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314章 打通第一关,遭遇强敌

第314章 打通第一关,遭遇强敌

 热门推荐:
第314章 打通第一关,遭遇强敌-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且说发现后面有人偷袭,沈浪不禁暗暗一摇头。

    他下垂的右手手指夹住一张符箓画了一个圈,符箓的光芒一闪,然后头也不回朝着后方一掌轻拍了出去。

    一个足球大小的火球瞬间从他手掌中心发出,砰然一声,正中后面想要偷袭他的那人胸膛之上!

    “嘭!”

    强横的能量四溢开来,那人闷哼一声倒飞而回!

    这还不够吓人……

    那人人还在空中,边上一个木制重锤瞬间砸了过来,一锤就砸在了这人的后背之上!

    “砰!”

    可怜这人前面被沈浪的火球击中,还在空中惨叫呢,后背又挨了木头人的一记重锤,直接就被砸趴到了墙壁之上,缓缓跌落了下来,在墙壁之上刷出了一道骇人的血色痕迹。

    “嗤嗤嗤!”

    偷袭的那人刚一落地,后方又有一人不死心的冲来。

    人还在几米开外,那人提剑朝着沈浪连劈三剑,释放出来了尖锐的剑气!

    看样子沈浪当初资质考核时候的表现,被许多人记在了心里,让人给盯上了……

    这种废物完全就是白捡的嘛,不管被谁遇到,都是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啊。

    “苍蝇还挺多。”

    沈浪仍然是头也不回,右脚一撩,将地面上一根木头人断臂撩飞了起来,精准无比的挡住了那三道剑气!

    这木头人并非普通木头,全身都是坚硬无比,并不比灵器差多少的。

    这断裂的手臂遭遇到这三道剑气执掌,只听得“噗噗噗”三声,那剑气只是在这手臂上留下了三道不过两厘米深的痕迹!

    三道凌厉的剑气,竟然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被一块木头给挡住了……

    就在那人微微一愣的一刹那,沈浪右手又是一道符箓拍出,动作简单快速,直截了当。

    那冲过来的人也是作死,右侧是墙壁,左侧全是木人,上方是封印结界,除了下蹲和后退,根本没有多少空间可以躲闪,他还非要心急火燎的快步冲刺……

    这一冲刺,仿佛是他自己送上门来一般,瞬间被沈浪那寒冰符击中,化作了一座冰雕!

    “咻!”

    不需要沈浪动手,就在这人变成冰雕的时候,边上一尊木头人一拳轰来,尖锐的破空之声猛然响起。

    “砰!”

    这一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那人胸膛之上,冰块四射之时,血雨翻飞。

    此人如炮弹一般直飞了出去,生死不知!

    后面还想要从墙根冲过的一群人顿时傻眼了。

    这是那个资质差劲到了极点的家伙吗?

    挥手之间就灭了两名好手?

    虽然是用的符箓,但是这也太容易了一点吧!

    而一些聪明一点的人,则都是看出了沈浪这几个动作的不凡,放弃了上前争夺的念头。

    从一开始,沈浪甚至都没有转头,就预料到了后面的一切,每一个动作,符箓丢出的时间都是把握得非常的精准。

    即便是面对快速的剑气,他都能随意的用一截木头来应付,就好像他一早就知道有人会用剑气对付他,而他一早就将那木头人手臂准备好了一样!

    不仅如此,他甚至将边上那些木头人的当作了自己的工具!

    借助这些木头人,他用最小幅度的动作,用最小的力气,就将两名偷袭的好手给打残了……

    “这等人物,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得了的啊!”

    沈浪手中的符箓本来就非常厉害,他把握的时机又是非常的准,而且这木人巷当中危机四伏,木头人每一具都非常的强大,配合这符箓,简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这小子……好强啊!就算修为并不怎么高,就算资质差劲,但是这种战斗的直觉,诡异莫测的技巧,想想就让人心寒!”

    有人心头如此一想,立刻调转方向,直接放弃了夺取墙根这一条路了。

    听到动静回过头来的郑东鸿也愣住了,看看沈浪,又看看那倒地的两人,好一会才反应了过来。

    “后面竟然有人偷袭,我靠,这些人太无耻了……呃,沈浪是什么时候将这几人灭掉的?他这动作和速度还真是恐怖啊!”

    而另外一批人,则是怒不可遏却又无可奈何。

    “吗的,太可恶了,太无耻了!竟然有这么多高阶符箓!”

    “很明显啊,这小子就是因为修为和资质差,才带这么多符箓的嘛!看来这一条路行不通啊,这家伙这么多符箓的话,我宁愿去跟木头人拼了!”

    “算了,一会到了后面宽敞一点的地方再跟他算账,气死老子了!”

    一群本来想要打沈浪主意的人,面对沈浪那层出不穷的符箓,终于是败下阵来,放弃了这一条路。

    “唰唰唰!”

    前面商笑然屡次强攻都被打了回来,打出火来的她悍然拿出了一把短剑,一剑接一剑的攻了过去。

    她的剑法走的是轻灵的路子,但是每一剑,似乎都是在瞬间将自己的所有力量和速度,全部爆发了出来,威力极为了得。

    只用了不到五剑,那木头人的左臂便被她齐肩切了下来,被沈浪捡在了手里当作了武器。

    三人便是这样,在商笑然的打头阵,沈浪的符箓辅助之下,几乎没有受什么伤,便非常顺利的打通了第一关,到了第二关的入口处。

    这第二关是四条巷子,入口处是一个小型广场,只不过那广场之上同样布置了许多的木头人。

    沈浪三人在广场前被人拦了下来。

    一个艳丽的女子带着三名男子一字排开,挡住了沈浪三人的路。

    “呵呵呵,我的好妹妹,这才一会没见,你就勾搭了两个男人作为你的保镖了啊?不过再怎么样你也不应该这么饥不择食吧,这种货色一看就知道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哦?”

    领头的女子放荡的一笑,以非常诱人的姿态轻轻舔了一下手中短剑。

    此女容貌妖艳,身披轻纱,玉臂裸瘩,身材惹火,全身都充满了魅惑,只是随意的一两个动作,都能让看到的男人猛吞口水,难以将目光移开。

    “是不是银样镴枪头,要试过了才知道啊,我某些地方可是很厉害的哦!”

    沈浪阴笑一声,目光肆无忌惮的在那女子身上来回扫视。

    这目光让道那女子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又仿佛在对方的目光之下自己全身已经不着一缕……

    “怎么回事,这个废物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区区气武境五重天而已……难道是错觉么?”那女子狠狠的瞪了一眼沈浪,嘴角挂上了残酷的笑意。

    她朝着沈浪抛了一个媚眼笑道:“真的吗?姐姐就喜欢厉害的少年哦,稍后你可千万不要让姐姐失望哦?”

    沈浪傲然一笑说道:“放心吧,一会我保证会让你死去活来浴仙浴死的……”

    这古怪却又赤倮倮的话语顿时让得商笑然和郑东鸿都呆了一呆,两人面色绯红半响没有作声。

    “我是说我的拳头非常厉害,你们几个想哪去了?”沈浪转过头来非常“纯洁”的问了一句,把商笑然气得直翻白眼。

    “刷刷刷!”

    此时左右两侧不断有人冲过,然后进入下一关,商笑然和郑东鸿两人终于是反应了过来,脸上都现出了焦急之色。

    “郝风流,你们果然是不死心啊,竟然跟到玄道宗里面来了,难不成你们还想在玄道宗里面杀了我?你们有这胆子?”商笑然眼中露出仇恨之色。

    郝风流咯咯一笑说道:“上了玄道宗我们当然不敢明目张胆对付你了,但是在这里还可以啊!只要将你打成重伤,让你过不了这一关,玄道宗的人自然就会送你出去了,只要你出去,难道还能脱得了我手么?天真的妹妹,你还真以为已经摆脱我们了啊?”

    沈浪扫了一眼那郝风流,耸了耸肩说道:“这女人到底哪里冒出来的极品啊?要胸没胸要脸没脸要屁股没屁股,却还自我感觉良好,唧唧歪歪没完没了……后面那三个是她的姘头吗?我靠,看样子都比较虚啊,好像被榨干了一样?她的功夫很厉害么?”

    “……”商笑然张了张嘴,一时间竟然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话。

    正荡笑的那郝风流听到沈浪这话,一口气没上来差点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刹那间,此女眼中杀机顿起,强大的气势席卷全场,神念瞬间锁定了沈浪!

    “这小子,还真有一手啊,两句话就让郝风流失了分寸!”

    见到郝风流气得一张脸发白,随时要控制不住暴走的样子,商笑然差点没笑出声来。

    她手中短剑一横,赶紧上前一步谨慎戒备了起来说道:“这女人名叫郝风流,说风流其实一点都不风流……嗯,我以前也奇怪为什么她并不风流呢?现在我明白了,不风流应该就是你说的原因——要胸没胸要脸没脸要……咳咳。至于现在她身后的三人,估计是她用色相引诱来做替死鬼的吧,不过她要胸没胸要脸没脸,能勾引到这么三个小白脸还真是个奇迹呢。”

    她的话一出,郝风流气得差点发狂。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言语和气势上,郝风流第一次在商笑然面前完全处于了下风。

    这一切都是因为面前那个看起来正经,说的话完全不正经的黑衣小子!

    “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子,一会我会拔光你的牙,让你知道惹怒我的后果!”郝风流眼神恶毒的盯住了沈浪。

    沈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又收回目光开始研究手中的木头人手臂,仿佛那郝风流的吸引力还抵不过一根木头人手臂,压根提不起他的兴趣。

    “啊?敢无视我!可恶啊!”郝风流只感觉自己胸膛都要气炸了,一个声音在脑海里面不断的大叫:“杀了他!杀了这小子!一刀一刀割掉他的肉!”

    一股凌厉的杀气从郝风流身上释放了出来,隐隐笼罩住了沈浪。

    这女人竟然把第一目标从商笑然换成了沈浪!

    而她后面那三个青年再也忍不住了,其中一人勃然大怒道:“用不着跟他们啰嗦了,直接上去宰了这贱人!那穿黑衣的小子,你们谁也不准动,我要将他剥皮拆骨!”

    此人相貌倒还过得去,身材修长,只是皮肤发白总给人一种阴柔的感觉,让人觉得不大舒服。

    尤其是他一双眼睛,如眼镜蛇一般,释放着骇人的光芒。

    商笑然见状心头一惊,冷喝一声提醒道:“沈浪,不要看他的眼睛!”

    然而她提醒的似乎太晚了一点,沈浪刚一抬头,就与那青年对上了眼!

    “糟了!”商笑然心头一急。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