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328章 上面有人?照打!

第328章 上面有人?照打!

 热门推荐:
第328章 上面有人?照打!-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吗的,你敢耍我们!”后面一个膀大腰圆的家伙大怒,上前就想动手。

    孙弘文伸手将那人轻轻推开,扁扁嘴说道:“哎哟我的小师弟,说实话呢,这么说话的人你也不是第一个,但是到现在为止,那些不听话的人一个个在床上躺上几个月之后,现在都服服帖帖的了哦,人家看你长得这么俊,也不行看到你的惨状,就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吧。这几天时间里面,你可以出去打听打听,看看人家说的是不是真的哦?”

    “你啊你啊……还好这次来的是我呢,要是换了别人,你现在可就倒霉了。”

    说完,孙弘文转过身来带着那四人就准备离去。

    “慢着。”沈**住了他们。

    “哎哟,小师弟这么快就想通了啊,不愧是人家看好的男人……唉哟!”

    孙弘文一句话没说完,被沈浪一拳打在了鼻子上,顿时红的白的全出来了,孙弘文双手捂着鼻子狼嚎一般的叫唤了起来。

    “他吗的找死!”后面四人大怒。

    然而这四人刚两步上前,沈浪身上一股奇寒无比的气息释放了出来,让得他们身体猛然僵住,牙齿直打颤!

    “不好,这小子修炼的是类似寒冰诀之类的功法!”有人轻喝了一声。

    四人立刻催动灵力抵御那恐怖的寒气。

    下一刻,沈浪缓步走来,左右开弓,一巴掌一个,将那四人扇得一边惨叫一边飞了出去。

    “砰砰砰砰!”

    当那四人跌落地面的时候,沈浪冰冷的目光落在了捂着鼻子还在惨嚎的孙弘文身上。

    孙弘文眼露厉色,手中粉红色的丝巾随手一扔,那软绵绵的丝巾猛然间就震得水平如镜,如刀片一般朝着沈浪脖颈切了过来。

    如此近的距离,如此犀利的攻击,换做其他人,恐怕是立刻就要人头落地!

    沈浪一根手指头伸出,点在了飞过来的那丝巾之上,那丝巾在他手指上滴溜溜直转个不停。

    随后,沈浪手指一弹,这刀片一般的丝巾瞬间飞出,切在了刚刚爬起来想冲过来的一人的腹部。

    那人嘴里还叼着根弯折的草,骇然的看着切进自己腹部的丝巾,鬼哭狼嚎一般的大叫了起来:“快,快给我解药……咕咕咕……”

    话还未说完,他已经口吐白沫倒了下去。

    那孙弘文的丝巾当中竟然还有着剧毒!

    “为了两块灵石,你就准备要我的命啊?看样子玄道宗的宗规对你们没有什么束缚力呢?”沈浪目光冰冷的扫了一眼孙弘文。

    便见那厮脸上一片血污,后退了两步,双手不断掐诀,在他的身后一直巨大的暴猿虚影缓缓升起。

    “该死的家伙,我那么爱惜你你竟然动手打我!打我就打我吧,你还打脸,我跟你没完!”

    孙弘文一张脸的扭曲得变形了,加上脸上全是血污,看起来非常的恐怖吓人。

    “暴猿开碑手!”

    随着孙弘文的一声轻喝,那暴猿双目血红,仰天嘶吼一声,利爪探出,向着沈浪的脑袋一爪就抓了下来!

    虽然只是武魂虚影,还远未到凝为实质的地步,但是这暴猿的爪子锋利如刀,寒光闪烁,真要给他抓中的话一般人也绝对是承受不了的。

    玄道宗内不禁制打斗,但是禁止杀人。

    这孙弘文先是使用有着剧毒的丝巾想要割下沈浪脑袋,然后使用暴猿武魂仍然是朝着脑袋攻击,完全是一副要灭了沈浪的样子,若不是有着厉害后台,怕是不可能这么做的。

    沈浪鼻子里面轻哼了一声,身形往右一个移动,在电光火石之间避开那暴猿的一抓,随后箭步出拳,又是一拳轰在了那孙弘文的鼻子之上!

    这一拳虽然他还是控制着力道,但是心头微怒之下却是加了几分力道。

    那孙弘文正对沈浪这鬼魅一般的速度惊诧莫名呢,挨上了这一拳,顿时惨嚎了一声,直往后抛飞了出去。

    此时,沈浪左右侧劲风扑面,却是已经爬起来的三人猛攻而来了。

    那四人中有一人中了毒,此刻还在地上吐白沫,其余三人大怒之下俱是用出了全力,一副想要至沈浪于死地的架势。

    可惜,他们面对的人却并不是资料上显示的气武境五重天。

    气武境修为的武者,不管这些人武魂如何惊人,也不论他们所修功法如何厉害霸道,在沈浪面前跟个孩童没有什么区别。

    沈浪双手下垂,静静的站在那里,似乎没有要躲闪的意思。

    只等那三人的攻击刚到近前,沈浪左右腿齐出,连踢三腿,踢在了那三人的胸膛之上!

    “砰砰砰!”

    三声闷响传出,那三人都如断线的风筝一般抛飞了出去,仿佛想要比赛谁能“飞得更高”。

    沈浪抬起头来,不远处错落分布的木屋当中有许多人正探头探脑的看着这边。

    瞧见了沈浪的目光之后,那些师兄弟都把脑袋缩了回去,没有一个人吭声。

    沈浪冷眼一扫还在地上哀嚎的那几人,淡然说道:“这次来招惹我,只让你们断上几根肋骨,下次再来招惹我,我会直接打断你们腿。回去告诉燕七和田昊,聪明一点的话给多躲得远远的,否则我会让他们后悔生在这世上,滚吧。”

    他的声音并不大,而且语气非常的平静,但是其中的冷意却是让得地上那五人都是打了个哆嗦,短暂的连惨嚎都给忘记了。

    不一会,反应过来的那几人叫的更加难听了。

    尤其是那个孙弘文,五人当中就只有他还能勉强站得起来了,他一脸幽怨的看着沈浪差点哭了。

    滚?他们几个肋骨都断了几根了,哪里还能滚得起来呢?这不是难为人吗……

    就在这时,远处一个人影快速跑来,人还未到便已经高声喊叫了起来:“沈浪,沈浪师弟!”

    “东鸿师兄,这么着急跑来,有什么事么?”沈浪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来人正是和沈浪一起进了松多峰的郑东鸿。

    郑东鸿看着在地上不断哀嚎的那几人,心里暗暗叫苦:“完了,来晚了,就知道会这样啊……”

    他给沈浪使了个眼色,然后挥手对不远处叫唤了起来:“来几个师兄帮帮忙啊,他们受伤了,快带他们去疗伤!”

    说着,他一把将沈浪拉进了屋子里面:“沈师弟,你闯下大祸了啊!”

    “你是想要跟我说他们上面有人么?上面有人我也照打!说说看,让我我看看他们后台到底有多硬。”沈浪拉过椅子坐下说道。

    郑东鸿一愣,旋即叹了口气说道:“这些人是跟着田昊和燕七混的,那两人都大有来头啊……你不知道,他们敢在整个松多峰这么做,为什么就没有人管管他们呢?为什么连修为比他们高的师兄都不肯出手呢?”

    见沈浪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郑东鸿加重了一点语气说道:“那田昊的爷爷乃是松多峰首席长老,是我们的太师伯,在松多峰可是呼风唤雨的人物!而且他的兄长还是接天峰的精英弟子,是宗主门下的弟子!至于那燕七呢,他的表弟蔡超群修为已经到了灵武境六重天,是玄道宗这一代弟子中四大弟子中的第一人,可真是了不得啊……”

    “又是长老又是精英弟子的,难怪这么横了。”沈浪轻笑了一声,有点不以为意的说道。

    见沈浪表情都没有变过一点,郑东鸿苦笑了一声说道:“你现在得罪了他们,在松多峰里面简直寸步难行啊,这可怎么办呢?回头他们还会派更多更厉害的人来的……”

    见沈浪还不说话,郑东鸿立刻将他昨天晚上从其他师兄弟那里打探来的各种信息说了出来。

    燕七被称为玄道宗三大猛人之一,另外两个一个是他表哥蔡超群,一个是莫歌。

    不过这话只能在燕七面前说一说,绝对不能在另外两人跟前说的。

    另外两人是绝对不可能同意与燕七相提并论的。

    蔡超群被称为猛人,那是因为这家伙长得龙精虎猛,战斗起来犹如战神,脚断了能爬过去将人掐死,手断了能用牙齿将人咬死,面对千军万马毫无惧色,大杀四方决不胆寒;

    莫歌被人称为猛人,是因为他当初上玄道宗是被人一路追杀过来的。

    也不知道他一路上得罪了多少人多少势力,反正追杀他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是到了玄道宗山脚下来时候那千儿八百追杀的人只剩下了几个,留下了一条无比骇人的血路。

    而这时候的莫歌也已经成为了血人……据说玄道宗守门的几个弟子,因为见过他当年那修罗一般的形象,现在看到他都绕着走。

    即便是成为了一个血人,据说他的目光都依然是冰冷无比,似乎没有痛觉,也不知道恐惧。

    关键在于,这个时候的莫歌,十岁不到……

    至于燕七,这就是一个浑人。

    蔡超群猛,那是真猛,勇者无惧,像一个战神;

    莫歌猛,那是心智超乎寻常,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就让人畏而远之,如同一个杀神;

    而燕七猛纯粹是因为没脑子,做事完全不计后果,根本不经过大脑。

    所以对于玄道宗的很多人来说,宁愿得罪战神一样的蔡超群,或者杀神一样的莫歌,也不能得罪燕七这样的家伙啊……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