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416章 生死轮回大阵

第416章 生死轮回大阵

 热门推荐:
第416章 生死轮回大阵-最强战帝-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左问天奇怪说道:“各方强者一起去那个什么古魂林,然后消失不见,此事怎么会牵扯到天清派的?连我尚且沦落到这种地步,其他的强者肯定也都是差不多的状态,这与我何干?他们为何要迁怒天清派呢?天清派后来又如何了?”

    沈浪沉吟了一会才说道:“因为你是这一次古魂林之行的发起人,若不是你,各大宗派不会损失如此惨重。~顶~点~*小说 444ZWcOm而天清派,虽然死了几名强者,但是在战神殿的插手之下,得以保存了下来,不过现在人丁稀落,早已不复往昔,已经沦落成了暗金级势力了。”

    “这……我头有点痛,怎么都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任何一次类似的事情,自然都是有发起人的,这些宗派的人如此做法,为何却是将所有原因都压在我身上呢?”

    左问天心有不甘的说道。

    沈浪喃喃说道:“关于这些,除了你这当事人,恐怕再也没有人知道了。这些势力都是随便一跺脚,都能让星辰大陆震动的角色,其中包括东荒,西荒,南荒,北荒,四方大帝。”

    “却都在这一次事件当中消失不见,有人说这是你的阴谋,是你害了所有人。”

    “但是让人奇怪的是,这些消失的强者当中,有很多还是你的至交好友。有不少宗派也是与天清派交好的宗门,而非敌人。”

    “四方大帝?竟然闹得这么大么?阴谋……”左问天有点苦涩的说道:“什么样的阴谋,能把我自己也折腾得差点魂飞魄散呢?”

    沈浪摇摇头说道:“这些东西,只能等你记忆恢复了,否则将可能一直是一个谜。”

    “因为这些事情,所以我更加谨慎,不敢让你出现在任何人的面前。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是全世界的公敌,以我们现在的实力,万万招惹不起。”

    左问天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我明白了,谢谢师尊告知这一切……对了,现在师尊已经开始集结自己的势力,既然天清派乃是我所创立,那么是不是要抽一个时间去一趟天清派呢?”

    沈浪哑然失笑说道:“你想得太简单了。去了天清派怎么说?说我是你们创派始祖的师尊?那我一定被他们剁碎了直接丢出来。至于你,莫说你现在记忆没有恢复,就算真恢复了,难不成还能直接现身跟他们说你回来了么?”

    “天清派现在虽然还在,但是绝对是在各方强者的监视之下,别说你现在只是魂体状态,就算你是全盛时期,出现在天清派也只会给天清派带来灾难。”

    “天清派肯定要去的,但不是现在,至少要等我修为强大一定地步,足以应付天清派强者的时候再说了。”

    “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只是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了,你我师徒一心,以后才能应付可能的各种危难。”

    左问天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明白了。”

    “嗯,你继续沉睡吧,有事情我会找你的。”沈浪丢下这句话,将一堆瓶瓶罐罐拿了出来。

    这些瓶瓶罐罐足有四十瓶之多,至少是有四十多种材料。

    “虽然齐全,但是分量太少,短时间内做不出来太多……”

    这些材料正是用来和冰魄水玉一起用来炼制药液的材料。

    聚宝阁能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当中收集齐这么多的东西,已经非常了不得。

    不过此时沈浪不但自己需要用到这东西,还想要将这些东西用到“战狼”当中,让战狼的所有成员也使用这药液锻体,却是有点僧多粥少的感觉了。

    “钢要用在刀刃上,除了我自己留一些,其余的就先给战狼当中最为强大的这一批人用吧。”

    沉默片刻,沈浪将药炉放了出来,开始忙碌了起来。

    两个小时之后,一瓶小小的药液便被炼制了出来。

    这药液晶莹剔透,粗一看去,甚至可以看到其内有着一些冰晶一般的东西,正游移不定,颇为奇异。

    突然……

    沈浪似有所感,离开了封天鼎,从屋里走了出来。

    “花神卫统领幽月……”

    “紫衣卫统领黑煞……”

    “见过大人!”

    门口站着的,正是黑煞和幽月两人。

    这两人一个身材壮硕,穿一身黑色铠甲,带着一张凶恶面具,如怒目金刚;

    而另一人,虽然面容同样掩藏在面具之下,但是不管是身形还是整个人的气质,都让人感受到风姿绰绰,雍容华贵,而这雍容华贵当中,还带着三分王者霸气,让人知道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女人。

    “可是大阵已经布好?”沈浪淡淡问道。

    此时的沈浪并未带上那恶鬼面具,幽月看着那稍嫌稚嫩的面孔,心头仍然感觉恍若梦中一般。

    她微一点头说道:“是的,五宗老祖一起出手,诸位长老配合,已经将生死轮回大阵布置妥当,就等大人安排了。”

    “嗯,那就过去吧。”沈浪说着,身后黑色翅膀一震,人已经冲天而起。

    幽月和黑煞立刻紧随其后,往玄道宗后山禁地飞去。

    此时的后山禁地,热闹非常。

    一千多名“战狼”成员盘腿坐在地上,正加紧修炼着。

    在这些人的另外一边,五宗经过宗内大-比挑选出来的六百多人齐聚一堂,却是显得有点乱糟糟的感觉。

    只不过此时各宗的老家伙都齐聚在另一边,压根没空管理这些家伙。

    羞花门的一众女弟子各个羞花闭月,异常招蜂引蝶,是这个场地上当之无愧的主角。

    而其中她们的大师姐君绮罗,更是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各宗男弟子的目光。

    终于,白虹宗一名弟子在众人的蛊惑下壮着胆子走向了君绮罗。

    “绮罗,我……我喜欢你!”

    现场各宗弟子立刻尖叫出声,口哨欢呼声震天响。

    “可我有喜欢的人了……”

    君绮罗的一颦一笑都是那般的吸引人,有着一看之下就让人迷失的魔力。

    “哦,好吧,我懂了。”白虹宗的弟子面如土色,一个回合就退了下来。

    “傻瓜,你怎么不问一下我喜欢的人是不是你呢?”君绮罗幽怨的看了他一眼。

    那白虹宗弟子顿时精神一振:“啊?难道……难道你喜欢的人是我?”

    “不是。”君绮罗回答得干脆无比。

    现场众人立刻哄堂大笑,许多人笑的前仰后伏。

    君绮罗的目光朝着远处不经意的一扫,又收了回来。

    那边大树下莫歌和苏蓉两人并肩而坐,正聊着什么。

    “看来大家修炼了一晚上,都有点乏了,要不,我出个问题给你们猜猜如何?若是能猜到,或许我会有特别的奖励哦!”

    君绮罗魅惑众生的姿态,立刻又将这里大部分男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去。

    玄道宗这边,燕七被田昊直接推了出来。

    田昊有句名言:“我是玉器,绝对不跟瓷器去碰,如果非要碰,我一般都让燕七这瓷器去碰。”

    燕七大大咧咧说道:“你出题吧,让我来试试看!”

    君绮罗眼见着把这个浑人给引了出来,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然后她悠悠说道:“有三个人合伙租房,房价三十块灵石,他们一人出十块灵石,老板说今天优惠只需二十五块灵石,于是退了五块灵石给伙计叫他还给他们。”

    “结果伙计私自贪污了两块灵石,把剩下的三块灵石分别还给三人,每人一块灵石,相当于一人出了九块灵石。一人九块的话一共是二十七块,加上伙计贪污的两块灵石等于二十九块灵石,那么,还有一块灵石到哪去了?燕七,你可知道?”

    燕七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脑子里面乱成了一团麻。

    他故作沉思状,好一会,恍然大悟道:“哈哈……你这问题有个天大的破绽!”

    众人一愣,这厮要是能回答出这问题来,简直母猪都能上树啊!

    怎么看这样子,他不但能回答出来,而且还发现了问题的破绽?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燕七,便他说道:“哪里有三十块灵石的房子?这么贵谁住得起!你这问题明显不成立!”

    众人绝倒,对视一眼,默默的散了开去。

    田昊连连摇头:“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

    “说我笨就直说,尽整些老子听不懂的文明词……”燕七抗议道。

    另一边,小瀑布边上,唐依依面山而立,看着那瀑布正在发呆。

    沈剑锋站在她后面不远处,装腔作势摇头晃脑道:“左眼没有见过右眼一面,不懂安慰,只懂陪它落泪……”

    林子里面,楚倾城探出脑袋来:“你丫没照过镜子吗?”

    “楚倾城,你你你……”

    没等沈剑锋骂出口,楚倾城的脑袋又收了回去。

    沈剑锋看看唐依依那我见犹怜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又念到:

    “何必多情,何必痴情。花若多情,早已凋零。”

    “人若多情,憔悴,憔悴……”

    “人在天涯,何妨憔悴。酒入金樽,何妨沉醉。”

    “醉眼看别人成双作对,”

    “也胜过无人处暗弹相思泪……”

    楚倾城又从林子里面探出脑袋来。

    “花木纵无情,迟早也凋零,无情的人,也总有一日憔悴。人若无情,活着还有何滋味?纵然在无人处暗弹相思泪,也总比无泪可流好几倍。”

    沈剑锋大怒:“你是不是存心找茬!”

    “呃,我只是看你突然诗兴大发,所以想配合你一下……好吧,我继续寻找我的理想去。”楚倾城站起身来扬长而去。

    不信任他的沈剑锋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直到楚倾城消失在了他的目光当中,沈剑锋才收回了目光。

    然而等他收回了目光,一转身,瀑布边上的唐依依已经失去了踪影,气得沈剑锋哇哇怪叫,捶胸顿足。

    ……

    远处,五宗积聚起来的炼器师正在山崖边上努力炼器。

    一名炼器师花了好几天的时间,终于是炼制好了一把长刀,累得虚脱。

    他看着灵器慢慢成型,欢呼一声,躺下睡了过去。

    楚倾城刚好过来,看到灵器正在成型,忍不住在刀的两面写了两行字。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爱情不是你想卖,想卖就能卖。”

    那炼器师纳闷的爬起来看了一眼,顿时一跳三尺高:“楚倾城你给我站住,我保证不打死你!”


    chapter;