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402章 布棍,就是我的兵器!

第402章 布棍,就是我的兵器!

 热门推荐:
第402章 布棍,就是我的兵器!-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他这么一说,站在他身后的章程和沐风吓了一大跳,两人再也无法镇静,开始不断擦起了冷汗了。{三}{四}中文 3W444ZW

    章程看着宗主那后脑壳,心里有股冲动,给他那后脑壳直接来一下,将他打醒。

    你说你看不起沈浪就看不起吧,你扯上我们两个做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曾经被他三两下就打残过?

    你难道不知道,安丰瑞师叔说过,这小子不但他惹不起,连我们白虹宗都惹不起?

    想到这里,章程觉得自己有必要,也有义务对宗主提醒一下了。

    章程乘着这个空隙,弯下腰来轻声说道:“宗主,关于沈浪的事情,弟子有几句话……”

    “闭嘴!”

    叶湘墨心里正不爽呢,看章程那鬼鬼祟祟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直接就打断了他的话。

    “几位长辈在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章程愣了一会,委屈万分的说道:“不是,宗主,我真的有几个建议……”

    “放肆!”叶湘墨这个气啊,这不知好歹的东西,什么时候这么嚣张了?

    以前听人说这厮借着他老子的名头,在外面横行,想不到在这种地方,还敢插嘴?

    人家几个宗派的弟子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乖乖的站在那听长辈说话,你丫还建议?

    你是什么身份啊?

    要不是因为有其他几宗的宗主和弟子盯着,叶湘墨真想站起来给章程两耳光,好教教他怎么做人。

    反过来,章程心里那个委屈啊,都快六月飘雪了。

    妈蛋,你听老子说完一句话会死啊?

    你不知道沈浪有多牛叉么?在这里对人家嘲讽来嘲讽去的?

    以他的能耐,这一次四宗弟子的统领绝对是他,到时候他若是因为你现在的态度,而对我们白虹宗的人穿小鞋……在郁木洞福地中,这可是要出人命的!

    章程气得直翻白眼,但是眼见着叶湘墨发脾气,最终还是没敢说出话来。

    这时候,苏文轩的话终于是解了章程的围。

    苏文轩微微一笑说道:“说到修为,不是苏某自以为是,我们这几宗的这一代弟子,真没有人能接得下沈浪几招的。”

    “什么?”

    梅映雪几人大吃一惊,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苏文轩的话非常的自信,而且重要的,他不是说没有人能击败沈浪,而是说“没有人能接得下沈浪几招”!

    这得有多狂,才能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关键是,就他们几人对苏文轩的了解,此人做事稳重之至,没有万分把握,绝对是不可能说出这种话的。

    “文轩既然这么说了,也罢……”叶湘墨似乎心里极其不爽的说道:“章程,你出去跟沈浪切磋切磋,让我们看看这位玄道宗的天才子弟到底有多强大吧。”

    “……”章程两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

    叶湘墨回头一看章程全身都在颤抖,还不断的抹着冷汗,怒火腾的一下就窜了上来。

    “混账东西,好歹也有灵武境七重天的修为了,让你与沈浪一战,你就怕成这样了?平日让你不要沉浸在酒色当中,你都当作耳边风是么?”

    话都说道这种份上了,章程硬着头皮说道:“宗主,您就别说了吧……苏师伯的话是对的,这几宗里面绝对不可能有人打得过沈浪的,我就在不久前就跟他……呃,切磋过了。”

    叶湘墨愣住了,梅映雪等人也愣住了。

    章程这厮为人刁钻,品性也不怎么好,许多人都不喜欢这家伙。

    但是这种事情,他是不可能说谎的。

    难不成,这黑衣少年竟然真的如苏文轩所说,强大到这种份上了么?

    梅映雪爽朗的笑了一声说道:“苏宗主的话,我也是相信的,不过我们要说服门下弟子听沈浪的号令,总得对沈浪的修为有一定的了解才行的。”

    “这样吧,就让我门下弟子君绮罗和沈浪切磋一下好了,点到为止,如何?”

    她的话音刚落,后面一人走了出来:“让我与他一战。”

    梅映雪一愣,旋即点了点头道:“也好,我门下弟子唐依依,诸位宗主应该也是见过的,她现在是灵武境七重天修为,冰武魂,主修羞花门的‘寒冰炼狱’,就让她和沈浪切磋一番吧?”

    “沈浪,你的意思呢……”苏文轩问了一句。

    众人心头立刻又是一惊,堂堂一宗之主,这种切磋的事情竟然还要问一下沈浪?

    便见沈浪点点头道:“虽然麻烦,不过我不介意动动手脚。”

    “狂妄!”

    唐依依眼中寒光一闪,转身直接出了屋子。

    梅映雪苦笑了一下,对苏文轩几人表示了一下歉意,与众人一起都出了院子。

    “去湖里打吧,跌入水里或者跌出湖外算输,如何?”看着院子外的唐依依说了一声。

    唐依依张嘴刚要说话,却看到沈浪转过身来径直走进了湖中,顿时柳眉一挑,眼中怒气闪过。

    此时,叶湘墨一把就拉过了章程,传音道:“混账东西,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一开始不说,害得本宗在他们面前丢脸?”

    章程心里这个冤枉啊:“宗主,那不是你不让我说的么?我一早就想提醒你来着……反正这么说吧,不是我高看沈浪,就算宗主您,也未必就能在沈浪手中讨得了好的,羞花门这唐依依完全就是自取其辱啊!”

    “什么!”叶湘墨这一惊非同小可。

    虽然从先前的谈话中知道了沈浪可能颇为了得,但是章程这话却是将他震惊得呐呐说不出话来了。

    其他的不说,他毕竟是玄铁级宗派白虹宗的宗主,修为已经到了玄武境七重天了。

    在章程这厮眼中,自己竟然还打不过这十六七岁的少年?

    玄道宗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等怪物了?

    旋即,他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梅映雪,心里产生了一种报复的爽快感觉。

    玄道宗,白虹宗和大乘宗,这三宗向来交好,不管是在前几次的郁木洞福地试炼当中,还是在其他大事之上,这三宗都是作为一个联盟的形式存在的。

    至于羞花门,原本与这三宗是有着不小的敌意的。

    羞花门和圣光宗,金胎宗是一个联盟,而这个联盟,与玄道宗这边一直是敌对的。

    为了争夺天玄山脉中的矿脉,双方已经斗了很多年了。

    现在梅映雪突然态度大变,放低姿态竟然直接上了玄道宗,表示出了想要与这三宗联盟的意思。

    但是作为多年的老对头,虽然能接受让自己的联盟变得更为强大,但是以往的种种,毕竟也不是说忘就能忘的。

    至少叶湘墨就忘记不了,自己在梅映雪手下败下阵来过。

    见叶湘墨看过来,梅映雪笑意连连朝着他微微一颔首,然后目光投到了湖面当中。

    “羞花天罗!”

    唐依依人还未站上湖面,二话不说,双手朝着沈浪就是一推!

    两条蓬蓬的丝带如同巨蟒一般朝着沈浪席卷而去。

    沈浪站在湖面之上,身形不动,右手在身前一圈,将那来势汹汹的两条丝带都圈在了手中!

    “嘭!”

    那两条丝带立刻被拉得笔直,发出了一声“嘭”的声响。

    眼见着速度奇快,运行方向诡异莫测的羞花天罗眨眼间就被人抓在了手里,梅映雪和君绮罗都是吃了一惊!

    “依依的羞花天罗看似平淡无奇,但如同有生命一般,能在空中不断变换,从匪夷所思的角度攻击,而且威力绝强,轻易就能洞穿玄铁巨盾……没想到这第一招刚出,竟然就沈浪抓在了手里!难不成这少年当真强到了苏文轩所说的那种地步了么?”

    梅映雪吃了一惊,面色变得有点凝重了。

    “唐依依可是羞花门这女人的得意弟子,想不到一出手就露了败象,看来文轩还真没有骗我们啊……”

    苏文轩边上的叶湘墨和石岩彬脸上同样的震撼莫名。

    高手对决,只要一出手,一个姿势,一道气息,就能让人看明白很多事情了。

    三宗宗主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沈浪的身上,上下打量,骇然之色溢于言表。

    便是在他们的目光当中,沈浪神色淡漠,手中猛然一用力!

    “砰!”

    那两条被他和唐依依拉住,绷得笔直的丝带,爆出一声巨响,从中间断裂了开来!

    下一秒,扯住那丝带的唐依依身形不退反进!

    在众人的目光中,如同蝴蝶一般翩然飘动之下,人已经站在了湖面之上,与沈浪相隔十米而立。

    沈浪是静静的站立在水面,脚底下就是水,一股无形的力量托着他,让他的身形仿佛与水面链接在了一起成了一个整体。

    与沈浪不同的是,唐依依的脚下却是有着一块小小的薄冰。

    两者相比,强弱立辩。

    但是没有人在这时候说出来。

    战斗这种事情毕竟不是比较潇洒与否,每一个人的功法或者擅长的东西都不尽相同。

    对于唐依依来说,即便是能跟沈浪这般随意的站在水面,也没有必要如此去做。

    擅长寒冰功法的她,甚至不需要刻意去催动灵力,就能让她的脚落之处形成坚硬的冰块。

    与人在水面战斗之时,这种状况显然比对方要占不少的优势。

    唐依依在柳腰上一抹,抽出了一把薄如蝉翼,腰带般柔软,色泽艳丽如同无数花朵拼组而成的长剑。

    她手微微一抬,将长剑指向了沈浪,语气萧杀肃穆的说道:“拿出你的兵器。”

    “兵器?兵器乃手足之延伸,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兵器。”沈浪淡笑一声,手腕一震一圈,手中那两条丝带立刻交缠在了一块凝成了一条手腕粗细的绳索。

    随后,他手中灵力一吐,下垂在水中的绳索之上立刻湿润了起来。

    湖中的水似乎被一股力量吸纳得直往绳索之上攀升。

    刹那间,这一条绳索已经完全湿透。

    沈浪手臂一震,这原本软塌塌的绳索噗的一声绷得笔直,变成了一根长棍!

    直到此时,沈浪才又说道:“这,就是我的兵器。”

    “布棍!”

    唐依依冰冷的脸上终于是出现了一丝怒意!

    从来都没有人敢对她唐依依如此轻视!

    从来都没有人敢随便拿两根丝带沾一点水,就敢与手持灵器的她对抗!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