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320章 不尽长江滚滚来

第320章 不尽长江滚滚来

 热门推荐:
第320章 不尽长江滚滚来-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千钧一发之时,破牢而出的商笑然猛然一拉郑东鸿,然后站在了沈浪和郑东鸿两人前方,双手撑开了一道透明屏障,阻挡住了那能量冲击的涟漪。

    等烟尘消散,人们看着面前这一切,俱是有点目瞪口呆了。

    商笑然释放出来的防护屏障被击穿,三人都被炸飞了出去。

    不过这三人身上都有四阶符箓的防御罩,面对如此巨大的能量冲击,除了狼狈一点外竟然毫发无伤。

    靠得最近的不少木头人直接被轰散了架,散落一地。

    而那一胖一瘦两名武者,俱是一半身体都插入了地面,全身是血,正有气无力的惨嚎着……

    四阶巨木符的攻击,几乎相当于灵武境六重天左右的武者全力一击,这两人才不过是灵武境一重天的修为,正面遇上,哪里抵挡得下来?

    当初郝风流面对沈浪这种厉害的攻击,都只能依靠风系的速度不断躲闪的。

    还是后来沈浪觉得太过浪费,难以真正对郝风流一击必杀,所以干脆就换成了二三阶的符箓,只是在一旁骚扰了。

    那一胖一瘦两名武者的土系功法攻守兼备,虽然防御也非常厉害,却仍然是承受不住这巨木符的轰击。

    只是一次轰击,这两人便是直接被重创了。

    “王-八蛋,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那干瘦的武者奋力想要从地上爬出来,魔鬼一般的眼神紧紧盯住了沈浪。

    “你后退,交给我来!”商笑然招呼了一声。

    虽然这两人已经重伤,不过这种家伙垂死挣扎的反击还是非常吓人的。

    不过她后面的沈浪显然没有想过要后退,他轻笑一声,双手一扬,又是两张符箓打了出去!

    “不尽长江滚滚来!”

    汹涌澎湃的江水从天而落,其中隐隐还能看到两头面相凶恶的水龙,朝着那一胖一瘦两名武者吞噬而来!

    那两人原本受伤颇重,行动艰难,一见这架势,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地法,防御天地!”

    两人法诀一掐,拼死幻化出来了一座石屋将他们身形完全掩盖了起来。

    “哼,你们好像忘记我了吧?”

    被困住之后憋屈得不行的商笑然终于是露出了她凶悍的一面,双手握住短剑,朝着那石屋猛然一斩而下!

    “嗤!”

    狂猛的剑气瞬间把那石屋斩裂开来!

    其内的两人微微一愣,旋即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声音,被那水龙吞了进去!

    澎湃的江水随后直冲而过,撞击到了木人巷的墙壁之上,发出了轰隆隆的巨响之声。

    激流冲击之后,江水被全部染红,随后猛然间完全消散,化作了光光点点,一锤一斧和两枚须弥戒从空中跌落了下来。

    而那一胖一瘦两名武者,却是完全失去了踪影。

    全场一阵寂静……

    沈浪快走两步,将那一锤一斧和两枚须弥戒都捡了起来说道:“都有须弥戒啊,看来比郝风流要有钱,不枉我使用了几张四阶符箓啊!咦?你们还发什么呆啊?再耽搁下去时间都过了!”

    “来了!”商笑然两人立刻跟了过去。

    “喂,为什么你一拳能将那石柱轰断?你那一拳虽然像模像样,但是说实话威力绝对是不足以打断石柱的啊?那石柱坚固无比,为什么会被腐蚀呢?”

    商笑然忍了好一会,仍然是没有忍住。

    “很奇怪吗?想知道?”沈浪扭头问道。

    “嗯。”商笑然有点不服气的点了点头。

    沈浪又抬起头来看着上方玄道宗的那些弟子,大声说道:“你们是不是也很想知道啊?”

    上方的玄道宗弟子顿时乐了。

    有人大声说道:“确实很想知道,说说看吧小子。”

    “哈哈哈哈……”沈浪做意气风发状大笑两声,然后突然把笑声一收说道:“就不告诉你!”

    “靠!”上方的一群人大怒。

    许多人手中的东西随手就摔了下来,果皮砖头顿时被木人巷上空的结界弹飞了起来,场面煞是壮观。

    商笑然双手抓住沈浪头发,像猫一般使劲乱揉了一通:“说不说?说不说!不说废了你!”

    这亲昵的动作将边上的郑东鸿看愣了:“咦,你以前一直冷冰冰的模样,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一面啊?”

    商笑然一愣,旋即轻哼了一声,又恢复了原来冰冷的模样。

    “任何一种术法或者说功法,其实都是有破绽的,大小而已。比如土石牢笼就有两个破绽。”

    “真的假的?”商笑然有点郁闷的说道:“你能发现一个破绽都已经很是了不起了,竟然还发现了两个破绽?到底是哪两个破绽,快点说说看!”

    沈浪悠悠说道:“这个嘛……有的时候要看什么样的破绽遇到什么样的人了。第一个破绽,就是这术法的破绽。”

    “整个土石牢笼由实体构成,但是是依靠独特秘法使用土系灵力链接而成,没有这些灵力的构建,只是几块青罡岩用处不大。”

    “牢笼其实就是灵力结合材料构建了一张网,这网当中会有许多个节点,而这些节点当中一定会有一些位置能量非常薄弱。任何一种防御的功法或者术法都是一样,不可能所有位置能量都完全分布均匀的,功法的等阶越低破绽就越大,同样的,施术者修为越低破绽也越大。”

    “而我画了一条横线的地方,自然就是能量最为薄弱的地方了。”

    “第二个破绽,是材料的问题。当中主要的两种材料青罡岩和金刚砂,并没有那两人说的那么厉害。就目前来说,真正能够融合在器具当中,然后吸收攻击能量的材料,并不多见,严格说来只有吸灵石等寥寥几种东西才能够做得到。”

    “至于青罡岩,什么‘吸收能量为自己所用’完全就是一派胡言。之所以你们的攻击落在石柱上之后发现能量流失不少,那是因为青罡岩的特殊构造,这种材料看似细密,其实内部中空呈网状,能量非常容易流通,所以经常用在炼器的辅助材料之上。你们攻击出去的能量有不少是直接透过了石柱,到了土石牢笼之外了。”

    商笑然沉声说道:“节点能量分布的弱点我能够明白,不过你说的青罡岩的这种性质,这可是青罡岩这材料的优点,怎么能算破绽呢?为什么你将那些东西涂抹上去之后,石柱会出现那种变化呢?”

    沈浪淡然一笑说道:“只要对炼器或者炼药有一点点了解的人都会知道,很多材料混杂在一起之后,会产生各种奇异的变化,各种材料属性不同,相生相克,对吧?青罡岩和金刚砂之类的东西虽然坚固,却也还是有东西能够对他们产生影响,甚至直接腐化这几种东西的,比如风魔鳞或者残阳幻露。”

    “而青罡岩本身的特性,青罡岩的内部中空,一旦遇到残阳幻露这种东西,崩溃的速度会非常之快,而且一旦有部位崩溃,整个构造都会出现不稳的状态,这个时候再加上一拳……”

    “你在那石柱上涂的是风魔鳞和残阳幻露?这两种材料不多见的,这么巧刚好你身上就有?”商笑然两眼发光问道。

    沈浪白眼一翻说道:“哪有那么巧?我只是用其他多种材料混合在一起,临时炼制出来了类似的东西,达到了相应效果而已,然后找到了这土石牢笼当中最为脆弱的位置,将那部分的青罡岩给腐化,就是这样。”

    “不对不对,听起来是很简单,但是第一个破绽你是怎么发现的?我神念覆盖出去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啊?而且你又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一些东西炼制出来类似残阳幻露这样的东西的?”商笑然连连摇头说道。

    沈浪有点无奈的说道:“怎么发现的……这个说来话长,我长话短说——我就是瞎猜的。”

    “你以为我会相信么?”商笑然气急。

    沈浪自顾自的说道:“至于炼制那些东西,我记得之前我跟你说过,我懂一点炼器的……呃,女人的好奇心真吓人啊,你是不是准备一直问下去,直接问到木人巷的另一头啊?”

    “咳,我……随便问问而已!”商笑然有点不好意思的扭开了头。

    “好奇害死猫啊……你看东鸿兄就不一样了,从头到尾一句都不问,你看人家多聪明。”沈浪笑道。

    郑东鸿憨厚的一笑说道:“其实我本来也想问的,不过她都已经把我心里想问的问出来了嘛,所以我就不吱声了,对了,我也想问个问题哦……”

    沈浪:“……”

    就在沈浪三人闯第三关的时候,在第五关的入口处,数十名武者正捉对大战,打得劲风扑面尘嚣四起。

    偏西的位置,苏弑和战无极联手将一人打伤,然后逼到了角落。

    与他们大战的这人,手持一根齐眉赤铜棍,脸上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的刀疤,正是在木人巷入口处用手势威吓郑东鸿几人的那刀疤脸。

    这刀疤脸修为不弱,可惜遇到的是战无极和苏弑。

    这两人任何一人修为都不比他弱,而且一刀一剑配合得极为默契,攻守之间天衣无缝,一战下来,此人身上已经多了五道伤口!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联手对付我?”那刀疤脸双手持棍,眼神如凶兽一般,面相极为凶恶。

    苏弑轻笑一声说道:“何必明知故问?你们既然是寻仇而来,自然也早就注意到了我二人与他们三人乃是同伴了,既然是同伴,我们总得替他们做点什么吧?”

    战无极冷哼一声:“说这些废话作甚?你在外面的时候就多次用神念窥探我们,只不过觉得对付不了我们才没敢出手而已,我们若是弱上几分的话你恐怕一早就冲我们出手了吧?身为一个男人,装腔作势不嫌丢份么?”

    苏弑沉吟片刻问道:“无极,你觉得该怎么做?”

    战无极双目精光爆闪,嘴里吐出一个字:“杀!”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