翎花紫铜镜威力惊人,却是没有多少人知道这是昊天镜的仿制品。

    当初耗费了数十年时间炼制出来这紫铜镜的强者,只是对最为亲密之人讲述过这紫铜镜跟昊天镜的关系,其他人却是一无所知了。

    即便是南宫燕的至交好友上官非也和鲨吻……这两个认识都有数千年,知根知底的人,也都不不知道这紫铜镜就是昊天镜的仿制品的。

    鲨吻两人对翎花紫铜镜的这一个来历极为震惊。

    不过更让他们震惊的,却是沈浪一眼就给瞧了出来!

    “他竟然连碰都还没有碰,只是随意一瞧,就瞧出来了是十大天器之一昊天镜的仿制品,这简直有点匪夷所思了……他身后那位强者,到底强大到了什么地步啊?都教会了他多少东西了啊?”

    “难道说他见过真正的昊天镜么?那可是传说中的东西啊,世上见过那昊天镜的人都没有几个的啊……”

    鲨吻两人看到南宫燕的眼神,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也……太惊人了一点了!”

    就在沈浪轻轻触碰那镜子边缘的时候,镜面立刻光华璀璨,释放出了夺目的紫色神华,如同一颗紫色烈阳,让人双目刺痛,不敢直视!

    “翎花紫铜镜虽然是仿制品,但是瑕疵非常微小,品阶虽为皇级三品,真正威力却是毫不弱于皇级四品了,就算在灵铜级宗门当中,也绝对是排在前面的镇宗之宝,前辈这礼物……太重了,小子怎敢接受?”

    沈浪收回手来,没有接过那翎花紫铜镜。

    他如此说话倒不是故意客套,而是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心意。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这等宝物对于以前的战帝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于现在的沈浪来说,却是非常之大了。

    翎花紫铜镜完全就是灵铜级宗门花间派的镇宗之宝了,接受这种东西,欠的情可就大了。

    虽然经历过了宇文化及一事,沈浪确确实实想尽快获得几件强大的法宝护身,但是真要是接了下来,说不得还是要掏出一点东西来给他们才行的。

    哪怕南宫燕等人并不指望他现在给什么好处,关键是沈浪自己觉得,虽然脸皮够厚,还是不能只占便宜不回敬一下啊!

    上官非也的残肢令虽然为皇级二品,但是与翎花紫铜镜相比,差了老大一截。

    这就跟修为等级差不多,力武境一重天二重天,虽然有着明显的差距,但是这差距一般可以用百斤力气来区分。

    而到了气武境一重天二重天,就算用千斤力气来区分都有点少了。

    再往上的灵武境一重天和灵武境二重天,更是差距越来越大。

    法宝秘器也是一样。

    皇级二品和皇级三品简直不可以道里计。

    若是两位武者修为伯仲之间不分高下,那手拿皇武境三品法宝之人,几乎可以碾压拿着皇级二品之人!

    当年上官非也与南宫燕相斗,就是在这翎花紫铜镜上吃了无数的亏。

    两人本来打得天昏地暗,打个三天三夜都难分高下,南宫燕一个不爽了,拿出翎花紫铜镜对着上官非也一照,这紫铜镜放出一道光芒,瞬间就把修为与她相当的上官非也给封印了!

    虽然只能封印他几分钟,但是强者相争,一两秒都能分出胜负了,何况几分钟?

    明明他不弱于南宫燕,但是每次都会因为这翎花紫铜镜的出现,而鼻青脸肿,遭到鲨吻的嘲笑。

    在这一点上,鲨吻比他聪明多了。

    每次看到这镜子出现,鲨吻抬腿就跑,哧溜一下就没影了……

    美其名曰: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能打能跑。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是这样,残肢令也算是不可多得的宝物了。

    至少梦魇兽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就算是战帝这种角色,让他去逮两只梦魇兽出来,那都是难度不小的。

    ……

    且说南宫燕见沈浪为难,然后推脱,并说此物太过贵重,顿时眉飞色舞起来。

    她怕的就是沈浪也像看那残肢令一样,把这东西贬得一无是处啊。

    “小兄弟见外了,我们几人与你虽然是第一次相见,但甚是投缘……而且先前我们眼睁睁的看着你被人追杀而没有出手,说起来也非常惭愧,这也算是我们给你的见面礼外加补偿吧,你若再推脱,我们心里反而会很难受的,还请务必收下此物。”

    她话锋一转,马上又道:“还有这块令牌,乃是姐姐贴身所藏,令牌一出,方圆五百里的花间派弟子都会感应到,见令如见人,小兄弟若是遇到什么麻烦,都可以找我们花间派的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鲨吻和上官非也立刻为之汗颜。

    在语言技巧方面,他们两人还是比不过女人啊,至少不会将这种讨好人的话说得这么好听。

    都两千五百多岁的人了,对着一个十六岁的小孩自称“姐姐”,她也好意思……

    “是啊是啊,这是我们的一片心意,空静大师的的星月菩提念珠你都收了,也不差我们这几件了。”

    “收下吧,收下吧,你不收就是看不起我们啊……”

    鲨吻和上官非也在一旁劝说道。

    空静大师咂巴了下嘴想说话,愣是没吐出来一个字。

    一旁的乱来乐了:“第一次见送礼还送得这么艰难的……星月菩提念珠可不是送的啊,那完全是被抢的好吧,我想要这还得不到呢,可怜空静师兄得到后还没来得及捂热呢……阿弥陀佛,我这想的都是什么呢?”

    “前辈厚爱,小子也不能不知好歹,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沈浪收礼收得非常痛快,毫不做作。

    南宫燕几人明明是把跟随自己多年的法宝送了出去,心里肉疼,却又欢喜得紧。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法宝套不住沈浪啊。

    “小兄弟看看我这把刀怎么样?”

    鲨吻见沈浪接受了南宫燕和上官非也的东西,立刻也将自己准备好的拿了出来。

    一块形似小刀的离恨宗令牌,一把古朴长刀。

    刀鞘通体青灰色,古朴无华,却略带着一点点妖异,看便知经历了无尽悠久地岁月。

    长刀未出鞘,一股凌厉霸道的气息便扑面而来,让人心胆俱寒!

    沈浪目光一凝,接过了这一把长刀,顿时感觉双臂一沉!

    看起来不起眼的长刀,竟然有八百多斤的重量!

    沈浪不禁一阵苦笑。

    以他现在的修为和肉身的强度,身体负重极限估计在万斤左右,别说八百斤,八千斤都能承受,问题是将八百斤浓缩成一把刀,想要轻松随意的挥动这一把刀,谈何容易?

    这长刀的材料,极不普通……

    沈浪目光一亮,右手握住刀柄一抽,一把样式普通的长刀显露了出来。

    “余烬深渊邪铁,果然如此!”

    这长刀样式普通,古朴苍桑,其上有着好几条恐怖骇人的裂纹,让人一望之下很容易将此刀当作破铜烂铁。

    更让人骇异的是,刀身正中间位置,竟然印着一个纤细的手掌,而那几条裂纹正是从这手掌往外延伸而去!

    这长刀竟然是被人一掌拍裂!

    “用余烬深渊邪铁这等坚硬难摧之物锻造出来的长刀,竟然都出现了裂纹,而且是被人印了一掌震裂,此人肉身之强大,简直匪夷所思。”

    沈浪稍稍有点惊异的说了一句,手指轻轻的从那刀身上划过。

    刀身如水,上面刻有日月山川,花虫鸟兽,还纹刻着一簇簇汇聚的雷电花纹,非常亮丽奇妙。

    无形的刀意游走其中,让得能感受到刀意的沈浪目光更是一亮。

    刀背上歪歪斜斜刻着四个并不怎么引人注意的小字:“不死天刀”!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