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325章 终于有人要了

第325章 终于有人要了

 热门推荐:
第325章 终于有人要了-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第五关的出口是一个小型传送阵,通过此处之后,沈浪等人都被送到了接天峰的半山腰。

    这一出现,沈浪等人心头立刻就升起了一种古怪的感觉,感觉自己像是菜市场的蔬菜,要准备接受无数买菜人的挑选了。

    这最后一批人本来六十多人,加上后面陆陆续续出现的,一共就七十多人。

    但是玄道宗有九九八十一峰,各峰峰主和长老还有所带的弟子,加一块至少五百多号人!

    这五百多号人盯着这七十多人,简直让人感觉浑身难受啊。

    “看样子前面几批的人都已经被分配完了,只剩下我们这一群人了。”商笑然手肘捅了捅沈浪说道。

    “哦。”沈浪回应了一声。

    商笑然又道:“玄道宗一共九九八十一峰,但是内门只有九峰,其他的全是外门,想要进那九峰简直难如登天啊,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呢?”

    沈浪傲然说道:“不用担心,我在玄道宗认识有熟人,大不了跑跑关系……”

    “真的假的?”商笑然和边上的郑东鸿几人都吃了一惊。

    “当然是真的……”沈浪说着,脑袋耷拉了下来又道:“问题是她没在这一群人当中。”

    “切!”商笑然白了他一眼。

    沈浪说的是实话,他倒是想看看冷卉在不在这些人当中呢,结果找半天没找到。

    看来九九八十一峰的峰主也未必全部到场了啊。

    “嗯?”

    沈浪刚一叹气,心有所感,抬起了头来。

    只见前面那分开几排端坐的那些峰主和长老的目光……全部落在了他的身上!

    而且一个个面色都是古怪得很!

    “想要低调入玄道宗,不过这最后一关的时候看样子还是太高调了啊。”沈浪直接翻起了白眼。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些玄道宗弟子们的窃窃私语都出传进了他的耳朵。

    “快看,那个就是沈浪,第五关第三名呢?”

    “他就是那个资质测验上被鉴定为‘万中无一’的废柴?一路让女人保护,挥霍大量符箓的小白脸?据说没有天玄令的后,连进入木人巷的资格都没有呢?”

    “别这么说,人家资质虽然不行,但是有钱啊,你管得着么?”

    “听木人巷那边的师兄说,他在第五关的时候,一人独战两名灵武境二重天武者,而且赢得轻松无比呢?”

    “是因为那两人大意吧,那两个家伙太自信了,竟然把灵力封印跟他一战……没想到这家伙肉身实力还不错,而且似乎在战斗技巧上也强过那两人,所以才打败了他们。”

    同一时间,人们听不到的声音也在广场上方流转着。

    正是各峰的这些峰主和长老在用神念不断的交流着关于沈浪的事情。

    “星辰大陆以力量为尊,武者的力量来源就是灵力,战技只是一种辅助,虽然这孩子的战斗技巧夸张到了极点,但是没有力量的话,无论怎么修炼,都是个花架子啊,我反正是教不了他啊,你们谁要就领走吧。”

    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

    “说实话,他这一路上使用符箓打败许多人,应付木头人,最后大战萧彤刘海两人……这一切看在我这老家伙眼中,实在有点震惊了,只是这资质……内门虽然不可能,你们外门不至于连想收留他的一峰都没有吧?”

    一个颇具威严的中年人说道。

    “看样子各峰之主是对他没有什么兴趣的了,那就交给其他师兄弟好了,他好歹打过了木人巷,难不成你们还想把他踢出去么?”有人这么说道。

    任何一峰当中,除了峰主和几名长老,也都是还有许多位管事的。

    不过一般来说资质不错的弟子是不可能轮到那些人的。

    “他的肉身强度强过同龄或者同阶武者不少,战斗技巧连我都自愧不如,可惜我们玄道宗并不是以修炼肉身为主的那种宗门啊。即便是想让他走肉身成圣的道路,也没有相关功法支持的。”

    这声音是落雁峰峰主张天悦的。

    张天悦又道:“他的经脉固化难以拓展,而且处处堵塞,差劲到了极点,不管是吸收灵气还是灵力运转,都是艰难无比,连我们宗内扫地的人都比不上,武道之路完全行不通……我甚至都不明白他是怎么修炼到了这个地步的,实在可惜了,唉!”

    “张师弟,你确定这孩子的资质真的这么差劲么?他的这种战斗技巧与他的修为和资质非常不符啊!严格说来,测验魔石检测的资质其实应该叫体质才对,对于一个人的头脑是不可能检测得到的。”

    这人接着说道:“测验魔石无非就是检测武者体内经脉,玄关,属性,丹海这些东西而已,说起来,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战斗技巧,才更应该称之为资质才对吧?拥有如此惊人天赋的人,经脉竟然奇差无比,我实在无法相信。”

    张天悦沉默了一会才说道:“这一点后来我也怀疑过,所以用空明镜检查了几遍,而且落雁峰两位师叔一直在我左右,以他们的修为加上空明镜,都未发现任何异常的。”

    这时候,突然有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如今说这些,似乎意义不大,你们不愿意接收这孩子,就让我来吧。你们莫要忘了,玄道宗最强大的功法是‘御雷神诀’!说到锻体的话,这天底下还能找出比雷力更适合的力量么?交给我吧,我带他走肉身成圣这一条路好了,不去试一试,又怎么知道不行?”

    所有人都沉默了。

    “御雷神诀”固然是可以用来锻体,而且效果强悍得很,关键是一名这样的弟子,恐怕是没有资格接触到玄道宗这最强功法的。

    这最厉害的功法,除了一些精英弟子,其他弟子最多只能接触到前面一点点,想要再深入,可就千难万难了。

    就在众人沉默的这一会,人群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大袖飘飘径直朝着沈浪走了过来。

    “孩子,我是外门松多峰峰主王大树,你可愿拜在我的门下?”这自称王大树的老者和蔼的冲着沈浪说道。

    沈浪微微一愣,见王大树一身朴素衣衫,虽然须发皆白,不过面色红润,脸上皱纹不多,外表看去却是有着不输于年轻人的硬朗,而且目光诚恳脸上还挂着笑意。

    沈浪礼貌的说道:“我在资质测验的时候排名倒数第一,前辈肯定已经知晓,为何还愿意收我这种人为徒呢?”

    “武道之路要求资质,也要求努力,还要求机缘。”王大树仍然笑眯眯说道:“努力的这种话其实并不需要我再要求了,你体质特异,但是不但修炼到了气武境五重天,而且战斗技巧强大惊人,显然是吃过了无数次的苦,比其他人更懂得这些东西。至于机缘,谁也说不定,要看你自己的造化。我是一个不愿放弃的人,你也是。”

    “或许我没有太多的东西教你,但是只要你肯努力,我会想办法让你学到玄道宗最为强大的功法‘御雷神诀’,只要你能吃得起雷力锻体的痛苦,以后你的成就不会比任何人差,这是我的想法。”

    王大树的声音在广场上不断回响,所有人都停下了议论,骇然的看着这一切。

    前来拜师的这些人中有很多都是冲着“御雷神诀”而来的,问题是这一个宗派内最为厉害的功法,可不是谁想修炼就有资格修炼的啊?

    而另一方面,使用雷力锻体这种事情,说的倒是轻松,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或者说有多少人敢去做呢?

    天地间的任何能量都是可以用来淬炼身体的,其中雷力的效果最是惊人。

    然而雷电之力乃是天地间至阳至刚的能量,使用九天雷力锻体不但有着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而且危险重重,一个不慎就会受到重创甚至灰飞烟灭。

    即便是玄道宗的许多内门精英弟子,到了灵武境中后期,也还只能依靠体内的细微雷电之力淬炼下身躯而已,根本还不敢拿经脉骨髓去尝试的。

    一个不慎,那就万劫不复!

    先不说沈浪这样一个资质的人进了外门之后,有何资格修炼“御雷神诀”?就算他真的有资格修炼这一门功法了,想利用“御雷神诀”走肉身成圣这条路,那又谈何容易?

    就在众人发愣的这一会,沈浪纳头便拜:“弟子沈浪,参见师尊!”

    “哈哈哈,好好好……”王大树显得极为开心。

    这看的后面那一群人一阵纳闷,又不是抢到了资质上乘的弟子,你高兴个哪门子劲?

    各峰之主的弟子出面,马上就过来领走了各峰早已经相中的人。

    果然大部分人都是进了外门,只有十六人进了内门,而苏弑、战无极和商笑然都在这十六人之中。

    苏弑拜在了万山峰峰主唐志达门下,战无极拜在了东屏峰刘宗道门下,而商笑然则是成为了落雁峰张天悦的弟子。

    沈浪和郑东鸿两人则都是进了松多峰,成为了王大树的弟子。

    就在众人准备离开之时,商笑然走到了沈浪身边,干咳了一声说道:“那个厉害的绝招教教我呗?”

    “什么绝招?”沈浪一愣。

    商笑然小声说道:“无边落木萧萧下。”

    “噗嗤!”一旁的郑东鸿笑出了声来。

    那哪里是什么绝招啊,那是用四张四阶符箓施展出来的啊!

    女人就是不一样,想讨要几张符箓还说得这么委婉。

    沈浪拿眼一瞪道:“没了!”

    商笑然不信:“怎么可能呢,你身上那么多符箓呢?别这么小气嘛……你若是给我两张符箓,我可以揭开面纱给你看一眼我的真面目哦!”

    “没兴趣!”沈浪断然拒绝。

    “给两张嘛,就两张,好不好?”商笑然还是不死心。

    “吗的,我好好的来玄道宗拜师,就在门口呢,被你这几个仇家这么一搞,就搞得我倾家荡产了……那是我的全副家当好不好!你以为我符箓很多么?我的符箓是天上掉下来的啊?不要钱的啊?你站住,我今天要跟你讲讲道理,好好算一算这笔账!”

    “啊,我突然想起师尊吩咐了我快点过去,差点就忘记了,回头再聊,回头再聊!”商笑然狼狈而逃。

    谁知道刚走出两步,立刻又停下,全神戒备了起来。

    “完了,是她!”郑东鸿吓了一跳,有点惊慌失措起来。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