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30章 镇狱刀功

第30章 镇狱刀功

 热门推荐:
第30章 镇狱刀功-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是沈浪!

    是那个刚刚被他骂得狗血淋头的沈浪……

    邓剑尘的心情立刻变得极为复杂。

    “不过……这小子是怎么过来的?他可是离开我距离最远的啊……”

    不只是他,水轻舞和周叔也都是不知道沈浪是怎么冲过去的,这个速度也太吓人了一点了。

    “魔刀开天,力破乾坤!给我死来!”沈浪冷喝一声长刀竖起一刀就将扑过来的灵尸砍成了两半。

    众人大喜过望,这一下子就去掉了两只灵尸,活命的机会明显大了不少啊。

    只有离沈浪最近的邓剑尘,却是通过月光石那微弱的光芒,看到沈浪手臂上鲜血狂涌,正顺着他的手臂,然后到了那长刀之上,滴落在了地上。

    “他是使用了爆发潜能的某种秘技……”邓剑尘心头一惊。

    就在这时,另一边的水轻舞尖叫起来……

    “啊!”

    这边周叔刚露出狂喜之态,却听到了水轻舞的尖叫,转身一看,顿时吓得魂飞天外!

    只见之前追击沈浪的那一只蛊尸已经奇快无比的朝着水轻舞冲了过来,眼见着那股旋风就要将水轻舞给吞没了!

    “爆发!”

    沈浪轻喝一声,身影如箭一般射出,瞬间冲到了水轻舞身旁搂住了她的腰然后腾空而起!

    “啪啪!”他带着水轻舞在周围青石和大树上连连飞跃,终于是与那蛊尸拉开了一点距离。

    水轻舞痴痴的看着搂着他的沈浪,连之前的恐惧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他吗的,这蛊尸转了这么久也不会晕的?”沈浪骂了一声,人还在空中就一刀横劈而出,让得那蛊虫旋转的漩涡稍稍变缓了一点。

    随后他带着水轻舞落到了地面,轻轻放下了她,想也不想,双手握刀,中正面直接一刀斩下,最简单最直接,也最强的一刀终于发出!

    “神刀镇狱,摘星吞月!”

    无匹刀意弥漫开来,让得其他三人相顾变色。

    那一霎那的轰鸣声响,宛如山崩地裂一般!

    便见一道刺眼的刀芒照亮了夜空,仿佛切断了黑暗一般,斩在了那漩涡正中间。

    “嗷!”

    非人的嚎叫震得众人耳膜生疼,那漩涡戛然而止,一蓬恶心的褐色黏液喷发了出来,那蜈蚣一样的长虫脑袋狠狠的砸向了地面。

    “这家伙的一刀,竟然恐怖如斯!”周叔和邓剑尘都看呆了。

    便在这时,发出一刀的沈浪又动了……

    只不过并非众人想象中的那样再加上一刀,而是左手一扬,一团粉末状的东西丢了出去,正好撒在那蛊虫脑袋上被破开的伤口之上!

    那粉末与蛊尸的血液一接触,立刻“嗞嗞嗞”的冒出了大量黑烟。

    这黑烟一冒,便见那蛊虫原本黑褐色冒着诡异光华的甲壳突然开始变红,一片片的龟裂了开来,然后不断的在地上翻滚起来。

    “结束了!”

    直到此时,沈浪才挥出了第二刀。

    只不过这一刀简简单单,非常随意,只是跟之前那样的普通一刀。

    刀芒一闪,那蛊虫就尸首分家,在地上蠕动了两下,彻底死绝。

    “呜呜!”

    剩下那正被周叔缠住的蛊尸怪叫一声,凌空一个后翻,飞也似的往山林里面逃去。

    竟然一点都不迟疑!

    邓剑尘跌跌撞撞跑了过来大叫道:“快,快追上它,杀了那只蛊尸!”

    然而沈浪却没有说话,反而闷哼了一声长刀驻地半蹲了下去。

    “你……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水轻舞惊叫一声,慌忙过来想要扶住他。

    邓剑尘想要再说点什么,却被飞下来的周叔给拦住了,周叔朝他摇摇头也没有说话。

    “啊!你……你怎么会这样的?呜呜……”水轻舞突然尖叫了一声,捂住了嘴巴。

    周叔两步上前,也是吃了一惊。

    顺着水轻舞的目光看去,只见沈浪站立的地面有一大摊的鲜血,而沈浪**的手臂上皮开肉绽,鲜血正不断的涌出……

    虽然他带着面具,那一袭黑衣也是遮盖住了全身大部分的地方,但是三人都是可以想象,此时的他肯定已经是一个血人了……

    “小兄弟,赶紧吃了这一颗淸瑶丹,你伤势太重了!”周叔赶紧拿出了一颗丹药递了过去。

    水轻舞有点手足无措的捂着嘴巴,好一会才带着哭腔说道:“大哥,你……你不会有事的吧?呜呜……”

    “还死不了。”沈浪吞下丹药,缓缓站了起来。

    之前对付那蛊尸的时候使用了一次“爆发”,为了救邓剑尘又使用了一次,之后为了救水轻舞,再一次的使用了“爆发”……

    连着三次使用“爆发”也就罢了,但是为了救邓剑尘,还有最后斩杀那蛊尸,却是连着两次使用了“镇狱刀功”!

    不管是爆发还是镇狱刀功,都已经超出了他身体能承受的极限。

    这种打法完全就像是要跟对方同归于尽一般,斩杀了蛊尸之后,沈浪也已经是重伤难愈……

    此时他全身肌肉痉挛,难以动弹,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了一块完好的肌肉,真真正正的成为了一个“血人”!

    只不过带着面具穿着黑衣,在黑暗中还没有把最恐怖的一面展露出来而已。

    否则,其恐怖可能不会比那妖尸差多少了……

    “你们女人怎么都这么喜欢流泪的?”沈浪淡淡的说了一句,提着长刀迈着蹒跚的步伐就要走开。

    “噗通!”

    他才走出一步,后面的邓剑尘直接倒下了,全身不断的抽搐像打摆子一样。

    却是那巨人药剂的后遗症开始发作了。

    沈浪回过头来有点郁闷的说道:“巨人药剂后遗症不算什么,也就是躺在床上半个月下不了床而已,要是有好的丹药,就能更快恢复过来,咳咳,可惜了这药剂了,怎么说那也是值十万八万的药剂,刚炼制出来就被你吃了。”

    “什么……十万八万?”周叔一愣说道:“巨人药剂现在在拍卖所至少能拍上上百万金币的,比蛮力丸强多了。”

    “一百万?嗯,那还不错——啥?多少?”沈浪停下了身体。

    “一……一百万金币啊?其实这种药剂一般都不是用金币来购买了,都是用灵石来购买的了……”周叔不知道他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巨人药剂啊,这可是救命的好东西啊,那么一点后遗症,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的了,确确实实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怎么,难道这小兄弟还不知道巨人药剂的价值?

    “卧槽,你给我起来,你给我吐出来!我身上金币都不到一百块,好不容易炼制了一瓶一百万金币的巨人药剂,怎么能给你这么轻易就喝了!你还我药剂啊!”沈浪三步化作两步从回来,提着邓剑尘的领子猛烈的摇晃了起来。

    水轻舞和周叔都愣住了……

    一个是一直觉得他神秘异常,而且非常冷酷,想不到他还会有这样的一面。

    一个却是被沈浪说的那句话给吓到了——“好不容易炼制了一瓶一百万金币的巨人药剂”,难道说,这巨人药剂是这鬼面人自己炼制的吗?

    但是明明他的声音非常的年轻啊!能炼制这种药剂的炼药师,可是非比寻常啊!如此天赋,就算在大世家,也难找得到啊……

    且说沈浪摇晃了两下邓剑尘,还是无奈的放开了手。

    说到一百万,他还确实是非常心疼,不过吃都吃了,还能有什么办法?

    再说,要是不吃的话,现在大家的情况可能更糟……

    只能过一段时间再去炼制几瓶了。

    “没事了,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真倒霉啊,丢了半条命不说,还赔了一瓶巨人药剂,我上辈子欠你们的吗?”沈浪手中戒指放出了一道光芒,将那蛊尸的尸体收了起来,然后挥挥手,步履蹒跚的往上山走去。

    好歹还有一只蛊尸,收回点成本吧。

    只赔不赚的生意可不好做啊。

    他还要赶紧回去疗伤,否则真会弄掉半条命了,这一次实在有点够呛了。

    水轻舞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在他的身上没有移开过,此时见他要离开,突然就急了起来。

    “你……你叫什么名字?能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吗?”她的声音非常小,似乎连夜风的声音都没有盖过。

    沈浪似乎也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步步的在夜色中越走越远。

    “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水轻舞急了,放声高喊起来。

    沈浪头也不回,左手轻轻挥了一挥,人已经遁入了夜色之中。

    而后面的水轻舞,在月光石的照耀下,看着他一路走去留下的血色脚印,再也控制不住,捂着小嘴呜呜的哭泣了起来。

    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事的我,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想是人世间的错,或前世流传的因果,终生的所有,也不惜换取刹那阴阳的交流……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