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334章 刑堂的人

第334章 刑堂的人

 热门推荐:
第334章 刑堂的人-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沈浪说着,手指头轻轻一动,那凤翎弓仿佛有几根无形的线一般被牵着往熔炉一侧移开,灵霄天鳞和紫霄兽骨那几种材料猛然就朝着中间汇聚在了一块,融合在了一起,化作了七彩液体!

    “滋滋滋!”

    火焰暴涨之时,白烟四起,沈浪手指微动,那多种材料融合在一起的七彩液体立刻浇盖在了翡翠碧沙和赤炼火铜之上。

    在白飞飞三人惊异的目光当中,那难以融合在一起的翡翠碧沙和赤炼火铜,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融合,一绿一红两种液体慢慢的缠绕在了一起,与七彩液体一块完全融合!

    “天呐,竟然可以这样……”白飞飞眼睛瞪得老大,难以置信的呢喃了一声。

    凤翎弓一个旋转,猛然竖立了起来。

    随后,那已经完全融合在了一块的液体开始在凤翎弓上,从上往下流转了下来,开始修补破损的弓体。

    沈浪眼中精光一闪,一缕神念顷刻间与那凤翎弓连接在了一起!

    凤翎弓内那已经破损了的风系灵阵图立刻全部呈现在了他的脑海。

    “单纯只是使用风系灵阵图,能让凤翎弓发出的攻击更快,但是威力似乎就小了许多了。”

    沈浪神念逐渐蔓延,如一张网扩散开来,覆盖在了凤翎弓内那风系灵阵图上。

    随后,他突然扭头看向了舒岚说道:“师妹似乎还没有修炼‘御雷神诀’?”

    舒岚一愣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呢,御雷神诀的初级部分也需要很多贡献点数的,我……我还没有那么多贡献点数呢。”

    方鸿枫晒然一笑说道:“御雷神诀哪里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你以为谁想修炼就能修炼的啊……我靠,炼器的时候你还说话,看熔炉!看熔炉!”

    沈浪沉吟了一会,强大的神念完全覆盖了凤翎弓内那风系灵阵图,催动了中间作为主体的星辰,瞬间往边上的星辰撞击而去!

    “直接打散这灵阵图,重新刻画风雷两系灵阵图吧。”

    沈浪轻松随意的操做着这一切,边上白飞飞三人手心捏了一把汗,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动作。

    时间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流逝着……

    二十分钟之后,沈浪左手手指一动,地上的那些灵石当中有两块微微一错位,喷薄的天火瞬间消散无踪!

    沈浪将凤翎弓拿了出来,左手一甩,放置在地上的残阳幻露化作了一条小蛇一下子窜上了那凤翎弓,在凤翎弓之上游走起来。

    “滋滋滋!”

    白烟四起,残阳幻露立刻开始蒸发。

    不消片刻,凤翎弓上的残阳幻露全部消失不见,原本光华尽失的凤翎弓徒然释放出来万丈光华,让得白飞飞三人都稍稍移开了一下目光。

    “好了,你看下吧。”

    沈浪将凤翎弓递给了舒岚。

    “先给我看看吧。”舒岚还未来得及查看呢,便被白飞飞接了过去。

    白飞飞本来已经被沈浪那变幻莫测的手法给震惊住了,此时怀着忐忑的心情,让神念立刻进入了凤翎弓里面。

    下一刻,她眼中流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激动神采,暴喝一声:“卧槽,原来的灵阵图被直接打散了?雄心刻画了灵阵图?风雷两系灵阵图叠加!”

    “这……这真是你干的?”

    舒岚和方鸿枫两人闻言都是惊骇万分,难以置信地看向了沈浪。

    打散灵阵图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巨大的危险,意味着这凤翎弓随时可能自爆!

    也就是说刚刚沈浪一边修补这灵器,一边把灵阵图给打散了?

    他就不怕这凤翎弓直接被爆了?

    打散就打散吧,既然打散了,重新刻画灵阵图可比刚刚炼制的时候更为艰难啊,因为其内并非稳固的灵盘,而是已经打乱的灵阵图啊!

    他竟然重新刻画了灵阵图,而且是两系灵阵图叠加?

    两系灵阵图叠加的话比单独刻画两张灵阵图还要艰难复杂数倍的啊……

    “老天,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到了这种地步,就算是玄级炼器师也不可能啊!这简直就是个小怪物啊!”白飞飞美眸当中神光流彩。

    “这小子绝对是在装腔作势!他开始的时候说自己只会修复灵器,而且只能修复三品灵器以下的……但是刚刚这一手比炼制五品灵器都要艰难得多啊!老娘发现宝了……”

    另一边的舒岚和方鸿枫还在发呆的时候,白飞飞妩媚的冲着沈浪笑了起来,那笑容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小子,我们商量个事怎么样?”白飞飞凑了上来,把想要落荒而逃的沈浪给堵住了。

    沈浪心头一跳,立刻板着脸说道:“没的商量,按照先前的约定,我把你现在需要修复的灵器花几天的时间修复了,之后你帮我找那些老家伙解决强制任务的事情……我一早就跟你说了我不会炼器,你死了这条心吧。”

    “你骗鬼呢?不会炼制灵器?就你这一手,找个玄级炼器师来也做不到,少废话,我材料收集了好几年了,一霓虹扇到现在都还没有开始动手炼制呢,就是因为没有把握,你帮我弄一把玄器出来吧,以后师叔罩着你!”

    “玄器!”

    刚刚拿过凤翎弓,想看看是什么东西把师尊吓到这种地步的方鸿枫吓了一大跳。

    难道这小子真会炼器吗?

    就算真的把凤翎弓修复了,那也不至于让师尊露出这种恐怖的“浪-笑”吧?

    神念刚一进入那凤翎弓,方鸿枫便彻底的呆愣住了,如同石像一般。

    “吗的,见鬼了……”好一会,方鸿枫嘴里才吐出了一句话。

    这边白飞飞的身躯都快贴在了沈浪身上了,以一种让边上的舒岚和方鸿枫面红耳赤的暧昧姿态说道:“一件玄器而已,不会太麻烦的,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啦,好不好嘛?”

    这下不但是沈浪想落荒而逃了,连舒岚和方鸿枫都哆嗦着想要夺路而逃了。

    沈浪哭丧着脸说道:“师叔你不能这样吧?说好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我又不是君子!”白飞飞拿眼一瞪说道:“我是女人嘛。”

    “我不会炼器,更不会炼制玄器,我只会修复灵器!”

    “我相信你……才怪,今天不给我把玄器炼制出来,我是不会让你出门的,你乖乖的听话吧,师叔不会放过你……不是,我是说不会为难你的。”

    沈浪彻底无语了,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果然不应该在这些人面前显露一点能耐出来的,一显露出来绝对是麻烦不断啊。

    ……

    月夜,万籁俱叔,只有树叶轻轻地发出丝绸般的摩擦声。

    炼制了一整天灵器的沈浪有点疲劳的抬头看了一眼星空,深呼吸了一下。

    “空气中有栀子花的香味,叮当,你还好么……”

    星空之上,一袭红裳的雪叮当随风起舞,然后冲着沈浪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明明知道相思苦,偏偏对你牵肠挂肚。

    经过几许细思量,宁愿承受这痛苦……

    沈浪想起与雪叮当在一起的过往点点滴滴,时而面露微笑,时而流露出来惆怅之意。

    可惜这思绪没有持续多久,离开屋子还有百多米的时候,沈浪的步子变得缓慢了起来。

    月光石柔和的光芒下可以看到,木屋前方并排站着五人,目光都朝着他投了过来。

    “来人可是沈浪?”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中间那青年口中发出。

    沈浪眉眼一抬扫视了一眼那五人,发现这五人服饰统一,都是穿着一套紧身黑衣,身后俱是背着一把古剑。

    每一个人都是面色冷漠,周身释放着一股血腥的气息,看样子并不是普通玄道宗弟子。

    他面不改色淡淡说道:“是我,你们又是谁?”

    之前说话的那人上前一步,右手抬起,手中一块血红色的令牌释放出来了一种妖异的光芒,其上一个大大的“刑”字让人的目光一接触就如同陷入了一个漩涡,难以解脱一般。

    “我是刑堂特使东方问心,你涉嫌一起强-奸案,麻烦跟我去一趟松多峰大殿协助调查。”

    这东方问心说话语气冰冷,听起来让人完全无法感受到有任何情绪。

    他一说完,头微微一偏,右边立刻一人走了过来将一根粗大的锁链往沈浪身上套了过来!

    沈浪轻哼一声,伸手抓住了那粗大的锁链冷声说道:“说清楚了,是让我去协助调查,还是说要直接拿我过去?如果是协助调查,这绳索又是何意?”

    “锵锵锵!”

    见沈浪出手抓住了那锁链,另外三人抽出了佩剑将沈浪团团围住!

    沈浪目光一冷,嗤笑了一声说道:“我这人不喜欢惹事,但也从来不怕事。我敬你们是师兄,不想跟你们动手,所以好声好语跟你们说话,你们最好也不要拿那些破铜烂铁指着我。”

    围住他的那三人听到沈浪这般狂妄的话语,一个个的目光顿时变得更加阴森了起来,周身的血腥气息也变得更加浓烈了。

    而那东方问心却是眼中闪过了一缕惊异之色。

    一般弟子面对刑堂的人都是心怀恐惧,战战兢兢的,这少年不但毫无惧色,而且面对着五名灵武境高手,竟然还敢威胁这些人不要拿“破铜烂铁”指着他!

    “是协助调查,跟我们走吧,松多峰大殿那里,王大树师伯也在。”东方问心挥了挥手。

    围住沈浪的几人立刻整齐划一的收起了长剑。

    “对了,能问个问题么?”沈浪被扫了一眼前面的东方问心问道。

    “什么问题?”东方问心头也不回说道。

    沈浪望了眼天空的月亮淡淡说道:“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了,我就是想问一下,被我强-奸的那女人,身材如何?长得漂亮不漂亮?”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