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368章 谁敢挡我的路?

第368章 谁敢挡我的路?

 热门推荐:
第368章 谁敢挡我的路?-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月圆之夜。

    松多峰之颠。

    从山巅倒灌下来的大河之上,有一座长二十多米,宽四米的石桥。

    石桥两端,矗立着两个人影,如山般的人影。

    东边一人,站在黑暗当中,月光被山壁挡住,月光石的光芒也没有照耀到他这里。

    这是一个孤独的人。

    只有孤独的人才喜欢将自己藏身于黑暗之中。

    他一袭黑衣,仿佛与这黑暗融合在了一起。

    只有他手中的长剑,释放着寒光,让人知道,他一直站在那里。

    在这人的对面,站着一个身穿白袍的人。

    山风吹来,吹得他身上的白袍猎猎作响。

    这人留着短发,正负手而立,微笑的看着对手。

    他喜欢笑,尤其是遇到强大对手的时候,更喜欢笑。

    他的笑,一向被人们奉为皮笑肉不笑的经典,能够将啼哭的孩子给吓得不敢再哭。

    当然,他自己一直认为自己的笑非常阳光,非常灿烂。

    笑,是他的标志。

    现在他就在笑,这一刻,他等了很久了。

    他用的是刀,飞刀!

    玄道宗内绝无仅有的飞刀!

    没有人知道他的刀藏在哪里,刀在它应该在的地方。

    在这石桥的两端,站满了人,他们正是被这两人吸引而来。

    此时一个个带着崇拜的目光看着石桥上的两人。

    极雷峰秦宣和碧落峰的孙胜!

    这两位灵武境四重天师兄,听说松多峰的沈浪轻易击败了使用“七旋连环斩”的刘峰,不约而同的找上了门来,想看看沈浪到底有多大能耐。

    他们没有见到沈浪,却看到了自己的死对头!

    这一战,在所难免避免。

    “本来我以为我们会在年末的宗内大-比上相遇,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你。只不过,秦宣你的气势已弱,这一战,你必败无疑!”

    一袭白袍的孙胜收起了笑容说道。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点倦容。

    每次出手,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喜欢这种感觉。

    没有波澜,没有紧张。

    他习惯了,也厌倦了。

    尤其是月光石的光芒照在了他的身上,让得石桥两边的那些师妹对他露出痴迷姿态的时候。

    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反过来,在他对面的秦宣却站在黑暗当中,让人根本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风头,都让他孙胜抢光了……

    秦宣不说话,他一直这样,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能用一个字说明,绝对不用两个字。

    石桥两边众人都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

    一个是将“御雷神诀”糅合到了剑法当中,攻击力威猛霸道的秦宣;

    一个是飞刀鬼神莫测,功法以轻灵飘逸为主,来无影去无踪的孙胜。

    两大内门精英弟子的一战,定然是非常的精彩。

    松多峰的这些弟子都是非常的兴奋,期待着这一战。

    这其中有许多人,就在之前看到过沈浪大战刘峰。

    那精彩绝伦的一战,让他们难以忘怀。

    而这一个晚上,两名内门精英子弟的大战,将在这里展开……

    就在众人全神贯注看着石桥上两人的时候,一阵风吹来,一股难以言喻的恶臭仿佛毒气一般喷涌过来!

    这强大的“攻击”,顿时将一些修为不高,年纪还小的人直接给熏晕了过去。

    扑通扑通,石桥两边都倒下了一大片人。

    剩下那些没有倒下的,一个个捂着鼻子弯着腰,像煮熟了的虾一样。

    原本安静的场面完全被破坏,变幻莫测层出不穷的咒骂之声不绝于耳!

    “吗的,谁干的!”孙胜捂着鼻子大吼一声。

    内门师兄就是内门师兄,骂人的声音都是如此洪亮,这声音惊天动地,绝对能将熟睡中的母猪给吓醒了。

    另一边的秦宣长剑指向了他后方的路上,全身颤个不停,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熏的。

    “兄弟们让让,借过借过!”

    方鸿枫一手托着一只大桶飞速跑来。

    石桥两端的人立刻给他让出来了一条路。

    然而石桥上的那两人却怒气冲冲并肩站在了一起,挡住了方鸿枫的路。

    “方鸿枫,原来是你这个混蛋干的好事!”

    孙胜暴喝一声,右手连甩两下!

    黑暗之中,两道电光一闪而逝,朝着方鸿枫袭来!

    方鸿枫修为只有灵武境二重天,双手还托着两个巨桶,从山脚爬上来已经累得不行。

    而双方距离又近,孙胜的飞刀速度还奇快无比,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两把飞刀飞向了自己胸口……

    “呼!”

    黑影一闪,沈浪已经站到了方鸿枫跟前。

    “刷刷刷!”

    沈浪袖袍一甩,瞬间将那两把飞刀圈入了袖袍。

    威势惊人的飞刀,竟然如泥牛入海,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子找死!”

    见有人破他飞刀,孙胜大怒,双手连挥,十多把飞刀从上到下就沈浪完全笼罩,从不同的角度攻向了沈浪。

    同一时间,那飞刀之后,秦宣如刺客一般身形鬼魅的冲向了沈浪。

    那长剑之上雷光爆闪,骇人的气息让得周围众人面色大变!

    这两人原本是对手,但是一个远攻,一个近战,这一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

    “滚!”

    看着那如飓风怒涛横卷而来的长剑,沈浪爆吼一声。

    他双手连挥,袖袍将激-射过来的飞刀全部卷起,然后猛然朝着欺身过来的秦宣双臂一甩!

    “嗤嗤嗤……”

    被他袖袍席卷的飞刀链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两把长剑,朝着那秦宣飞射而至!

    “好强的气势!”

    秦宣大惊之下,催动体内雷力,灌输进手中灵器,猛然一剑劈向了其中一把由飞刀形成的长剑!

    “这是由飞刀形成的长剑,花里胡俏,徒有其表,哪里能跟我的灵器碰撞?”

    秦宣心头冷笑,准备一剑就将那两把飞剑给轰散掉。

    他手中的长剑带着强猛的雷力由下往上,一剑撩在了其中一把奇形飞剑之上。

    “铛!”

    两者这一相遇,秦宣便是心头大骇!

    一股巨力从那飞刀组成的长剑之上传来,罡风肆虐,劲气纵横,秦宣只感觉手臂一麻,手中长剑顿时脱手而出!

    “不好!”

    秦宣心胆俱裂,身子一矮,朝着桥边一滚,险而又险的避开了那飞刀形成的长剑!

    然而他刚定下身形,头一抬,却只见一双脚已经站在了他跟前!

    沈浪居高临下看着秦宣,就在后者愣神的瞬间,左手一掌甩出!

    “啪!”

    结结实实的一记耳光,立刻扇得秦宣惨叫了一声,直接跌飞到了桥下的湖水当中。

    另一边,几乎是在秦宣施展驴打滚的瞬间,另一把飞剑朝着那孙胜激-射而至!

    “铛铛铛铛!”

    已经看到秦宣手中长剑脱手,孙胜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肯硬接这飞剑?

    他身形爆退,双手连甩,一道道光芒闪起,一把把的飞刀如闪电般击打在了那飞剑之上。

    金铁相鸣的声音不断响起。

    火花四溅当中,那飞剑终于是在连番不断飞刀攻击之下崩溃了下来。

    然而孙胜还未来得及擦汗,沈浪身体一个旋转,右脚如鞭子一般将桥栏上的石狮子踢飞了出去!

    那不过一尺来高的石狮子带着恐怖的尖锐破空之声,瞬间砸在了孙胜的胸膛之上。

    “嘭!”

    孙胜口中一甜,身体被砸飞了起来,直接跌出了石桥,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

    “要决斗就去战台,跑到过路的桥上来,吃错药了么?谁敢挡我的路,我就让他爬都爬不起来!”

    沈浪丢下一句话,一步步走过了石桥。

    站在桥中间的方鸿枫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兀自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这些东西。

    “我滴个娘呢,秦宣和孙胜可是实打实的灵武境四重天啊,就这么简简单单就被他拍飞了?”

    石桥两端众人捂着鼻子振臂高呼:“好!”

    “沈浪师弟好厉害,那可是灵武境四重天的内门师兄啊,一巴掌一个,太帅了!”

    一群本来崇拜秦宣和孙胜的师妹发出了震天尖叫,一个个花痴一般的看着沈浪,眼里全是星星。

    摆了半天造型的秦宣和孙胜已经被这些人忘了个精光……

    夏晓婷走上了石桥,给后面人说了一句:“还看啊?下去几个人先把秦宣师兄救上来啊!”

    听到她的话,立刻便有两人跳下了湖里,把半死不活的秦宣给救了上来。

    “咯咯,好小子啊,还真够拽的,果然跟小歌和紫蓝师姐说的一模一样呢!”

    沈浪刚一走出石桥,一个穿一身蓝色长裙的女子从远处黑暗中缓缓走出,朝着他招了招手。

    那女子年岁与唐真真相仿,二十左右的样子,一对清澈剔透的眼睛,不惹一丝尘埃,如同海底深处的水晶一般。

    那女子见沈浪发愣,微微偏了偏头说道:“你架子也真够大的,不但让我爹他们从接天峰过来见你,还让我爹他们苦等你半天了。赶紧过来了,那些老家伙已经等不及了!”

    后面的寇啸天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沈浪边上小声说道:“她是宗主的女儿,苏蓉!”

    沈浪点点头上前,施了一礼道:“沈浪见过师姐……”

    “好了,我最烦这些破规矩了,跟我走吧。”苏蓉轻笑一声,转身就走。

    松多峰大殿外,田墨涵和王大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门口不断的走来走去。

    “大树啊,你说你这是收了个什么徒弟啊,三天两头尽惹祸啊!”

    田墨涵失去了往日的从容,恨铁不成钢一样的看着王大树。

    “你瞧瞧吧,宗主和几位长老都亲自过来了,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可是玄道宗的长老,不是我们这各峰的长老!整个玄道宗一共就十个,现在一下子就来了四个!”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