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338章 拆你们三根骨头!

第338章 拆你们三根骨头!

 热门推荐:
第338章 拆你们三根骨头!-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单从沈浪现在表现出来的这一切,不管是心计还是修为,还不足以让他作出向王大树这种人示好的姿态,看样子,太还隐瞒了许多关于沈浪的事情。”

    “不过想依靠这样一个弟子就站稳松多峰一峰之主的位置,可没有那么简单!”

    这一刻,田墨涵的眼中一缕精光一闪而过,嘴角微微上扬,旋即立刻又恢复了先前木然的样子。

    哪怕是田墨涵这种老狐狸,也是想不明白,能让杜子义这种角色态度大变原因,到底是什么?

    杜子义自然不可能将沈浪的事情告诉田墨涵,甚至连王大树都不可能知道。

    当初冷卉带回来的信息当中有一句话,就是这一句话,不但震慑住了他这刑堂堂主,连一向以沉稳著称的宗主苏文轩都大惊失色。

    “这少年,恐怕已经悟到了‘势’!”

    “势”乃是比意境更高一层的东西,乃是世界的规则,天地的规则!

    只有传说中的巅峰强者,才可能触摸到“势”的边缘,才可能触摸到整个天地的规则!

    一旦悟到了“势”,哪怕只是一点点,哪怕没有学过阵法,都可以轻易布置出来借助天地力量的阵势,爆发出来毁天灭地的威力;

    也可以使用极小的力量,而与强大的力量对抗。

    力量并不能代表一切,“势”,既是天地规则,也是武道规则,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如何运用力量的究极规则!

    不要说杜子义或者苏文轩了,就算是紫楚国三大灵铜级势力的老祖,皇武境的那些个强者,也都是连“势”的边都没有摸到的!

    冷卉竟然说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已经触摸到了“势”!

    这已经是不能用什么千年难遇或者万年难遇的天才可以形容的了,这甚至是星辰大陆的历史上,都从来未曾出现过的事情!

    如果不是莫歌说沈浪一定会来玄道宗,宗主苏文轩可能就亲自去天凤城找沈浪了。

    “此子,玄道宗不计一切代价都要得到!”

    这是苏文轩的原话。

    而苏文轩说这话的时候,杜子义就在旁边。

    ……

    且说沈浪离开了松多峰大殿,片刻不停就往家走来。

    他实在是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根本不愿意被各种琐碎的事情去耽误时间。

    所以现在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本来被白飞飞师徒缠住脱身不得,不但把白飞飞要做的工作都给做完了,而且还给他们炼制了一件二品玄器和一件三品灵器,这已经够郁闷的了。

    还遇到个“强-奸未遂”,大好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嗯?”

    沈浪正想着修炼上的事情,猛一抬头,发现自己那坐落在悬崖边的小木屋竟然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地的木屑!

    地面上一片狼藉,连边上的几棵小树都被砍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几截木桩,这场景要多凄凉就有多凄凉。

    “沈浪?你怎么还敢回来啊?赶紧走啊!他们埋伏在那悬崖附近了!”

    路边一个木屋当中有人偷偷的神念传音了过来。

    “沈浪快走,你惹不起他们的,这些人要让你在松多峰寸步难行啊,那边埋伏了好几个灵武境高手!”

    又一道神念传了过来。

    “田昊的人要对付你,沈浪,不要再过去了,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啊!”

    就在沈浪将要走近自己屋子所在地的时候,一道道神念从附近的各个木屋当中传送了过来。

    这些神念将沈浪心头的杀意冲散了不少。

    但是,萦绕在沈浪心头的怒气,却是丝毫未减!

    田昊和燕七果然是在松多峰一手遮天啊,竟然还用上了这等折腾人的法子。

    玄道宗并不禁止弟子打私斗,相反,还非常鼓励弟子私斗,在各峰当中都有不少比武擂台,以供门下弟子一决高下。

    只要不出人命或者将人致残,就算是那些长辈,也很少有人会出面的。

    在紫楚国经历过了皇龙宗等宗派的联合打压之后,玄道宗内这种以战提升修为的法子越发得到各峰之主和长老的支持了。

    一群羊崽子,老羊们会教他们吃草,逃跑躲避天敌,但如果小羊们有争斗,那么老羊会立即将他们驱逐开。

    而一群狮崽子,如果小狮子们为了食物争斗撕咬,老狮子们并不会插手,反而会作壁上观,甚至会鼓励小狮子争斗。

    就算有小狮子被活活咬死,他们都不会管。

    星辰大陆大部分宗门势力的选择,都是后一种。

    相对来说,玄道宗禁止杀害同门的宗规已经够人性化,够仁慈的了。

    在天玄山脉上的其他宗门,比如圣光宗,完全信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只要你够强大,当着长辈的面击杀同门根本算不了什么大事。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田昊才敢如此胆大妄为。

    “虽然才住了两天,但毕竟是我的家,你们这么做,就不怕惹急了我,以后出手绝不留情么?”

    看着地面上那些碎片,沈浪缓缓走到了近前,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山崖边上。

    “哎哟,不留情啊?人家好怕怕啊!”孙弘文那让人寒毛直竖的声音从高高的山崖上传了下来:“兄弟们,都出来吧,废掉这小子,让大家看看得罪我们的下场是什么!”

    孙弘文话音刚落,沈浪周围的阴影中立刻出现了八道身影,将他团团围住!

    沈浪抬头一看,便见这是手脚都缠着绷带,站在高高的山崖上嘲弄的看着他。

    虽然是黑夜,沈浪的目力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这厮看样子是有点忌惮沈浪的力量了,竟然躲得远远的在山崖上指挥!

    将目光收回,沈浪冷冷的打量了一下围住他的那八人。

    八人当中三名灵武境一重天的高手一样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出手!

    “怎么着,看到自己的屋子被拆了,是不是心里很难受?很悲伤?难受那就对了,得罪我们的人,每一个有好下场!沈浪敢跟我们对抗,你绝对死路一条!”

    因为离得远,那孙弘文肆无忌惮的狂叫了起来。

    “就凭这几个家伙么?”沈浪冷冷扫了一眼前方的几人说道:“看样子上次我出手还是太轻了,让人记不住身体带来的疼痛啊?”

    “哼,好大的口气啊!”三名灵武境高手中的一人往前走了两步,走出了阴影。

    “区区气武境五重天的小子,就敢口出狂言,不将我们放在眼里?”另外两人走了出来,与第一人一起并立组成了一个三角阵势。

    这个时候,不远处的一座座木屋中,甚至远处的阴暗角落当中,都有许多到目光或者神念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这些目光有的是幸灾乐祸,有的是悲愤难言,还有的极其愤怒但是敢怒不敢言。

    所有人都知道,沈浪现在这种遭遇并不仅仅是因为两块灵石的缘故。

    而是田昊和燕七想要杀鸡给猴看而已。

    “唉,沈浪师弟还是年纪太小了啊,竟然不听我们的劝以至于落到了这批人的包围圈中了。这一批人,比上次来的那几人可要强大太多了啊!就那三个灵武境修为的师兄,任何一人都不是他能对抗得了的啊!这下子惨了……”

    “沈浪是有两下子,否则上次不可能将孙弘文打跑。不过他还是太自负了,根本不知道那几个家伙的厉害啊。松多峰里面比田昊和燕七厉害的人虽然不少,但是谁敢不听他们两人的话呢?要知道,燕七的标的是蔡超群,而田昊他爷爷可是松多峰大长老啊!”

    “这沈浪也是有点不知死活了,明明我们告诉了他有三名灵武境师兄,他竟然当作耳边风!现在倒好,被人直接围住,连逃都没机会了!”

    虽然众人看到过沈浪打跑孙弘文那一批人,但是根本没有人认为沈浪有机会或者说有可能,应付得了灵武境的高手。

    灵武境跟气武境之间,可是有着巨大的鸿沟,差距实在太大了。

    沈浪的目光从前方那三个灵武境修为的人身上扫过,那星辰一般的双眼当中满是冷意。

    “好歹也是灵武境的师兄,真要有能耐应该与修为相当的人上擂台去打,却跑来拆我这种师弟的房子,不觉得丢脸么?”沈浪冷冷说道。

    “我这人很讲道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踩人!你们拆了我的屋子,我就拆你们三根骨头!”

    沈浪刚一说完,瞬间进步出掌,弓身如弩,一掌就往右前方那人胸膛印了过去!

    那人自恃修为精湛,而且边上还有两名灵武境师弟,根本没有料到沈浪竟然还敢抢先出手,而且一出手速度就快到了有若鬼魅这种地步!

    “够胆!”

    那人虽然惊骇,却毫无惧色,仓促之下往后退出两步,挥掌想要架住沈浪这一掌。

    一个气武境修为的武者想用这种直接了当的攻击对付灵武境武者,简直是自寻死路!

    就算速度快,也都是一个结果!

    然而沈浪虽然用“金针截穴锻体诀”封印了部分力量,但是肉身的力量却是根本没有压制,这一掌乃是心头火起之下发出,岂是灵武境一重天武者能够招架得了的?

    “嘭!”

    这一掌的杀意凛冽如刀,轻灵飘逸却又凶猛霸道,瞬间与那人的手掌印在了一起!

    “咔嚓!”

    那灵武境武者的右掌如同枯枝败叶一般瞬间折断,随后连带那手掌一起,拍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啊!”

    凄厉的惨叫响彻了夜空,那人只感觉手臂的疼痛撕心裂肺,禁不住厉叫出声。

    而下一刻,沈浪轰入他体内的灵力仿佛要吞噬他的一切生机,直攻心脉!

    只是一个刹那,手臂折断痛入骨髓,而且让他感觉全身气血翻腾,心脏、血管都直欲爆炸开来……

    “为……什么,会这样!”

    这念头刚起,此人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往后倒飞而出,狠狠的撞击在了山壁之上。

    一个灵武境高手,一招都没有接下便已经重伤倒地,而且一只手臂已经废掉……

    围住沈浪的其余七人竟然是就这样呆立住了,忘记了出手,忘记了惊叫,只是眼睛瞪得大大的,定格在了当场。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