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350章 皮又痒了是吧?

第350章 皮又痒了是吧?

 热门推荐:
第350章 皮又痒了是吧?-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松多峰听风崖,这是往返各峰的七彩灵鹫的园子。

    鼻青脸肿一身狼狈的田昊急匆匆跑来,让得七彩灵鹫园子中的人们惊诧莫名。

    这厮在松多峰可是个混世小魔王,仗着他爷爷大长老的身份,张横跋扈,没想到竟然有这么一天,就在松多峰就被人打成了这样!

    而且看这模样,好像是在逃命的样子?

    “哎,那个谁,给我弄一直七彩灵鹫,我要去接天峰!”田昊急哄哄叫道。

    “戾!”

    他话音刚落,一只七彩灵鹫从远处飞来。

    一名身穿黑色劲装的女子坐在那七彩灵鹫上,立刻便是将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住了。

    “我靠,极品啊!”

    以好色出名的田昊短暂的忘记了可能被白飞飞追杀的事情,目光停留在那女子身上,片刻也不肯移开了。

    仙子面容,魔鬼身材!

    多一分嫌过,少一分不满!

    这是一个从任何角度看去,都能让人血脉-喷张的女人。

    “啊,尊贵的小姐,欢迎来到松多峰,请允许我自我介绍……”田昊咽着口水迎了上去。

    那女子冷冷扫了一眼田昊,皱着眉头说道:“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了,被人打得这么惨?”

    田昊差点就想哭了……

    看看,看看!

    真正的美女,心肠都是这么好!

    人家看到自己第一眼,就表现出来了这般同情!

    田昊一甩头发,表现出来了一副冤枉委屈到了极点的表情说道:“我……我遇到了个怪胎,就因为我把沈浪的房子给拆了,他就将我往死里打,还不听我解释……”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那绝色女子眉毛一扬问道。

    田昊一愣,下意识的说道:“我说有个混蛋把我往死里打……”

    “不是,前面一句。”

    那女子秀眉微蹙,这风情万种的样子让得田昊血全身液沸腾了起来。

    “哦……前面一句,就因为我把沈浪的房子给拆了……噗!”

    田昊一句话没说完,那女子双手闪电般探出,抓住了他肩膀的衣服往前一拉,右膝盖猛然往田昊腹部一顶!

    这一次,田昊终于明白了一点……

    方鸿枫的那种打法,绝对不是往死里打!

    现在这种才是!

    剧痛之下,田昊两眼一黑,只觉得口中一甜,一口鲜血涌了上来。

    那女子似乎不愿意被他的鲜血喷到,膝盖一顶之后,身形一转,一个转身,转到了田昊后面。

    她右腿高高抬起,一记下劈就将已经弯腰如同虾一般就的田昊给踢趴下了!

    这还没完,砰然一声趴在地上的田昊一张脸都陷入了地面的尘土当中,还未来得及骂娘,便听到尖锐的破空声响和周围人们的惊呼之声传来……

    “不好!”

    田昊虽然好色,不过修为好歹也是灵武境二重天了,他一听到这破空之声,想也不想,右手一拍地面!

    “嘭!”

    一声爆响,田昊的身体借着这拍击的反弹之力已经往左侧飞速移了开去!

    此时的他才来得及扭过头来。

    这不看则已,一看之下田昊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原来刚刚是那女子弯腰一拳朝着趴在地上的他砸了过来!

    此刻,就在他原来扑倒的地方,一个巨大的坑洞显露了出来,而那女子的拳头都还没有收回来!

    “疯女人!老子跟你什么仇什么怨,第一次见面你就想杀我啊!”

    田昊嘴里的血水混杂着尘土,说话含混不清,不过周围的人们却还是听明白了什么意思。

    骂完这句话,好个田昊,竟然一个转身非常光棍的往远处逃去!

    被打成这样了,速度还这么快,周围的人们立刻露出了赞赏的表情。

    只是这么一下,田昊已经知道这女人修为远胜于他!

    而且,似乎不是那种能够讲道理的主!

    田昊这一次真想哭了,从来没有这么想哭过。

    以前的他在松多峰那是何等张狂霸道?

    压根就不需要讲道理,因为他就是道理!

    现在他想跟人讲讲道理,但是压根就没人听了……

    方鸿枫是这样,现在遇到的这莫名其妙的女人更是这样。

    过一会追上来的白飞飞就更不用说了,那个是宗主跟她讲道理都讲不通的角色。

    “哗啦啦!”

    田昊刚刚冲出几步,后面一阵锁链震荡的响声响起。

    还未等他回头查探,一条粗大的银色锁链如同蟒蛇一般缠住了他的腰部!

    一股巨力从那银色锁链上传来,田昊只感觉自己如同腾云驾雾一般往回飞了起来,然后狠狠的砸在了地上,砸的眼冒金星鬼哭狼嚎。

    “看来那小混蛋在松多峰过的不怎么好啊,连房子都给人拆了!你胆还挺肥嘛,敢招惹上他,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这女子正是从紫溪峰赶来的纳兰紫烟。

    纳兰紫烟将已经被锁链裹成了粽子一般的田昊提了起来,杀气腾腾的往前走去,吓得想出来阻止的一些师兄弟又跑了回去。

    “现在的孩子啊,下手还真狠!”

    木屋当中负责管理七彩灵鹫的老人连连摇头,然后瞪了一眼边上一个后生:“还看那?还不赶紧去通知峰主还有大长老?看她这霸道的动作和脸色,路上直接一脚踩死田昊都有可能。”

    “到时候田墨涵那老家伙怪到我头上来那可就不好了,去去去!”

    这一次田昊没有想哭了,他是真哭了。

    白飞飞已经够难应付的了,不知道哪里又钻出来一个家伙,长得祸国殃民,行为也祸国殃民!

    现在这女人将自己带回去,保不定会怎么虐待自己呢?

    就算她“温柔体贴”,还有个白飞飞啊!

    白飞飞那娘们会不会将自己大卸八块还难说得很呢……

    长这么大,没受到过这么大的委屈啊!

    就是因为拆了一下沈浪那破屋子,就遭受到这种待遇,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老子虽然拆了屋子,但是现在重新盖好了啊!而且沈浪都没怪我了啊,你们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呢!”

    ……

    田昊在山顶千百遍忏悔的时候,山谷集市中的火药味也越来越浓。

    见师兄询问,萧彤缓步走出,阴沉着脸说道:“没错,赵师兄,这废物就是沈浪。”

    “我当时觉得他是气武境五重天,不想欺负他,所以将灵力封印了起来,才遭了他暗算!”

    “不过赵师兄可不要小看这废物,虽然他资质极差,但是肉身力量却是不弱。”

    赵师兄嗤之以鼻,不以为然的说道:“肉身力量?得了吧,自己大意被人钻了空子,就不用找这种理由了。”

    “我们的力量源泉是灵力,肉身成圣的事情早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现在还有几个人单修肉身的?区区一个废柴充其量就是天生有那么一点点力量而已,怎么能比得过有着充沛灵力的灵武境武者?”

    那赵师兄似乎地位不低,这边说话,萧彤竟然不敢回嘴,只是脸色更加阴沉了起来。

    这边的寇啸天几人一个个面色变得颇为难看了。

    面前这萧彤他们虽然不认识,但是能够感受到那灵武境的气息,这绝对是实打实的灵武境高手啊。

    但是听起来,沈浪竟然打伤过这种灵武境武者?

    而这萧彤后面的赵师兄这些人,那可都是内门东屏峰的弟子啊!

    这里面最差的一人都有灵武境二重天的修为,被这样一群人盯上,这沈浪也太能惹事了吧?

    果然,寇啸天几人心头刚这么一担忧,那赵师兄又冷笑了起来:“废物就是废物,果然在哪里都是跟废物混在一起,怎么?你们这几个外门的废物这是准备出去历练么?这么点修为就敢出去乱闯,不怕被妖兽直接吃了啊?”

    寇啸天和夏晓婷几人咬咬牙偏过了头去。

    夏晓婷和陈士元都只有气武境八重天的修为,寇啸天是灵武境一重天的修为,而舒岚修为更低,只有气武境六重天的修为。

    不管是修为,还是外门弟子的身份,都没资格去跟这种灵武境三重天的内门精英弟子斗的。

    何况他们也是刚认识沈浪没一会。

    若是反唇相讥,后果堪忧。

    就在这时,沈浪抬手指着萧彤说道:“如果说我是废物的话,这厮连气武境五重天的我都打不过,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

    “而你们这群渣渣跟废物都不如的货色在一块,那不更是废物中的极品?”

    “吗的!”那赵师兄和后面几人顿时大怒!

    区区一个外门的弟子,而且是入门的时候依靠天玄令才进来的家伙,竟然敢在他们面前嚣张跋扈?

    当真不知死活!

    “小子,你知道这么跟我们说话,会是什么后果么?”

    赵师兄强压下心中暴怒的情绪,阴森森说道。

    语气当中的威胁之意毫不掩饰!

    沈浪针锋相对说道:“这么跟你们说话是什么后果我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你们招惹我……的后果。”

    他张狂的话语让得周围原本喧闹的人群都安静了下来。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纷纷指指点点。

    这其中不乏当初在木人巷见过沈浪的人,也有在松多峰上看到了沈浪轻松击败刘峰的人。

    不过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一切。

    内门精英弟子的身份震慑住了太多的人了,一般人哪里敢插手?

    “老子很久没有遇到这么狂的人了,而且还是个资质最差的废物!”萧彤狞声说道:“哼,老子还想着去找你呢,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看你还往哪里逃!”

    “逃?你那只眼睛看到我逃过?”沈浪冷漠的说道:“骨头才刚接好就敢到我面前来唧唧歪歪,皮又痒了是吧?”

    “哗!”

    周围的人群终于是哄闹了起来。

    一个外门弟子,而且不过十六七岁的小子,竟然敢这么对一群内门弟子说话!

    简直难以置信!

    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的地位,可是有着天壤之别啊。

    萧彤一张脸都扭曲得不成样子了:“好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消遣老子?那就看看到底是谁的皮痒了吧!”

    他周身气息暴涨,踏前一步,神念锁定了沈浪,随时准备出手。

    就在这时,一节一尺来长,不过大拇指粗细的竹子嗤的一下破空而来,插在了萧彤跟前。

    那纤细的竹子上电光闪烁,劈啪作响,竟然是蕴含着极强的雷力!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