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272章 下药

第272章 下药

 热门推荐:
第272章 下药-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既然要出门,准备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

    沈浪厚着脸皮找皇龙宗的人要了一大堆珍贵材料,给自己打造了一套贴身铠甲,顺便给四只骨魔打造了一身装备。

    如今的骨魔,几乎武装到了牙齿。

    整个骨架子本来就坚不可摧,还在封天鼎里面不断的经受着冰魄水玉的洗礼。

    又被沈浪当作玄器来炼制了一番,在每一根骨头上都刻画了灵阵图和符文,防御力强大得有点不像话了。

    结果沈浪竟然还给他们打造了一副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强大铠甲!

    这铠甲使用罕见的火妖石,水灵玉锻造而成,重量很轻,却是坚固异常。

    而且加入了聚宝阁专门送过来的炼晶,更是将这铠甲的强度进一步加强,强到了皇龙宗几名玄武境强者都嫉妒得要死要活的地步了。

    炼晶这东西,乃是极西之地的变异妖兽地火蚁进食耐高温的坞石之后,存于腹内的一种罕见的材料。

    一般兵器或者铠甲加入一点点,坚固性便是能提高足足三成!

    凌辰因为天天赖在沈家,在沈浪后面像个跟屁虫似的,而且修为强横,所以第一个成了四只骨魔试刀的对象。

    四只玄武境一重天的骨魔穿着这铠甲,拿着大锤大刀,天天追着玄武境五重天的凌辰切磋,打得凌辰灰头土脸差点骂娘。

    明明只有玄武境一重天,但是四只骨魔速度奇快,防御力超强,而且还将沈浪教给他们的联手阵法“四象封天阵”练到了滚瓜烂熟的地步,联手攻击简直逆天。

    可惜沈浪没找到炼制飞行灵器的材料,否则再给他们安上一对翅膀的话……

    凌辰被揍了三次之后,气得直想吐血,再也不愿意跟他们交手,拉长着脸回邪风谷钻研“冥王三绝剑”第一剑去了。

    这之后,四只骨魔没事就扛个通天大锤大摇大摆在沈家转圈,威风凛凛,顾盼自雄,嫉妒得沈家的子弟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

    这几个月里面,沈浪来来回回去了十多次纳兰紫烟家里,没一次见到纳兰紫烟。

    每一次,纳兰紫烟都以养伤的理由将他轰了出来。

    这一日,中午时分,沈浩天正在花园的亭子里面与罗蝶起和红玉聊天,不远处沈沫然正和楚倾城一起练剑,突然发现沈浪翘着二郎腿坐在院墙上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

    沈浩天哑然失笑道:“这孩子,在自己家里有大门都不走,老喜欢爬墙!”

    红玉和罗蝶起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相视而笑。

    沈浪凌空一翻,轻轻巧巧的落到了地上朝着亭子走了过来。

    “准备好了要走了么?”沈浩天抿了一口茶水,淡然说道。

    刚跨步走进亭子的沈浪身体微微一震,点了点头轻声道:“嗯。”

    罗蝶起和红玉的笑意立刻收了起来,低头端起了茶。

    沈浩天爽朗的大笑一声道:“人生聚散离合,如浮云变幻,宇宙万物,尽皆如此,何必难过?好男儿志在四方,就应该多出去闯一闯的,以后多回来看看我们就好了。”

    罗蝶起强颜欢笑道:“紫烟那里知道了么?这事情要跟她说一下的吧?”

    “还没有。”沈浪摇摇头说道:“去了好几次,被她赶出来了,她爹娘怎么劝都没用……这女人性子一起,疯得很。”

    红玉轻斥一声说道:“乱说,我前几日还专门去看过她,那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姑娘,万中无一……而且当初为了你,舍身忘死,连我都佩服不已,感动不已……去吧,就算她不愿意见你,你也该好好跟人家说一下的。”

    “好吧……不过说实话,去她那里我宁愿上龙潭虎穴呢……好吧好吧,我不说了!”见红玉瞪眼过来,沈浪慌忙求饶,拿出来了一面紫铜镜。

    “姐,这个你收起来吧。”沈浪将翎花紫铜镜推了过去。

    “嗯。”

    红玉微一沉吟,也不推辞,点了点头就将那翎花紫铜镜收了起来。

    翎花紫铜镜这等异宝在红玉手中,比在现在的沈浪手中强过太多了。

    以沈浪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激发出来其威力的万一。

    但若是在红玉手中,那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在过去的五个月当中,沈浪得到了五滴生命灵液。

    其中有两滴给了红玉,两滴给了还在沉睡中的左问天,只有一滴留给了自己。

    红玉王武镜四重天已经到了瓶颈的地步,急需这种异宝来帮助冲击。

    而且沈浪从红玉口中得知,当年就是因为得到了一滴这生命灵液,不但起死回生,而且在后面的几年当中修为突飞猛进,从玄武境到了王武镜四重天。

    此物之逆天,简直匪夷所思。

    修为越是强大越能感受到此物的妙处。

    想到当年星辰大陆的天鳄一族因为有一滴生命灵液,而遭到灭族,沈浪对这生命灵液又是多了几分好奇。

    因为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沈浪更加谨慎了起来。

    想要用生命灵液尽快帮助红玉将修为提升到更高的层次。

    翎花紫铜镜虽然强大,但是沈浪现在有封天鼎,不死天刀,还有残肢令,自保有余。

    所以他直接将翎花紫铜镜交给了红玉。

    这个世界未知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即便是沈浪这种将方方面面算计到的人,也都是有许多东西根本无法预料。

    当初他计算到宇文化及一定会在他想要杀许道林的时候出手,老早就准备好了逃向双塔寺。

    但是人算毕竟不如天算,谁又能算到雪红鸾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并且一早就借着雪景原的口喝令上官非也几人不得出手呢?

    红玉堂堂王武镜四重天强者,谁又能计算得到在她受伤之后,竟然会有玄武境的魔道武者敢用毒去算计她?

    很多不可能的事情,都变成了现实……

    沈浪不愿意再让自己身边的人受到任何伤害。

    他也没有料到,恰恰就是因为他这种谨慎的做法,救了红玉和自己父母的命……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且说沈浪将翎花紫铜镜交给了红玉之后,就出了门,直往纳兰紫烟家而来。

    心情稍稍有点忐忑,有点复杂。

    “按照红玉姐的说法,有那生命灵液之后,再加上灵石和皇龙宗给的珍贵丹药,半年之内就能突破到王武镜五重天了。以她这等修为,加上翎花紫铜镜,就算对上王武镜七重天强者,也未必就能输了。”

    “虽然告诉了他们明天早上走,不过……一会去跟纳兰紫烟那疯婆子说下,今天晚上就动身吧……”

    沈浪借着夜色悄无声息的越过院墙,像小毛贼似的落到了纳兰紫烟窗户外边。

    没办法,之前每次一敲门,开门的婢女一见到沈浪,立刻就会撕开喉咙大叫起来:“老爷,夫人!沈浪少爷来了!”

    然后呼啦啦一下,纳兰家的人倾巢而出,将沈浪围个水泄不通。

    人山人海,摩肩擦踵,那情景,那是相当的壮观。

    每次这个时候,沈浪脑海里面就会冒出来一个清晰无比的画面……

    他站在场子中心,周围围满了人,一个大叔一边敲锣一边高喊着:“瞧一瞧看一看了啊……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相比之下,当猴还是不如当贼的感觉爽啊……”沈浪暗道一声。

    纳兰紫烟的屋里面有着灯光在闪烁,一个人影在里面来回走动,不知道在干嘛。

    “时间来的刚刚好。”沈浪左右瞧瞧四下无人,摸出来了一根管子,悄无声息的穿过了窗户纸。

    然后轻轻的朝着那管子吹了一下,透过那薄薄的窗户纸,可以看到里面一圈淡淡的烟雾在屋子里面扩散开来。

    “六,五,四,三,二,一!”

    就在沈浪心里倒数,最后数到一的时候,房间里面传来一个倒地声响。

    “纯洁的人,有时候也不得不做点不纯洁的事情啊,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挺刺激啊……难怪那些采花贼总喜欢做这种事情。”

    沈浪有点无奈的摇摇头,大摇大摆打开了纳兰紫烟的房门,走了进去。

    视线迎上了一双亮晶晶的眸子。

    那双眸子,荡漾着无限的深情,略带着些许嗔怪。

    沈浪忽然觉得这眼眸是那么的熟悉,好象很久很久以前,就有这样一双眸子如此深情地凝视着自已……

    房间里面,纳兰紫烟扑倒在床上,与沈浪对视了一眼,美眸瞪了一下娇嗔道:“我就知道是你这混蛋干的……你这婬贼,快放开我!”

    她明明骂沈浪是“婬贼”,但是这语气明显不对劲。

    不但没有恐慌畏惧之意,反而柔声蜜语,情意绵绵,听在沈浪耳里说不出来的古怪。

    而且扑倒在床上一动不动,一副说不出的娇慵模样,让得沈浪稍稍愣了一愣。

    “咳!”

    沈浪干咳了一声道:“一个女人对一个婬贼说‘放开我’……你说婬贼会怎么做呢?真要是把你放开了,那还是婬贼么?别做梦了。”

    沈浪说着双手连连挥动,几道灵光打了出去,随后右手一甩,将一张符箓贴到了窗栏上。

    那符箓荡漾开来一圈耀眼灵光,把整个屋子都覆盖了下来。

    “这个混蛋竟然干净利落的直接布下了结界……难道他真的想……”

    纳兰紫烟有点傻眼了,一张脸顿时变得通红,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羞的。

    “你……你这个混蛋!你这么做对得起叮当么!”

    这一刻,纳兰紫烟连骂人的话都显得有气无力起来了。

    “你叫吧,你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听到的……呃,气氛好像有点不对?有点入戏了……哎,这跟叮当有什么关系呢,你以为我真来做采花贼的啊?”

    沈浪大大方方的坐到在了床沿说道:“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每次都不让我说话。我也只能用这种手段了。”

    不一会,他声音变小了许多又道:“我就是想跟你说几句话而已,说完了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纳兰紫烟只感觉全身酸软,连一根手指头都难以动弹,只能着沈浪咬牙切齿,听到这话不禁一愣。

    “什么意思?离开这里?去哪?混蛋,给我解药!我要坐起来说话!”

    沈浪摇摇头道:“不行,给了你解药你丫又会发疯,小爷我才不会上当。”

    他说着站起身来,开始脱衣服。

    纳兰紫烟咬着樱唇,弧贝隐隐,媚眼弯弯看了沈浪一眼,微微愣了一下,旋即放声尖叫了起来:“混蛋,停住,停手!你要敢欺负我我死给你看!”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