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260章 尘埃落定

第260章 尘埃落定

 热门推荐:
第260章 尘埃落定-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当所有的一切摆平之后,沈浪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让鲨吻解开了结界,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此时的沈家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偌大的沈家几乎被天凤城的各大势力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虽然在邪风谷铁卫的维持之下,真正能进入沈家的人并不多,不过此时沈浪家里前方的院落中仍然是人满为患。

    院落当中,邪风谷的凌辰和白无忌,还有皇龙宗的几名王武镜强者一直守在大门前,默默的等待,面色恭敬得让周围的人们说话都不敢大声一点。

    院子中心的亭子里面,水轻舞正和沈沫然聊得开心,一旁的楚倾城和沈剑锋完全插不上嘴,只能乖乖的在角落里画圈圈。

    远处的沈家族长沈浩轩和几名长老忙得跟陀螺似的,正卖力的招呼各大势力的人,塔云学院几个老家伙也在其中。

    在曾无命几人的威慑下,另一处亭子内的沈浩天夫妇倒是悠闲自在。

    虽然想要跟他们套近乎的人很多,但是看到曾无命四人那眼神,谁也不敢靠近……

    事实上之前已经有过几个家伙壮着胆子过去,都被曾无命直接丢到湖里喂鱼去了。

    这边沈浪所在的房门一打开,整个院子里面的声音都立刻消散无踪,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这边。

    凌辰两步上前,单膝跪地拜了下去。

    顿时让得一群人倒抽了一口冷气——他执的竟然是弟子之礼!

    “凌堂主何必如此?”沈浪微微一惊,立刻扶住了凌辰。

    凌辰似乎不大擅长这方面的言辞,只是涨红着脸不肯起来。

    一旁的白无忌替他解围道:“应该的,应该的……”

    后面的鲨吻几人一个个都乐了:“这小子倒是识相,冥王三绝剑啊,竟然被他学到了一点,哪怕就是皮毛,那也足够吓人了。看样子,他是想从沈浪这里学到全套了,可惜,哪有那么容易?”

    院落当中人多嘴杂,沈浪皱着眉传音道:“我当时教你的剑法,非同小可,只是为了救命,情急之下才使了出来,邪风谷暂时还没有这个实力拥有这等剑法,甚至于皇龙宗都没有,你要真的学了,是祸非福。”

    凌辰大骇,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他自然知道这剑法的厉害,但是没想到背景这么复杂,连皇龙宗都无法拥有。

    这意思肯定就是剑法是来自比皇龙宗更厉害的势力了啊!

    便听到沈浪又道:“邪风谷在这次的事情当中,获得了我的好感,凌堂主更是拼尽全力想要护我周全,也因此而受到重伤……所以,我会将这剑法的第一剑完整的传授给你,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将这剑法使出,也不能让除了你之外的第二个人学去!到底你能从中参悟多少,完全就要靠你自己的努力了。”

    刚刚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的凌辰目放精光,猛然抬起了头来。

    就听到沈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十年内,你若能将第一剑参悟完全,达到巅峰,可以再来找我,我会将余下的两剑都传给你。如果十年时间你连第一剑都无法学会,这冥王三绝剑将与你从此绝缘。”

    凌辰又是一个大礼参拜,恭声应道:“多谢……多谢沈长老成全!凌辰粉身碎骨都无以为报!以后沈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凌辰拼尽全力都会护得沈家周全,请沈长老放心!”

    周围的人们立刻悄声的议论了起来,都猜到了沈浪肯定传音跟凌辰说过了些什么了。

    不过凌辰说什么要护得沈家周全,这话现在也就说说罢了。

    沈浪现在今非昔比,有着皇龙宗,离恨宗,花间派照顾,凌辰再强,又怎么能跟这几个庞然大物里面的强者去比较?

    不过能让得邪风谷刑堂堂主当着怎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等表忠心的话,沈家也足以自豪了。

    作为族长的沈浩轩和几个长老差点就鼻涕眼泪一起出了……

    沈浪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凌堂主有心了……长老这职位不过是挂个虚名而已,你还是直接叫我名字吧,我跟红尘兄他们是一辈,你和白前辈都是我长辈,都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感觉太别扭了。”

    凌辰和白无忌心头虽喜,却是哭丧着脸根本不敢当真。

    开玩笑了,站在你身后的三宗老祖都跟你“小兄弟”长,“小兄弟”短的,让我们将你当后辈,岂不是占了这三位老祖的便宜了?

    那还不乱套了?

    “随你们了,我是无所谓。”

    沈浪看着他们那表情,无奈的摇摇头,径直往沈沫然和水轻舞那边走了过去。

    三宗老祖终于是找到了机会出头,开始安排天凤城的事情,要将发生的所有事情封锁下来。

    整个紫楚国都是这三宗的天下,离开帝都非常之近的天凤城更是完全在皇龙宗威压的笼罩之下,哪里会有人敢于反抗他们的权威?

    几位老祖两句话说出来,整个天凤城的人都听在了耳里,胆战心惊,不敢作声。

    “天呐,沈浪这事情竟然连三宗老祖都亲自发话了,果然是面子够大啊!皇龙宗竟然派遣了三名玄武境后期强者驻扎在天凤城,难道就是为了沈家么?”

    “除了为了沈家,也为了弹压这次的事情吧,防止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外传……其实他们大可不必这么做的,只要他们一句话,谁敢往外传啊,除非不想活了。”

    “沈家这次大发了,地位那是蹭蹭蹭往上涨啊,邪风谷的人见了他们都要低头啊!”

    “哼,还不是靠了沈浪的面子?据我所知,以前沈家对沈浪可不怎么样,传闻前段时间沈浪还大闹演武场,在沈家演武场重伤了一大群沈家精英子弟呢!”

    “重伤?沈家那些气武境修为的子弟,有人能有资格与他一战么?他没有直接把那些人一刀劈了,那都是因为他心胸宽广啊……这么强大的力量,换了是我,沈家那些人我都不可能放过了,怎么可能还让他们沾光?”

    “你懂个屁啊,你何德何能能跟沈浪比?那完全是因为他父亲沈浩天的缘故你懂不懂?沈浩天明显不愿意沈家出乱子的,你要知道,沈浩天当年也是天凤城出了名的义气之人,心胸豁达,为人仗义……而沈浪很有孝心,所以……明白了吧?”

    “幸亏老子以前没有骂过沈浪是废物,也没有得罪过沈家,哈哈,以前那些跟沈家关系不大好的势力这下子难受了吧……”

    不管是沈家里面,还是外面整个天凤城,人们都是围聚在一起,不断的议论着。

    这个夜晚,果然是难以入睡……

    这边沈浪笑嘻嘻的往沈沫然所在的亭子走了过来。

    他右手抬起,想要跟水轻舞打个招呼,谁知道刚刚还跟沈沫然谈笑风生的水轻舞见他过来,立刻拉长了脸,跟沈沫然打了个招呼,起身就走。

    不但水轻舞走了,楚倾城和沈剑锋也挤眉弄眼的走了出去。

    沈浪抬起的手臂尴尬的悬在半空,呐呐说道:“这是干什么呢?我哪里得罪她了?”

    沈沫然展颜一笑道:“在责怪你啊,紫烟不是给了你一巴掌了么?轻舞说她当时也想过去给你一巴掌的……”

    “……”沈浪脸上的笑容缓缓消逝。

    他走了过来蹲在了沈沫然的跟前,双手捧住了沈沫然的右手手掌,轻声说道:“姐,对不起……”

    沈沫然眼圈微红,左手轻轻的在沈浪的头顶摩挲,呢喃似的说道:“你没有对不起我们,我跟爹娘都没有怪过你的。”

    “其实紫烟骂你之后,回来我也想过很多。”

    “在那种情况之下,一般人都会有两种选择,第一种就是乘着宇文化及被纳兰紫烟缠住的那一会,继续逃遁……或许大部分人会选择这一种吧,但是我知道我的弟弟不可能这样去做。”

    “而另一种,就是返回去与宇文化及大战……你选择了这一种,但是选择的还是这一种里面最为极端的一种,要跟宇文化及同归于尽。”

    “姐姐不知道你当时到底受到了多大的刺激,也不知道紫烟在你心目当中有着怎样的位置……”

    “但是我想了想,我到底是会喜欢那个任何时候都有着惊人的理智,即便是面对有人为自己而死,仍然能从容跟敌人周旋的弟弟呢?还是会更喜欢一点那个因为紫烟的死而疯狂,不顾一切要斩杀对方的弟弟呢?”

    “紫烟和轻舞都骂你太过疯狂,疯狂之后就忘记了自己的责任心,失去了理智,忘记了自己还有亲人要守护……但是反过来,如果你在那种情况下,仍然能够非常理智的应对……爹娘和我,也未必就会开心的吧。”

    “一个人能够在有人为了自己而死的情况下,仍然保持理智,仍然能够算计一切,这种人让人嫉妒,让人佩服……也让人感到害怕……”

    “姐姐也不知道想要对你说些什么……”沈沫然眼圈一红,两行清泪流了下来:“人,就是这样一种复杂的动物……我喜欢那个为了自己的亲人而将一切置身事外的弟弟,但是我又不想自己的弟弟,以后再经历这种事情。我宁愿他在这种情况下,更加理智,理智到让人觉得自私……”

    “我只希望你没有任何事,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能一起吃饭,一起聊天……”

    沈沫然说着,已经泣不成声。

    先前沈浪出事的时候,那种种到了极点的担忧,恐惧,关切……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终于是毫无保留的爆发了出来。

    让得沈浪有点不知所措……

    “姐……”沈浪眼圈发红,一边给沈沫然擦去泪水,一边说道:“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这么任性,不再这么张扬,不会再让自己随随便便处于这种危险的状态……你……不哭了……好吗?”

    亭子外边,一群人默默的看着这一对姐弟,感慨唏嘘。

    就在众人想着要怎么去安慰他们的时候,亭子内人影一闪……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