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318章 土石牢笼

第318章 土石牢笼

 热门推荐:
第318章 土石牢笼-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商笑然呆立片刻,收起了短剑,双手齐出,在郝风流身上连拍数下,这才喘息着说道:“我已经在你身上布下了禁制,以你现在的状态一天之内是不可能解得开的,而且你双手受伤,短时间内想要对付我已经不可能。”

    她停了一会,俯视着地上的郝风流又道:“我跟你的仇恨总有一天会好好算一算的,但我希望这笔账靠我自己的力量去跟你算清楚。我一无所有,只有仇恨,但我天赋在你之上,修炼的努力更是百倍于你,进了玄道宗之后,你再也没有机会超过我!”

    “等我的修为强大之后,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

    说完,商笑然朝着前方走了过去,郑东鸿慌忙跟在了后面。

    郝风流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仍然是没有说话。

    沈浪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蹲了下来,然后非常熟练的将郝风流的身体翻了过来,握住了她的手查看了一下。

    “连须弥戒都没有?”

    看着郝风流那空空如也的手指,沈浪的眉头皱了起来。

    郝风流一张脸涨得通红,双唇紧闭,两眼瞪大如铜铃,恶狠狠的看着沈浪。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沈浪现在估计已经死无完尸了。

    沈浪斜了她一眼道:“看我也没用,为了对付你我用掉了大批的符箓,不拿回点利息可不是我的风格。”

    说着,他将手伸进了郝风流胸口的衣裳里面。

    “咕咚!”

    郝风流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这女人,储物袋藏哪去了?”沈浪有点纳闷的说道。

    “混蛋,你在干什么!”刚刚走开的商笑然又走了回来,瞪大着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沈浪。

    在郝风流的怀里摸索了两下,沈浪摸出来了一个储物袋,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拿着那储物袋在商笑然面前晃了一晃……

    “干什么?拿储物袋啊。我尊重你的决定,但我并不赞成你这么做……算了,反正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我用了那么多张符箓,好歹拿回点利息来嘛。而且我已经彻底得罪了她,跟她结仇了,将她的储物袋拿过来也算是消弱她的实力……你别这么看我,我拿的又不是你的储物袋。”

    “……”商笑然感觉自己也有点晕了,每次她以为看明白了沈浪是什么人的时候,又会发现自己压根就不了解这家伙。

    说他很弱吧,这家伙随手就干掉了三名气武境六七重天的武者,那干净利落的样子,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而且还正是因为他的帮忙,拿下了郝风流。

    要知道,她跟郝风流纠缠了好几年,基本上是没有占到过多少便宜的!

    说他强吧,明明就是个气武境五重天的家伙,而且前面资质测验的时候,已经被证明是再怎么努力修行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角色了。

    至于他打郝风流屁股的事情,还有伸手到怀中找储物袋的事情……

    商笑然晃了晃脑袋,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好一会才说道:“时间不早了,走吧,我估计其余三人都在后面等着我们呢。”

    三人打起了精神,闯入了木人阵,往前面打了过去。

    第二关的木人巷比第一关少了一条,而且相对来说每一条都要窄上不少。

    因为与郝风流激战,三人耽搁了不少时间。

    不过也是得到了不少好处——前面大部分人已经冲过了第二关,导致这第二关许多的木头人遭到了破坏,残肢断臂到处都是,而且还滞留在这里的人已经稀稀落落,远远没有开始那种千万人过独木桥一般的感觉了。

    这让得三人比第一关都轻松了许多,几乎没怎么费力就通过了第二关。

    “前面就是第三关的入口了,小心有人埋伏!”商笑然谨慎的说道。

    不过让三人微微一愣的是,第三关入口处的小广场外,除了十多名败下阵来的武者瘫倒在一旁休息外,竟然是没看到商笑然的另外几名仇人。

    商笑然伸手拦住了准备过去的郑东鸿说道:“不要大意,那三人当中有两人乃是修炼的土系功法,广场当中的地面只是上面铺了一层青石板,下方是比较松软的泥土,他们很可能藏身其中。”

    突然……

    “轰隆隆!”

    商笑然话音刚落,三人所站立的地面猛然崩裂开来,粗大的石柱一根根冒了出来,将三人团团围住,石柱之间只剩下一点点的空隙!

    “土石牢笼?快退!”

    商笑然身形急速后退,猛然一转身,左手一掌拍向了后方的石柱。

    “砰!”

    她的手掌印在了那石柱之上,石柱却只是轻微晃动了一下,而商笑然的身体却被猛的反弹了回来!

    石柱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掌印,继续往上快速伸展。

    仅仅是两个呼吸的时间,上方的石柱也完全接合了起来,形成了一座四四方方,里面还隔成了三间的牢笼,将沈浪三人困在了其中……

    “该死的!”

    商笑然和郑东鸿手中兵器朝着那土石牢笼的石柱猛砍数下,却只见火星四溅,被劈砍出来的裂痕立刻又恢复成了原状!

    郑东鸿也还罢了,但商笑然可是灵武境武者,连她的攻击都对这土石牢笼无法凑效的话……

    土石牢笼一凑效,困住了沈浪三人,前方的地面上立刻就有两人双手抱在胸前从地底冉冉升起。

    这两人一个矮胖如冬瓜,一个瘦高若竹节,都穿着兽皮,倮露着手臂。

    那干瘦之人阴笑一声道:“别白费力气了了,土石牢笼的石柱可是用的东荒深处才有的青罡岩和金刚砂混合制作而成,不但坚不可摧,而且能够自动吸收能量用以加固己身。你们攻击出去之后大半的能量已经被其吸收,只会让这牢笼变得更加坚固,根本不可能毁坏掉这石柱的!”

    那矮胖之人另一人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焦黄的牙齿说道:“我们精心布置出来的土石牢笼,即便是灵武境五重天的高手,也绝对无法突破的,省省吧!”

    “可恶!”商笑然面色惨白,眼中全是怒气。

    干瘦的那武者又道:“我们根本不指望郝风流能够对付得了你,她的作用只不过用来拖一点时间而已,有了这个时间,我们才能在这里将土石牢笼布置出来,静等你的到来。你这贱人死期将至,立刻把东西交出来吧,我们可以考虑留你全尸。”

    商笑然目中杀气一闪而逝,转过身来看着她左侧牢笼中的沈浪说道:“沈浪你别发呆啊,快想办法!”

    说完这句话,商笑然自己都愣了一下。

    什么时候开始,竟然这么信任和这么依赖沈浪了?

    这完全没有道理啊,他的资质就不说了,至少现在能看到的修为不过是气武境五重天而已,根本不可能撼动这土石牢笼的……

    但是,这句话仿佛是从心底发出来的一般,完全是脱口而出。

    “这么说来,其实我在心底已经认可了这家伙的能量,所以在最危机的时刻第一个就想到他了么?但是这小子哪里来的能耐呢?他完全是用的败家子一般的行为——不断砸符箓的啊!”

    想到这里,商笑然心头猛然一惊:“完了,土石牢笼空间极窄,符箓在这里也失去了相应效果啊……一旦使用巨大的攻击性符箓,很可能先遭殃的就是牢笼内的人!”

    这时候,那矮胖的武者哈哈大笑了起来:“你指望这个废物给你想办法?商笑然,你是脑袋被郝风流打傻了?还是被门夹了?”

    干瘦的那武者摆摆手说道:“你可别看不起这废物,商笑然跟郝风流两人修为伯仲之间,这一次郝风流还带了三个精通幻术的好手去拦截了,现在那几人没过来,他们却过来了,而且似乎毫发无伤,恐怕这小子有古怪啊?”

    矮胖的武者嗤笑了一声说道:“古怪也好不古怪也罢,反正进了土石牢笼必死无疑——你看,那废物好像被土石牢笼给吓傻了,到现在还在发呆呢,哈哈!小子你就自认倒霉吧,你们跟商笑然走在一起,我们也只能一起杀了,桀桀桀。”

    “沈浪你怎么了?说句话啊!”商笑然眼中满是急切之意,面对这土石牢笼却又束手无策。

    “砰砰砰!”

    郑东鸿似乎不信这个邪,一剑接一剑的劈砍着那石柱,即便是徒劳无功也不肯放弃。

    就在这时,沈浪突然把头一扬,不屑的说道:“两个煞--笔。”

    那一胖一瘦两个武者微一错愕,旋即气得脸色都发白了。

    “不知死活的小子,敢骂老子,一会你就会后悔莫及!”

    那干瘦的武者大怒之下双手掐诀,几道灵光打在了土石牢笼之上。

    那本来连商笑然都难以撼动的土石牢笼开始咔咔咔移动了起来,一根根石柱开始缩紧,竟似要直接将其内的三人直接挤压而死!

    就在这时,沈浪突然从须弥戒中拿出了几个装有各种粉末的瓶子放到了地面。

    然后,他冷笑了一声,悠哉悠哉说道:“世界上并没有绝对的防御,每一种术法都有其破绽,不可能达到完美的地步,土石牢笼这种东西更是如此。在我看来,你们这所谓的土石牢笼根本不堪一击啊。”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