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39章 贵人?想不明白

第39章 贵人?想不明白

 热门推荐:
第39章 贵人?想不明白-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这许青也不知道是撞了大运还是怎的。

    他得到了消息知道沈浪在天凤酒楼之后,带着许家一群高手气势汹汹就往天凤酒楼杀了过来。

    这次把沈浪堵在了天凤酒楼里,他有点得意忘形了。

    终于可以报仇雪恨了,这次一定要好好折磨折磨这个害得他在全学院出名的人,将这个废物丢到粪坑里面去,然后再叫一大群人来围观!

    现在在塔云学院认识他的人一看到他就捂着鼻子,仿佛他当日掉下厕所还没有洗干净似的。

    他整个人生都因此而改变了……

    先是从喜剧变成了悲剧,然后又从悲剧变成了笑话。

    这一切都是拜沈浪所赐,现在许青是只要想到沈浪,就气得发狂。

    “你想不到老子会这么快来堵住你的吧?听说你刚刚还挺威风,折腾了许多人?嘿嘿,那就要看看你到底有大能耐,能不能跟我许家气武境五重天高手过两招了!”许青现在心里爽得很。

    他眼角一瞥,看到了俩老头,不禁一愣。

    这俩老头谁啊,有点面熟呢?

    不过他没多看一眼,立刻将所有注意力又放到了沈浪身上了。

    能跟沈浪这种废物见面的老头,能有多大能耐?

    而被他无视的司马衍此时真的完全愣住了,这是怎么个情况……

    塔云学院在天凤城地位超然,司马衍自己既是灵级四品炼药师,又是炼药院院长,说的不客气一点,就是跺跺脚,天凤城可能也要抖三抖的人物,就算天凤城城主叶萧正那样的人物,在进来之前都要礼貌的敲一敲门啊。

    这几十年来,还从来没有一个人会像许青这样,用踹的!

    而且不但踹了,进来之后还咋咋呼呼,一副不惜的搭理他的样子。

    “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都这么放肆张狂了么……”司马衍张着嘴巴看了半天,才终于确定,雅间的门,真的是被人给踹开了……踹开的人,就是这领头的小子。

    他看了眼墨留声,不禁又是一愣。

    因为侧过脸去的墨留声,此时一张脸都涨成猪肝色了,这德性,哪里还有炼器院院长的风范?

    这完全就是一个被人抢劫完了,只剩下一大裤衩的老头嘛——羞怒交加,状若疯狂……

    “说吧,沈浪,你想在粪坑里面泡几天?在天数上面也不是没的商量的,就看你的表现了,你要是给老子磕三个响头,我可以让你少泡两天的。”许青以为沈浪是被吓呆了,半天没说一句话。

    “三天吧。”沈浪笑道。

    许青一愣,没想明白这厮为什么回答得这么快。

    而且既然是泡三天,他怎么还如此开心?

    “我可以让你再去泡三天,你放心好了。”沈浪见他在发呆,只好解释道。

    “他吗的,还敢嚣张?”许青一挥手,门外家族高手顿时冲了进来,就只听见一阵刀剑出鞘的声音,七八把武器对准了沈浪。

    但是许青想好的台词还没有开始讲,那从家族中好不容易调来的七八个高手突然间把兵器全部丢到了地上,满脸惶恐的跑到了前面,有人对着墨留声,有人对着司马衍,同时弯腰拜了下去异口同声说道:“学生见过老师,请老师责罚!”

    来的这几人竟然全是这两个老家伙以前教过的学生!

    这也难怪,天凤城各个势力的精英子弟,还真没有多少没在这两个老家伙手下学过东西的。

    炼器师和炼药师这两个职业,那是何等的尊崇,哪一个势力不想自己的家族中出来一两个炼器师或者炼药师啊。

    就算没有这种天份的弟子,削尖脑袋送礼走关系,也得塞几个进去学习啊。

    只要能在这两位手下学个几年,镀镀金,就算是一坨那啥,出来后也是衣着光鲜人模狗样变成非同一般的一坨……那啥了。

    “啪!”墨留声狠狠一掌拍在了桌子上,酒水顿时朝着发愣的司马衍洒了过去。

    还好,那老家伙虽然是炼药师,但是本身武道修为也是极强,在天凤城里面,也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灵武境后期高手了。

    他神念一动,灵力铠甲浮现了出来,把酒水尽数挡住了,否则还真要出个大丑了。

    “你们这些王八犊子还认识我这老师吗?才毕业几年,现在就出息了是不是?敢在老子面前动刀动剑了是不是!”墨留声几乎是猴子一样的跳了起来,指着那几个家伙的鼻子大骂起来。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在找死!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墨留声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一边骂人一边撸袖子。

    司马衍听得一愣一愣的,在他印象当中,墨老头可没有这般易怒。

    换做往日遇到这样的事情,他就算怒了,直接一巴掌过去,把人直接全部扇出去就好了。

    回头自然会有塔云学院的铁卫去做善后的事情。

    无论如何也不至于弄得脸红脖子粗爆粗口,这样像泼妇一样大骂一通的。

    再说了,好像也还没有到“自寻死路”这种地步呢……

    “道歉!现在给我马上向他道歉,否则我现在就直接废了你们!”墨留声咬牙切纸的说道。

    他这副疯狂的模样把司马风痕也给吓到了,一愣一愣的站到了司马衍身后去了。

    司马衍一双眼瞪得贼大——这老鬼,失心疯了吗?

    你让这些人道歉,不应该是向我道歉么?你指着沈浪干啥?老子还坐在这里呢!

    “沈浪少爷,对不起,我们不该用剑指着你,打扰你吃饭了……”

    “对不起浪少,我们不该听信许青的挑拨,来为难你!”

    “对不起……”

    那七八个武者对着沈浪就来了个三鞠躬,一边道歉一边还扇自己的耳光,扇完了一个个站到了边上,排得整整齐齐,勾着脑袋看向了墨留声,等候墨留声的处置。

    不过他们的目光充满了狐疑,显然是半天没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得罪了墨留声和司马衍两位是肯定的了,但是这跟沈浪有什么关系?沈浪不是废物么?这废物跟这两位老师有什么关系?

    许青也完全看呆了,脑袋处于当机状态。

    过了好一会,他把目光投向了司马衍,想从司马衍脸上看出点什么。

    而司马衍此时看着这一切,面对许青和那几人的目光,露出了一副蒙娜丽莎似的微笑,仿佛一切他都非常明了,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哈哈,想不明白了吧?

    想不明白那就对了。

    因为老子也不明白……

    不过老子想不明白可以不想,你们可就不行了,墨老头发起怒来,天凤城都能掀掉半边天,老子也很多年没看到他如此震怒了,感觉好像他女儿被人抢了似的……

    沈浪看着这闹哄哄的场面眉头微微一皱说道:“我还赶着回家呢,就不打扰诸位了,墨老哥你处理下吧。”

    他这话一出,除了墨留声外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不是沈家那废物沈浪么,什么时候如此嚣张狂傲了?

    他知不知道在他面前的这可是塔云学院三巨头的炼药院院长司马衍,和炼器院院长墨留声啊?

    三巨头来了俩,他竟然一点面子不给,说走就走?

    等等,他刚刚叫墨留声是说的“墨老哥”?这太夸张了吧……

    墨留声听他说要走,吃了一惊,一把就将他给拉住了:“等等,浪兄弟你不要走,要走也是这几个混账东西走!”

    “浪兄弟?”众人又愣住了。

    墨留声又转过身来几乎是咆哮着说道:“滚!你们几个全部滚出去!还有你许青——让你老子明天去塔云学院见我,不给我说明白,以后你们许家的人都不要再进塔云学院了!”

    “砰砰!”许青直接瘫软在地上了,这话直接把他给吓傻了,要是许家的人真进不了塔云学院了,就算他是许家族长的儿子,他也会被人掐死的。

    跟他进来的那几个武者嘴里不断的道着歉,一边把许青拖了出去,雅间里面终于是安静了下来。

    安静,非常诡异的安静。

    司马风痕丰满的胸脯起起伏伏,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看墨留声,又看看沈浪,眼里全是疑问。

    她老子司马衍就好的多了,不愧是人老成精老奸巨猾,到现在仍然是一副蒙娜丽莎似的微笑,仿佛对一切都了如指掌——其实他心里疑问比他女儿还多。

    沈浪没有说话,但是脸色有点尴尬,因为手臂被墨留声拉着,走也走不了,坐也没法坐。

    这老家伙扯着他的手臂死活不肯放。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墨留声一边扯着他的手臂,一边“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微笑……

    也就是心智坚定的沈浪了,换了其他人谁能受得了。

    “好了,一个小插曲而已,都坐下说吧——墨老头怎么回事,你好像跟沈浪很熟啊?”司马衍抿了口酒淡淡说道。

    “哈哈哈哈,熟,当然熟,我快马加鞭来追的人就是他啊……本以为他回沈家了,没想到竟然在你这,这就是缘分啊,哈哈!”墨留声拉着沈浪坐下,开心大笑起来。

    司马衍一愣,有点不大确定的问道:“你这意思……你来追的人是沈浪,你说的贵人……也是沈浪?”

    这玩笑开大了,司马衍一直觉得是有什么大人物来到了天凤城,然后被墨留声走了狗屎运撞到了,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年纪的人。

    更没有想到是在塔云学院出了名的废物沈浪!

    墨留声一双老眼中精光四射连连点头道:“不错,就是他了,除了他还能有谁?”

    “沈浪你会炼器?”司马衍仍然半信半疑的问了一句。

    沈浪谦虚的笑了笑:“略懂略懂。”

    “……”司马衍不但没搞明白,反而更糊涂了,这小子之前可是狂的很,他说略懂那应该是真的略懂才是了,问题是只是略懂的话,别说不可能成为墨留声口中的“贵人”了,连坐到自己跟墨留声跟前的资格都没有啊!

    “哦呵呵呵,年轻人不错,不错。”司马衍笑着说道,一边狠狠瞪了一眼墨留声。

    他心里是极为恼怒这老家伙故弄玄虚的,临到头了还不把话说清楚。

    当老子是什么人了?还跟我玩脑筋急转弯?

    “嗤!”站在后面的司马风痕嗤笑了一声说道:“在墨叔跟前,你也敢说你会炼器?还略懂?你以为自己是谁呢?”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