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335章 还不认罪,更待何时?

第335章 还不认罪,更待何时?

 热门推荐:
第335章 还不认罪,更待何时?-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刚一跨入松多峰大殿,沈浪就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此时的松多峰大殿当中,灯火通明,堂前坐着五人,王大树也在其中。

    两侧还站着两排服饰统一的刑堂弟子,一个个面色冷厉。

    中间位置坐的是一名身穿黑袍相貌平平的中年人,这中年人虽说相貌平平,但是眼神却是森寒犀利,冰冷如刀,让人不敢直视。

    在这中年人的右侧,王大树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而在王大树的右侧,一名比王大树年纪还要大上不少的老者正闭目假寐,他的发髻与长须皆已半泛银白,脸上皱纹遍布,刻画着岁月的沧桑。

    在中年人的左侧,两名与王大树年纪相仿的老者正唾沫横飞的争论不休。

    在这五人跟前,站着二男一女,其中那女子哭哭啼啼泪流不断。

    当沈浪踏入松多峰大殿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无形的压力席卷而来,让得跟他走在一块的几名刑堂弟子都皱了皱眉。

    “你就是沈浪?”中间坐的那中年人阴沉说道,眼中森寒之意让人胆寒。

    沈浪平静与其对视说道:“是我。”

    那中年人眼中厉色一闪道:“你意图强-奸松多峰弟子曲灵风,人证物证俱在,你可知罪?”

    “时间几时,地点何处,物证在哪?既然说‘意图’,那就是说强-奸未遂了?你又是哪位,有何资格审我?”

    沈浪的语气仍然非常平静,但是咄咄逼人。

    而且他既无紧张的情绪,更无畏惧之色。

    那中年人微微一错愕,边上的一名老者呵斥了一声说道:“大胆!这位是我们宗内刑堂堂主杜子义,你犯下这等大错,让我们松多峰蒙羞,还敢用这种语气跟你杜师叔说话,知道‘死’字怎么写么?”

    之前跟这老者争论的另一人此时也附和说道:“刚刚上玄道宗就做出这等事情,简直是混账!这要是传了出去,我们松多峰很快就会成为其他峰的笑柄!就算是未遂,也不可饶恕!”

    “咳咳!”王大树干咳了一声说道:“这等义愤填膺的话两位长老大可等沈浪定罪之后再说,在罪责在没有坐实之前,又何必如此激动?”

    “哼,王师兄说的倒是轻松,他是你的弟子,你当然偏袒他了!”

    最开始说话的那老者冷哼了一声说道:“但是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可不容他狡辩!我云溪子作为松多峰长老,是绝对无法容忍这种人随意践踏宗规的!”

    “不错,现在血灵峰和炼狱峰这两峰的人跟我们斗得厉害,联合起来压制我们,在这个时候被他们逮住了这样的机会,以后松多峰还能出头么?王师兄你做为一峰之主,而且是沈浪的师尊,却让门下弟子干出这等天怒人怨的事情,难辞其咎!我纪风云虽然资历远不及你,但是也不能看着这种事情放任不管!”另一位长老声色俱厉。

    这两人原本争论得面红耳赤,但是挤兑王大树的时候却是出奇的团结。

    岁数最大的那老者虽然眼睛睁了开来,却只是目光在沈浪身上转了一下,又收了回去,一直沉默不语。

    只不过云溪子和纪风云两人挤兑王大树的时候,这老鬼嘴角情不自禁的往上翘了一翘。

    至于那刑堂堂主杜子义,一直面无表情,目光停留在沈浪的身上。

    沈浪眼见着那两个老家伙不说正题,却借势联合起来压制王大树,心知这松多峰的峰主做的一定极为憋屈,估计很早就与这几个长老不和了。

    不过他见王大树并没有太过在意那两名长老的挤兑,反而忧心忡忡的看着他不断使眼色,让得沈浪心头暖和了许多。

    沈浪心头冷笑了一声说道:“两位长老是老眼昏花了还是更年期到了?今天的主角应该是我吧?你们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弄清楚我是不是真的做了这样的事情,然后给我定罪的么?把矛头指向我师尊,似乎弄错了方向了吧?”

    全场皆惊!

    不但那两名长老瞪目结舌,连刑堂堂主杜子义的脸色都变了。

    好一个狂妄嚣张的小子啊,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长老说这种话!

    不等这些人有其他反应,沈浪又继续说道:“另外,你们开口闭口这种事情会让松多峰蒙羞,却完全忘记了身为受害人的这位师姐受的苦楚!这么说来你们心里只是记着松多峰的面子,却对门下弟子遭受的委屈和不公毫不在意么?”

    “或者说,你们只是想借这件事来挤兑一下我师尊,用这件事来作为勾心斗角的筹码,压根没想过伸张什么正义,压根没想过要替这位师姐讨回一个公道么?”

    沈浪的语气很是随意,但是语速非常之快,这一连串的话语机关枪似的说了出来,几乎没有什么停顿。

    那些原本脸色木然的刑堂弟子顿时脸上精彩无比,一个个对沈浪刮目相看。

    敢用这种语气和态度责问长老的弟子,万中无一啊。

    敢这么做这么说的外门弟子,那更是绝无仅有!

    而作为这“强-奸未遂”案的嫌疑犯,竟然要替受害者讨回一个公道,这更是让人有点嘀笑皆非的感觉。

    要命的是,那两个老家伙似乎太着急了,压根就没将沈浪放在眼里,所以竟然被这一番话问得哑口无言!

    “咳咳!”王大树又咳嗽了起来。

    他心里笑开了花,脸上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这个,沈浪啊,我给你介绍一下,我左边的这一位是你杜师叔,玄道宗刑堂堂主,刚好来松多峰办事就遇到了这事情……”

    “我右边的这位是松多峰大长老田墨涵,你可以称呼长老,也可以称呼师叔祖;至于刚刚那两位,他们已经自我介绍了,我就懒得介绍了。为了证明你的清白,你且好好协助你杜师叔,回答他的问题吧。”

    王大树这语气比杜子义的可是缓和了许多,而且似乎并不相信沈浪真是婬贼。

    边上的纪风云两人听他说懒得介绍这两人了,顿时气得要死,却又不好发作,两人只好鼓着腮帮子恶狠狠的盯着沈浪。

    杜子义作为刑堂堂主,不属于任何一峰的,哪里愿意去搀和松多峰峰内的这些个烂事?

    见纪风云那两人不再说话,也知道轮到自己出场了。

    杜子义看着沈浪眼中异色一闪,森然说道:“事情发生半个小时之前,地点就在曲灵风的住处,人证是她边上站的这两人,一人名雷洪云,一人名为叶振海。”

    “曲灵风在受到****之前高声尖叫,住在附近的雷洪云和叶振海立刻赶去相助,将贼人打出了木屋,后两人与那贼人正面交手,贼人不敌仓皇逃窜。两人紧追不舍,一直追到了你的木屋,便消失不见。而他们两人口中的贼人,正是你沈浪!”

    “你还有何话可说!”

    “这样啊?”沈浪侧着身子看了一眼站在他旁边的那三人。

    两名青年一个怒火中烧的看着他,一个鄙夷的看着他,眼神都是极为不善;

    而那女子十**岁的样子,虽然称不上花容月貌,但也异常清丽,只是此时头发凌乱,衣衫褴褛,外面还披了一件男人外袍,正流泪不断。

    “这女子,原来是跟我一批进入玄道宗的,在溪谷和木人巷当中都见过啊。”沈浪若有所思想到。

    那女子见沈浪看过去,立刻像受惊的小兔一般,眼中露出了惊恐之色,往后连连退出了几步!

    “这演技,一代巨星都望尘莫及啊。”沈浪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

    这时,那杜子义沉声说道:“曲灵风你莫要害怕,你看清楚了,现在站在这里的就是沈浪,是否就是进入你住所意图不轨之人?”

    曲灵风拭去了脸上的泪水,可怜兮兮的说道:“弟子当时惊吓过度,而且那贼人摧毁了放置在桌子上的夜灵灯,所以只能看到对方模糊的侧面和大致身材。”

    “仅仅是看侧面和身材的话,与……与这位师弟有百分之九十的相似。”

    听她这么一说,边上的雷洪云和叶振海眼中露出了一丝不悦之色,旋即都是飞快的掩饰了过去。

    那偏瘦一点的叶振海躬身说道:“曲师妹没有看清楚沈浪的模样很正常,不过我跟雷洪云师兄将其打出了木屋之后,借着屋外道路上高高悬挂的月光石,可是把沈浪的相貌看得清清楚楚,而且正面与其交手,将其打退!”

    “对曲师妹意图不轨的,正是站在这里的沈浪!”

    “不错!”雷洪云接口说道:“此人修为惊人,虽然只是气武境五重天,但是战技了得,我二人不敢与他贴身近战,便利用灵器远程攻击这才挫败了他。”

    “然后我二人一路追击到了他的住所附近,他才消失不见。现在在沈浪住所外边都还留着他惊慌之下留下的足迹,此事千真万确!”

    杜子义的目光变得冷厉了起来,盯着沈浪一字一句说道:“沈浪,半小时之前你在哪里?”

    “早上去白飞飞师叔那帮助他炼器,晚上才回来,半小时前在回来的路上,松多峰青峰崖。”沈浪淡然说道。

    “青峰崖离开曲灵风的住所只有几分钟的路程!”田墨涵突然说道。

    沈浪眉眼一抬道:“那又怎样?能说明什么?在她附近的松多峰男弟子可不只是我一个。”

    “到了这种地步,语气竟然还是如此的平静,此子果是不凡!当初冷卉师妹提到他的时候,我还真不大相信天凤城那种小地方,竟然会出这种人中龙凤呢,她等了几个月了,没想到沈浪现在竟然已经上了山,呵呵呵!”

    杜子义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丝难以觉察笑意,

    他沉默了一会问道:“你说你半小时前在青峰崖,有谁能证明?”

    “没有。”沈浪回答得干脆无比。

    杜子义强大的威压瞬间压在了沈浪的身上,一字一句说道:“你没有人或者其他东西证明自己的清白,而雷洪云两人不仅看清楚了你的面容,而且与你正面交手;从曲灵风住处延伸到你住处的脚印经过刑堂弟子检查,也确实是有;在你的屋子里面,还找到了曲灵风遗失的肚兜……还不认罪,更待何时?”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