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266章 红玉的危机

第266章 红玉的危机

 热门推荐:
第266章 红玉的危机-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当沈浪捏碎光团,露出里面那血玉的时候,艾丽丝的虚影显现了出来。

    还是穿着沈浪的袍子,神情凄苦的看着沈浪。

    “公子,你不是说要来接我的吗?我等了你好多天哦,你不要我了吗……我不相信你会骗我的,真的,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我就是有点担心……”

    艾丽丝的样子泫然若泣,泪水在她的眼眶中不断打转,随时都要夺眶而出一样。

    “我……我想肯定是公子有事情耽搁了吧?我相信公子不可能说话不算数的……我不相信人族,但是我就是觉得公子不会骗我。”

    “公子,我本来还想在这里一直等你到来的,但是我接到了叔祖的传音,要尽快赶过去与他会合,只能先离开了。”

    “公子,艾丽丝是一个可怜的人,但是艾丽丝不愿意向命运屈服,你帮帮我好不好?”

    “我不想去跟叔祖会合,我甚至不想再跟血族扯上什么关系……这是一个冷血到了极点的种族,是一个被上苍所唾弃的种族,这种种族在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上苍和他的子民。”

    “而我,连鄙视上苍的资格都没有,他们只将我当作一个工具,当作开启血祖陵的钥匙,他们从未想过我的感受,只想着开启了血祖陵之后得到里面的传承,能够让血族重新站在大陆的巅峰……”

    “他们手中握着能够让我瞬间灰飞烟灭的东西,天大地大,却无我的容身之处……在遇到公子之前,我只想一死了之……魂飞魄散算得了什么?数百年的孤独早已经让我感觉虽生犹死。但是遇到了你之后……”

    “我觉得人活着,其实真的很好呢。”

    “你来找我好不好?”

    “这一颗血玉当中,有着我的一滴泪水,在公子得到它的时候,我就知道公子已经来找我了……”

    “我会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如果公子愿意来找我,请将它带在身上好吗?叔祖传来信息的地方,是在紫楚国西北方向,靠近蛮荒的地方。公子与我的距离越是接近,这颗血玉的颜色便会越深,其内包含的我的气息也会更加浓烈的呢。”

    “如果公子不愿意涉险,可以将这一颗血玉捏碎……艾丽丝就知道了,我不会有任何怨言的,真的,以后……就让我成为公子的一段记忆好了……希望公子不会忘记,曾经有一个这样的女子,曾经有过一刹那……出现在你的生命当中呢。”

    一句一句话语,从艾丽丝的嘴里说了出来。

    一滴滴泪水从她的脸上滚落下来,随后化作光光点点,消散在了空中。

    沈浪静静的看着,默不作声,直到艾丽丝的身影消逝,他还站着一动不动。

    “艾丽丝……”

    沈浪心里轻声呼唤了一声,脑海里面又想起了那个有点傻傻的,呆呆的血族少女。

    那个还只是第一次见面,就将他当作了一切,当作了支柱的女子啊……

    这么快就要接受命运的摆布了么?

    沈浪轻轻抚摸了一下手掌上的血玉,即便是在冬季,那血玉仍然散发着一缕热气。

    “这是……泪水的温度么?”

    沈浪眨了眨眼,将那血玉放入了胸前衣裳的口袋里面。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那血玉与他贴身的一刹那,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傻兮兮的女子含着泪水欢笑了起来……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复杂。

    有一些事情,很困难,很危险,他仍然会选择去做。

    不是因为所谓的正义,不是因为所谓的公平,也不是为了怜悯。

    只因为那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这个世上永远存在着一些命运的无奈,而这些无奈,总是很难改变……但不去试一试,又怎么知道无法改变呢?”

    “我一早就想要超脱出命运的掌控,这么做,也算是与命运在战斗吧……”

    沈浪拿出不死天刀,轻轻抚摸了一下刀鞘,随后将长刀背在了身后。

    “太弱了,现在还是太弱了,先去看看红玉姐,然后继续修炼几个小时,晚上再回去吧。”

    抬步走出了乱石堆,沈浪刚想要飞身而起,突然……

    右侧方向山林中传来了几声若有若无的轰鸣之声。

    “有高手在打斗,这方位……怎么好像是红玉姐墓地的位置?”沈浪目光一凝,心里咯噔了一下。

    “老鬼,全力飞行!走!”

    沈浪暴喝一声,身形腾空而起,朝着红玉墓地疾飞而去。

    十年前,是红玉带着年仅六岁的他突破了慕容家族的重重追杀,逃到了凤凰山脉。

    红玉重伤不治而死,机缘巧合之下,封天鼎内的生命灵液救了她一命。

    后来更是出面点醒了他,让他知道了封天鼎的秘密。

    关于红玉死而复生的事情是后来沈浪推测出来的,在沈浪心目当中,红玉,爹娘还有姐姐沈沫然这四人是他最亲之人。

    无论如何,他绝对不能让红玉再受到伤害!

    “老鬼,再快一点!”沈浪心底猛喝一声。

    鬼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也能感受到沈浪心头那焦躁的情绪。

    这种情绪在沈浪身上,极为少见!

    “我明白了,老板!”

    鬼王恭声应道,速度猛然又是加快了几分。

    沈浪便是这样,在山林里面如精灵一般,穿越过重重密林,急速向着红玉墓地的位置靠近。

    此时,在红玉墓地的附近,二男一女悬浮在空中,正挥动着手中兵器,张狂放肆的朝着下方各处位置疯狂攻击,似乎在找什么人一般。

    一大片的树木被劈开,无数的山石滚落而下,发出轰隆之声,尘土漫天。

    “师兄,这贱人不管怎么说都是王武镜强者,她要真躲起来,我们想将她找出来还是非常困难啊?”

    一个身穿兽皮的胖子瓮声瓮气说道。

    此人肥头大耳,腹圆如鼓,手脚短粗,但是手中一把长达两米的大杵挥动间带着风雷之声,每一次挥动,下方就会那巨杵上发出巨大能量光团砸出来一个大坑,端的是厉害无比。

    在他的对面,一个身材婀娜,曲线曼妙穿着很暴露年轻女子,拿着一把血红色的扇子往下一扇,狂风骤起,一圈肉眼可见的波纹从下方的丛林当中扫荡而过,飞沙走石。

    这女子穿着十分暴露,修长雪白的****在近乎透明的短裙下若隐若现,两条玉臂与平坦的小腹都暴露在外,高耸的双峰被一抹轻纱缠裹着,极具诱惑之态。

    她慵懒的瞟了一眼那刚刚说话那人,用缓慢又有点沙哑的声音说道:“胖子,你我三人不过是玄武境四重天而已,虽然那女人与皇龙宗三名王武镜强者大战已经受了重伤,又被我们埋伏,中了血煞断魂散,但她若是拼死一击,我们未必就讨得了好去的。”

    那肥头大耳的胖子冷哼一声说道:“哼,就算是王武镜强者又怎么样?本身已经和皇龙宗那三人打得两败俱伤,半死不活了,再中了我们血煞岛的血煞断魂散,能从凤凰山脉深处逃到这里来,已经是她的运气了!”

    “血煞断魂散乃是我们血煞岛独有秘药,绝对不比十绝毒差多少的。只要沾染一丝,全身血气就会被煞气控制,煞气逼入心脉,那就是她的死期到了!”

    “我看这贱人……现在恐怕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了吧?否则何至于被我们三人辱骂攻击都不敢现身?”

    “哼哼,这女人不知道是什么路数,竟然敢与皇龙宗作对,而且如此强大,竟然会跑到这种地方来……搞不好真的与我们要寻找的东西有关系呢,师兄,可先说好了啊……等回头抓住了这女人,先给我享用享用再杀啊!虽然她蒙着面纱,但是看那姿态绝对是一个大美女啊,桀桀桀。”

    “啐!”那女子厌恶的啐了一口没有再说话。

    这时候,另外那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人说话了:“蠢货!真把这女人和你以前杀过玩过的女人去比么?这女人独面三名王武镜三重天的强者围攻,竟然都能将对方重创击退,她的修为至少在王武镜四重天以上!你想得也太简单了!”

    “若不是身受重伤又被我们暗算,她一根手指头都能屠了我们!”

    “血煞断魂散固然厉害,但也不是绝对,她若有一丁点的力量能用出来,我等三人今天都要交代在这里!”

    “收起你那龌龊的想法,打起精神来,若出了问题,我们几个想死都难!”

    这男子额头上扎了一条红布,穿一件鹅黄色的紧身武士服,手中提着一柄赤红色气流直冒的巨斧,左右腰际各挂了一刀一剑,年纪看外表是在三十四五间,形态威武之极。

    听他这么一说,那胖子打了个冷战,点头如舂米。

    “我明白了,那我们赶紧先将这女人找出来再说,根据煞气感应,之前就是到了这附近之后失去了踪迹的,绝对就躲在这附近!”

    那胖子嘿嘿冷笑着说道:“王武镜的强者,身上宝物一定不少啊,这等好事可不容易遇到啊,算是我们捡到的了!”

    三人手中动作加快,分站在三个方位,不断扫荡着附近,想要将人找出来。

    若有人在附近,一定会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

    也只有血煞岛这种魔道宗门的人,才能如此歹毒凶残,以玄武境四重天这种修为,就敢打王武镜强者的主意。

    一个王武镜强者,哪怕是身受重伤,想要杀玄武境四五重天的武者,都是易如反掌的。

    他们竟然还敢用毒暗算,并且死追到底!

    轰隆隆的巨响之声不断响起,附近山林里面的鸟兽都四散奔逃,拼命想要远离这地方。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悬崖边上直冲而下!

    “血煞岛的畜生,吃我一刀!”

    一袭黑衣的沈浪眼神凌厉,双手持不死天刀朝着那胖子一刀斩下!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