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40章 恶仆

第40章 恶仆

 热门推荐:
第40章 恶仆-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风痕小姐可能对我有所误会,其实我这人并不喜欢说大话,炼器也好炼药也罢,虽然不怎么行,不过确实是懂上一点点的,这个没必要骗人。”

    沈浪觉得自己够谦虚了,说“略懂”两个字竟然还被人认为是太狂了,不禁摸了摸鼻子苦笑了起来。

    “哦?”司马衍来精神了:“你不但会炼器,还会炼药?”

    司马衍一边说,一边用瞥了一眼墨留声,却见这老家伙面露茫然之色,也是非常好奇的看着沈浪。

    “略懂略懂。”沈浪又来了一句。

    听他这么一说,墨留声那是两眼冒光啊,听这意思,沈浪在炼药上的造诣可能也不比炼器差啊,这真是乖乖龙滴咚实在不得了啊!

    他现在对沈浪的话是百分之两百的相信,绝对不敢有半分怀疑的。

    不过坐在他对面的司马衍可就不同了,司马衍心里的不满之意又提升了一点。

    如果说刚开始来的时候沈浪那般反驳他的话,这个还情有可原,年轻人嘛,有了一点实力后狂傲一点也正常,而且后面还知道道歉,总算还是不错。

    你看之前被沈浪反过来侮辱了一番的那些人,哪一个不是自以为是天才的?

    沈浪还把这些个“天才”给教训了一顿,正在兴头上,说两句冲动的话,也在情理当中。

    但是说到炼器啊,炼药啊,这可不是小事了。

    坐在你跟前的两个老家伙,一个是炼器院院长,一个是炼药院院长,别说在塔云学院了,就算是在天凤城,在炼器炼药上能跟他们较量一下的,也就是天神学院那两三个老混蛋了。

    在这等人物面前面露微笑,说你懂得炼器和炼药,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狂?多嚣张?多……白痴?

    不过没等司马衍说几句语重心长的话,这边沈浪就站起了身来,一欠身带着点歉意说道:“不好意思打扰几位了,我几个月没回家了,这次就是回家看看爹娘的,就不打扰各位了。”

    说着他对着墨留声微微一点头,一转身就出了雅阁。

    “太不像话了,我司马风痕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如此张狂之人!就算是楚倾城,也没有见到会狂傲到这种地步!他以为他是谁啊?乳臭未干,就敢在爹和墨叔面前说自己懂得炼药和炼器!而且还这般不懂礼貌!多少人想要在爹面前说两句话都不可得呢,他竟然嫌烦……”司马风痕非常气愤。

    刚刚站起身来想跟出去的墨留声立刻停了下来,有点尴尬的看了眼司马风痕说道:“风痕你有所不知啊,沈浪小兄弟还真不狂妄啊,他说的那些都是真的,而且……其实还非常的谦虚!”

    司马风痕表情一滞,张了张嘴没有再说话,但是眼神却显露出来她仍然是怒气未消的样子。

    “墨老头,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我最讨厌你哪一点吗,就是他娘的有话不一气说完!藏着掖着当宝一样!沈浪到底怎么样,为什么会是你口中说的贵人?他在炼器之道上面有什么天赋——你一句话不就说清楚了?还在我面前故弄玄虚!不想说就给我出去,给你们一闹,我还没喝完一杯酒呢!”司马衍说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沈浪当着我的面炼制出来了一件玄器。”墨留声这一次非常干脆了,还真的就只说了一句话。

    “噗!”司马衍刚刚灌入口中的酒水喷了出来。

    不过墨留声早有准备,体外护罩将酒水全数挡了下来,但是桌子上那些酒菜却是玩完了。

    司马衍刚刚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在猜测沈浪到底天赋有多强,强到让灵级四品炼器师的墨留声将他当作贵人,却万万没想到他会强到这种地步!

    玄器,这是凌驾于灵器之上的。

    而墨留声能炼制出来最厉害的也不过就是四品灵器而已!就算是四品灵器,他也不是说想炼制出来就能炼的!

    炼药的等级跟炼器是一样的,这样说来,若是墨留声所言非虚的话,刚刚还被风痕损了一顿的沈浪,竟然是比他司马衍还要高一个等级了?

    炼制出来玄器的他,说到炼器是“略懂略懂”。

    而刚刚说到炼药,他说的也是“略懂略懂”,难道说他在炼药上面也是……

    饶是司马衍年纪一大把了,见过不少大风大浪,此时也是有点目瞪口呆,脑袋一片混乱了。

    “你怎么不早说!”司马衍怒喝一声,差点想要将墨留声给直接掐死了。

    塔云学院又出来了个炼器大师——不,是炼器跟炼药双职业大师,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

    别说是双职业了,就算是其中一项,比如炼器,有了他之后,塔云学院也能稳稳的压天神学院一个头了啊!

    两个学院这些年以来,明争暗斗,打得是不亦乐乎,现在有个沈浪横空出世,到时候天神学院那群人……

    “哈哈哈哈!”想到那些家伙面若死灰的样子,司马衍顿时狂笑了起来,把后面的司马风痕都给惊到了。

    “不是我不早说,我是真不知道他还会炼药。不过炼器的话,你若以为他只能炼制一品玄器那就大错特错了,虽然看不懂他到底有多强,但是绝对不可能只是玄级一品二品炼器师的,从他的手法中,我窥到了巨匠的味道。之所以炼制的是玄级一品灵器,那是因为材料不行,然后他直接打散我的灵级三品灵阵图,重组了一下那灵阵图。”

    墨留声往后一仰,慢条斯理的说道,他非常享受现在这种状态——就是看司马衍这老东西眼睛瞪得贼圆,嘴巴张开半天合不上……的样子。

    “哗啦啦!”桌子直接被掀翻了,碗筷碎了一地,司马衍一个虎扑就掐住了墨留声的脖子:“你个老东西,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到现在才说,老子掐死你!”

    两个老家伙扭打到了一块。

    司马风痕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又来了……真是没存在感啊,我还以为我大半年才回来一次,你们能将我放在眼里呢。”

    她白眼一翻默默的走出了雅间,还小心的把手放在唇前对外面的人做了个“嘘”的动作。

    “实在是想不明白,那个混蛋会有这么厉害吗?他才多大啊?不但修为这么强横,连炼器和炼药上面竟然都能跟我爹和墨叔平起平坐了?不对,听墨叔说的那些话,好像还不是平起平坐这么简单……以前在塔云学院的时候,听人说起过他,说是没有武魂的废物,是沫然的弟弟,这人还真是古怪呢……”

    司马风痕红唇微张,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了下方的大街。

    明明知道这时候不可能再看得到那人的身影,她却还是有一点不死心的在大街上扫来扫去,好一会才略微有点失望的收回了目光。

    ……

    四大家族之一的沈家,占据着天凤城西北角的位置,也就是靠近塔云学院这个方向的位置。

    所以沈浪离开了天凤酒楼之后,悠哉悠哉的也没有花多长时间就回到了沈家。

    “哟,这不是我们的沈浪少爷吗?想不到浪少爷竟然也会回家呢,真是稀奇啊……”

    “稀客稀客,浪少爷还没到学院放假呢,就回家了,哈哈!”

    离沈家大院还有十多米,那大院外边的几个仆人借着灯火发现了沈浪的身影,顿时夸张的叫唤了起来。

    沈浪恍若没听到一般,脚步不急不缓走了过来。

    奴仆以下犯上这种事情在各个家族或者势力中,都是非常严重而且不大可能发生的事情。

    唯独在沈家……确切的说是沈浪的家里,却是再也正常不过。

    为了这种事情,沈浪从小打了不知道多少架,也不知道多少次被人围殴过。

    以前沈浪的父亲沈浩天还是族长的时候,这种事情只会偷偷的发生,沈浪挨打的次数也少。

    但是后来沈浩天把族长的位置交出来之后,沈浪打架的次数就逐渐多了起来。

    不管怎么打,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因为族长跟长老会都嗯嗯啊啊几句话就敷衍过去了。

    在沈家的大部分人看来,沈浪这个家庭就是一个奇怪的组合,唯一正常一点的,就是他姐姐沈沫然了。

    沈浩天嫉恶如仇,在做族长的那几年得罪了不少人,家族内家族外的都有,所以后来得了重病之后,那些对他怀恨在心的人就都开始出来,开始针对他作出了许多事情。

    偏偏沈浩天重病卧床,几成废人,也是今年才好了一点点,偶尔能下地走路了。

    而沈浪的母亲,据传是翠红楼出身,虽然是清倌人,只卖艺,长得极为美貌,为人也善良,但是在沈家很不受待见。

    至于沈浪,打从他六岁的时候被沈浩天收养,沈家其实就没有承认过他的身份——否则这些奴仆怎敢如此大胆公然羞辱沈家的少爷?

    而之所以不承认,其实并不是他没有沈家的血脉,而是他根本无法修炼,是天脉圣体的废物。

    见那几个仆从放肆嚣张,沈浪眼中一丝冷意弥漫开来,咧嘴一笑说道:“各位好啊,好久不见。”

    “呵呵呵,是啊,好久不见啊,想不到你这废物长这么高了。”四个仆人怪笑着围了上来,有意无意的挡住了沈浪的路,围着他上下打量了起来。

    “是啊是啊,真是想不到,咱们的浪少爷也混得人模狗样了啊,跟他那废物老子有的一比了啊。”

    沈浪眼中杀意一闪而过笑道:“作为沈家的奴仆,说这种话,有点过了……”

    “过你妈个碧!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啊?沈家大少爷吗?你就是一野种!”领头的这人啐了一口说道:“老子是沈家的奴仆,是沈剑锋少爷家的奴仆,可不是你这废物家里的!你他吗的管的着老子吗?你那废物老子能管的着我吗?还是说你那娼妓老娘能管得着我们?草!”

    另外一个尖嘴猴腮的小个子拍了拍沈浪胸口说道:“嘿,浪少爷,有没有金币啊,借几块金币花花啊?”

    “有。”沈浪非常痛快的拿出了一袋金币。

    这几人一愣,立刻都是狂喜了起来,那袋子鼓鼓的,看情形至少有上千的金币啊!

    “这个废物绝对是怕了我们了,哈哈,赚到了!”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