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326章 将计就计?

第326章 将计就计?

 热门推荐:
第326章 将计就计?-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人群中一个女子一步一扭的朝着沈浪缓缓走来,正是被沈浪打了屁股的郝风流!

    “东鸿师兄不用惊慌,在玄道宗内虽然不禁止打斗,但是他不敢向我们下杀手的。”沈浪安慰了一声郑东鸿。

    郑东鸿张嘴冒出来一句:“我知道,我就是担心……万一她直接把我们打残怎么办?万一她见我们一次打我们一次怎么办?”

    “……”沈浪双目圆瞪,哑口无言。

    “郝风流你不要乱来,你的对头是我,不要为难别人!”商笑然挡在了郝风流跟前。

    那郝风流伸手推开了商笑然恶声恶气说道:“不光你的事,我就是想来找沈浪讨一个公道而已!”

    不等沈浪说话,那郝风流有点歇斯底里的说道:“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你打倒了我就夺取了我的须弥戒,打倒了萧彤和刘海,却什么都不拿?”

    商笑然和郑东鸿两人顿时傻眼了,这女人到底心里想的是什么东西呢?

    沈浪一张脸顿时拉得老长,转过身去,在人群中四处找寻着什么东西。

    “干什么呢?不敢回答我的话么?”郝风流怒气冲冲说道。

    “你们谁看到萧彤和刘海了,刚刚打晕了他们之后,忘记开装备了,不知道现在还来不来得及呢?”沈浪呐呐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

    “算了,不必急于一时。我可以肯定,他们一定会把须弥戒送来的。”沈浪悠悠说道。

    “……”

    “被我打得猪头似的,是男人都受不了啊,你们看着好了,三天内他们一定会找我的,到时候我再活动活动手脚……你们看,那两个家伙正看着我呢。”

    众人顺着沈浪的手指看了过去,果然便见人群中的萧彤和刘海被人搀扶着,正咬牙切齿的看着沈浪,一副恨不得冲过来将沈浪生吞活剥的样子。

    只不过现在有长辈在场,而且这两人都被沈浪打断了几根肋骨,短时间内无法复原,想要报酬也得等过一段时间了。

    沈浪耸耸肩,双手一摊说道:“你们看到了?有时候就是这样,该发财的时候挡都挡不到。”

    说着,他双手抱在脑后悠悠然往松多峰那边位置走去。

    “给我站住了!”

    一声轻喝突然响起,却不是郝风流发出来的。

    众人循声望去,顿时面色都有点古怪了起来。

    只见山道上下来一名面若秋月,儒雅斯文的青年男子,面色不善的狠狠盯着沈浪。

    这男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唯一的缺憾就是……太娘了,甚至让人有种男不男女不女的感觉。

    沈浪一张脸都黑了:“干什么?打扮成这副模样吓鬼啊?”

    来的正是女扮男装的纳兰紫烟!

    纳兰紫烟满脸不爽的走来,一把抓住了沈浪的领子差点将他给提了起来:“好啊,我刚刚还在怀疑,你这混蛋让我先来,原来是一早就想好了阴谋了!让我先来,现在我们就分到不同山峰了,你就可以跟其他女人厮混了是吧?打的倒是好主意!”

    “喂,你谁啊?说话客气点!”商笑然不乐意了。

    纳兰紫烟转身一看,“妩媚”的冲着商笑然一笑,松开了抓住沈浪衣裳的手。

    她两根手指头托起了沈浪的下巴说道:“难怪了啊,姿色还不错嘛,不过你们可就别打沈浪的主意了啊,因为他是我的……我朋友的男人!”

    商笑然和郝风流两人倒吸一口冷气,有点惊慌失措的就退开了两步。

    “沈浪,你你竟然喜欢男……呓,你这人……”商笑然指了指纳兰紫烟,又指了指沈浪,差一点就落荒而逃了。

    郝风流神念往纳兰紫烟身上一扫,发现神念如泥流入海,顿时吃了一惊,狠狠的瞪了一眼沈浪,转过身来扬长而去。

    只有见过纳兰紫烟女儿身的郑东鸿拼命的忍住笑,差点没憋出内伤来。

    “这次还真是靠了你的符箓啊,不然的话一路上没办法这么轻松的,下次有机会再玩玩看吧?我先回去了,记得好好修炼啊!”商笑然道了声谢就准备走人。

    沈浪白眼一翻道:“还玩?这一战就把我珍藏的高阶符箓用了一大半,差点就让我倾家荡产,再玩下去不是逼我卖身吗?”

    纳兰紫烟在旁冷冷插话:“卖不出去的,你就死心吧。”

    “靠!”

    走出两步的商笑然突然回头纳闷的说道:“对了,你明明背着一把刀,为什么全程都不用刀?难道你的刀是用来做装饰的么?”

    沈浪摆出一副高人姿态,负手而立,仰望天空说道:“我的刀,不是用来表演的,刀一出,就要见血,作为一个刀客……嗳,你好歹听人家说完再走啊,怎么这么不礼貌!”

    见商笑然也跑了,纳兰紫烟手一伸,又抓住了沈浪胸口的衣裳恶狠狠说道:“你说,让我先上玄道宗是不是你一早就想好的?是不是这样就可以避开我了?”

    “你想的太多了吧?我怎么知道他们是上一批就分一批的?行了,别胡搅蛮缠了,那边在叫我了。同一个宗门内,想见面不是分分钟的事情么?”沈浪拍掉了纳兰紫烟的手说道。

    “我不在你身边就无法监视你,让我怎么放心得下?若是你被女人勾引了,我怎么向叮当交代?说!如果有女人勾引你,你会怎么做?”

    “放心吧,我会用三十六计来对付她。”沈浪一边走,一边挥挥手说道。

    “走为上计?”纳兰紫烟面色缓和了一点。

    “不,将计就计。”

    “这个混蛋……记得来紫溪峰看我!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纳兰紫烟挥了挥粉拳,眼中掠过了一缕惆怅之色,不过已经远去的沈浪却是看不到这一幕了。

    ……

    深夜时分,万籁俱寂,明月沉落,灿灿如玉。

    沈浪静静站在一处悬崖旁边,长发随风飞舞。

    在他的左手边,十米开外就是一处如刀削般的山壁,后面有一座小小的木屋。

    “玄道宗共有九九八十一峰,各种奇山峻岭更是多不胜数,即便是内门的九峰也是大气磅礴,万壑千岩,这元力碎片该如何找寻呢?”

    沈浪的目光仿佛穿透了黑夜,投放在了远方苍穹一般。

    战帝的记忆被认为的封印了,关于玄道宗放置元力碎片的事情只有几块碎片而已。

    到底为了什么而放置,放在哪里,沈浪一无所知。

    关键是玄道宗当年刚刚创立的时候可是秘银级势力,不管后面降级到了灵铜级势力还是现在到了玄铁级势力,但是当年的底蕴还在,八十一峰虽然人丁奚落,但是山峰可没有小过一点。

    这么大的地方,想要找完都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了。

    即便是真的在这八十一峰当中,想要找到也是难如登天。

    如果元力碎片真那么容易寻找,这么多年来恐怕早就被玄道宗的人发现了吧。

    “这还真是有点麻烦啊,只能先在松多峰找找看了,战帝这个混蛋是怕我没事干么,还跟我玩捉迷藏?”

    沈浪苦思无头绪,稍稍有点头疼了起来。

    微微沉吟片刻,沈浪反身走回了木屋当中。

    差不多三十多平米的木屋摆设简单,进门靠左是一张单人床铺,上面有一叠干净的被铺,一个木枕,床边是一张材质和木屋一样的古铜木制成的方桌,桌上一件圆球摸样的东西,桌子下面是两张竹椅。

    除此外,再无他物。

    沈浪手掌一触桌子上米白色圆球一样的东西,手上灵力微吐。

    便只见那圆球慢慢亮起,最后原本昏暗的房间变得亮堂了起来。圆球散发出的光芒比较柔和,并不刺眼。

    这个是普遍使用的一种夜灵灯,灵灯内简单法阵,法阵里面放置有小块劣质灵石,可长期用来照明。

    沈浪手腕一翻,拿出来几把旗子和一堆灵石。

    这旗子正是当初采集千叶果的时候,“顺”来的东西,是那胖子陈天赐布置防御阵法的阵旗。

    “这阵旗做工精细,其内灵阵图品阶也不低,乃是用蛮族领地独有的蛮龙兽的兽皮所制,看起来虽薄,但是坚不可摧;其上刻画的符文是蛮族皇族才通晓的特有符文,是不可多得的阵旗啊,这小胖子,开始有点想念他了呢。”

    沈浪轻笑一声,双手连挥,将几把阵旗和一堆灵石都打了出去,布置出来了能够隔绝外界的隐匿阵法。

    旋即,他的身影一闪,凭空消失在了当场。

    一颗肉眼难辨的小小灰尘飘落到了桌面。

    进入了封天鼎之后,沈浪直接往冰魄水玉走了过去。

    冰魄水玉之外被沈浪布下了九层大阵,此时四只骨魔仿佛四具冰雕一般,正在外围第二层修炼。

    沈浪看了眼另一侧的水灵珠,又看看冰魄水玉,毫不犹豫的走入了冰魄水玉第一层当中。

    这一走进去,彻骨的寒意立刻席卷沈浪全身!

    他体外的防护罩瞬间被全部冰冻,化作了一个透明的寒冰罩!

    “这寒气,太强了!”

    沈浪目光微凛,盘腿坐下,随后散去了灵力护罩。

    那森冷寒气立刻弥漫过来,不过才几秒的时间,沈浪体表迅速结冰,厚厚的冰晶覆盖在了他的全身,整个人都是化作了一具闪烁着异彩的冰雕。

    这种寒意,让沈浪感觉连灵魂都似乎冻结了起来,全身骨骼都开始“咔咔”作响。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